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5 日 0 Comments

最終,紅龍還是忍住了,雖然心裏不承認,但是他真的很怕,很怕自己的父親就是那個暗刃。

他不敢去想如果真是這樣的話,他會怎麼辦,但是現在他保留這個祕密,對於父親雖然是欺騙,但也是一種保護。

安靜的辦公室裏,暗影深吸了一口煙,紅龍今天的變化讓他真的有些超乎意料。

但既然是他所選擇的,作爲父親他自然也要全力支持,但是他最後的那個謊言背後,到底是什麼呢。

作爲老謀深算的暗影組組長,暗影觀人入微的本領絕對不容小覷,紅龍雖然隱藏的很好,卻依舊沒有逃出他的眼睛。

他最後一句話明明是在說謊,這纔是知子莫若父,但是他卻沒有揭穿,這或許就是他的難言之隱吧。

“天龍,還是讓你小子贏了半招,不過我可不會輸的那麼慘。”

暗影再一次坐在辦公椅上,伸手拿起電話的他,很快就撥通了一個電話。

他清楚在那個環節上可以放行,所以只要一個電話,就把眼前的事情全部解決了。

安靜下來的辦公室裏,暗影一個人獨坐在那裏,這是他最喜歡的狀態,不說話的放空思想。

萬家燈火的夜晚,到處都是其樂融融的溫馨畫面。

那盞等候的燈光,讓歸家的人心中暖意縱橫。

揹着揹包,一步步向着那小樓走去,雲天現在也有了一種歸屬感。

硃紅色的鐵門此時敞開着,即便是天色黯淡下來,但依舊可以藉着那昏暗的燈光看到遠處。

一位老婦人站在門口,翹首期盼着歸家的遊子,她就是夜梟的母親。

今天的她精神奕奕,臉上的皺紋都少了很多,身上光鮮乾淨的衣服也是整整齊齊。

接到雲天要來的消息她可是頗爲興奮,特意把頭髮好好的打理了一下。

而站在她身邊的小不點用手扶着母親,今天的她也是十分美麗。

一身綠色的連衣裙是她第一次穿上,披肩長髮帶着活潑開朗的笑容。

纖細的身材膚若凝脂,俊美的臉蛋上,一雙水靈靈的眼睛透着青春的朝氣。

今年升到高三,她也迎來了高考,而這一次她還有一件興奮的小事情,早就想要告訴雲天了。

所以知道雲天哥哥要來,她幾乎上就一夜未眠,算了算時間差不多了,她激動的在門口張望了很久。

一旁的李嬸是潘瑤特意請來的保姆,這一年多的時間裏,也是盡心竭力的照顧着這個家。

陪同着母女兩人,站在門口等待着雲天的到來。

終於,當小不點看到了那綠色軍裝出現的瞬間,立刻開心的跑了過來,興奮的她小臉羞紅,不斷的大聲呼喚着。

“雲天哥哥……” ?好似夜晚精靈的小不點,直接撲到了雲天的懷中,興奮的她雖然出落成了大姑娘,卻依舊和小時候一樣。

“哇,小不點都變成大姑娘了!”

一轉眼就一年多沒有再見過了,看着撲到懷中的小不點,雲天笑着說道。

這一年多的時間裏發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再加上失憶,雲天很久都沒有來過了。

但現在一切再一次迴歸正軌,雲天第一個想法就是來看看夜梟的遺屬。

因爲當初他可是說過,自己就是這個家的兒子了。

“雲天哥哥,這一年多你都不給我們打個電話,是不是不想我們了。”

開心的抱着雲天,小不點的眼淚卻流了下來。

自從哥哥夜梟犧牲之後,雲天就成爲了這個家裏的精神支柱。

小不點更是整天唸叨着雲天的名字,但是特殊部隊的要求讓他們根本聯繫不上雲天。

“怎麼會呢,因爲任務,沒辦法聯繫。”

雲天有些不好意思的把小不點放了下來,她現在出落成了大姑娘,可不是小時候的她了。

這一年沒見,她長高了很多,而且原本就是美人胚子的她,現在更是美麗漂亮。

被小不點撲在懷中,雲天突然有些尷尬,畢竟小不點不是自己的親妹妹。

即便是,也不能如此授受不親吧。

“那你想不想我啊。”

抱着雲天的胳膊,小不點帶着撒嬌的口氣說道,她依舊是那個喜歡圍着雲天轉圈的小不點。

即便是身體都發育成熟,但是在她的心中,雲天依舊是他最喜歡纏着的人。

“想,當然想了,媽媽身體怎麼樣?”

被小不點抱着胳膊,雲天向着那小樓走來,那親切的稱呼讓他自己都感覺到無比親切。

“媽媽身體很好,這段時間還出去跳跳廣場舞,身體都比我好了。”

小不點緊緊的抱着雲天的胳膊,就好似一鬆手他就會消失一樣,一步步向着家裏走去的她,仰着頭,看着雲天。

波光粼粼的雙眸如水一般的清澈,這朝思暮想一年的人,終於回來了。

“媽,我回來了。”

兩個人很快就走到了門口,看着夜梟的母親,雲天大聲的喊道,這些年來媽媽這個詞對於他,是那麼的陌生。

“回來就好,回來就好,你也真是的,不幫着你哥哥拿行李。”

夜梟的母親親切的拉着雲天的手,同時不忘責備小不點,怎麼也不幫着雲天拎東西呢。

“我忘記了。”

小不點吐了吐舌頭,這纔想起來雲天左右兩隻手還拎着禮物,於是急忙伸手接過來。

“媽,您身體怎麼樣?”

看着兩鬢斑白的老人,雲天突然有些酸楚,如果夜梟活着的話,那該有多好。

夜梟母親前半輩子受過太多太多的苦難了,也希望從此之後,可以恢復正常生活。

“我身體好着呢,你呢?任務沒受傷吧。”

一年未見,有太多的話想要說了,夜梟的母親疼愛的看着雲天,她知道他們的部隊危險重重。

“沒事,這段時間因爲保密任務纔沒來看你。”

家庭的溫暖暖讓雲天心裏更加的舒服,急忙搖了搖頭,他當然不會告訴她們自己差一點回不來了。

這些傷和痛,也都只能永久的埋在記憶的深處,誰知道接下來,他還會不會有機會再來看望他們。

“好了,就別在門口說話了,趕緊進去吧,飯菜都準備好了。”

站在一旁的李嬸,也是格外的激動,這一年多的生活,讓她早就融入了這個家裏。

照顧着兩母女的她,現在也把自己當作家中的一分子一樣,今天一早就出門買菜的她,可是準備了好多好吃的。

“是啊是啊,趕了一天路,一定累壞了,我老糊塗了。”

夜梟的母親這才反應過來,急忙拉着雲天向着裏面走去,此時二層樓裏燈火通明。

步入房間,依舊是寬敞明亮,李嬸是一個很勤快的人,所以把家裏操持的井井有條。

看着滿桌子的菜餚,雖然並不算是奢華,但絕對豐盛,很久都沒有吃過家常菜的雲天,感覺到無比溫馨。

作爲天狼大隊的隊員,他很久都沒有體會過這種溫馨了,放下揹包,洗了個手,他這才坐了下來。

“李嬸,你坐着一起吃啊?”

看着桌子上的三副碗筷,雲天急忙說道,李嬸和她丈夫李叔也住在這裏,方便照顧母女兩人。

這一家團圓的時候,他們夫妻倆卻不好意思坐上來,畢竟算起來,雲天還是他們的老闆呢。

“是啊,李嬸,趕緊坐上來吃飯啊。”

夜梟的母親這才發現李嬸竟然沒有準備自己的碗筷,於是急忙開口說道。

“不了不了,你們好不容易團圓了,你們吃吧。”

李嬸急忙搖頭,雖然平日裏他們是一起吃飯,但是今天可不一樣。

“那怎麼行,李嬸和李叔也是家裏的一分子啊,小不點,快把李叔叫出來,咱們一家團圓。”

雲天猜到了李嬸的想法,於是急忙對着坐在身邊的小不點說道。

“好的,我去叫!”

就連雲天去洗手的時候,小不點都跟在他屁股後面,聞聽着雲天話語,立刻起身向着裏屋走去。

“對,一家團圓。”

夜梟的母親開心的點着頭,在她心中李叔李嬸早就是家裏的一分子了。

於是就這樣,五個人坐在了這桌子上,一頓豐盛的菜餚中,他們笑的是那麼的開心。

“媽,這是我給你買的營養品,你沒事的時候記得按時吃啊。”

雲天一伸手,從揹包裏拿出他買的滋補品。

現在有了潘瑤的安排,母女倆也衣食無憂,所以雲天想要盡孝也不知道買什麼。

“你就亂花錢,我現在吃得好睡的好,用什麼滋補品,倒是你臉色怎麼這麼難看呢?”

看着那一大堆的滋補品,夜梟母親心疼的說道,而看着雲天那還有些蒼白的臉龐,她更是揪心。

“我沒事,或許是最近沒有休息好,睡上一覺就好了。”

雲天笑了笑,不過這笑容背後所隱藏的,卻是差一點魂斷國外的恐怖記憶。

現在他身後的傷勢還沒有完全癒合呢,臉色蒼白算是很不錯的了。

“你要多注意休息,保衛祖國也要有鐵一樣的身板啊。”

夜梟母親疼愛的拉着雲天的手,現在雲天就是她的親兒子。

“我知道了媽。”

雲天的呼喚,讓老人家眼淚在眼圈中打轉,這一聲聲的媽媽,讓她忍不住想起了自己的兒子。

能夠從喪子之痛中再一次振作起來,老人家算是很堅強的了,緊緊拉着雲天的手,她是那麼珍惜每分每秒。

“雲天哥哥,那我的呢?”

小不點立刻開口問道,拉着雲天胳膊的她,調皮的撒着嬌。

“明天我帶你去街上買衣服好不好,我也不知道你要穿什麼樣的衣服,所以沒買。”

雲天不好意思的對着小不點說道,因爲行色匆匆,讓一個大老爺們去女裝店買衣服,他真不知道怎麼選。

而且女大十八變,好在雲天沒有買,因爲他也沒有想到,小不點都出落成大姑娘了。

“好啊好啊,說話算話。”

新郎舊夫 小不點笑的很開心,尤其是那雙頰的紅暈更是讓她美麗可愛。

身爲高三的畢業生,她可是被列爲學校的第一校花,不過在雲天面前活潑可愛的她,在別人面前卻是高冷的。

溫馨的家宴中,夜梟的母親笑的是那麼的開心,不斷的給雲天夾菜,其樂融融的家庭感覺,讓雲天也是那麼的溫暖。

“雲天哥哥,給我講講戰鬥的故事好不好?”

吃完飯,坐在客廳之中看了會電視,小不點依舊緊抱着雲天的胳膊,撒着嬌的說道。

“那可不行,我的任務都是有保密條例的。”

雲天無奈的對着小不點說道,他的任何一個任務都是不能對外講述的。

而且這個小不點,她是不會明白,那成熟的身體緊緊抱着雲天胳膊的時候,他是有多麼的尷尬。

雖然努力的控制自己不要亂想,但是胳膊上那不斷被摩擦的宣軟,真是讓雲天渾身不舒服。

但小不點就一直不肯放手,他也沒有其他的辦法了。

“好吧,可是我想知道外邊的世界到底是什麼樣子的?”

這個小鎮實在是太偏僻了,從小到大小不點都沒有離開過這裏。

唯一的一次也是去參加哥哥的葬禮,而且那次母親一再要求她不要給部隊添麻煩。

所以除了坐在車裏向外張望,她唯一看到的就是那片烈士陵園。

而哥哥的死讓她自然沒有心情去看其他的地方。

“那我給你講講大興安嶺的故事吧。”

被小不點纏的沒有辦法,雲天只能笑着說道,不說任務只講風景,這倒是可行的。

尤其是被老虎追過的他,可是有着獨一無二的經歷。

“好啊! 世子的崛起 好啊!”

一聽說森林,小不點立刻興奮的點着頭,他們的山都遠都是光禿禿的。

最高的樹也就五六米高,而聳立在山上的風力發電車,算是唯一的新奇了。

於是聽着雲天口中那壯美的風景,小不點是那麼的興奮,但是她絕對不會想到,用不了幾天她就要離開這裏。

而且她將親身體會異國他鄉的美麗風景,當然也伴隨着那隨時會死的危險窘境。 ?夜已經深了,很多家庭的燈光都熄滅了。

雖然這是學生們的暑假,但作爲上班一族的家庭,現在是睡覺的時候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