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9 日 0 Comments

進去後,看見趙小舉和賈勇兩人笑眯眯的看着自己,頓時疑惑的問,“你們兩個笑什麼?還不回房睡覺!”

“嘿嘿,忌哥啊,這個,這個,您和我老大你們都說了些什麼?您真的能救我們邪狼幫於水火之中嗎?”趙小舉好奇的問道。

“這個啊,小舉,不是我不告訴你,而是這可是機密,你還是不要知道的好,還有,我如果不能救你們的話,爲什麼你們幫主還要留我在這裏過夜呢?也不動腦筋想想!”鄒忌笑着說道。

“啊,哦,是啊,哈哈,那忌哥,真是太感謝你了!你真是我們邪狼幫的大恩人!太謝謝你了!”趙小舉顯然是很激動。

“行了你!趕快睡覺去!”說完,鄒忌自顧自的轉身就上樓睡覺去了。

—————————————————

鄒忌,終於向着黑道邁出了自己的第一步。 翌日,早上七點,鄒忌早早的就起牀了,因爲今天要去邪狼幫嘛。

鄒忌洗洗之後就出了酒吧,趙小舉和賈勇兩人還在睡夢中,門口的小弟說要開車送鄒忌,鄒忌婉言拒絕了。

出了酒吧,奔着潔美就去了,畢竟咱還是個上班族嘛。

七點半,鄒忌走了半個小時,到了潔美,這是鄒忌第一次這麼早到潔美,到了公關部,發現還沒一個人來,無聊之餘,看見桌子旁的抹布,索性拿起抹布幫辦公室清理衛生起來。

擦得正興奮的時候,突然,一個人映入了鄒忌的眼簾,一個瘦弱的身影,趴在桌子上,正酣酣大睡呢,仔細一看,是周鑫,這小子,怎麼比鄒忌來的還早。

鄒忌沒把周鑫叫醒,也沒問周鑫昨晚他突然消失是怎麼回事,索性就由周鑫睡去了,自己繼續清理衛生。

擦到陳彩燕桌子旁的時候,看到陳彩燕辦公桌的抽屜微微開着,鄒忌還以爲是糟了小偷,拉開抽屜想看看裏面丟了什麼東西。

這一拉,鄒忌頓時愣在了原地,映入眼簾的,是一個紅紅的東西,還有根電線的,頭端是個小小的遙控器,用電線連接着尾端那個類似香腸的東西,看到這裏,想必大家也都知道了是什麼了,沒錯,就是“按.摩.棒!”

“我去!……這,這也太彪悍了把!沒想到彩燕姐還有這種愛好!真是受不了!不過,這東西怎麼在公司裏!難道?……”

想道這裏,鄒忌不自覺的腦海裏就浮現出了陳彩燕拿着這個東西在廁所裏的情景,這,這簡直太爽YY了啊!

想歸想,鄒忌總不能真的偷摸跟這陳彩燕跑到女廁所偷看吧,那也太不道德了。

於是,鄒忌這個大好青年,在做了一段思想鬥爭之後,果斷的就把抽屜給合上了。

然後,然後鄒忌帶着滿腦子的幻想,繼續打掃衛生去了……

一直擦了半個小時,終於,八點了,辦公室裏的工作人員們也都珊珊來遲,看到煥然一新的辦公室,無不對鄒忌投過去感謝的目光。

“忌哥!你也太好了吧!看把辦公室給打掃的!真乾淨啊!”楊琳摸着桌子,對這鄒忌說道。

“是啊,小忌,你今怎麼了?這麼勤勞?”劉辛彤笑着說道。

而陳彩燕則是紅這個臉,,眉頭緊鎖,看着自己辦公桌的抽屜。

面對大家的感謝,還有一些小女生們的投懷送抱,鄒忌笑呵呵的摸摸腦袋,沒說話。

一會,莫敏進來了,大家也都各自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開始了一天忙碌的工作。

莫敏瞟了一眼鄒忌,然後就就自己辦公室了。

而鄒忌也沒在意,開始了工作,打開電腦,登錄帳號,小遊戲連連看,泡泡龍什麼的就開始了。

正當鄒忌打炮打的正起興的時候,中午到了。

鄒忌整整打了一上午的遊戲,這樣的話,時間過的倒也挺快的,反正也沒什麼工作嘛。

關了電腦,鄒忌起身出了公關部,坐着電梯下了一樓,先是給申大龍和張小兵打了個電話,說不讓他們等自己了,讓他們先去食堂吃飯,因爲鄒忌要辦個事情。

出了潔美大廈,掏出手機,找到一個號碼,撥了出去。

“喂!”電話剛一打出去,就馬上有一個人接了起來,一個豪邁的女聲就從裏面傳了出來。

“我說大小姐!你能不能溫柔點,這樣我心裏承受不住啊!”鄒忌苦着臉說道。

“誰小姐!你纔是小姐!叫我露姐!”電話那頭的人嚷道。

“好好好,露姐,露姐行了吧。”鄒忌對這點話裏的趙露露說道。

“哼!說吧,給露姐打電話幹什麼!”

“就是想請你出來吃個飯,順便感謝一下你。”鄒忌說道。

“感謝?感謝什麼?”趙露露疑惑的問道。

“你說什麼!就是邪狼幫的那個事情,不是你給你爸說的給我報仇嘛。”鄒忌無奈的說道。

“哦哦,你說這個啊,怎麼?我爸這麼快就幫你報仇了?那些混混死完了嗎?”趙露露說道。

豪門慕少 “……”

“你敢不敢溫柔一點?你這,你這也太血腥了吧。”鄒忌苦笑着說道。

“你管我!我樂意!你說吧,去哪裏吃飯?我去接你”

“呃……福祿大酒店吧,我在潔美門口呢,你來吧。”

“啊?福祿大酒店?你腦袋壞了?那裏來的那麼多錢?!”趙露露叫道。

“嘿嘿,見面告訴你,你來吧,我在潔美門口等你,路上小心啊。”鄒忌笑着說道。

“嗯嗯,等着啊,不許放本小姐鴿子!”

說完,趙露露就掛了電話。

鄒忌看着手中的電話,笑了笑,雙手插兜,開始瞅街上的妹子們。

這天也慢慢熱了起來,街上的妹子們也是一個穿的比一個暴露,一會一個超短裙,一會一個絲襪,這可是大大滿足的鄒忌的雙眼啊,不得不說,這大夏天的,還是挺爽的。

看了幾分鐘的妹子,突然,一輛警車呼嘯這就朝着這邊行駛了過來,不斷的超車,闖紅燈,而且還響着警笛。

“唰!!”一個急剎車,警車停在了鄒忌的面前。

“滴!滴!”兩聲喇叭聲。

鄒忌頂着無數關注的目光,打開車門上了車。

“走嘍!福祿大酒店!哈哈!”趙露露哈哈一笑,一腳油門,車子猛地就飛出去了。

“我去!大姐!你可不可以別開這麼快!我的心臟啊!”

“哈哈!小忌子!你給我坐穩嘍!我這是警車,誰敢超我!誰敢撞我!誰敢記我紅燈!這麼好的條件,不飈車不浪費了!傻逼啊你!”趙露露得意的笑着。

“我暈,那你也不能這麼玩命啊,我的心臟啊!”鄒忌無語的叫道。

Www ¤тт kán ¤c ○

“哈哈,今天讓你看看你露姐的威武!”趙露露哈哈一笑,又是一腳油門踩了下去。

然後車裏就傳來了鄒忌的哀嚎聲。

五分鐘後,一個漂亮的漂移,車子停在了福祿大酒店的門口。

趙露露一身警服,瀟灑幹練,下車,把鑰匙扔給泊車的服務員,和鄒忌一前一後就進了酒店裏。

找個位子坐下。

“服務員!點菜!”趙露露舉起一隻手招呼着。

一個服務員聽到聲音,拿着菜單朝着趙露露鄒忌兩人就過來了。 點完菜,趙露露開口了,“你哪裏來的錢?請我到這麼高級的飯店?”

“我啊,我前幾天的時候被公司派出去做了一個業務,我完成的比較出色,然後公司就給了我五百萬的提成。”鄒忌得意的笑着。

“啊!五百萬?你們公司這麼有錢啊!”趙露露驚訝的說道。

“是啊,我也是剛剛發現,這潔美是挺有錢的。”鄒忌點點頭。

“好吧,祝賀你了!你這第一筆錢就五百萬,那以後你還不賺瘋了!到時候!你可別忘了我啊!”趙露露笑着說道。

“哈哈,你放心吧!我一定不會忘了你的!哈哈!”鄒忌哈哈大笑道。

“你還一點都不謙虛。”趙露露翻了個白眼。

“嘿嘿,說實話嘛~”鄒忌說道。

“好了好了,別閒扯了!難道你把我叫出來,就爲了給我顯擺啊!”

“呃……好吧,那我就說正題了啊!”鄒忌說道。

趙露露點點頭。

“我這次主要找你出來,就是爲了邪狼幫的事情的。”鄒忌說道。

“邪狼幫?怎麼了?難道他又去找你的麻煩了?還是我老爸沒找邪狼幫的麻煩?”趙露露問道。

“不是這個事,你爸去找了邪狼幫的麻煩了,而且邪狼幫都快被你爸給弄滅了。”鄒忌搖搖頭說道。

“哦,那你找我是因爲什麼?”趙露露疑惑道。

“我這次叫你出來,主要就是想讓你告訴你老爸,讓他不要對邪狼幫下手了。”鄒忌說道。

“爲什麼?爲什麼不下手?這邪狼幫那麼的壞!爲什麼不下手?”趙露露更加的疑惑了。

“因爲……因爲我成了邪狼幫的幫主了……”鄒忌有些吞吞吐吐對這趙露露說道。

“什麼?!”一聽這個,趙露露一拍桌子立馬站了起來“你說什麼!你在說一邊!”

這倒是把鄒忌和來送菜的服務生給嚇了一跳。

鄒忌沒想到趙露露的反映這麼的大,先是擺擺手,讓服務生把菜放下,然後對這趙露露說道。

“露露啊,你先別激動,你坐下來,聽我慢慢說……”

“我不聽!你到底是怎麼回事!你怎麼是邪狼幫的幫主?!那邪狼幫那麼的壞!你怎麼會是邪狼幫的幫主?!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趙露露大叫這說道,顯然是情緒很激動。

“你先別激動!小點聲!別人都看着呢!你先坐下來!先坐下來!我慢慢給你講!我也是昨天才成幫主的!”鄒忌勸道。

“啊?!”趙露露一聽鄒忌是昨天才成的幫主,頓時氣消了一半,往凳子上一坐,“你趕緊說!不要騙我!要不然我饒不了你!”

趙露露說完,把身後的手拷往桌上一拍,大大的雙眼盯着鄒忌。

雖然知道趙露露不會真的拷自己,但還是嚇得一咽口水。

“好好,你別激動,聽我慢慢說。”鄒忌對這趙露露開口了,“其實吧,這也挺意外的,我昨天和我的同事們去酒吧聚餐,爲了慶祝我有提成,我們……”

鄒忌花了十分多鐘把昨晚的來龍去脈一個字不差的給趙露露說了說。

鄒忌是故意給趙露露說的這麼清楚的,因爲這些告訴了趙露露,那麼趙露露回家後肯定會告訴趙強的,那麼趙強知道了後,毫無疑問肯定會幫助鄒忌的,而鄒忌也很需要這個警察局局長的幫忙,所以鄒忌就一字不差的把昨晚的事情都告訴了趙露露。

趙露露聽着鄒忌的解釋,先是氣憤鄒忌和一羣美女去酒吧,後來是擔心鄒忌和賈勇的衝突,在後來就是一臉好奇的聽着鄒忌講邪狼幫結構和外市黑幫的事情。

“講完了?”趙露露問道。

鄒忌點點頭。

“這麼少啊,那你準備咋辦捏?”趙露露問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