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31 日 0 Comments

這要是傳出去,上頭怎麼看他?

艹你大爺的衛勳,你他媽不早說!

衛勳看着甄副局長的臉色,像是喝了一杯冰啤一樣舒爽:“另外,上頭還聯繫了孟家,全力打造蘇沫沫同志的英雄主義形象,爲羊城警界青年警察們樹立一個標杆性人物。”

有了這層光環,蘇沫沫的前途可以說十分遠大。

散會之後,衛勳又收到了一個讓他振奮的消息——從老刀手下受傷的那四十個混混嘴裏得知,除了秋楓之外,還有一個叫做劉強的,和他的三個狐朋狗友,至今沒有找到!

這幾個人,一定知道些什麼。

他馬上把蘇沫沫叫來:“上頭下了死命令,十天破案,但是一天過去,可以說毫無進展!劉強這幾個人很關鍵,明天你親自跟進,一定要找到他們!”

“是!”蘇沫沫領命。

還有幾分鐘就是下班時間,她剛追回了行長偷偷藏起來的現金,又馬上要調查新的大案,感覺充實的同時,也打算今晚放鬆一下,養足精力。

走出衛勳的辦公室,有警員打招呼:“蘇隊長。”

不止是他,周圍很多同事都露出善意:“蘇隊長好。”

蘇沫沫高升,可不是一個實習生了,這火箭般的速度,就算羨慕嫉妒恨,也得壓在心裏。及早攀上交情纔是正事。

蘇沫沫微微一愣,不過馬上就點頭回應:“各位前輩好。”

“前輩兩個字可不敢當,多混了幾年乾飯罷了。”王警員笑道,“蘇隊長高升,不如今天大家出去,給蘇隊長慶祝一下?”

他一提議,其他人頓時紛紛附和。

蘇沫沫有些意動,來警局這麼久,還沒和這些同事吃過飯。

“慶祝什麼!?”突然,一個聲音傳來,衆人一看,是刑警支隊隊長林韜。

“案子還沒破,就有心思慶祝?”林韜沉着臉喝道,“有這個時間,還不如加班破案。”

警員們討了個沒趣,很快就散了。

林韜走到蘇沫沫面前,突然露出笑容:“沫沫,晚上有時間嗎,一起吃個飯吧。”

今天是520,多少女孩在今天變成女人?不約一個妹子出去耍耍,真是對不起自己這個身份!尤其是蘇沫沫,花容月貌,前凸後翹,實在是讓人垂涎。

林韜年紀不足三十,但辦案經驗豐富,是幾個副局長的心腹,長相倒也英武,但是那雙眼睛充滿了不加掩飾的慾望,讓蘇沫沫極不舒服。

而且前腳叫別人加班,後腳就約她出去? 蘇沫沫打心底厭惡這種兩面三刀的傢伙!

稍稍後退一步,蘇沫沫說道:“抱歉,今天晚上我還有事。”

“今天不行,那就明天。”林韜微微一笑。

“明天我還要調查案件……”蘇沫沫拒絕。

“明天不行,那就後天。”林韜目光火熱,這具身體,那對排球大的兔子,已經讓他浴火難耐,他勢在必得!

更何況,蘇沫沫已經入了市局高層的眼,前途似錦,這個時候勾搭上她,對自己的仕途也大有裨益。

爲此,他願意表現的“耐心紳士”一些。

“抱歉,我真的很忙……”蘇沫沫錯開一步,想要繞過去。

“沫沫!”林韜拉住了她的手,臉色也有點難看。

媽了個巴子,裝什麼清高,看不起我?在大學裏也不知道被多少人玩過才揉的這麼大,在這跟我裝?衛勳這麼提拔你,不會是潛規則吧?

“鬆手!”蘇沫沫俏臉含怒,但是她那張柔美的臉蛋看上去實在沒有什麼威懾力,反而讓林韜的邪火更加旺盛,蠢蠢欲動。

剛想有什麼動作,驀地,一股恐怖到極致的殺意籠罩了林韜,彷彿有無數把刀刃摩擦着皮膚,自腳底竄起一股涼氣,讓他如墜冰窖,通體生寒。

感受到林韜的手指一鬆,蘇沫沫以爲是林韜懼怕她的威勢,掙脫而出,飛快地騎上電動車離去。

很快,那股殺意如潮水般退去,林韜的後背已然浸透,眼底閃着難以置信的光芒,剛剛爲什麼,會有那種感覺?

好像再動,就會死。

……

一中的鈴聲響起,除了少許住校生,高一、高二的同學立刻涌了出來,學校門前頓時擁堵不堪。

秋楓車子停的遠,受的影響倒是不大,帶着顧靈兒分開人流,就開着車子前往花區最大的萬大廣場。

這裏集商場、美食、電影、KTV、網咖等,應有盡有,足足佔了十五萬平方,規模之大,讓人驚歎,平時來這裏逛街消費的人就極多,今天是五月二十日,人山人海,生意爆滿。

電影院更是一票難求!

秋楓預定的晚,看票的時候已經沒了座位。

還好,這個世界上還存在了一種叫黃牛的生物。

五百一張,秋楓訂了十二張電影票,放映前當面交易。

前後共三排,每排四個位置,他和顧靈兒剛好可以坐在中間,前後左右,都沒有別人打擾。

有錢,就是任性。

美滋滋地載着顧靈兒抵達了萬大廣場,秋楓才意識到現在國內外出,最緊張的一個問題——

停車位!

皺着眉頭在地下一層逛了兩圈,始終沒有發現空位,只能前往下一層,不過同樣一位難求。

掃視了兩圈,秋楓眼睛一亮,前面有兩根立柱,中間的間距剛好能塞下一輛車,不過一般人停進不去,更開出不來。

不過,難不住他。

“靈兒,你先下車。”秋楓叮囑,他怕顧靈兒受到驚嚇。

“好。”見秋楓似乎有什麼主意,顧靈兒很聽話。

“嗖!”

等顧靈兒下車,秋楓一踩油門,捷達啓動加速。

“吱——”

輪胎劇烈摩擦着地面,發出刺耳的聲音。

漂移入位!

穩穩當當,前後各五公分。

顧靈兒的大眼睛圓睜。

這還是她那個,只會賣燒烤的楓哥哥嗎?

秋楓下了車,微微一笑:“走,上樓吃飯!”

看着秋楓熟悉的笑容,顧靈兒卻有些難受,自從那天到遊樂園結識了狄麗巴,楓哥哥身上突然多了一些讓她陌生的東西。

她不是很喜歡這種陌生。

她認識的秋楓,是一個簡簡單單對自己好的人——除了人長得帥了一點,廚藝好了一點,打架厲害了一點,對普通人親切了一點,對紈絝子弟囂張了一點以外……好像都是優點?

情人眼裏出西施。

但總的來說,秋楓表現的就是一個有點特長的普通人。

可是漂移……

或許楓哥哥以前是賽車手?

顧靈兒懷着一點小心思被秋楓拉上了樓。

餐廳也是提前預定的,西餐廳,點了兩份全熟牛排,並且要了兩杯紅酒。

“正好,牛排補血,多吃點,不夠再要。”秋楓一邊說着,一邊熟練地切着牛排。

顧靈兒雖然不常吃西餐,但多少了解過,又有秋楓親身示範,姿勢標準。

現在已經不流行崇洋媚外,吃牛排的各種姿勢、禮儀也不會再提什麼“正確”、“錯誤”,但尊重人家的文化也不是什麼滅自己威風的事情。

“給。”秋楓喂顧靈兒。

顧靈兒毫不客氣,磨着小虎牙,一口吞了下去。

吃完牛排,秋楓給黃牛打了電話。

“在電影院門口呢?行,馬上到。”

萬大廣場的美食和電影院都在高層,從西餐廳出來,上個樓走兩步就是電影院。

秋楓一眼就看到了取票機邊上靠着一個三十多歲的男人,戴着帽子,壓低了帽檐,手裏拿着手機,但是眼睛一直盯着附近的幾個電梯。

“靈兒,你去買爆米花,我去取票。”

顧靈兒看到自己五百大洋一張買十二張黃牛票肯定會肉痛不已,秋楓支開了她。

“好。”顧靈兒倒不疑有他,電影院人山人海,分頭行動能提高效率。

楊小落的便宜奶爸 看到秋楓走來,黃牛低聲問道:“黑椰子?”

現在打擊黃牛的力度大了很多,因此現在牽橋搭線都得熟人介紹,接頭都有了暗號。

“我喜歡香蕉。”秋楓對上。

確認了身份,黃牛繼續問道:“去廁所的哪一間?”

只聽秋楓答道:“第二間。”

第幾間,代表了不同的電影。第二間,就是報仇者聯盟3。

“幾點鐘去?”

“七點。”

這個好理解,就是電影開場時間。

黃牛又問:“拉幾分鐘?”

“小便4到6分鐘,大便8到11分鐘。”秋楓面不改色,這十二個座位是事先商量好的,小的代表了第幾排,大的則是座位號。

這些都是確認身份的流程。

黃牛說道:“每發五張優惠券,給你一張手紙。”

優惠券就是紅色紙幣,手紙就是電影票。爲了確保交易的安全,每張票都是分開賣。

不過就在秋楓和黃牛完成第三次交易的時候,一聲悅耳的厲喝在耳邊響起:“警察,把票放下!”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