2020 年 11 月 25 日 0 Comments

可轉眼人家又照模照樣的再挖了這麼一個坑,他竟然楞是沒看出來,還是呆頭呆腦的帶着滿朝大臣跳了進去……

怪不得,怪不得贏老四在沒有壓倒性優勢,甚至,根本沒有任何優勢的情況下,忽然就敢跟他徹底撕破臉皮,在朝堂上底牌盡出的打起決戰來。

還有,難怪賈環這般有把握,以爲贏正必勝,必然能清算王家……

而隆正帝每每看向他的眼神,都隱含“同情”的蔑視。

忠順王原以爲隆正帝是在癡心妄想,瘋了。

可捅破那層迷障後再看,原來他們早就穩操勝券了。

他那麼做,只是爲了……釣魚!

他想釣出更多的魚!

好日後清算!

好狠!

而且,他們還算準了,忠順王一脈,一定不會讓他們得逞,會拼死反對。

這樣一來,收復萬里疆域的蓋世奇功,就和忠順王一脈一點干係都沒有了。

不僅如此,一旦他們的“陰謀”達成,“喜訊”傳來,那麼現在拼命反抗的人,就和當初拼命想與扎薩克圖和親的人一樣,都成了笑柄。

之前和親的笑柄,還只是小事。

畢竟朝廷本身就有和親的習俗……

可阻礙國朝拓土萬里,就已經是罪名了,隨時都可拿出來清算!

縱然隆正帝一時拿他們無法,可輿論傳出,忠順王一系的威望也會受到毀滅性的打擊。

要知道,前朝也有人阻礙忠良收復失地。

其名聲之響亮,足可“光耀千古”。

那人便是秦檜。

恨啊!

他怎麼就沒想到呢?

既然半年前,厄羅斯突然陳兵邊境,贏老四、賈環和厄羅斯人可以一起演一出大戲。

合起來把滿朝文武給坑的悽慘。

那爲何他就沒想到,這次厄羅斯出兵準葛爾,也是他們一夥兒合計出來的計策?

幾乎如出一轍!

贏正,你這個混賬,是拿滿朝大臣當傻子戲耍!!

該死!

一點通,萬點通。

大小姐救贖手冊 反應過來的忠順王,一瞬間就釐順了事情的原委。

這更讓他心中之恨,怒可焚天。

在他心裏,隆正帝已經成了一個徹頭徹尾的陰險歹毒小人。

一個被他壓制了二十年的“廢物”,居然在短短半年內,連續擺了他兩道局。

兩道幾乎一模一樣,也都讓他無法抵擋的局……

這得是心思多陰暗的人,才能設計出這種歹毒之計……

不過,當他眼睛餘光看到隆正帝身邊那道“猥瑣粗鄙”的身影后,忠順王更覺得一口怒血涌上喉頭。

混賬東西!

這纔是真正的混賬東西!

染指冷血市長 這兩件事背後,十有八.九就是這個混賬在搗鬼!

這個雜毛小子,不明不白的佔了本王的女兒,卻又屢屢坑我如斯!

不當人子,端的不當人子!

想想隆正帝從賈環這邊取得的幫助,忠順王心中的抑鬱之氣也就愈盛。

他以爲這些幫助本該是他的纔對。

可恨隆正帝僞善收買人心,更可恨賈環不懂綱常,“認賊作父”!

忠順王一手扶在几案上,一邊大口喘着氣,雙眼噴火的看着那一對“昏君佞臣”。

……

隆正帝看到忽然面色大變的贏遈,以及他恨欲狂的眼神,便知道被矇在鼓裏這麼多天的贏遈,終於開竅了……

不過,隆正帝並沒有任何意外和驚慌,嘴角反而彎起了一抹嘲諷之極的笑意。

老十四,你終於反應過來了麼?

不過……

你不覺得已經太遲了麼?

事情到了這個地步,u看書(wuuknsh.o在中車府的推波助瀾下,朝野上下早已無人不知你們這佞拼死反對朝廷出征西域,收復漢唐故土的事了。

朕大勢已成,只待大軍出動作勢,厄羅斯便可議和,拓土萬里的蓋世武功,朕唾手可得。

到時,朕的威名縱然不及太祖高皇帝和太上皇,也定然如日中天!

又豈是爾等爲了一己私慾,就阻攔開疆拓土的卑劣小人所再能壓制的?

這便是煌煌正道!

這便是天子之道!

一瞬間,隆正帝自覺,他的身上在這一刻,一定正在散發着千古明君的無上光輝。

在這等耀眼的光芒,爾等奸佞還不束手就擒,引頸受戮,更待何時?

然而,在隆正的注視下,忠順王卻又漸漸站直了身體。

他冷冷的與隆正帝對視着,這一對同胞兄弟之間,早就沒了一絲親情。

老四,你還沒有贏。

只要太上皇在一日,你就永遠壓不倒我。

鹿死誰手,還未可知,咱們走着瞧。

深深的看了眼隆正帝后,忠順王像是做了某個極大的決心,轉身離去。

其身後,隆正帝與賈環視線一觸而散……

……

ps:今天下午,忽起一陣妖風,風力極大,又一陣暴雨降下後,就停電了……

一直到晚上十二點多快一點了纔來電。

碼完這章,已近三點,太困,就先睡了,明天白天還有一章。

以上所述,均屬實言,我借書友魔皇的名義起誓,他都那麼慘了,你們就信了吧……

(未完待續。) “戰!”

“戰!”

“戰!”

數千兵卒齊聲呼喊,至陽之氣直衝雲霄。

戰鼓擂擂,角號嘶鳴!

這些,都是爲了擂臺上大戰不休的二人而鼓勁。

“砰!”

“砰砰!”

“轟!”

相比於之前普通士卒們的比試,此時的打鬥,無疑要精彩的多。

儘管兩方均是矮胖敦實型的,但無論從視覺效應來說,還是從聲覺效應來說,都遠不是之前所能比的。

兩邊的功法都是以力量稱雄。

這類功法中,所有的武技,唯一的目的,就是使力量最大化,去碾壓敵人。

牛奔和方衝可以算得上是老冤家了,兩人幾乎從小打到大。

在街上耍子遇到,一個眼神交叉,擼起袖子就開幹……

因此,對彼此的本事也都熟悉的差不多。

兩人又皆爲五品武道,打起來誰也沒法在短時間內擊敗對方。

所以,只能憑藉力量和耐力消磨硬耗,並且拳拳到肉。

這種打法,在高手眼中自然沒太多可觀看性。

可在普通士卒眼中,這纔是真正男人的打法。

也是在戰場上最有用的打法。

戰陣中,即使再高強的武功高手,都不允許擅自使“花招”,一定要配合戰陣中統一的招式,困敵,殺敵。

但凡有自作聰明自以爲是的,破壞了陣勢,就有可能引起整個戰陣的崩塌。

這種人,即使打贏了,立了功,下了戰場後一樣會被軍法處置。

所以,在軍中,對“花架子”都很不感冒。

蜜愛365天:南少,寵不停 但像現在這樣,純粹的用力量拼殺的,卻看得數千上萬兵卒們熱血沸騰。

力量,纔是主宰戰場上勝利的王者!

“賈環,說說看,他們二人,孰贏孰負?”

隆正帝或許極少這麼有興致過,啜飲了口玉釀後,看了眼樂呵呵站在御案前方的賈環隨口問道。

賈環不假思索道:“陛下,這還用說?當然是牛奔了!”

“哦?這是爲何?朕怎麼看着他們二人不分上下呢?”

隆正帝亦是知武之人,或許武道不深,但也不是俗手。

賈環嘿嘿一笑,道:“陛下,所謂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的兒子只會打洞!這個嘛……您懂得!嘿嘿!”

“放肆!”

隆正帝看了眼下方武勳上首坐着的方南天,只見他一臉的寡淡之色,面沉如水,隆正帝也沉下臉來,呵斥了賈環一句。

而一旁的孝康親王之前一口酒沒嚥下去,聽到賈環這句話後,

一口噴了出來。

拾掇了好一會兒後才喘過氣來,強忍着笑,看着一臉無辜色給他倒酒的賈環道:“寧侯啊,本王從不願多事。只是小輩中,難得看你順眼。本王有一句話,你願聽否?”

賈環忙賠笑道:“王爺,您說笑了,您是尊長,有什麼吩咐您儘管說,想要吃哪個菜隨您點,小子叫人去端來……”

“賈環!”

前面聽的還像人話,可說到後面,又開始扯淡了,看着孝康親王一副吃了口屎的模樣,隆正帝都覺得有些丟臉,沉聲再喝一聲。

賈環笑道:“陛下別惱,臣這不是見康王可親,和他老人家開個玩笑嘛……好好好,臣老實本分,臣老實本分……”

見隆正帝的眉頭都緊皺起來,賈環不再胡言亂語,做出一副老老實實,恭聽孝康親王訓斥的怪模樣……

孝康親王見之後,心中苦笑了下。

大秦的王爺不值錢,尤其是沒有知政的王爺。

在尋常人面前還算尊貴,可在真正實權人眼中,怕是還沒宮裏的一個太監有分量。

不過,好在他沒有在賈環眼中看到輕視和不恭敬。

因此以爲,這小子只是年輕頑劣了些罷。

不然,他之前的話就讓人恥笑了……

沉吟了下,孝康親王才語重心長道:“賈環,你出身名門,乃榮寧二公之後。

所以,無論是太上皇還是陛下,都寵着你。

甚至,連滿朝大臣,也都讓着你。

可是,你是不是有些太過肆意了些?

在許多小事上,得罪人太過,這樣不好啊……

縱然有陛下護着你,可以後你終究還是要吃大虧!

存周是個書生,清正端方,只是怕他也管不得你。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