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5 日 0 Comments

“可這又不是攻擊用的!”

“但這貨怎麼看都不像是宇宙飛船吧!”

就在這樣的爭論之中,第一個成品被裝上了四號電磁軌道器的發射起點區。

朋族設計的電磁軌道器,其原理來自電磁炮。

在解決了超導材料(文明控制中心友情提供)等諸多問題,並經過數代試驗之後,朋族得以實現軌道器大小上的突破。從最初只能發射幾十公斤重物體的前三號軌道器,到能夠發射三十噸重的四號軌道器,再到建設中預計能夠發射百噸的五號軌道器,朋族已經完成了將電磁軌道器從試驗品向實用產品的轉變。

而這,也是此時的朋族,爲何敢於開始太空實驗的原因所在。

這一刻衆人所在的大型浮空島,是本來就位於南半球的一座大型自然浮空島,最初因爲離朋族領土浮空島圈較遠,所以沒有被改造成爲領土浮空島,而現在則索性變成了朋族的一個移動空間發射基地,那座百噸級的五號軌道器也在這座島嶼另一面建造中。

不過此次的主角是這座四號軌道器。

不同於之前用於實驗的三號軌道器那般,將主體埋入浮空島地面以下,四號軌道器的整體都裸露在地表外,弧線型的軌道則依靠山體建成,縮減了建築材料的消耗同時還能增加穩定性。軌道全長1700米,可以發射標準直徑在10~16米區間內、長度不超過21米的物體,將其在脫離軌道時加速到第一宇宙速度。

當然,對於被髮射物體的材料和外殼等,軌道器都是有着嚴格要求的。

此時停留在軌道器發射起點區的,是正在接受調試檢測的01號‘宇航投送艙’(最終被改成了這個名字(=.=))。

其直徑13.71米、長度17.11米,外殼厚度就在1.1~1.7米之間,空載全重就有二十三噸。雖說一個編組的能量體總計三十人,加起來也只有不到一噸,可此外還有些能夠與雙月星聯繫的電磁通訊器、作爲實驗嘗試和能量體食物採集用的質能轉化儀器、作爲不知道具體用來幹啥的後備用三十顆原型人造大腦、以及這樣那樣雜七雜八的東西,加起來整個投送艙的全重也有28.32611噸。

雖說還在發射器的最高限度之下,可在此之前,發射器做過的十幾次發射嘗試中,那些東西最重的也只是一個二十噸中的鐵塊,而且這個鐵塊還是在90公里高度被確認速度能夠達到預定軌道後,就使用磁場引擎減速,最後在93公里高度自由落體。

因此,現場的工作人員對於這個突然的發射任務,還是載人發射任務都顯得極爲緊張。

所幸,整個調試過程和預發射試驗過程都順利完成。

看着從軌道末端突然剎車後又緩緩退回來的01號投送艙,衆人都鬆了口氣。空幻更是一臉嚮往地盯着投送艙,直到其完全停穩,眼見衆多研究員和幽神撲上去檢查之後,纔回頭看向身後的兩支隊伍。

這是在兩天中以篩選、自願和嚴格審覈後,得到的兩批隊員。

但在看着他們臉上或興奮、或留戀、或忐忑的表情之後,空幻卻是突然有些遲疑起來,就這麼貿貿然地把他們送出去好嗎?他這樣質問自己,這一切是不是太過草率了?只是一個意外出現的機會,卻將兩批六十名朋人送往前途未卜的未來,這樣做,是不是太過對比起這些對朋族忠心耿耿的朋人們?

看出空幻表情不對的靈雪結束了與兩批人員的交談來到空幻身旁,卻沒有詢問的意思,只是拍了拍肩膀,若無其事地笑了笑。

事實上,對於空幻所擔心的問題,在場很多人都有相同的感受。

可實際問題是,這次發射遠不止最初‘一時腦熱’那麼簡單。朋族被蟲子死死地堵在雙月星內,這種情況在以前還沒啥,但當星球上的蟲族被消滅,人們將視線投向太空時,這就不是件小問題了。如果政府再不做點什麼的話,無論對於現如今越來越瞭解星球外情況的民衆、還是對衆多被壓抑的政府和軍隊成員而言,都不會是好事。

也正因爲如此,此時的發射場內除了工作人員外,還有着一羣記者,在忠實地記錄着這一切,並通過他們的口將政府的思想傳遞給民衆。 白農待在即將出發的團隊之中,視線掃過那些記者時,微不可查地嘆了口氣。

身爲三空幻之一的他,很清楚地認識到自己沒有空幻灰理的政治性和技術性,也沒有暗血的心靈掌控以及軍事能力,不過他當然也有自己的特長,那就是動植物的馴化養育,可這東西在大方向上似乎沒有太多明顯的作用。不過靠着純善的性格以及旁觀者般的視角,他在某些方面看的卻比空幻和暗血要透徹很多。

朋族這個種族,現在整體情緒很矛盾、也有些糟糕。

一方面,在朋族文明歷史的前三十年,她一步步腳踏實地卻又飛速地走向了雙月星文明的頂峯,成爲雙月星上絕對的霸主,這讓朋族驕傲的同時也漸漸產生了些自大和傲慢的情緒,這不是單靠宣傳和長老院加神庭意向就能解決的問題;

然而……

另一方面,就在朋人們達到星球的頂峯,還沒來得及享受勝利果實,蟲族這個宇宙的敵人卻猛然間出現在公衆視線之中。雖然政府此前做了許多努力,讓蟲族的出現顯得不那麼突然,可事實卻畢竟是蟲族突然出現,並瞬間奪走了朋人最強的地位。如此一來,朋族被陡然間從最強者打壓成了弱者,這讓漸漸產生霸主意識的朋人們情何以堪。

在這樣的情況之下,朋族能夠衆志成城地去將蟲族的侵略擊敗第一次、擊敗第二次……因爲大多數朋人想要奪回自己剛剛得手的地位和名望。

可是,鼓氣可一不可再,第一次可以、第二次可以、第三次呢?也許仍然可以,但第四次、第五次……呢?

對此,白農有時候會思考,而且往往會感到無力。

朋族民衆的信息知情權是很高的,伴隨着戰爭的繼續,他們已經清楚地得到了詳細的雙月星外層空間情況,更是清晰地認識到了自己現在的弱小。

現在的朋人們,事實上正處在一個十字路口:是保持信心,繼續堅持自己強者的思維,然後整個種族全力以赴、衆志成城地堅持下去並最終幹掉蟲族(這是主戰派的想法);還是如某些人所說的認清現實,然後最終尋求全雙月星大聯合的同時,冒着未來很可能被雙月星其他種族打壓的危險,將整個雙月星的文明都推進起來,從而去幹掉敵人(這是穩健派的思考);亦或者,走向最前途暗淡的與蟲族達成和解(這是最不受待見、卻認爲自己看的最清的主和派)。

正是因爲這樣的種族現實,以及其所導致而出現的現在這種十字路選擇情況,在朋人們陷入這種迷惘的時候,普通研究員孟演所隨口提出的一個簡陋的‘盛極而衰’理論,纔會有那麼龐大的市場,並最終演變成朋族的一種種族思想。

在很多朋人看來,朋族是否就因爲‘盛極’地達到了雙月星霸主的地位,纔會遭遇蟲族的出現‘而衰’呢?雖然這看似很牽強,但這理論卻讓大多數朋人得到了一個情緒的宣泄口,暫時挽救了區於動盪的社會。

也正因爲如此,長老院和政府都沒有糾正這種思想的念頭。

但同時也正是因爲如此,纔有了此次冒險發射的事件出現。因爲政府和長老院必須用這一次發射,向民衆表明,朋族有實力突破蟲族的封鎖,甚至對其施以反攻,從而打壓那些同樣借用理論來證明自己觀念的主和派、乃至軟弱派。

“真應了空幻那句‘不得不射’啊。”

感慨地搖了搖頭,白農回頭看着身旁的白敏,卻又是好一陣頭疼。

這次要前往白月和藍月的計劃中,長老院安排的是以三十人爲一個小隊的兩隊人。每隊中都有三名幽神、其餘全員靈魂級中期以上的能量體,這樣的配置能夠更合理地滿足任務目的,同時也算是長老院的一個態度,更算得上是朋族最豪華的隊伍了。

隊伍的組成也很簡單:戰鬥隊十人,是直接負責戰鬥、防禦、保護重要物品人員的隊伍;功能隊十人,是直接負責研究、參謀、並指揮調配等作用的隊伍;機動隊十人,則是負責建設、外交等其它任務、同時協助前兩隊的隊伍。

前往白月的隊伍簡單些,因爲白月上全是敵人,所以需要的是戰鬥力、潛伏能力和發展潛力;前往藍月的則對外交有很高的要求,因爲藍月還存在着反抗蟲族的存在,所以這支隊伍看似較白月的隊伍安全,卻會更加繁忙。

白農出現在這裏,當然表示着他也是其中一個隊伍的一員。

對此,同樣是一個態度,不過這卻是代表朋族的三空幻的一個態度。同時,依靠着三空幻間神奇的心靈聯繫,衆人也有過讓白農在月亮上也能夠和朋族聯繫的想法,不過這只是作爲一種期望,畢竟沒經過實際驗證。

本來空幻是想要自己來的,但很顯然,無論是長老院靈雪等人、還是政府的招月等人、亦或者8051她們,都不會同意空幻離開朋族區域;此外暗血也顯然積極地想要參加這個隊伍,因爲這樣就能遠離那些一門心思忽悠她與空幻合體的長老院成員,可作爲朋族現有最高武力的四陰神之一,加之還負責監控並不是很穩定的黑骨族,所以暗血也不可能有機會外出的;於是就只剩下白農。

而對於離開雙月星冒險前往藍月,白農依舊抱着可有可無的念頭。

至於他的那個三意識任務,在此之前,他本人已經簽署了‘在一年內,全朋族人均十田’的決議,那麼只要這個決議完成,無論白農是否在雙月星上,他的三意識任務都會完成,並在獲得朋人二次蛹化獎勵同時,也導致系統保護結束。

唯一激烈反對白農前往藍月的就只剩下白敏。

可惜,胳膊肘扭不過大腿,即便達到幽神級進入了長老院,可白敏的反對理由只是‘不願意讓白農冒險’這種人情上聽的過去,可大是大非上卻根本站不住腳的理由。因此,最終無奈之下的她,居然果斷踢開了白農小隊中的另一名幽神,成爲隊伍功能隊分隊長。(白農是前往藍月小隊的隊長,同時兼任機動隊分隊長,至於戰鬥隊隊長是暗影體系升上來的一位幽神北鳴。)

對此,白農依舊只是苦笑卻又有些情緒複雜地接受了,對於和白敏的關係,他完全是在糾結中度過的。

“時間快到了,白農你們準備好了嗎?”

“放心吧空幻,至少在心理準備上,我想我們都沒什麼問題。”

“那……那就好。”

“……”

兩人相似苦笑,隨即大呼一聲擁抱片刻,又恢復了正常的表情。

現在能說什麼呢?他們也只能說在心理上準備好了而已,因爲除此之外的任何東西對於朋族而言都是一片未知。不過對於兩個男人的表現,白農身旁的白敏卻一如既往地露出鄙視的表情之後,毫不留情地發言。

“那麼噁心幹嘛,兩個大男人,也不注意一下現可是正式場合。”

“額……”

“嘎……”

“01號投送艙調試完成,請前往藍月的小隊準備登船!”

與軌道器一同建設的控制中心傳來的廣播聲打破了尷尬的氣氛,接受了幾句囑咐和關切之後,白農看了看周圍,沒能見到暗血的身影,也只是瞭然地笑了笑。隨後,他伸手拉着不時和空幻鬥嘴的白敏,向軌道起點區的投送艙走去。

“哥,那麼急幹嗎!這次出去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夠回來。”

隊伍的氣氛爲之一靜,本來因爲即將成爲朋族第一批進入太空之人的興奮,也在白敏這句無意識的提醒下很快在團隊中消逝。雖然大部分成員,都是選擇了在雙月星上羈絆不多的人,可大家最大的羈絆恐怕就是這個種族、這顆星球。而如白敏所說,這一次,去了就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回來。

也許當朋族能夠大批量生產宇宙戰艦並擊敗蟲族的時候,也許當他們努力之下在藍月建造出整個投送體系的時候,亦或者……永遠也無法回來。

因此,衆人都下意識地放慢腳步,並時不時地回頭看向周圍那在平時看來普普通通的世界。

整個發射場的氣氛開始變得古怪,負責將這一切記錄下去,然後通過網絡傳遞給所有朋人的記者們也敏銳地發覺了這一點,迅速地通過他們的雙眼,將這一幕在網絡上予以直播。

朋族的技術可以製作出電視、攝像機這些東西,可是由於朋族網絡的泛用性,外置的電視這類的存在,在應用上並不廣闊。此時看來整個朋族還一片平靜,朋人們似乎還各做各事,可事實上,大多數人都關注着網絡中的直播,並且在記者主持人的引導之下,切身般感受到了這羣探索者們爲朋族的穩定和未來,所將付出的努力和犧牲。

不過在白農等人看來,他們只不過是接受了一個任務,然後去完成它而已。

同時感到自己發言所引起的情況似乎並不好的白敏,總算少了些往日的仍性,多了絲身爲長老的穩重和敏銳,很快大笑驅散沉默的氣氛之後,在萬衆矚目下第一個走入了封閉的投送艙;

白農對於這介乎妹妹與情侶之間古怪關係的白敏變化有些詫異,卻有欣慰地笑了笑,同樣穩步進入其中;

緊接着是留戀地看了看雙月星的世界,同樣毫不遲疑地回頭踏入投送艙的北鳴。

最後,當所有第一隊成員都陸陸續續進入,投送艙的艙門被嚴密地閉鎖完成。

‘咔嚓’一聲中,艙門完全封閉的那一幕,被整個朋族網絡上近三十三萬的朋人以及少量接入網絡的其它種族成員,永遠地留在了心中。 “失算了~”

高速飛馳的投送艙內一片哀嚎聲起,畢竟是倉促設計的東西,設計人員們考慮了很多方面,可只要是一點沒考慮到就容易出問題。而此時的投送艙,顯然就有一點沒能考慮到——乘員的固定。囧

當以超高速被彈射脫離軌道器時,本來還乖寶寶排排坐的衆人,就不得不面臨衝擊力帶來的不穩。後背靠在椅子上還算沒什麼,可彈射時的不穩卻不是完全向後,時不時地前衝之類的纔是折磨。

只不過在椅子上綁着的一條安全帶,完全不能給予衆人完善的防護,在不斷攀升的過程中,衆人就感覺身體時不時地與那安全帶撞擊一次,就帶動着一次胸口發悶。特別是女性們更是極度鬱悶,那豐滿的雙峯在安全帶的擠壓之下雖然賞心悅目,可對本人而言卻是毫無疑問的折磨,然而她們卻從沒想過將其短時間內變化成平整狀態,以減弱這種折磨。

“該說,不愧是女性嗎?”白農坐在艙內,眼角偶爾飄過幾名女性成員的位置,如是感嘆着的同時,卻發覺右手手背一緊,心中卻已經明白了肇事者的身份。

“還行吧,白敏。”(T-T)

“沒事,哥哥。” 月華庭 (^-^)

“哦~~”你是沒事,可爲什麼要掐着我的手,很痛啊!

無語地看着一臉無辜的白敏,白農只能搖頭,想了想,反手就將一支柔荑抓住,一面對方繼續倒怪,隨後彷彿沒有看見那一瞬間通紅的白敏臉頰,視線轉向了其它方向。

投送艙內部的分佈主要分爲兩個部分,被如同炮彈的整個艙體內部的中軸線分成了上下兩層。

下面一層是貨倉,保存着大量的物資,作爲此行隊伍最初的補給和資料來源。同時將較重的貨物保留在下方,也使得投送艙在地面軌道器發射時能夠獲得穩定,簡稱壓艙物;

上層又被分爲前中後三個小隔艙,這是爲了縮小空間,減少空間大小的同時以避免各個成員間的干擾。同時,前艙只有三米長,固定了三張椅子和一座精神力精密的振幅儀器,可以讓衆人通過該儀器來確認周圍空間的具體情況,如同雷達控制艙;中艙有六米長度,固定了三排七列21張椅子,作爲成員的常規待命處,如同客運艙;後艙六米,保留了些雜七雜八的東西,可以作爲旅途的消遣,作爲休閒艙。

至於躺着睡覺之類的情況,在這個簡陋的投送艙內顯然不怎麼容易達成,也許在失重後飄在空中是一個方法,但由於設計原因,艙內連固定漂浮物的東西都沒有。

因此,衆人恐怕也只能坐在椅子上打個盹。

所幸,路途也只有兩三天時間,對於能量體而言即便不吃不喝不睡,兩三天也能輕易度過。

此時的前艙被北鳴和兩名能量體侍從佔據,負責監控周圍的空間。雖然以現有技術,朋族的精神力振幅器對於幽神級作用不大,幽神級使用100%的精神力投入儀器的唯一結果就是儀器超載,最多隻能投入60%,但卻能達到使用80%精神力的程度,因此這也可以達成某種程度上的節約。

大部分成員都坐在中間艙內體驗生活,白農和白敏此時則坐在後艙,與另外幾人一起負責後艙內的某些東西。

擡頭看向後艙艙壁的高度計時,白農還可以清晰地看見那飛速轉動的數字。投送艙被從25公里的高度發射,此時的高度已經接近70公里,就在白農眨眼的那一瞬間瞬間,指針又跳過了70公里的範圍,並迅速向75公里接近。

幾個瞬息過去之後,高度已經超過100公里,這樣的速度也只有軌道器能夠提供,即便是能量體也會感到些許壓抑。

不過很快,艙內的成員就感受到了失重的反應。不過此時還未完全進入宇宙空間並展開恆定的飛行,因此也沒誰離開椅子。

半晌之後,飛船已經進入300公里的高度,不僅開始接近系統保護的高度,艙內的高度計也開始出現問題,這種氣壓類的高度計顯然有些不堪重負。白農向一旁的白敏點了點頭,兩人的工作時間開始。

精神力同時放射出去之際,位於前艙的北鳴也將其精神力與兩人聯通,加上艙內的成員們,共同組成了一個小的通訊網絡。

雖說天文臺觀測中表明此時發射空域上不會出現敵人,但全朋族畢竟只有不到三百個天文臺在工作,而整個雙月星空域卻極其龐大,不可能所有區域都能被無時無刻地被照顧到。所以,幽神的精神力監控,就是此時投送艙內成員們的唯一預警。

“轉入人造大腦,以當前速度、高度、角度,計算此後飛行高度,功能隊王媛,你負責向人造腦傳輸速度值!”

“是。”

高度計超不多失去效果,將這一情況記錄到後艙那個東西內部後,功能隊分隊長白敏向白農點了點頭。

“即將脫離系統保護空域,全員警戒!”

“北鳴,前面情況如何?”作爲隊長的白農繼續發佈着命令。

“前端十五公里區域內無異常。”

“繼續監控。”

進入350公里高度之後,北鳴就開始將呈現球形包裹投送艙的精神力掃描模式,更改爲呈現前端半球形包裹的模式。雖然這樣一來,後方的監控就會出現空白,但對於前方卻能夠更快地預警。對於以超高速升空的投送艙而言,這種模式更爲有效。

“報告,高度400!”負責高度的王媛彙報。

“前方空域無異常。”北鳴緊接着傳遞消息。

緊接着每上升10公里,雙方就會進行一次彙報。而此時,白敏已經調動她較爲擅長的精神力,包裹住了整個投送艙,並將全部精神力都分散在投送艙從內到外的每一個區域內。

她的工作是在投送艙進入太空空間之後,即時地監控整個投送艙每一個細節的變化,記錄的同時利用與精神力聯動的念力,將那些有問題的區域進行修改。如果實在沒法修改,那她們就只能返航了。

這個工作不是一般人能夠完成的,但對於同屬技術方向,對物質性質瞭解較深,並且精神力控制也達到Lv5,能夠深入微米級別直接調控的白敏而言,卻還能應付。

而白農,則一方面調配整船成員的工作,並即時地將發現的各種情況都一一記錄在後艙中的記錄儀上,這將作爲地面朋人們此後完善太空造物的依據。可以說,設計人員們還真是將朋族不浪費的心理髮揮到了極致,連在這種發射任務中,也要添加點額外的試驗來爲朋族做奉獻。

當然,這都是被逼的。

在這次發射之後,蟲族就會再次完成對雙月星的封鎖,而且是更爲嚴密的封鎖。到時候,再想要進行450公里以上高度的太空試驗,可就有得玩了。

“高度480!”

“前方空域無異常!”

“等等!前方13公里……不,11公里發現不明蟲族!軌道正對!該死!接近8公里了!”

“對方的反應呢?”

“這……毫無反應?奇怪。”

“繼續監視!”

對於這種情況,白農一陣撓頭,但還是迅速地做出反應。

“全員退入中後艙,封閉前艙!北鳴繼續監控,白敏注意外殼防護,我負責念力保護。機動隊的全下到貨艙保護貨物,其餘成員坐穩了!”

命令的發出只用了幾秒,但距離已經又一次縮短。

位於軌道上的蟲族,其突兀的出現確實讓衆人一陣手忙腳亂,但還不至於完全慌了神。因爲考慮到了天文臺的侷限,加上也沒想過蟲族會真腦抽到將全部蟲族都抽調到另一個半球去監控朋族的天空發射,因此小隊成員對這種情況還是有着預案。

只不過,很意外的是出現在眼前的蟲族,卻沒有對衆人的出現做出任何反應。不,按北鳴的監控,對方貌似眼部的地方在隨着衆人移動,卻沒有攻擊動作。

這是爲什麼?

“白農,要幹掉它嗎?”面對蟲子,北鳴渾身不舒服。

“當然。”白農也不會反對,蟲子都該死,這可是全族的觀念,即便主和派,潛意識裏也是認同的。

因此,在距離逐漸拉開到3公里,投送艙已經位於蟲子上方時,白農和北鳴的念力合在了一起,對眼前這隻怪異蟲族發起了念力衝擊。面對毫無預兆的念力衝擊,蟲子很快扭動身軀似乎是想要做點什麼,可這隻蟲子距離系統保護的範圍實在太近,幾乎是在遭到念力衝擊的瞬間,就下沉了近百米,隨即有手慢腳亂地繼續墜落了近兩公里,順順利利地掉入系統保護範圍。

於是,看似龐大的蟲子,在系統保護面前一點反抗能力都沒有展現出來,就變成死屍摩擦着大氣層向下跌落。

“呼,這時候看來,系統還真是個殺敵利器。”北鳴開着玩笑,收回精神力繼續監控前方。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