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0 Comments

隨著修為越來越高,他接觸到的層面也越來越廣,以前一百兩百的殺戮點都珍之又珍,現在卻完全不算什麼了。

「咻!」

雖然壓抑著速度,唯恐中途被什麼可怕的存在盯上,然而小青的速度卻依舊驚人,剎那便劃破長空,往它感受中的那塊區域在靠近!

「咦,這果香……」更近一些的時候,孟星元終於也嗅到了青鳥口中的異香。

那是一種果子成熟的清香,醇香中又帶著一絲柔和,柔和中又帶著一絲醇烈,彷彿陳年美酒,只嗅一口,便引得人肚中饞蟲大動!

「絕對是寶貝!」孟星元的眼睛亮了。

我師傅是林正英 天材地寶,哪怕在蠻荒當中也是絕對的價值連城之物!

別看大荒里好像什麼都有,天材地寶也不稀奇一樣,但那是普通的天材地寶。真正的奇寶,奇珍,同樣可以使人瘋狂!

嗅到這果香的剎那,孟星元只覺得頭腦一片靈醒,彷彿被開了靈智。

大腦在一剎那間沸騰如漿,悍然掀起了一股頭腦風暴!

「這種感覺……」他瞬間閉上眼睛。

馬上,一股玄之又玄的絕妙之感從心間升騰而起,瀰漫在他的四肢百脈當中。

「這不是靈技的頓悟!是一種積累的厚積薄發!是【丹法】!」

剎那,孟星元便醒悟了過來!

【丹法】!丹聖神無咎的終極煉丹之道!

高冷老公隱婚蜜愛 自來在大荒,來在這郁南荒域,孟星元很少繼續參悟【丹法】了。

因為丹道雖神妙,但終歸是副職業。而且因為系統【商城】的緣故,孟星元並不缺丹藥恢復,治傷,乃至是修行。

可以說,他不必自己去動手,只要打開【商城】,用殺戮點兌換,想要什麼類型,什麼作用,什麼等級,什麼品質的丹藥,在【商城】里統統都有!

所以【丹法】,幾乎是他最不受重視的一項了。

同為聖者級大能者的傳承,【霸劍】明顯的是要比【丹法】要更受孟星元重視多了。

他迫切地想提升自己的戰力,幾乎沒時間去鑽研煉丹之道。

然而此時受這果香吸引,他腦海中如醍醐灌頂,一剎那,無數的訊息不管他願不願意,直接從靈魂的最深處翻湧上來,直衝他的腦海!

正是【丹法】的傳承訊息!

不受重視歸不受重視,【丹法】好歹也升到了3級。

只是3級的【丹法】當中,包含著的信息量孟星元沒有再去研究,細察。

這會卻是它自己涌了上來,也不管他接不接受,直接一股腦沖向了他的腦海當中!

不由自主地,孟星元便生出了一種衝動——給【丹法】升級!

【丹法】:丹聖神無咎的終極煉丹之道。因所含法則太過玄奧,遠超宿主目前所能承受,為保護宿主,遂將此法分為一百零八重境界,也即一百零八級技能。每升級一級,可獲得相關傳承記憶。

【丹法】:當前等級3,升級所需殺戮點0/7000。

這便是【丹法】目前的技能信息。

心神念動間,等級為3的【丹法】直接提升,提升為4!

而這還沒完,從4級到5級,從5級到6級,一直到第11級,這種衝動才停了下來!

「11級的【丹法】?!」回過神來,孟星元才發覺自己方才到底做了什麼!

他的臉色當即一白!

「要糟!」

望一可知二。

要知道,當初的1級【丹法】孟星元接受,並學習了多久。而2級,3級的【丹法】,則是在1級的基礎上更深奧,蘊含的信息量也更大!

3級的【丹法】尚且如此,更何況他連升了8級!而且是直接達到了11級的【丹法】!

直接將一共只有一百零八重境界的丹聖傳承,釋放出來了十分之一!

這是多麼龐大的信息量啊!

孟星元懷疑,如此恐怖的信息量,會不會直接將他的大腦撐爆,將其直接變成白痴!

他內心恐懼,一聲「救命」直接就喊了出來!

這時候,也就只有系統之靈,可以救自己的命了! 孟星元怕極了。

變成白痴,這可不是開玩笑的!

而以聖者傳承之法所蘊含的信息量,要辦到這一點是絕對有可能的!

要不然系統為什麼會將丹聖神無咎的這部傳承劃分為一百零八個等級?不就是怕孟星元一口吃不成個大胖子,怕他撐死掉么?!

而現在,絕對是他自己作死了!

胡亂升級,這是要付出代價的!

他在心中瘋狂地呼喊系統之靈,尋求幫助。然而系統之靈像是又在沉睡,根本沒有要搭理孟星元的意思。

孟星元瞬間絕望!

好在,等了片刻,意料中的惡劣情況並沒有發生。

這讓大驚失色的孟星元心中稍定,蒼白的臉上好歹也恢復過來了一絲血色。

這時候,腦海中突然浮現出一道訊息。他先是一怔,旋即感應了一下,發現這是一張丹方,一張記載著一種名為「荒元道丹」的煉製方法。

「荒元道丹?什麼東西?」

嗨!公爵大人 孟星元凝眉思索片刻,發現自己連聽都沒有聽說過。

將注意力又放在這張自動浮現出來的丹方上,孟星元細細閱讀,眼睛卻是越睜越大。

「居,居然是一種能讓人族後天覺醒出血脈的神丹?!」孟星元目瞪如金魚,眼睛險些瞪爆,卻是一下失聲,驚叫了出來!

無怪他如此驚訝。

因為通過閱讀龍典閣中的手札,筆記,典籍,孟星元知道,血脈這種東西,幾乎是獸族獨有的!

人族當中,也有尊者級人物。甚至是在無盡的歲月當中,人族百洲的大地上,也曾經誕生過一批璀璨輝煌的聖者級大能。

然而無論是尊者級的後裔也好,還是聖者的後裔,他們都無法繼承尊者,聖者的血脈。

也就是說,人族當中並沒有一脈相承的血脈力量。

這不像獸族,無論是純種凶獸也好,獸人族,妖族,乃至是半妖,只要能成尊成聖,便能為其族群帶來希望,每一位尊者,聖者的後裔,都會繼承一部分尊者,聖者的血脈力量!

這是規則。

天道如此。

無疑,天道厚待獸族。讓他們擁有了神秘的血脈力量,生而為貴,生而便可為強者!

不必苦修,不必九死一生去搏機緣,去爭,去奪,去為自己的道殺出一條血路!

他們只需將體內的血脈挖掘出來,靜待血脈的發力,甚至是可以睡個幾百年,修為自己就蹭蹭蹭地漲上去了。

要不獸族能佔據著這廣袤且豐饒的蠻荒世界。天道,太優待這獸族了。

血脈,是天生的。

同樣是「血脈」二字,在獸族和人族當中自然是代表著不同的意思。

獸族不必多言,在人族中,「血脈」二字,往往只能指代同一個家族,同一個族群,僅此而已。

然而這所謂的「荒元道丹」,居然是一種能讓人族也擁有血脈力量的丹藥,這如何不讓孟星元震驚,震撼?!

這簡直就是逆天而行啊!

的確,孟星元身為人族,覺醒出了血脈力量,但不代表其他的人類也能複製他的路!

因為孟星元之所以能以人族之身,覺醒出血脈力量,完全是因為神之系統,天星的力量!

也就是說,這一切,都是因為「神」的力量!

因為他的祖宗並不是饕餮。這得由血脈繼承的說法,自然是說不通。

原本他的體內並無饕餮血脈,一絲一毫都沒有。

他是『無中生有』的。

從『無』,到『有』,這是創造!而創造,只有神才能辦得到!

這所謂的「荒元道丹」居然也可以?!

強壓住震撼,孟星元繼續往下看。雖然有很多東西,以他目前的知識水平還無法理解,甚至可以說他根本看不懂。

但那只是煉製荒元道丹的過程,繁雜手法,以及技巧他看不懂而已,最後面介紹的關於荒元道丹的效果,他還是能輕鬆看明白的。

「原來如此,哪怕丹聖沒有給這荒元道丹定品秩,原來這荒元道丹並非真正意義上的丹藥,而是一種激發手法而已。」

懵懵懂懂將丹方快速閱覽了一遍,孟星元多多少少也明白了一點。

「能使人族後天覺醒出血脈,從『無』到『有』生成血脈力量的,是一種名為『荒果』的果實!這張丹方上記載的諸多過程,諸多手法,以及諸多技巧,不過是為了使這『荒果』的藥力,可以為人類體軀所接受罷了。真正起作用的,還是這『荒果』!」

孟星元眉目微凝,似在思忖。思忖間,他突然眼睛一亮,似乎是意識到了什麼,「等等!我方才是嗅到了一種奇異的果香,才導致【丹法】等級異變的。而【丹法】等級之所以異變,似乎就是為了引出這張荒元道丹的丹方!如此說來,我方才嗅到的果香豈不是就是……」

一個大膽的猜想在他腦海內形成,他眼睛瞳孔瞬間放大,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前面那諸多靈宗層次生命齊聚一堂,所要爭奪的果實,正是煉製這荒元道丹所需的主材,荒果?!」

「前面那枚即將成熟的果實,正是可以被丹方上記載的方法激發,變成這可以讓人族之軀,覺醒出血脈力量的無上至寶荒元道丹的主材,荒果?!」

意識到這一點,孟星元再無法平靜了。

此刻,他甚至是連恐懼都忘了!眼睛瞬間就紅了!

「小青!沖!沖向那片區域!誰敢擋我,我殺誰!」他激動了。

大手一揮,頓時氣勢靡張,整個人有如雄姿英發的蓋世英傑,豪氣頓生!

毫無疑問,這是至寶!

若是讓人族百洲中的那些宗門知道了,他們也會動心!

藥王殿,寒聖宗,甚至是魔天堂,如果讓他們知道了荒元道丹的用途,知道了荒果的重要,絕對會傾儘力量來爭奪的!

因為這是真正的至寶!

而孟星元想要的理由也很簡單,的確,他自己是覺醒出血脈了不假,但他還有一個姐姐!

一直以為,孟星元覺得自己虧欠姐姐良多。他想給姐姐孟星月準備一份大禮。

而這荒果,這荒元道丹,絕對是最合適不過了! 傲妻難寵 「咻!」

一道青光在高空中飛掠,速度極快。

青光上,站著一位俊美少年,雄姿英發,氣焰靡張。

他眸中神采熠熠,精光矍爍。

正是義無返顧沖入荒果成熟之地的孟星元!

青鳥也是拼了。

最終,它選擇相信自己的主人。牙一咬,它竟是再不保留,直接一頭沖了過去。

一處谷地。

此地,有夜色幽幽。那是一池幽藍蓮花的光芒。

即便外界陽光滿地,然而太陽的光芒似乎是照不進這片區域。

這裡,是永夜的狀態。

一朵朵幽藍蓮花散發出點點幽光,吞噬著這片區域上方的光和熱,撐起了一片夜幕,讓此地保持在永夜狀態。

一池幽藍蓮花大有百畝。換而言之,這片夜幕的範圍便有百畝。

百畝之外,陽光遍地,亮如白晝。而百畝之內,則是永夜。

不得不說,這景象頗為奇妙。

在這百畝幽蓮池塘的四周,是一座座神山大岳,每一座都高聳入雲。

而在這一座座神山大岳的峰頂,此時都有著一道道氣勢不凡的身影,有少年,有中年,有老者,有美婦,有老嫗,甚至在一座孤峰上,還有一個只系著一件肚兜,胖呼呼,天生福相,可愛之極的小孩。

他通體雪白,如玉雕琢而成。唇紅齒白,大眼烏圓,靈性十足。

赤著腳踏在山巔,明明是一副稚童模樣,這小孩卻是背負著雙手,站著山巔之上睥睨四方,儼然一副梟雄姿態。

這斷無可能是一個只有四五歲的稚童!

各峰上的存在都在互相打量,而各方掃過來的目光掃到這稚童,也無人敢輕視,反而是面目凝重,顯然是將這稚童當成了與他們同一層次的存在。

他們互相打量,也在互相戒備著對方。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那池幽蓮池塘中間,一株有如翠玉雕琢而成的碧蓮上面!

或者說,是碧蓮托著的一枚果實上面!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