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31 日 0 Comments

一直追溯的上古時期。

馬林是地精三大皇族之一——諾格弗格一族的後人。

他爺爺的爺爺的爺爺的……爺爺,和一位人類道士是結拜兄弟。

那人類道士對諾格弗格一族的天賦神通——「鋼鐵意志」十分感興趣,曾幾次三番的進行打探,希望了解其施展時的秘密。

馬林的先祖對待朋友,當然是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那人類道士在得知「鋼鐵意志」的秘密之後,再加以研究,便產生了後來的魂技。

魂技雖然威力無比,但其卻對擁有「鋼鐵意識」的諾格弗格一族無效。

那人類道士為了更深一步的了解「鋼鐵意志」,也為了不讓「鋼鐵意志」的秘密再被其他人知曉。其便夥同了一大批人類,將擁有「鋼鐵意志」的諾格弗格一族,全都抓了起來。

由於年代久遠,被囚禁在火雲秘境里的地精,早就不知道了那人類道士的名姓。但對魂技的憎恨和刻骨銘心,卻一代代的傳承了下來。

這也就是為什麼,當巴頓說孫凡使用的是魂技時。在場的地精,甚至是馬林,情緒都難以自控的露出了殺機。

諾格弗格被封印在火雲秘境后,又不知道過了多少年。

一個穿著紅布兜兜的孩子出現了,從此整個火雲秘境,便變得不得安寧起來,被困在這裡的地精,更無時無刻不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

是一位毛臉雷公嘴的猴子從天而降,將那穿著紅布兜兜的魔王打跑了。為馬林的先祖,帶來了幸福而祥和的生活。

只可惜那毛臉雷公嘴的猴子,來得快去得也快,馬林的先祖根本就沒上前搭上話。其只是從那猴子的隨從口中得知,那猴子叫齊天大神。而且在不久的未來,還會出現一位有緣人,帶領諾格弗格一族,走出火雲秘境這個牢籠。

……

聽聞馬林講述的這個故事,老不死似乎也想起什麼了。於是其便在私底下,給孫凡講了一個版本完全不同的故事。

「那個……

如果老夫沒記錯的話,馬林口中那個齊天大神的隨從……應該就是我。」

孫凡聞言,頓時暴Cao一聲,「我靠,你老小子當年不會是信口胡編的吧?」

「額……

應該是馬林的先祖理解錯了。其實當時的情況是這樣的……」

……

那一日,老不死隨齊天戰猿趕往魔猿嶺,正好途徑火雲秘境。結果一個穿紅布兜兜的小孩,突然跳出來,非要讓齊天戰猿留下買路財。

齊天戰猿生性暴躁,天不怕地不怕,怎麼可能被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孩打劫。於是他便與那小孩大打出手,直打得那小孩子哭爹喊娘,無意叫出了故人的名字。這才算手下留情,沒有取其性命。

那小孩似乎是被齊天戰猿打怕了,所以便離開火雲秘境一去不歸。而齊天戰猿,其也沒有理會火雲秘境之中的任何生靈,此戰後便直接趕路了。

老不死由於行動速度稍慢,比齊天戰猿晚走了一步。結果便被衝上來的馬林先祖,死死的抱住了大腿,說什麼也不鬆開。

當日兩人的對話,老不死如今還依稀記得。

「我的族人已經被困在這裡整整一萬年了。你們趕跑了聖嬰大王,就一定有辦法帶我們出去。求求您了,一定要救救我的族人。」

齊天戰猿一個跟頭十萬八千里,老不死本來就跟不上他的速度。其如今又被馬林的先祖纏住,心中那是一個焦急。

「你快把手鬆開,不然老子可就對你不客氣了!」

「你不救我的族人離開,我就不鬆開。」

「你……」

馬林先祖態度堅決,抱著老不死的大腿就是不放。最後把老不死逼得沒招了,只能動粗一頓猛踹。「你老小子聽不懂人話嗎?我讓你放手!」

狠踹。

「放手!」

狠踹。

「老子現在沒時間和你磨嘰,誰和你們這些丑鬼有緣,你就找誰帶你們離開。別他Ma纏著我!」

狠踹三十餘腳。

直到將馬林先祖踹暈為止。

……

聽老不死講完這個慘無人道的故事後,孫凡立馬便充滿疑惑的在心中問道,「馬林的先祖,不會傻到連你這麼明顯的辱罵都聽不出來吧?」

「可能是時間太久遠,一代代相傳發生了偏差。」

就在孫凡和老不死都疑惑不解,找不到一個可以信服的答案之時。同樣聽聞了兩個故事的沈希妍,卻悠悠一言,點破了其中的玄機。

「依奴家看來,馬林的先祖應該是對他的族人撒了一個謊。」

「撒謊?有意義嗎?」

「這至少可以給他的族人希望,讓他們堅強的活下去。你從周圍那些地精狂熱而虔誠的眼神便可以看出來,這個謊言對他們到底起到了多麼大的作用。」

聽聞沈希妍之言,老不死頓時沉默了下來。馬林的先祖,在身處絕望的情況下,還想方設法的為族人點起了希望的明燈。這讓老不死自慚形愧,更對當年的所作所為慚愧不已。

良久之後。

一直嘻嘻哈哈,彷彿將什麼事情都不放在心上的老不死,首度言辭鄭重的對孫凡道,「孫凡,請你一定要幫老夫把馬林一族救出火雲秘境。我不想讓馬林的族人,覺得他們的先祖是個騙子。」

「多大點小事,我把他們收入天地熔爐就是了,就讓他們在木之空間定居。」

「不。」

「怎麼了?」

「老夫不希望他們從一個牢籠出來,又走進了另個一牢籠,他們需要的是真正的自由。」

聽聞老不死之言,孫凡沉默了很久。

讓馬林一族整個遷入木之空間容易,但放他們離去,卻難免會泄露孫凡天地熔爐的秘密。這種事情人多嘴雜,瞞是瞞不住的。

從理性的角度分析,孫凡是決然不應該答應老不死的要求的。

但人非草木,孰能無情。

在孫凡心裡,為老不死解開心結,可要比保守天地熔爐的秘密重要得多。「老不死你放心,從這一刻起,我就是馬林一族的有緣人。」 孫凡成為馬林一族的「有緣人」后,其得到了高度的禮遇。不僅巴頓對其恭恭敬敬,就連數日後見到的杜納伊斯都對他禮遇有加。

「有緣大人請上坐。」

孫凡如今在澤皇城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杜納伊斯要他上座,其自然毫不客氣。

「總管大人,你也坐。」

「不坐,不坐,我站著就行。」

「我今天來找你,就是想和你談論一下馬林皇位的事情。如今馬林找到了我,你是不是也該履行諾言,讓他繼承其父皇的衣缽了。」

聽聞此言,杜納伊斯立馬就露出了一絲無奈的苦笑,「其實我這次讓巴頓找馬林回來,就是想要讓他繼位的。不過既然有緣大人出現了,那此事就不應該操之過急。」

「操之過急?」

「不瞞大人說,馬林要繼承皇位,就必須得先進祖池覺醒天賦。經過祖池洗禮后的人,雖然可以擺脫火雲秘境對修為的限制,但卻也在無形當中,吸收了太多的火雲秘境能量。

像我,像巴頓,像……

族裡所有皇、宗兩級的族人,全都經過了祖池的洗禮。我們雖然因此得到了力量,但卻也將自己的生命與火雲秘境相連。一旦火雲秘境關閉,我們的生命也將不復存在。

所以讓馬林繼承皇位的事情,還是放到您帶他們離開,重新凝聚過祖池之後再說吧。」

聽聞杜納伊斯之言,孫凡深深的感覺到了一個長輩對晚輩的慈愛之心。看來杜納伊斯也並非像傳言之中說的那般不堪,其這些年實在是背負了太多他不該背負的惡名。

「如果我不關閉火雲秘境,直接將你們帶走呢?」

聽孫凡這麼一說,杜納伊斯立馬便搖頭一嘆道,「沒用的,我們的靈魂已經與火雲秘境徹底融合。一旦離開它的影響範圍,便會識海破碎而亡。

有緣大人,你不用管我們這些老傢伙,你只要把族裡的年輕人帶走就可以了。

我們之所以把族地遷移到八關中最容易生存的沼澤來,就是為了讓儘可能多的族人,保持在王級的狀態下。以便您出現的時候,能夠帶更多的族人離開。」

感受著杜納伊斯對族人深沉而不求回報的愛,孫凡頗有一種無言以對的感覺。其現在唯一可以做的,便緩緩的站起來身來,握住杜納伊斯的手,用他那五指間的澎湃力量,來證明他此時的誠心與堅定。

「放心,我一定會讓你的族人,重新看到外面的太陽。」

「那就拜託您了。」

就在孫凡和杜納伊斯兩個大男人,將氣氛搞得催人淚下,相顧無言的時候。一陣劇烈的咳嗽,便伴隨著一連串拐棍拄地的「當、當」聲,由門外肆無忌憚的闖了進來。

咯吱——

房門被緩緩推開。

緊接著出現的,便是一位已經老掉了渣的地精老婦。

杜納伊斯見到這位地精老婦,立馬便相當恭敬的鞠了一躬,然後為孫凡介紹道,「有緣大人,這位是馬林的奶奶——彤氏,也是我們族裡的智者。

智者大人,這位是……」

還未等杜納伊斯將孫凡的名字說出來,彤氏老嫗便一邊咳嗽,一邊頗為不客氣的道,「老婆子我已經聽說了,這小夥子叫做孫凡。是我那不孝孫兒,找回來的有緣人。」

彤氏老嫗的言語之雖然頗含敵意,但孫凡一想到面前的這位修為不明的老者,在不日之後便會與自己的孫子天各一方,便本能的選擇了忽略。

「智者大人,我一定會把……」

只可惜孫凡選擇忽略,卻並不代表這敵意不存在。那老嫗根本就沒讓孫凡將話說完,便直接下了逐客令。

「你走吧,我們諾格弗格一族不歡迎你。」

聽聞老嫗之言,還未等孫凡說話,杜納伊斯便一臉難以置信的出言道,「智者大人,您這是……」

「杜納伊斯,有些事情你不知道,之後老婆子會慢慢告訴你的。

這個人類絕對不能留在族裡,他不是那傳說中的有緣人。他只會給咱們的族人帶來更大的劫難。」

對於老嫗的命令,杜納伊斯明顯有些難以接受,「智者大人,你如果捨不得馬林的話,可以不讓他隨有緣大人離開。但你不能阻止其他族人去尋找更為廣闊的天空。」

聽聞杜納伊斯之言,彤氏老嫗的聲音明顯有些顫抖。「我老婆子是那麼自私的人嗎?

如果這個人類真的能夠帶領我們的族人,過上更加自由的日子。我老婆子就算是粉身碎骨也認了。

但你知道這個人類都幹了什麼嗎?

他和馬林簽訂了先祖契約,馬林現在已經是他的奴僕了。等馬林一登上皇位,他就會成為我們整個諾格弗格的主人。

人類全都不可信。

你難道忘記我們諾格弗格一族,到底是因為什麼,才會被困在這鳥不拉Shi的火雲秘境嗎?!」

面對彤氏老嫗的歇斯底里,杜納伊斯似乎也嗅到了孫凡所行之事中的那麼一絲陰謀味。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