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0 Comments

一張窄長得鼻子常人的臉孔。額頭顯得特別高,下領修長外兜得有點兒浪贅,彎曲起折的鼻樑卻不合乎出例的高聳巨大,令他的雙目和嘴巴相形下更顯細

他帶給人的感真,是極美又極丑。矛盾之中卻彰顯著他獨特的魅力。

隨著他一同來到這裡的,還有兩位女弟子。各個花容月貌。國色天香。和傅君卓類似的氣質。

正是奕劍宗師傅采林,以及他的兩個弟子,傅君瑜和傅君牆。

「三大宗師又如何?傅采林,你受梵清惠之邀,夥同其餘三人。一起來對付我。你也不過如此而已。」胡飛帶著濃厚的不屑和鄙夷的語氣。說道。

傅采林洒然一笑,聳聳肩道:「這是一個充斥著瘋子和無知的世界,沒有足夠的力量,必將被錄奪享受生命神跡的權利。國與國間如是。人與人間如是。對於我來說。胡教主是我看過的最大的神跡。同時

,正泣比北…幾執最不願意亞到的神儕。我高麗國同樣不願意亞到的嘛

他喑然一嘆,繼續道:「生命是整個存在的數峰,眾生中只有人有自由的意志,能為自己的存在作出反思,作出決擇。生命同時包含著有限和無限。每一今生命的存在,都是在永無休止的生長和衰敗中燃起的火花,生命長河的片段零波。今天我就要用我有限的生命,來見證此生最濃烈的神跡!」

他的這番話。蘊含著人人可為神的至理。削弱胡飛施加在這裡的影響。同時也在宣揚自己的鬥志,哪怕是死,也要將你胡飛拖下水。

胡飛拍拍手,向魯妙子道:「說得好!傅采林便是傅采林。內務法王,你將這番對話記錄下來。用來充實我的武教經典。」

「是。」魯妙子含笑而答。

傅采林臉上一沉,胡飛如此稱讚他,不僅不令其高興,反而更是面沉如水。能夠將自己的敵人所說的話,記錄到自己的教義當中。這一份胸襟的確是廣闊異常。

「胡教主天縱奇才,又善於吸納一切事物為己用。只是這種吸納方式,是純粹以最劇烈的爭鬥來進行的。可惜,可惜。惹來我等大敵。有其勇,卻少智!」

這樣的話,終於讓胡飛面色動容。

皆因前二者,語氣中已經帶著不自信的影子。但是惟獨說這話的人。言語間充滿著無匹的自信!

,正泣比北

這個人,只有宋缺!

「天刀宋缺!」胡飛的眼睛終於亮了!

宋缺並未穿著錦緞長袍,而是一身戎喜。

他沒有戴頭盔,在額頭上扎紅布帶,帶尾兩端左右旁垂至肩腫,英俊無匹又充滿學者風範的臉容上,那一雙星眸綻放著灼熱的戰意!那把名懾天下的天刀掛在背後,刀把從右肩斜伸出來。一身泥黃輕甲胄。外披索自大氅,迎風拂格,行走間自是一股睥睨天下的雄姿!直如天神降世!

他雖然沒有被評為三大宗師級的人物。但是從來沒有人認為。他宋缺不能和三大宗師比肩。出道以來未嘗敗績。舍刀之外,別無他物。

只有這樣的集缺,才能帶給胡飛威脅。

拿著「阿古施華亞」重矛的畢玄。還沉浸在自己的驕傲當中。傅采林太追求完美,奕劍術重守而不重攻。只有這今天刀宋缺,單單昂揚的鬥志,就足以將前兩者比拼下去。

胡飛的目光中毫不掩飾地流露出讚賞,道:「得刀后然後忘刀。天刀宋缺我很欣賞你。苦思后是忘念。不過你卻真的忘不了梵清惠,所以你來了這裡。

很可惜你的底子太薄弱了,除非投入我武神教,否則再無進一步的可能了。」

天刀瀟洒一笑:「我宋家人,還是頭一次聽說我的功底薄弱。這數十年來,每一位與我齊名的人物。或是前輩高山,或是後起之秀。都一個接著一個飲恨於我的刀下。不曉得今天胡教主是否例外?」

這已經是**裸的挑釁了。但是胡飛卻一笑了之。只當清風徐懷。明月大江,不動聲色。

他淡淡地道:「天刀宋缺、武尊畢玄、奕劍大師傅采林,當今世上的頂級高手之中,還差一位散真人。寧道奇何在?」

他這一次是先制人,神念感應之下。寧道奇姍姍來遲。就好似胡飛召喚而來一般,先天氣勢便輸上一大籌。

不過這位到底是公認的當今中原第一人,反而一拂袖,根本不以為意的樣子,淺笑著道:「我多友希望今次是我來找胡教主喝酒談心,分享對生命的體會。只恨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任我們沉淪顛倒機心存於胸聰。今胡教主鄙夷佛道儒三教。滅教大禍迫於眉睫,累得我這早忘年月、樂不知返的大傻瓜,不得不厚顏請胡教主來指點兩手。卻沒計較過自己是否消受得起。請勿要手下留情。」

寧道奇風采如仙,五縷長須隨風輕拂,峨冠博帶,身披錦袍隱帶與世無爭的天真眼神,此時正一眨不眨的瞧著胡飛,堅定之光一閃而過。

他越看越心驚。感覺到胡飛已經化為了這今天地,與整個宇宙融為一體。他想出手,但是卻找不到出手的任何時機和方式。

不得不再次開口道:「精者身之本。兩精相搏謂之神,隨神往來謂之魂,並精出入謂之魄,心之所綺謂之意,意之所存謂之道。天人交感。陰陽應象。胡教主卻已經步入天人合一的至境,叫寧道奇我無從下手哩!」 這番話,說的坦蕩真誠,顯現出了寧道奇謙虛自守、渾然忘我、致虛守靜的道門造詣。

胡飛緩緩搖頭,道:「天人合一,哪裡是什麼至境。其上的破碎虛空,也不過只是武道的起步階段而已。你們終究還是凡人,見識太少,鼠目寸光,宛若井底之蛙。唯有我武神教,才是真正武學的大道。你們四個,一起上吧。」

這番話實在是石破天驚!

胡飛他居然想要1挑4,獨斗寧道奇、畢玄、傅采林、宋缺四人?!

「這是何等的自信?!」「難道他真的有這份實力嗎?」「可恨,居然找不到出手的機會……」一時間,這四大天下絕頂的高手,心中都泛起了微瀾。

「你們的心境亂了。我給你們調整的時間。」胡飛背負雙手,踏在斗辯場上,猶如逛花園,是真正的閑庭信步。他甚至把背對著四人,一點防範的意識都沒有。

這樣的居高臨下,這樣的恢弘氣息。

這教寧道奇等人如何下手?!

驕傲如他們怎麼會背後偷襲?但是真的要去安撫心境,這卻是被胡飛牽著鼻子在走。一時間進退兩難,三大宗師從來未有遇到過的這種情形。

唯有宋缺,鏘的一聲拔出天刀。此刀造型高古,重達百斤,刀身樸實黝黑,宋缺握在手上,頓時臻至天人合一之境。他大喝道:「天人合一又如何?!破碎虛空又如何?!道家佛門,不論成仙或成佛,其目的並無二致,就是認為生命不止於此。當刀道臻達極致,也該是超越奇書,超越生死臻至成仙成佛的境界!」

「就讓我揮起天刀,卻闖一闖這個境界吧!」

一霎那間,血液沸騰,天刀輕吟。

宋缺的眼睛驀地綻放出絕世的神采,他的衣擺無風自起,氣勢升騰起來,宛若龍嘯九天一般。

戰意勃發,驚醒其餘三人。畢玄雙手持矛,寧道奇展開衣袖,露出雙手。傅采林則單手持劍,風流倜儻。

胡飛轉過身來,笑意溢出嘴角,道:「這世間的武學都走入歧途。什麼高手相爭,都要爭取心境上的勝利,為敵手製造心靈的破綻。那都是你們不遵循我心,沒有本我這種武學根本,修行的又是掛羊頭賣狗肉的佛武、道武、儒武!這才心靈失守,走火入魔。真正的武,一切的情緒都會增幅本身的武功威力,哪有什麼走火入魔的危險?!」

頓了一頓,他伸出食指,向著4人勾了勾,道:「來來來,讓我向你們展示一番什麼叫做武!出手吧,我站著不動,亦不還手招架。看你們能不能傷得了我。」

「嗯……我有沒有聽錯?!」

「我好像是聽到什麼不還手,也不招架……」

「他莫不是想要尋短見?!」

「不是他精神錯亂了,就是我精神錯亂了罷。」

戰意頓止,剛剛準備出手的衝動全都沒有了。四大宗師級的高手,站在原地面面相覷。這四個人什麼樣的敵人沒有看過?但是偏偏沒有見過,像胡飛這樣的。站在原地,不還手不招架地向他們勾手,叫囂著:你們來打我啊,來殺我啊。

這叫四大宗師如何出手,去殺一個毫不反抗的人?

這教他們情何以堪喲……

場外石之軒呵呵發笑,魯妙子問曰為何發笑。

石之軒指著場上的四人,道:「我笑這四人,就像笑那街頭玩雜耍的猴頭。」

從見面交鋒,到如今,這四個人物無不被胡飛牽著鼻子再走,就彷彿是那猴子,被主人戲弄的上不上,下不下的。

此言一出,頓時引發周圍文武贊同的鬨笑聲。

這四大人物,哪一個不是耳目聰明之輩?加之石之軒也是沒有刻意約束話音,一句不落地聽在四人之耳里。

當即畢玄眼中凶光閃動,道:「胡教主既然如此託大,也休怪我武尊無情了!」說著揮動重矛,在空中劃過一道靈犀致命的弧線,直取胡飛的左目。

他代表著突厥,和代表著高麗的傅采林一樣,都是容不下中原統一和崛起的。斬殺胡飛,就是將欲統一的中原,重新四分五裂開來。因此於公於私都沒有任何留手的可能。

矛頭準確命中胡飛的眼眸,胡飛當真一動不動,連眼睛都不帶眨動一下。

令這四個人驚駭欲絕的情景發生了。

矛尖還未刺中胡飛的瞳孔,便在極近的距離受到極大的阻力,停滯不前。畢玄漲紅一張老臉,卻仍舊受不住這股反震之力,被反擊地踉蹌數步,倒退到三人之中。

「有古怪!」傅采林持劍,再度攻上。

他那個鬱悶吶!他的奕劍術乃是根據敵手的出招,然後步步為營,爭取先機,最後營造出滂沱大勢,教人陷入泥沼陷阱不能自拔。

但是偏偏胡飛連眨眼的動作都沒有,更遑論出招了。

傅采林最著名的奕劍術,再也無用武之地。只能拿劍,取一個刁鑽的角度,取胡飛的耳穴。

再一次被反震而退。

「看我的散手八撲!」寧道奇搶上。然後以比來時更快的速度反震回去。

「刀人合一!」宋缺繼而出刀,他自信匹練似的的刀光,能斬斷一切。然後在胡飛的面前同樣無功而返。

「你,你這是什麼功夫?!」畢玄難以置信地失態地大喊道,再也沒有雄霸西域的氣度。

胡飛嘆了一口氣,緩緩地道:「當你踏入真正的武道,從破碎虛空開始起步,一步步走過來。自己的身子便將自然而然地發生變化,這不是武功,只是我的身子而已。」

要擱在先前,胡飛的原先投影,就不會如此有病的強大了。先前的神力投影,乃是100單位的神力模擬出來的身子,防禦力不高。但是現在胡飛的身子,乃是本體的一部分,稱之為混沌投影神軀。

防禦力之高,絕對是這四大宗師使出吃奶的勁,都無法破防的數值。在這個世界上,唯有破碎虛空一級的強者,附有神性,才能對神軀造成傷害。但是這類的人物,當他們發出大三合這一類的攻擊時,就立即會被這個世界「排泄」出去。

所以嚴格意義上來講,胡飛在這個世界上是無敵的存在。

這四大宗師,無論賣相如何優異,終究都不過是天人感應級的武者。離破碎虛空都太遙遠,更遑論誅殺胡飛?

「嘗聞胡教主盡習長生訣上的武功,長生,長生,難道就是指的這個?!」寧道奇皺著眉頭道。

胡飛面色一沉,他當初哄騙兩小強時,便是說的這個理由。現在寧道奇道來,無不彰顯著兩小強已經將他出賣,投奔到了他們的懷抱中去了。

「如果長生真的是指的這樣的身軀,倒真的是不負長生之命了。恐怕天底下沒有任何一人能傷害得了胡教主了。」宋缺嘆了一口氣,又自不甘地說道,「只是這種功夫,恐怕防禦力著重,攻擊力卻寥寥吧。四大奇書相互齊名,梵清惠口中所說的劍心通明的境界,也許正是此身的最大剋星!」

「所以說爾等無知啊。」胡飛寂寥地輕嘆,終於出手。

一出手,就是神武。

大囿擒拿手!

一瞬間,天地都好像將四人牢牢地禁錮住,積壓著。鋪天蓋地的就是胡飛的一隻大手,向自己抓來。

大囿擒拿手,不僅僅可以抓拿氣運,更是結合天地之力,控制時空、環境的一項神武。中了此招的人物,就好像是周圍天地都要擒拿他一樣,避無可避,躲無處躲。

四個人想要大叫都無法大叫,想要動作都無法動作。甚至是想要思考,都思維僵化。

好像是經歷了一場絕大的噩夢,當三人再次蘇醒時,駭然發現胡飛唯一的右手上,同時握著畢玄的重矛,傅采林的奕劍,宋缺的天刀。

至於寧道奇,卻已經躺倒在地上,闔目長逝!奇特的是他的臉上無驚恐無懼怕,他的身上也有沒有傷痕掌印,甚至他體內的真氣都還在微微流轉蒸騰著。

一切都彷彿是自然死亡。

胡飛的這一抓,抓走的不僅僅只是前三人的兵器,還有寧道奇的生機。

慷鏘鏘……

胡飛一鬆手,三隻兵器立即掉落在地上,發出清脆的撞擊聲。但是在宋缺等人的心中,卻彷彿是地震雷鳴一般,振聾發聵。

差距實在太大了。胡飛一招使出來,他們連抵擋的思想都沒有。宋缺臉色慘烈,畢玄面容如石,傅采林則臉色全白一片,再也沒有奕劍大師的氣場。

這三人終於明白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的含義。但是大開眼界的同時,也完全喪失了自己的自信。

胡飛突然道:「你們走吧。你們的失敗就是我的威名。1年之後,談佛論道大會將再次召開,那個時候將自有人來將爾等再次擊敗。至於寧道奇,這個人物雖是道家代表,實表道佛兩家之長,其散手八撲更講求道意禪境,為我武神教不容,故而殺之。今後一年,我也不去統一江山,只是佔去關中,鞏固營盤。武神教政教合一,只有政治而沒有教義,是無法成功的。」 畢玄三人失魂落魄地走了,對地上的兵器看都不看一眼。

這個時候,祝玉妍和綰綰兩位師徒,互相攙扶地走進來,立即跪倒在胡飛的腳下,泣不成聲。

「看來你們是勝利了。打敗宿敵的滋味很美妙吧。」胡飛透過信仰絲線,立即了解到經歷此戰,這兩師徒的信仰等級已經上升到了狂信徒。 都市逍遙邪醫 是真正的死心塌地了。

「玉妍已經和綰綰將梵清惠、師妃暄兩人俘虜。謝武神冕下的恩賜!」兩女深深地拜服。

有了靈武魂的增幅,她們想失敗都難。

「起來吧,這場斗辯大會終於由我武神教大勝而出。慈航靜齋、凈念禪院都將被消滅。這些女尼我都有大用,給我俘虜起來。傅采林的兩個女徒弟,我很喜歡。叫他明年得勝來取。」

胡飛淡淡地命令著,跨步走下場地。

而在他的心中,則在暗暗打算著。

「這場道統之爭,勝利早就在我的意料之中了。至於不想統一全國,卻是不想讓政教合一的武神教通過政治來提攜教義。武神教義才是根本。必須經過不斷的爭鬥,才有進步。否則統一天下,敵人就會大量的銳減。談佛論道大會開個幾年,便會只有武神教徒,而開不下去了吧……佛教、道教、儒教、外族的民族大義等等,都是能武神教成長的養分呢。」

「呼……經歷如此,總算是到了可以抽身離開的地步了。餘下的攻略,就讓手下去進展好了。老實講,此類的武俠世界已經不再適合我了。混沌投影,擁有部分的混沌神軀,攻略這樣的世界只能算是浪費時間,收效大大的降低了。」

「但是那些中、高能量的世界,規則之力更加強大,更桎梏我等的力量發揮。只有團隊行動,才是正途啊。」

想到這裡,胡飛的嘴角微微翹起。他一步一步地向前走著,身後是亦步亦趨的文武教徒。

這是武神教欣欣向榮的盛景。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意想不到的意外發生了。

「報……忽然出現一位紅衣袈裟的年輕光頭和尚,口才玄變,世所罕見。已經引起一大群佛教徒的擁護。」來人這樣彙報道。

「不過是佛門餘孽,翻不起大浪。席應,你去對付他。」胡飛腳步不停,走向教廷正殿。

席應躬身領命而去。

胡飛走入正殿,剛剛坐上教皇之位,有人滿頭大汗跑來彙報:「報告!席應被那和尚說得面紅耳赤,幡然悔悟。已經自絕於當場了!」

「什麼?!」胡飛動作頓了頓,微微探出上身來,道:「這個和尚估計是佛門的後起之秀。席應大意之下失了性命,林士宏你去武辯。把那和尚的頭顱帶到我的面前來。」

林士宏領命去了。

不一會兒,又有人跑來張慌彙報道:「報,報告!林士宏已被那人說服,投奔佛門,當場剃度,做了和尚了!現在那紅衣袈裟和尚正帶領著一幫的佛門僧人聚集在大殿之外,被近衛軍團所擋!但,但是卻擋不住那紅衣和尚,如今他正一人踏步走來這裡!」

「嗯!?」不消那近衛兵彙報,胡飛坐在寶座之上,透過洞開的大門,已然看到一位年輕英俊至極的和尚,手持著佛珠子,一步一步地向自己走來。他披著的這件紅衣袈裟,鮮艷如火,在風中擺動,耀眼至極。

胡飛的瞳孔猛一收縮。皆因他看到凡人看不到的景象。在這位走來的年輕僧人身子周邊,是無數破碎的鏡像和極其微弱的虛空亂流。

他瞬間意識到這個和尚的身份!

「這個和尚,居然也是神靈!也許是神靈分身,但是不管如何,他的實力要比我這個投影高強!他表面上再行走,實際上卻是每一瞬間都在破碎虛空的邊緣遊盪。世界之力將其放逐,但是他又會在下一瞬間,重新進入到這個世界中來。只是人的虹膜反應不及,看上去他是在行走而已。」

胡飛心中震動,冷聲大喝道:「和尚,你是在哪裡修行的?」

紅衣袈裟的和尚輕輕吐聲,卻若暮鼓晨鐘一般,惹人心中激蕩。只聽他似唱似吟道:「和尚本為俗世人,只是姓唐名金藏。凡事有因自有果,俗世苦海皆惱煩。俗又如何?佛又如何?苦又如何?樂又如何?」

胡飛我拳神武急速運轉,霍然站起身子,走下階梯,踏步向前。

他一邊走,一邊說著:「唐金藏,你可知,你已經死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