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30 日 0 Comments

全息影像在一陣模糊後,又呈現出了一個新的東西,看見這個東西,李寒的嘴角更加抽動了一下,這是什麼遊戲,幼兒園小朋友的升學考試嗎?

“電視機,方形,看電視,電影用的!”

也不待黑袍人詢問,李寒脫口而出,率先進行了搶答!

黑袍人又是一陣短暫的沉默,然後才緩緩的開口說道“第三個問題!”

全息影像又是一陣模糊,看到這第三個東西時,李寒已經沒有任何吐槽的想法了,他隱隱感覺有些不對勁。

但他還是靜靜的開口說道“洗衣機,長方形……洗衣服用的!”

“需要大量的水!”

說道這裏李寒已經猛地反應過來!

他終於知道那裏不對勁了!

黑袍人展示的這三樣東西根本就不是這個時代所能擁有的! 前兩樣還好說,說不定,血契鎮或者任何人還能從遺蹟裏邊找到,就是需要大量的能量比較費事。

但是,最後一項!

洗衣機,這可是需要大量水才能完成的事,這個時代誰會用比生命還要貴重的水去洗衣服?

這個問題根本就不是這個時代的人能回答上來的!

這三個問題根本就是陷阱!

猛地李寒舉起能量槍,狠狠的看着黑袍人,寒聲說道“我已經回答出了所有問題,可以走了吧!”

本來一直有些機械的黑袍人,此時卻是輕哼幾聲,怪笑的說道“本來我只是懷疑,現在我是百分百肯定,李寒,你!”

“絕不是這個時代,這個世界的人!”

“你來自哪裏?”

“過去,還是未來,還是平行空間?”

“不,絕不可能是未來,這個世界的未來只有毀滅!”

聽着黑袍人的話,李寒頭皮一陣發麻,倒不是被黑袍人窺覬到自己異世界來客的問題。

而是不知道這個人知道他身份以後,想要做什麼?

看着神神叨叨的感覺,李寒抿着嘴脣一言不發緩緩的向後退了幾步,只是,他想再往後退時,背後那個來時的木門已經消失無蹤。

李寒心中先是一驚,然後心態緩緩放平“你到底想要什麼?”

誰知黑袍人只是搖了搖頭,緩緩摘下了纏繞在頭臉上的黑布條,一個全身被機械鐵皮包裹的全機械腦袋就出現在了李寒的視野當中。

機械人?

“以前來這裏的一共有27個人,但是沒有一個人能回答上我這些問題。”

“文明斷層,社會崩塌,秩序無存,大災難之後,其實人類已經處於了滅絕的狀態!”

“當然,我說的滅絕並非是肉體上的,而是人類經歷了無數年發展出的精神文明的消失!”

緩緩伸出一隻機械手臂,輕輕的穿透全息影像,黑袍人又繼續說道“洗衣機,多麼一個古老、簡單的名詞,但是,在這人間卻以徹底消失!”

“在這個水比人命更加重要的年代!”

“這個世界快要滅亡了嗎?李寒?”

李寒皺着眉頭看着和人類完全沒有任何區別的金屬腦袋,這個可比王奇和馬奧更加先進,更加…

等等!

“你就是李天智?”

“哼,你才認出來嗎?不過,我想我這種造型,這個世界應該就只有我一個吧?”

李寒眼睛倏地睜大,不可思議的看着眼前的機械人,資助關威宇,將自己徹底改造成人間唯一機械人的大BOSS就在自己面前!

這!

李寒嚥了咽口水,手指已經漸漸縮進,在用力一分,激光就會從能量槍裏射出來!

“呵呵,無需緊張,李寒!我對你並沒有惡意,我應該說過,在你昏迷的時候,我就能至你於死地!”

“而且,我還救過你!”

譁!

李寒眼前的全息影像又是一陣晃動,然後居然出現了幾個立體的小人像!

這些人像居然還在動彈!

李寒一眼就認出了這幾個人像就是之前和自己一隊的小隊長他們,包括那個光頭大漢!

“這個男人就是血契鎮副首領夜叉,之前誤闖入這裏,和我達成了一些邪意,可惜,最後居然注射了生化針劑,完全喪失了理智!這是我沒有想到的!”

“這也是一個見多識廣的人,居然能回答出前兩個東西是什麼!”

認識冰箱和洗衣機,真是見多識廣!

李寒心裏默默吐槽了一句“你到底有什麼目的?”

“我?沒有任何目的!”

誰知李寒咧起嘴巴,冷聲說道“沒有任何目的,那些血契衛隊的成員忽然全部將槍轉向我,這就叫你的沒有目的?”

“如果前兩個不知是處於什麼目的,半路截殺我,那麼後邊那些人的狀態明顯不正常!”

“呵呵,不愧是來自異界的人,果然膽識過人!”李天智並沒有人和隱瞞,竟是大方承認了。

“這無非就是一個測試罷了!”

“用人命測試,果然和地底下那個大腦怪物簡直沒有任何區別!”

雖然那些人曾經將槍對準李寒,李寒也不是爲他們感覺不值,只是,他有些恐懼於這個不知道有什麼目的的機械人將手段用在他的身上!

“是呀,沒有任何區別!”李天智的聲音裏一陣低沉“爲什麼會這樣呢?不明白,不知道!”

“那些人其實只是被興奮劑引誘的釋放出了內心最黑暗的慾望罷了,我其實並沒有做什麼!”

“只是沒想到興奮劑對你不起作用!”

“而且在這種衆叛親離的狀態下,李寒你還能活下來嗎?”

“當真不可思議!”

“那些綠色物質也是你弄的?”李寒看着這個冒着碩大紅色眼睛機械人,舔了舔嘴脣,他忽然覺得嗓子有些幹癢,這裏的環境說實話有些糟糕,就像是塵封了無數年的地窖一樣。

灰塵遍地且氧氣稀薄!

“綠蔭,當然!”全息圖像又是一陣晃動,這次出現的是一片綠油油的東西,然後居然在不斷放大,放大,最後居然出現了一個像蝗蟲一樣的綠色小蟲子!

只不過這個蟲子全身是由機械組成的,機械蟲!

沃槽,差點把夜叉幹掉的東西,居然是機械蟲子,這和李寒自己的猜想有些大相徑庭!

“採集機械蟲,很多年前,我製作出來,本來是爲了在這末世能夠使人類活的更好…爲什麼我要讓人類活的更好?奇怪的想法!”

“可惜最後居然被那個打了生化針的夜叉給徹底破壞了,真是強大,難道生化改造纔是人類活下去的出路?…不,我爲什麼要在乎人類,又是一絲奇怪的想法!”

“生化改造絕不是正確的,那個夜叉也因爲消耗太多得不到有效的補充,最終化成煙塵消散在了天地之間!”

“真以爲無限制的增高,增大,是沒有任何代價的嗎?”

“要是能早就如此,那些7號研究所的生化人,不早就殺了出來嗎?”

“何必還龜縮在7號研究所苟延殘喘?”

“所以,機械改造纔是正確的!” 只是,當李天智的話音剛落,他又很快的搖了搖頭,否定了自己的說法。

“不,不對,機械改造也不是正確的!”

“根本就沒有什麼正確的!”

“不,追求對錯,根本就沒有意義!”

“一切都沒有意義,一切都只是邏輯的正確運算!”

“活着,活着是什麼?”

一大堆絮絮叨叨的自言自語,李寒愣是一個字也沒有聽懂,除了知道夜叉滅亡的真相,以及感嘆自己的好運。

至於這些改造人是不是都有什麼後遺症,都喜歡自說自話,自言自語?

似乎是李寒莫名其妙的目光驚醒了李天智,他猛地停下了自己和自己的辯論,沉默了片刻,才又再次緩緩說道“李寒,你已經通過了考驗,來到了這裏,提出你的要求吧!”

“然後,我也將提出我的要求!”

你的要求?

這就是他本身來這裏的目的,事宜如此,無論這個李天智有什麼目的,對於李寒來說都沒有什麼好損失的。

只要不是要用我的身體做什麼小白鼠的實驗,李寒都可以答應!

“好,修復這個機械義肢!而且,告訴我,枯月之井裏邊的詳情?”

看着李寒取出來的碎裂的機械義肢,李天智竟是激動了起來“果然不是凡品,這就是來自異界的科技嗎?當真是強大無比!”

“難怪能一拳轟碎能量反射鎧甲!”

“可惜,這麼好的材質還是不能抵消那磅礴力量的衝擊!”

“可惜!可惜!”

一連幾個可惜,聽得李寒眉頭狂皺,心也跟着緊張起來,這要是修不好,就算去了枯月之井,恐怕也是凶多吉少!

“修不好嗎?”

“不,能修好,雖然沒見過這種材料,但可以用別的材料代替,最主要的問題不在這裏!”

“如果用別的材料代替,雖然會提升他的耐久性,但他原來的威力就會無限降低!”

提着機械義肢左右晃動了一下,李天智的機械眼看着李寒“想要像之前一拳打爆能量反射鎧甲,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當然還是要比普通人要強很多!”

李寒內心再送了一口氣的同時,也鬱悶了起來,雙腿蜘蛛,鎧甲怪物,牆壁甚至是蘇克,都是拜託了機械義肢才能獲勝。

邪惡寶寶:挑個總裁當爹地 讓他一路走到了這裏,現在告訴他不能在使用那超強的力量?

這無疑是剝奪了李寒最強的手段!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