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30 日 0 Comments

幾個戴紅帽子的,看樣子是項目部的頭頭,在商量着什麼,沒兩分鐘,應該商量出結果了,走出來三個人,分別上了三輛已經把擔架擡上車的救護車。

隨後救護車呼嘯而去。

遠遠的還站着幾個戴白帽子的,看樣子是工地上的監理,也在商量着什麼。

這兩堆人中間,還有兩個戴藍色帽子的人,身份不明,一個在低頭踢着石子兒,一個在打着電話。

第二天,聞訊而來的記者,也在這個洞口。

男人扛着攝像機,年輕貌美的女記者拿着話筒,問一個帶着藍帽子的中年人。

“請問,你們這處隧道是不是昨天發生了安全事故,造成了兩死一傷。”

“沒有沒有,絕對沒有,這個事情是這樣子的,這是昨天我們工地上搞的一次安全事故應急演練,都是我們的工人和管理人員自發扮演的……”

到底是安全事故還是安全事故演練?

……

某年春節臨近。

某市區。

某地下通道。

臨近午夜,地上蜷縮着幾個中年人,各自睡覺的的地鋪旁邊還堆着幾個編織袋和破舊的老款式大旅行包,旁邊有還有做膩子灰或者裝過膠水的那種塑料桶,桶裏邊放着碗筷和叫不上名字的工具模樣的東西和幾袋方便麪。

這些是什麼人?

這些人過年不回家在這裏幹什麼?

沒人知道。

一箇中年人從蜷縮的地上爬起來,拉了拉被子裹了一下,輕輕的問旁邊一個依然睜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麼事情的年輕人。

“二娃,你身上還有多少錢?”

“還有五十幾塊。”

“你比我好多了,我身上只有十幾塊了,怕是連明天都熬不過去了。”

聽得兩人說話,另一個蜷縮在地上的看起來比較年老的人也爬了起來。

“你兩人還有錢,我早就一分錢沒有了,要不你兩人的方便再分一包給我,我有點餓了。”

中年人拉過旁邊的塑料桶,小心翼翼的拿出兩包方便麪,嘆了口氣遞給了這個年老的人。

年老的人拿着一包方便麪和碗筷走了,也不知道去哪裏找開水去了。

等到年老的人回來的時候,另外兩個人已經睡下了。

久愛成疾,深情慌慌 旁邊還有一個人,一直沒說話,就一張毯子,破衣爛衫的,看樣子是個流浪漢,也許是聞到了老頭方便麪的香味,就坐了起來,盯着老頭吃,也沒有說話。

老頭蹲着沒吃兩口,看着流浪漢就這麼默默的盯着自己,有點不忍心,站起來,把碗筷遞給了流浪漢。

然後又回到了自己的地鋪處,微微顫顫的摸出了一個香菸盒,也許是在身上放了太久,上邊的牌子已經看不清楚了,老頭兒從癟癟的香菸盒裏邊扣扣索索的摸出一根香菸。

盯着看了良久,嘆了一口氣,像是下定了決心一樣,點上猛吸了一口。

然後止不住的咳嗽了幾聲,呆呆的望着通道外邊的夜空,沒有說話。

有人來了。

幾個身份不明的人來到蜷縮着的人旁邊,有人開始說話了。

“你們幾個也體諒體諒我們,不要在這裏睡了,都走吧,你們這樣我沒有辦法交代的。”

寒冬午夜的街頭格外的冷,那個流浪漢不知所蹤,剩下三人,大包小包揹着提着,在街頭漫無目的的閒逛。

“這樣也不是辦法呀,我們應該去找一找勞動局。”

“對的,我們天亮就去。”

“也不知道這勞動局在哪裏?”

“沒事兒,天亮了我們去問一下,這些事情總會有人管的……”

這話是那個年老的人說的,說的話裏充滿了期望。

“幹活拿錢本來就是天經地義的事情,我們就去找勞動局。”

年輕人也被年老的這個男人影響了,重新燃起了信心,氣壯了自然說話就大聲了。

原來這幾人是過年回家沒拿到工錢,連路費和生活費都沒有了的農民工,並不是流落街頭的乞丐。

……

某年夏天,某房建工地。

一羣人在一排板房外吵吵嚷嚷的不知道幹嘛。

一羣民工模樣的人戴着黃帽子圍住了一個大腹便便的中年人。

“拿錢出來,今天必須拿,不拿我們就停工,不幹了。”

“劉老闆,你說房子修完地下室就拿錢,結果沒拿,後來又說修到第十層拿錢也沒拿,現在都快封頂了,你想想辦法把錢給兄弟們結清了吧。”

“對,弟兄們要吃飯,好多人家裏都沒錢吃飯了,都是上有老下有小,這馬上開學了,孩子們還等着拿錢回去交學費呢。”

“就是,就是,我母親病了,看病吃藥的錢都是借的,今天必須把錢發了。”

“……”

大腹便便的中年人應該是勞務公司老闆或者經理,被大家說得實在沒辦法,只能開始大聲的招呼,示意大家靜一下。

“弟兄們,弟兄們,先聽我說,我也沒辦法,總包方還沒有轉勞務費過來,我也是山窮水盡了,你們這大半年吃飯的日常開支和借支,都是抵押房子和車子貸款來的,彆着急,總包那邊已經發話,今天晚上就可以簽字,明天就能拿到錢,請弟兄們也考慮一下我的難處,我馬上要去陪王總吃飯了,總不能耽誤了簽字,讓大家拿不到錢吧。”

“劉總,你說話一定要算話,我們再相信你一次。”

一個工頭模樣的人,聽了劉總說的話,回了一句,開始招呼工人們繼續上工。

工人們見大腹便便的劉老闆說得信誓旦旦的,再加上工頭的勸說開始陸陸續續的上工去了。

晚上,酒足飯飽的劉老闆和他口中的王總出現在了一處豪華包廂,唱歌的地方,鶯鶯燕燕的,這是劉老闆最後一搏了。

今天下午劉老闆回家和老婆吵了一架,給了那個不識好歹的女人兩耳光,搶了銀行卡去取出了卡上最後的兩萬塊錢。

“王總,給我把字簽了吧,再不拿錢弟兄們恨不能殺了我吃肉了。”

“可以呀,你拿來吧。”

劉老闆大喜過望,從包裏拿出早已準備好的資料,讓這個王總簽字。

龍飛鳳舞,筆走龍蛇,幾下就簽好了,劉老闆小心翼翼的把簽好字的資料放進了包裏,又摸出一個信封來,準備遞給這個王總。

“老弟,這個就不用了。”

“拿着,王總,這是兄弟的一番心意,感謝你的。”

王總嘆了一口氣,依然是沒有接下來,像是下了什麼決心一樣,慢慢的說出了一句話。

“收起來吧,我不能要,看在多年合作的份上,我告訴你一件事,你也要早做打算,董事長涉嫌違法已經被立案調查了,公司早就空了,賬上一分錢都沒有,我給你簽了字你也拿不到錢,你要是撐不住,就出去躲一段時間吧。”

“……”

聽完這話的劉老闆像漏了氣的皮球,面如死灰,一下癱在了沙發上,呆呆的望着桌上的酒杯。

躲,不就是跑咯,跑又能跑到哪裏去呢,自己家裏也是上有老下有小,這大半年以來早就山窮水盡了,自己跑了,妻兒老小怎麼辦?要不跑,工人們又該怎麼面對?

難呀,難呀,真是難。

……

以上三段是截取的工地上真實發生的事情,而真實的情況還要更多樣,更復雜。

傷,死,老闆跑路,各種各樣的拿不到工錢,甚至身無分文流落異鄉,這些工人們都遇到過的。

這兩天有人在說我寫的書沒有主題,說我的書沒有曲折離奇和驚心動魄的情節,說不夠精彩,還說讓我去錘鍊一下文筆,讓我去學習學習。

學習是需要的,但故事還是要繼續說下去的,文筆什麼的修飾不了生活,也還原不了真相,最平實的語言往往最能打動人心,因爲各自的着眼點不同的緣故,我的描述可能有很多缺點和不盡如人意的地方。

這不是玄幻,不是武俠,更沒有魔法和鬥氣,沒有強力的一力降十會的武技,也沒有多智如妖的主人翁,沒有系統,更沒有金手指。

這就是一連串的故事,有道聽途說,也有真實經歷,有些雜亂無章,也有些流水記事。

喜歡看的朋友終究會看的,因爲是故事的話,總會有精彩的地方。

不喜歡看的朋友也算你我無緣,本就是互不影響罷了。

不是賣情懷,而是真的前邊的章節就勸退和提不上興趣的話,各位不妨跳到後面去看,然後再回頭來看,初次寫作,還望大家包涵和原諒了。

實在是我寫得不好,又如何能強求呢,儘管的罵,並留在章評裏邊,我會逐字逐句的去看,並一一回復的!

第一卷

第一章

易經第一卦:乾卦,乾爲天,公元1271年忽必烈統一中原,取大哉乾元之元建立元朝。乾:天也。元:始也。《象》書中曰“天行健,君子當自強不息。”

易經第二卦:坤卦,坤爲地。本意是代表地及一切極具陰柔性質的事物。也可做母親、女性的代稱。《象》書中曰“地勢坤,君子以厚德載物。”

乾坤二字象徵天道和德行,《象》書中對乾坤的描述也是清華校訓“自強不息,厚德載物。”的出處,謹在此祝願全天下的學子都能如願考上清華。畢竟那是中國理工科的最頂級學府,其工科專業綜合排名第一。

本文開篇解釋乾坤二卦,一爲祝願天下學子金榜題名,前程遠大。也有取其激勵作者自身的含義。

“夫英雄者,胸懷大志,腹有良謀,有包藏宇宙之機,吞吐天地之志者也。”此爲羅貫中《三國演義》第21回,曹操與劉備煮酒論英雄的原文,煮酒論英雄的典故也由此而來。

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呢,大概就是即使身無分文,也要胸懷天下的意思。純屬笑談,畢竟一千個人眼中有一千個哈姆雷特。

又一年畢業季,又一年高考季,炎熱的夏天考驗的不只是畢業找工作的大學畢業生以及萬千寒窗苦讀的高考學子,還有工地上的億萬農民工和萬千工程管理人員。

高考又怎麼樣,考不上,哥在工地等你,考上了四年後哥依然在工地等你。這句話一點都沒毛病,畢竟基建狂魔的名號享譽全球。至少本文主人公林雲覺得這句話是真的沒毛病。

2014年夏,南方某省高速公路建設現場,38度的高溫天氣就算是延後到下午三點半上班依然酷暑難當,悶熱潮溼又沒有一點風。天上沒有一絲雲彩,也沒有一絲一毫下雨的徵兆。

“TMD鬼天氣,有本事你曬死你爹”。

林雲罵了一句,當然了,迴應他的只有幾隻不知道躲在何處的知了有氣無力沒完沒了的聒噪。媽的,這愚蠢無知的小東西倒是不覺得口乾舌燥,反倒是萬物之靈的林雲早快要靈魂出竅了。

“林工,你過來看一下”

林雲極不情願的離開現在站着的地方,一顆不知品種的歪脖子樹,在工地上這是技術人員最大的優待了,領導不來的時候或者沒事的時候可以偷懶躲一下。那句北京話怎麼說的,哪兒涼快上哪兒呆着,至少對夏季的施工人員來說並不刺耳,反而是一種恩賜。

林雲站的歪脖子樹離發出喊聲的橋臺基坑大概有20米左右,沒幾步林雲走到基坑旁邊。

基坑長度超過12米,寬度4米多,基坑離地面高度大約兩米,因爲四周堆土的原因,讓林雲有一種俯視蒼生的感覺,選了一個舒服的姿勢,林雲前腿站在土堆高點,因爲土堆頂往下是斜坡,後腿向後比前腿站得矮一點,雙手放在前腿上,重心也在前腿上。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