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31 日 0 Comments

這身形壯碩,如同一座小山包一樣的男子脾氣火爆,一口道便是喊打喊殺,把這攤主都是給嚇壞了。

「你胡說,我這些寶貝都是我冒死從古遺迹中挖掘出來的,怎麼可能是假的。」

攤主像是憤怒的猴子一般,一張臉漲的通紅,辯解道。

「還敢狡辯,我看你是不見棺材不落淚!」

那壯碩男子一把抓住了攤主胸前的衣襟,大拳猛然揮動了起來,要砸向這攤主的腦袋。

不難想象這麼一隻大拳如果落到腦袋上,攤主這腦袋會變成什麼樣,恐怕會是像西瓜一樣,炸裂出紅色的汁水。

看到朝著自己腦袋揮舞過來的大拳,攤主也是有些慌了,臉上的表情驚慌失措到了極點,心中滿是委屈之色。

天地良心,雖然他開價開的狠了一點,可是他真的沒有說謊,他這些寶貝還真的是從一處古遺迹中挖出來的,只不過對於這些東西,他並不是清楚有什麼用處而已。

「這位大哥,還請冷靜。」

就在大拳馬上要落到攤主腦袋上的時候,一隻看似並不大的手掌擋住了那隻大拳,同時傳出了一道清冷的話語聲。

「嗯?」

那壯碩男子臉上劃過一絲遲疑之色,緩緩放下了緊握的大拳頭,眼神落到了開口的陸哲身上。

很顯然,先前阻止他的便是陸哲了。

「這位大哥。那塊源石的確是有靈的,這個。你倒是錯怪這攤主了。」

陸哲笑著開口道,竟然是在為那攤主辯解、

「不可能。我找人看過了,說這就是塊普通源石而已,根本就沒有靈。」

這壯碩男子並沒有因為陸哲擋住了他而大發雷霆,和陸哲大打出手,而是這般說道。

別看他身形壯碩,但是他的心思卻極為的縝密,先前陸哲輕而易舉的擋下了他那一拳,他便是直到,陸哲的實力很強。

「就是。我賣的東西都是真的,這位小兄弟說的極是。」

聽到陸哲為自己說話,這攤主也是連忙開口道,絲毫沒有想到自己先前還那般刁難陸哲,就好像是一切都是天經地義一般。

「這位大哥,還是先將這攤主放下來吧,我和你細細說一番。」

陸哲眼神望了一眼那攤主,而後看了這壯碩男子一眼,微笑著道。他的話語聲有一種奇異的力量,讓人信服。

「哼。」

壯碩男子冷哼一聲,一把將攤主重重的扔在了地上。

「小兄弟,你何出此言?」

一把將攤主扔在地上。壯碩男子也是轉過頭來對著陸哲說道,臉上有些疑惑,不過同樣是有些期待。他倒是想看看陸哲能夠說出些子丑寅卯來。

「這位大哥,你且看。」

陸哲手掌一揮。一股吸力便是爆發開來,將那塊原先男子扔下的源石拿捏在了手中。呈現在壯碩男子的眼前。

壯碩男子起初看著這塊拳頭大的源石,眸中有些疑惑,心想陸哲不會是和這攤主一起糊弄人的吧。

可是只是一剎那,這源石在陸哲的手中竟然是爆發出熾盛的光芒,這塊源石都是被這股光芒給照的透亮,如同是透明的一般。

「這位大哥,你仔細看看這源石中的東西。」

陸哲將手中的源石展示給壯碩男子看,同時說道。

「|嗯?裡面,怎麼有一株樹。」

壯碩男子也是化靈境的強者,可是當他看到這源石中的一株隱約可見的樹苗時,心裡也是陡然間驚了一驚。

「這株小樹苗,就是這塊源石中的靈了。」

陸哲解釋道。

「你看到沒有,我說這塊源石有靈,我騙你了嗎?」

「小兄弟,你可真是好眼力啊。」

攤主聽到陸哲這般說道,也是立即爬了起來,眼露精光,連連說道。

「你給我閉嘴。」

壯碩男子轉過頭去,狠狠的呵斥道,像是對著攤主極為的惱怒。

聽得這一聲呵斥,這攤主像是吃了瀉藥一樣,立即便是痿下去了,不敢在說話,看著這壯碩男子,還真的是怕他一生氣起來把自己給撕了。

「小兄弟,那麼依你所說,這塊源石,當真是有靈的嗎?」

壯碩男子問道,話語也是頗為的客氣,單單是陸哲將源石催動的發光,將源石內部的景象呈現出來這一手段,便是讓他折服,心裡將陸哲當成了一個高人。

哪怕陸哲的年紀看上去比他還是要小上很多,可是很多東西,並不是用年齡就能說明問題的。

「這塊源石的確有靈。」

陸哲回答道,這讓攤主也是鬆了一口氣。

「但是,這塊源石中的靈,已經是死去了。所以說,他現在是沒靈的了。」

陸哲頓了一頓,繼續說道,道出了事情。

然而,當他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攤主的臉都是綠了,表情比吃了屎還難看,因為他從那壯碩男子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澎湃的殺意。

「哼,這傢伙還是騙了我,看我不生撕了他!」

壯碩男子二話不說,大拳便是掄動了起來,馬上就是要朝著那攤主身上招呼上去了。

「這位大哥,還請息怒,這一次就饒過他吧,我想他也是不知道這源石中的靈已經是死去了。」

看著這壯碩男子又是要動手,陸哲也是立馬出聲勸道。

「好,這一次就給小兄弟一個面子。」

那壯碩男子聽到陸哲的勸導,也是收了手,這讓那攤主喜形於色,連忙出聲感謝道。

「這塊源石壞給你,把我的八品武學換我!」

壯碩男子對著攤主冷喝道,嚇得那攤主當即便是從懷中取出了那捲武學秘籍,雙手顫顫巍巍的將這卷武學秘籍遞給了壯碩男子。

「小兄弟,你這能夠讓源石顯性的本領,我也是長見識了,我叫羅峰,這幾日就在這中都城,若是遇上些什麼麻煩,儘管來找我。」

壯碩男子將武學秘籍收好,對著陸哲客氣的說道。

「羅峰大哥嚴重了,雕蟲小技而已,不足掛齒,小弟陸哲,初來乍到這中都城,還請羅峰大哥多多提攜。」

陸哲知道這壯碩男子是有意和自己結交的,而且他看得出來這壯碩男子雖然脾氣暴躁了一點,但是心腸還是不壞的,所以也是樂意和他交個朋友。

壯碩男子走後,陸哲也是走到了攤主的身前,眸中露出一股和煦的神采,如同一輪陽光一般。

「這青銅鼎,作價幾何?」

陸哲望著有些驚魂未定的攤主,微笑著說道。(未完待續。。) 「小兄弟,既然你要的話,這鼎就用一卷五品武技來換吧。」

那攤主像是有些肉痛的樣子說道。

陸哲倒也是沒有再討價還價,隨即便是從靈戒中取出一份五品武技,遞給了攤主,對於現在的他,一卷五品武技而已,的確算不得什麼。

攤主麻溜的將五品武技給收了起來,生怕陸哲會反悔一樣。

「這塊源石,不知道作價幾何?」

將那個青銅鼎收了起來,陸哲也是將目光投到了先前那塊黑色的源石上,同時開口道。

「這個東西,就送給你了,就當感謝你先前為我解圍。」

陸哲一提到那黑色源石,攤主的臉都是綠了,想到這塊差點是給自己招來殺身之禍的源石,攤主也是大手一揮,難得的這般大方爽快,將其送給了陸哲,而且在他看來,這塊黑色的源石,也的確是不值什麼錢。

陸哲一把將這黑色源石收起,眼眸里卻是閃過一絲狡黠之色,但是並沒有流露出來。

在這個小攤子上收穫了一塊靈都是死去的黑色源石和一個神秘的青銅鼎,陸哲心中也是破我的欣喜,青銅鼎是小白讓他買的,而那塊黑色源石則是允讓她買的。

對於小白和允的眼光,陸哲心中還是相信的,所以他在離開小攤子之後,便是找了一處客棧入住了下來,一來靈術大會的開啟要等到第二天,二來也是為了探索這源石以及青銅鼎的奧秘。

—–

中都城一座客棧中,陸哲將青銅鼎和源石放在桌子上。目光灼灼,仔細的打量著這兩件東西。可是他硬是看不出什麼奇特的地方出來。

「這個青銅鼎究竟有什麼來歷?」

陸哲將自己的靈力和精神力都是注入這個青銅鼎之中,可是這個鼎就像是再普通不過的鼎一樣。完全沒有什麼反應,這讓陸哲心頭也是疑惑不已。

「這個鼎,粘染著丹藥的力量。」

靜立在一旁的允突然開口了,眼神凝望著這個樸實的青銅鼎,像是想起了什麼一般。

「有丹藥的力量?」

陸哲心頭有些疑惑,他一點都感應不出來這個青銅鼎有丹藥的氣息。

「對了,我用三清法訣試試。」

突然,陸哲像是想到了什麼,眸中閃過了一絲光亮。隨即體內的三清法訣運轉起來,陸哲的周身竅穴都是變得透明起來,宛若是有聖光照耀一般,使得他整幅軀體都是熠熠生輝,宛若神靈附體。

「嗯?的確是有丹藥的氣息。」

果不其然,陸哲施展出了三清法訣,;立即便是對這青銅鼎生出了某種感應,臉上浮現出一抹震驚之色。

要知道,陸哲成為靈術師也是有不短的時間了。可是他還是一直停留在煉製靈符的境界,對於那更為高深的丹藥和靈器卻是還不會。

在師傅留給他的傳承記憶當中,煉製丹藥和靈器比煉製靈符難上了數十數百倍不止,而想要煉製丹藥。先決條件之一便是要有一個煉製丹藥的鼎爐,鼎爐的好壞直接影響著煉製丹藥的品階和成功率。

然而,就算是最差的鼎爐。也比上品靈器珍貴數百倍,而且整個聖域中。鼎爐也是不多的,存世量極為的稀少。換句話說,一個鼎爐的出世,引起的轟動絕對比比造化武學的出世還是要驚人。

而陸哲此時對於靈術的領悟已經是到了一定的境界了,加上他那堪比宗師級的龐大精神力,也是可以開始嘗試煉製丹藥了,也只是缺一個煉製丹藥的鼎爐而已。

陸哲將這個鼎拿在手中,仔細的端詳了起來,青銅鼎不知道是什麼年代的,隨著歲月的侵蝕,色澤都是已經有些變了,變得有些斑駁,連字跡都是變得模糊,看不清了。

「藥王鼎?」

陸哲在這個青銅鼎的下方看到了幾個模糊的字眼,費了些心思才是艱難的認出來。

「這個鼎,難道說是藥王煉製丹藥用的鼎爐?」

陸哲猜測道,臉上劃過一絲欣喜的神色。

要知道,既然敢自稱藥王,那麼他的靈術實力必然是強絕無比的,而他煉丹所用的鼎爐又怎麼會尋常普通。

「這個鼎爐,似乎是失去了什麼東西。」

允看著這個鼎爐,說出了自己心中的疑問。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