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7 日 0 Comments

楊波在這街面廝混,自然也打過架,但算不得什麼厲害本事,眼看着那傢伙朝着這邊甩棍過來,一把將慌張恐懼的二妮子推開,隨後抓着手中板磚,朝着那人砸去。

砰……

板磚被鐵棍砸得稀碎,隨後毫無障礙地衝着楊波面門砸來。

楊波避無可避,只有用手臂擋住,卻聽到“砰”的一聲悶響,感覺左手手臂彷彿斷掉了一般,而這時他也顧不得什麼,當下也是使出了一套王八拳,亂拳衝擊,想要將這傢伙給纏住,好讓二妮子跑掉。

這個街頭青皮小混子平日裏飽受街坊鄰居的輕看,但在此時此刻,卻很是爆種,展示出了小人物的勇氣來。

不過他雖然勇氣可嘉,但實力卻着實有限。

原本他以爲能夠拖住對方,沒想到那人卻是個練家子,拿着手中鐵棍,三五下,直接將楊波給砸趴下去了。

而他這邊趴下,那邊的單義等人也回過神來,快步走了過來,一人過去,控制住慌張失措的二妮子,而單義和另外一人這控制住了趴在地上的楊波。

那單義褲子都脫了,結果好事被打擾,自然是氣得火冒三丈。

他一把揪住了楊波的頭髮,打量了一下這小子,惡狠狠地罵道:“你他媽誰啊?”

旁邊一個跟班卻是認識楊波的,趕忙說道:“這是菜行馬六的手下,叫做楊二毛……”

單義聽了,照着楊波的臉上就呼了好幾個大耳刮子,等他眼冒金星之後,這才罵道:“你他媽的多管什麼閒事呢?”

楊波被打得頭昏眼花,心中也有了幾分後悔,低着頭,咬牙不說話。

單義瞧見他這般“硬氣”,越發惱了,大聲罵道:“你抽什麼羊角風啊?趕緊說,你到底幹嘛來的……”

楊波依舊不說話,弄得單義越發生氣,他卻是將手伸向了旁邊人的腰間,錚的一聲,拔出了一把匕首來,罵罵咧咧地說道:“不說是吧? 神醫嫡女 你是不想活了,對吧?”

他顯然是喝了酒,口鼻間滿是酒氣,手上抓着一把鋒利的匕首,然後往着楊波刺去。

楊波瞧見這傢伙的架勢,不像是來虛的,極有可能是喝大了,下意識地想要逃開,結果被旁人給死死按住,完全動彈不得。 眼看着他就要被一下刺死,這時那二妮子卻掙脫了旁邊人的控制,一下子撲到了楊波身上,哭喊着說道:“你別殺二毛哥,別殺二毛哥,嗚嗚嗚……”

她這話語,一下子勾起了單義的興致來。

這傢伙摟了摟褲子,笑着說道:“哦豁,原來你認識這妞兒啊?我說呢,就憑你一個小赤佬,敢管大爺我的閒事,原來是這樣……”

他神經質地笑了,打了一個酒嗝之後,問楊波:“嘿,小子,你喜歡這妞兒,對吧?”

楊波瞧見這傢伙跟瘋子一樣,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只有咬牙不說話。

單義卻不管他,得意地說道:“這樣啊?哈哈哈,這就有意思了,哈哈——妞兒,他喜歡你,你喜歡他麼?”

二妮子撲在楊波身上,面對着宛如瘋子一般的單義如此逼問,嚇得不行,除了嗚嗚地哭着,什麼也不知道做。

瞧見兩人這作派,單義來了勁兒,對旁邊人說道:“來,按住那小子,我要當着他的面,跟他喜歡的女人來一發。來來來,按住了……”

他張羅起來,旁邊的手下都是助紂爲虐之輩,居然嘿嘿地笑着,有人將楊波給按得死死,有人又去拉二妮子,將她給按倒在地,還去扒人褲子……

瞧見這一幕,楊波只感覺一股血氣直衝頭頂,怒聲罵道:“單義你個王八蛋,你不得好死……”

他將所有惡毒的話語,都罵了出來,卻完全沒辦法阻止那瘋子的舉動,單義一邊狂笑着,一邊去脫褲子,嘴裏還嘻嘻笑道:“你個小赤佬,你除了動嘴皮子,還能幹嘛?你咬我啊,打我啊,有本事砍死我……有本事沒?沒本事的話,就好好看着,看看你單義爺爺,是怎麼對付女人的……”

這傢伙興奮到了極致,滿臉通紅,把褲子脫了,正要翻身上馬的時候,突然間旁邊傳來噼啪兩聲。

這時楊波感覺壓在自己身上的力量,一下子就沒了。

他猛然翻身,一下子跳了起來,隨後朝着單義撲了過去。

沒有了阻攔,他一下子就將脫了褲子的單義撲倒在地,兩人在地上滾落,扭打成一團。

那單義是個練家子,雖說喝多了酒,但底子還在,與楊波在地上翻滾兩下之後,卻是猛然翻轉,一下子騎在了單義的身上去,然後伸出雙手來,死死掐住了楊波的脖子,瘋狂喊道:“在平潮鎮,你想翻天是吧? 錯惹妖孽男 想翻天,問過我單義單二郎沒有……”

那傢伙歇斯底里地喊着,用足了勁兒,楊波掙扎兩下,完全沒用,隨後感覺脖子被掐住,肺裏的空氣越來越少,人也開始發暈了。

眼看着就要被這傢伙給掐死,突然間身上突然間一輕,一聲“砰”的悶響之後,有人伸手過來,拉了他一下:“嘿,沒事吧?”

楊波睜開眼睛來,瞧見一個風塵僕僕的年輕男人出現在了他面前,正伸手過來拉他呢。

楊波以爲對方是單義的人,下意識地拍過去。

結果他的手被那人給抓住了,緊接着被拉了起來,這個時候,楊波才發現剛纔被人按在地上的二妮子半蹲在地上,而她身上,則披了一件大衣。

至於剛纔按住他們的人,則全部都翻倒在地。

而單義本人,則砸落在了小巷牆上去。

楊波反應過來,趕忙道謝,那人沒說什麼,只是對他和二妮子說了一句,讓他們趕緊離開這裏。

楊波趕忙過去,將二妮子攙扶起來,然後準備離開巷子口。

然而這個時候,卻聽到“砰”的一聲槍響。

他嚇得魂飛魄散,猛然扭過頭去,瞧見剛纔被打倒的單義,不知道何時,居然拔出了一把手槍來,正對着這邊。

冷魅老公小嬌妻 只不過單義只開了一槍,就再也沒有了機會。

因爲這時他的額頭之上,多出了一把小刀,直直地插進了腦袋裏去。

鮮血順着額頭流了下來,糊住了單義的雙眼…… 天下大亂,奇人輩出。

本章出現了兩個奇人,一個是戒sè大師,一個是幽暝擺渡者,船伕仇林。

戒sè大師乍一看,好像沒有多厲害,最少在面對武修羅山下半藏的時候,除了誦唸經文,加持法咒,以及提供金身罩之外,並無別的用處。

但這麼想的同學,讓我們回憶一下……

這個肥頭大耳的大和尚,他出場的時候,是幹嘛的?

日本人使用了毒氣彈,而隨後傾盆大雨落下來,將敵人的大殺器給直接消滅於無形之中,沒辦法殺戮無辜……

這雨是平白無故來的麼?

當然不是。

那是我們戒sè大師祈的雨。

呼風喚雨,戒sè大師,僅憑這一點,他就足以躋身奇人之列,更不用說他在滑板谷之中殺了個來回,直接將那個日本人用來做人體實驗的祕密基地給弄垮了去……

不過這麼厲害的大和尚,又是怎麼來的呢?

很顯然,這位大師的出身一般,只是個廚子,至於算不算佛門中人,這個還真的有待商榷,畢竟靈巖寺也沒有認證他的沙彌身份,他頂多也就是在靈巖寺當過廚子,把寺裏面的大師傅們給喂得腰圍粗了幾圈而已,後來還在濟南混跡歡場,不知道弄哭了多少姐們兒,也不知道有沒有碰到花門(因爲跟某品牌手機重名,故而避嫌)的人,切磋過沒……

就是這麼一個花花和尚,他怎麼就寶相莊嚴起來了呢?

然而事實勝於雄辯,戒sè大和尚不但念得一手好佛經,而且似乎還掌握了某些佛門大神通,修爲深不可測且不談,關鍵人家打起機鋒、說起禪理來,不比那禪宗浸淫大半輩子的高僧差多少。

他對於修行、事理以及人生的感悟,也遠遠超出許多所謂的高僧。

他還與小木匠說起了“雙遮雙照、遮照同時”的道理,引導着小木匠跳出自己的舒適圈,從而走向了更高的境界與階層。

他還知曉幽暝擺渡者此人,甚至對於他的存在,以及來歷,有着許多不可知的瞭解。

這些本事,到底是怎麼來的?

在靈巖寺一邊燒菜,一邊自學而成的?

還是說他有過一段什麼樣的經歷?

他那方面,爲什麼這麼吊?

爲什麼又突然吃齋了?

……

呃,好多事情,不可說,不可說,說多了,就變成了《苗疆房事》了……

但不管如何,我喜歡這個大和尚,不做作,不矯情,很真實,而且古道熱腸,簡直就是古代的濟公,提前幾十年的活雷鋒……

這樣的人,除了年輕時生活不太檢點之外,真的沒有什麼可黑的點。

至於私生活……

誰還沒有年輕過呢,對不?

說完了戒sè大師,再聊一聊幽暝擺渡者仇林。

很多人說,仇林這個人,有點兒突兀,突然就出現了,結果頭頂着斗笠,身披着蓑衣,手中船篙一撐,唱着屈原老先生兩千年前寫下的歌詞,說着幾句濃厚的湖南腔,就把那麼一大票的日本人給帶走了,就連小木匠、顧白果以及戒sè大師都爲之頭疼,束手無策的武修羅,都被他一把帶走……

這樣的人,簡直就是開掛了……

的確,您說對了。

我後來跟您石錘了,泛舟而來的幽暝擺渡者,這位仇三傻仇先生,他就是開了掛。

不然他不會這麼厲害的——他自稱打不過涼宮御。

另外多一句嘴,這個仇,讀qiu,第二聲。

仇林仇三傻,其實是最早出現的民國奇人,之所以如此厲害,主要是人家練過級了,跟小木匠他們,有一點兒年代差,故而如此。

他最早出現在……《平妖二十年》之前。

哈哈……

仇林的故事其實很精彩,不過我這個時候不太想說,因爲說多了就劇透了。

蜜婚成癮:天才萌寶酷媽咪 你們只需要知曉,這位厲害到爆表的船伕大人,在小的時候,其實就是一個二傻子……

當然,他不是真的傻,只不過是比較善良純真而已。

人小的時候,大都善良,長大了之後,就會變成熟,變黑……

這是自然規律。

好吧,雖然你們知道我在開車,但你們沒有證據。

笑……

所以說,我鋪墊了兩年多,就是等這麼一個機會,讓仇三傻在大家面前冒個泡,讓大家知道,在苗疆宇宙之中,每一個人,都會有他的位置,也有他自己的故事與經歷。

這些都是活生生的人……

自賣自誇這麼多,說回民國本身來。

今天早上,有個讀者對我說,小姨子如果黑化了,他就棄書不看了。

額……

我剛纔就說了,顧白果還小,不可能黑……

呃呃呃,好了,不開車,認真說——其實鋪墊一直都有,許多讀者都看出來了,顧白果莫名其妙地蹦出來,與小木匠相見,然後在他身邊,一直跟着,等到後來突然間又不見了,這些一切的背後,如果說沒有目的,那麼就顯得太過於突兀了。

這樣的情節,對於小白作者,或者剛剛寫文的作者而言,其實是可以接受的,但對於一個有着充足寫作經驗,知曉佈局謀局、全盤打算的小佛而言,卻是個比較大的漏洞。

我怎麼可能如此淺薄膚淺呢……

啊,這位讀者,請您把菜刀放下來,不要架在我脖子上……

嗯嗯,是這樣的,大家對於小姨子的喜愛,以及投入的真摯感情,我已經知道了。

事實上,顧白果的確也很可愛,特別是最開始的她。

那時候她很單純,也很可愛,無憂無慮,精靈古怪的小模樣兒,着實是讓人喜歡。

事實上,她對小木匠,也絕對不是沒有感情的。

既然有情,一切皆有可能……

而對於小木匠而言,女人是男人的學校,他想要成熟,獲得真正的成長,達到戒sè大和尚與他描述的最終境界,自然還是需要許多坎坷路程的,而許多年之後,回想起來,這些坎坷,對於一個人而言,又何嘗不是一種幸福呢?

至於後來的後來,到底誰陪在你的身邊,又有什麼關係呢?

此時此刻,應福屯一戰之後,小木匠獲得瞭解脫,不再有束縛,他似乎終於可以一飛沖天了……

但事實果真如此麼?

顧白果走了。

他那個神祕的、恩怨情仇糾纏的雙胞胎妹子也走了,跟着戒sè大師走的,並且不打算跟他解釋什麼。

因爲許多事情,對於甘家小妹而言,也是一種極致的傷害。

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就會屈從於本能。

這個沒辦法。

小木匠滿心疑惑,對於未來也是迷茫的,是愁容滿面的,是難以釋懷的,是不願意去想的……

但趙平才的鞠躬,似乎讓他找到了一些活下去的意義。

所以他纔會要了一罈酒,倒了三碗。

如歌中所唱——

一杯敬朝陽,一杯敬月光

喚醒我的嚮往,溫柔了寒窗

於是可以不回頭地逆風飛翔

不怕心頭有雨,眼底有霜

一杯敬故鄉,一杯敬遠方

守着我的善良,催着我成長

所以南北的路從此不再漫長

靈魂不再無處安放……

小木匠從小漂泊,沒有故鄉,故而三碗喝了乾淨,不理會任何過往,隨後不告而別,帶着施慶生的骨灰,離開了這個他最初揚名立萬的地方……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