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6 日 0 Comments

雪地摩托呼嘯而出,還有四輪的雪地卡車,那三角形所形成的鏈條,讓它可以在雪地上奔馳。

而其他人則紛紛的踩上滑雪板,抓住卡車活着雪地摩托的後面。

有了動力之後,立刻向着那高山之巔衝了上去。

而此時的雲天,也在進行着最後的博弈。

沒有了降落傘的他,快速的鑽入高山之上。

但雖然避開了,對方的高射炮,但是並不代表他就可以安全着陸。

速度極快的他,正猶如流星般向着那白雪皚皚的大山撞了過去。

這雪地之上可是非常宣軟,但即便是再宣軟,千米高空直接落下也必死無疑。

眼看着地面越來越近,身後的炮火驟停之後,雲天急忙向着背後拉去。

伴隨着一個白色的降落傘打開,就是他的應急降落傘,擁有兩套將多少設備,可以保證高空之上的成活率。

但是,畢竟距離太短,在他打開降落傘的時候,它距離地面不過兩三百米。

降落傘誰都猛的往後拉,阻止了他快如流星的動作,但是並不能緩解,他將要撞擊地面的慘劇。

“噗!”

速度太快了,雲天直接一頭扎進了那白雪皚皚的深處。

降落傘,失去動力之後,要緩緩的掉落在雪地之上。

三百米的高度開傘,這簡直就是亡命之舉。

若是在平地上的時候,雲天恐怕已經摔成肉餅了。

“哦,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啊!”

等了好一會兒,那降落傘下才有了動靜,滿身是學的雲天,掙扎着從雪窩裏爬了出來。

在撞擊地面的瞬間,他把身體團成一團,雙腳和屁股率先落地,再加上這裏的雪夠深,這才逃過一次。

雖然逃過一劫,不過雲天現在摔得也是特別狼狽,渾身疼痛的他不斷的翻滾着。

把身體放平,不斷的翻滾,這樣可以更大的增加身體和雪地的接觸面,這樣壓力也會減小。

直到滾出二十多米之外,雲天再躺在那裏,深深的舒了一口氣的他,現在可不是休息的時候。

將笨拙的將翼裝飛行服脫掉,又從那翼裝飛行服的後面取下了滑雪板。

最後將一張飛行符腰間的幾個手雷,拿了下來,這就算是他最終了武器了。

那一包手雷把橋頭堡拿下,只要李強他們衝入隧道,就可以一路子,沒有阻礙的直接殺向祕密基地。

但是雲天,現在很是身陷敵人之中,眼看着半山腰上一陣陣的馬達轟鳴,恐怕對方已經衝了過來。

“老子陪你們好好玩玩。”

踩下滑雪板,雲天並沒有逃離,反倒雙手一推自己的身體,他已經從高山之巔,一路向下衝來。

這座山峯異常的高大,伴隨着雲天從高處向下快速的滑行,半山腰的守衛們也向着他衝了過來。

不斷控制的滑雪板,左衝右突的雲天,不斷的尋找着合適的位置。

終於,一個稍微平整的凸起,引起了雲天的注意。

身體重心向右壓,滑雪板立刻向的右側衝過去。

雲天滑雪的技術絕對是非常厲害,當初爲了適應雪地戰爭,他們可是經過非常嚴格的訓練。

所以憑藉着出色的身手,雲天精準的停在了那處平臺之上,只不過腳下白雪皚皚,也不知道這到底是平臺還是一塊被大雪淹沒的巨石呢!

此時,山下的守衛人員也已經衝了過來,看着那一臺臺雪地摩托車以及雪地卡車,還有那手持武器的士兵,雲天露出了嘴角的微笑。

對方越來越近,也已經發現了站在平臺之上的雲天。

持槍的士兵們扣動扳機,自然立刻呼嘯着向着雲天射了過來。

“送你們點兒冰淇淋嚐嚐!”

看着疾馳而至的士兵,雲天冷笑了一聲說,掏出兩枚手雷的他,對着下方的士兵們喊道。

隨着他打開了保險之後,手雷已經進入了爆炸狀態。

但是他並沒有把手雷扔下面那些士兵,而是向着自己的後方扔過去。

雲天的舉動讓所有人都爲之一愣,但是臉上卻寫滿了驚恐。

因爲他們都知道,在這種白雪皚皚的大山之中,若是手雷引爆,將會引發什麼。

“砰!”

重生之豪門嬌妻 掉了在白雪之中的兩枚手雷同時炸裂,但隨着當天的試射,衝擊波卻引發了更加可怕的東西。

那緊緊契合在山上的白雪,猛然間開始顫抖起來。

別看這一片白茫茫的雪景很美,可一旦崩潰,就是恐怖的災難。

即便北極常年處於零下四十度左右的氣候,但只要有太陽光,自然就會引發蒸發的物理現象。

隨着雪融化,一部分會變成水蒸氣飄散在空中,而還有一部分直接化成水,漸漸的滲入到雪城之下的山體之上。

但是夜晚來臨之後,氣溫驟冷,融化的水在雪城之下,就會慢慢結冰,這也是爲什麼,會引發雪崩的原因之一。

雪地開始一塊塊的龜裂起來,緊跟着排山倒海之勢的大雪呼嘯而下。

好似那一瞬間碎裂的冰層一般,高山的斜坡之上的積雪,呼嘯着化成那萬馬奔騰般的洪流,**。

雪崩之時猶如滾雷,那巨大的轟鳴聲讓所有人都感覺到頭皮發麻。

而云天則雙腳一蹬滑雪板,整個人從平臺上高高躍下。

帶着一臉的冷笑,直接向着那半山腰上,衝上來的守衛士兵,反衝鋒了下去。(。) “別跑啊!跑什麼!”

腳踩滑板,雲天猶如天神下凡一般。

呼嘯而下的他,身體放低,雙眼不斷的預判着前方的情況。

而在他的身後,數以千噸的大雪,正在傾瀉而下。

猶如雷鳴一般刺耳的轟響聲中,就好似千軍萬馬跟在他的身後一樣。

白色的大雪不斷的翻滾,整個大山都爲之撼動。

咆哮猙獰的雪崩下,人力是那麼的卑微,那麼的渺小。

原本蜂擁的衝上來的守軍,看到那遮天蔽日的雪崩時,一個個嚇得臉色慘白。

摩托車鎖紛紛掉頭,卡車司機更是第一時間跳下車來,他根本沒有時間再調轉車頭了。

奮力的奔跑中,雲天轉身已經來到了他們的身後,一臉冷笑的他看着那些落荒而逃的傢伙,現在他們知道什麼叫可怕了。

滑雪板上的雲天,不斷靈活地變換着自己的軌道,早有準備的他知道,只要他停下,瞬間就會被大雪吞沒。

但沒有辦法,除了引發雪崩,他根本無法和守衛在這裏的士兵對戰。

白雪皚皚中,雲天和他們的距離越來越近。

現在哪裏還有人敢去理會這些,恨不得一路衝下山去的他們,正在瘋瘋狂的逃跑中。

可是驚慌失措下,總有那個倒黴蛋倒在地上,他們並不是常年在此值守的,所以他們的滑雪技能並不是很強的。

一個踉蹌摔倒在地,不等他爬起就被大雪吞沒。

數千噸的白雪雖然看起來是沒什麼重量,可一旦被活埋,只能是真的成爲千年不化的屍體。

大雪從兩側的山體不斷的匯聚,而云天則在中間的溝壑中快速下行。

隨手撿起,一個士兵掉落在地的機槍,有了武器的雲天,這一臉壞笑地將槍口對準了前方落荒而逃的傢伙。

隨着他扣下扳機,子彈立刻點射狀,向着前方射了過去。

並不是雲天太過殘忍,而是等到這些傢伙逃出生天,恐怕第一時間就要幹掉自己。

雙方可是敵人,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戰場之上對於敵人的憐憫,那麼就是對於自己的殘忍。

從軍多年,雲天早就知道這一切的真實,所以他不會放過一切機會消滅敵人。

從後向前,雲天的子彈精準的射在了對方的摩托車引擎上。

伴隨着引擎熄火,騎着上面的士兵頓時失去了動力。

沒有滑板,他跳下摩托車的瞬間就深陷在那白雪之中。

緊跟着猶如巨浪般的雪崩,就將他吞噬殆盡。

耳邊生風,雲天也不敢有任何的大意,生死之間或許差距只在一個跟頭而已。

在這種情況下,若是摔倒在地,那麼就等於去了另一個世界。

呼嘯間,雪崩越來越大,而且速度越來越快,雲天的速度也開始變得越發的加速。

“救命啊,救命啊!”

身後的聲音越來越大,不敢回頭的士兵們,不斷聲嘶力竭的怒吼着。

可伴隨着雲天的點射以及被雲天超越,身後的大雪轉眼間就將他們吞了無影無蹤。

僅僅不到一分鐘,那幾百米高的大山雲天就已經衝了下來。

藉着從高山上急速穿行的速度,雲天一拉滑雪板,整個人向着右側的山坡上衝了過去。

就在這時,一個高臺出現在他的面前,看着身後緊隨而至的雪崩,他無從躲閃。

“拼了!”

雲天咬牙,即便是他再快,又快不過那些轟然而下的大雪。

眼看着就要葬身在雪崩之中,他唯有和死神放手一搏。

腳踩滑雪板,他整個人高高躍起,雙手向前伸出的時候,他已經距離地面足有二十多米。

一把抱住那屹立在,哨所旁的旗杆上,這曾經是一個升旗的地方,而現在卻成爲了雲天的救命稻草。

瘋狂的大雪直接從他的腳下衝了過去,原本建築在那裏的哨所以及三架高射炮,轉眼間消失。

死死抱着那長長的旗杆,看着從腳下涌過的大雪雲天知道,一旦旗杆倒他他必將葬身於此。。

隨着那雪崩漸漸的停止了下來,雲天腳下二十多米高的旗杆,並沒有離他而去。

簡直可以稱之爲奇蹟的生存,讓雲天低頭看了看已經到了他腳下的積雪。

差一點就被吞沒的他,也來不及猶豫,翻身跳下之後,順勢向着前方滑去。

ωωω¸Tтkā n¸¢Ο

原本準備阻攔雲天的二十多人,都被大雪吞噬,而就在他準備下山的時候,遠處那祕密基地的大門忽然打開。

一堆身穿白衣的士兵騎着雪地摩托車,呼嘯着衝了過來。

朝撫女帝 手持自動步槍的他們,看樣子是最後的人馬了。

“噠噠噠……”

子彈不斷的在雲天的身邊炸開,無法從正面突擊的雲天,急忙向着側面衝了下去。

雪崩之後,滿天都是大雪,被狂風吹上天際又掉落下來的大雪中,雲天速度不減。

很快的,他就來到了一片樹林之中。

雖然這樹林草木不多,但身穿白衣的他趴在雪中,轉眼間消失不見。

一顆顆松柏傲天而立,這是雪山之中難得一見的植物了。

畢竟極寒之地,能夠有這樣的生命存活已經是非常的不容易。

伴隨着雲天的消失,那隊人馬已經衝了過去來,帶着防風眼鏡的他們,不斷的四處搜索着。

可是,在這種地方又怎麼可能輕易間尋找到人呢。

尤其是從天空中飄落的雪花,遮擋住了對方的視線。

“不要分開,小心應對!”

爲首的隊長,站在雪地卡車之上,雙手抱着架設在卡車上的機槍,對着身邊的傢伙說道。

“是!”

其餘的人員,立刻緊緊地拉着卡車後面的繩索。

幾臺雪地摩托,也紛紛的向着卡車靠了過來。

“這些傢伙,還真是夠膽小的!”

趴在雪窩之中,白色的披風和周圍的大雪已經融爲一體。

只露出一雙眼睛的雲天,看着從自己身邊經過的士兵。

對方大概有二十多人,除了一臺大型的雪地卡車之外,還有四臺雪地摩托。

每個摩托車後,都拖着一個士兵,聚在一起的他們,讓雲天無法動手。

他只能老老實實的趴在雪地之中,不敢動彈。

“噠噠噠……”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