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1 日 0 Comments

門外的敲門聲還在繼續,由於剛剛的yy,夏東強的巨炮再一次的**,算了,既然是做那事的,那我就不客氣了,夏東強毫不猶豫的就將內內給脫了,心裏那個樂呵啊,他現在已經迫不及待地跟子怡做那事了。

夏東強一個飛躍,一下就從牀上蹦到門邊,可當她開門的那一剎那,夏東強就後悔了,現在的他恨不得找個地縫讓自己鑽進去。‘啪’的一聲,夏東強關上房門。“你們等我一會,我先穿上衣服。”夏東強朝門外說道。

慘了慘了,這下可丟大發了,這不是丟人現眼嘛,唉,我的一世英名從此就這麼被毀於一旦了,此時的夏東強竟然滿臉通紅,這是不應該發生的事情的啊,畢竟夏東強的那個厚臉皮是有目共睹的。

三分鐘後,夏東強終於穿戴整齊,他極不情願地打開了房門,門外站着兩女人,一位是琳娜,還有一個女的不認識,夏東強剛剛丟了那麼大的人,也不好意思仔細看人家,只是通過眼睛的餘光大致的掃了一下,得出的結論是:白皙,高挑,細嫩。

“這麼早你們來找我有什麼事情嗎?”夏東強左手不停的握着右手,尷尬的問道。

“是這樣的,夏老闆,我上次不是跟你講我們這邊需要找人的嗎?這些天我工作實在是太累了,前幾天剛好遇到這個女孩,她問我我們這邊還需不需要人了,我見她長得還可以,所以今天就把她帶過來讓您看一下,如果可以的話以後就讓她上班吧。”琳娜對夏東強說道。

夏東強剛剛丟了那麼大的人,現在哪還好意思對別人挑三揀四的啊,剛剛通過眼睛的餘光,覺得這女生長得還挺不錯的。現在的問題是剛剛自己耍了那麼大的流氓,現在是人家不嫌棄自己纔對。“這件事情還是你來決定吧,你說了算。”夏東強現在有點發虛啊,要是那個女生以後把自己今天的事情傳出去,這讓自己情何以堪啊。

琳娜跟那位女生輕聲耳語的幾句,“夏老闆好,我叫紫燕,以後我就在你們這邊工作了,以後還希望您多多關照。”那位陌生的女人對夏東強說道,夏東強此時滿臉通紅,根本不敢看女生的臉,只看到該女生伸出白皙的右手,看來是想跟夏東強握手了。

夏東強靦腆的伸出右手,跟女子握了握。 禁慾總裁:甜妻高調愛 “行,既然你願意在這邊做那一切都好說,待遇什麼的跟琳娜一樣,以後你跟琳娜就輪流上班,工作上面有什麼不懂得事情就問琳娜吧。還有一個就是我們這邊包住,目前我這個臥室左邊已經有兩間被人住下了,右邊第一間也沒有了,你就住右邊第二間吧。”夏東強簡單的對紫燕說道,自己真的沒有意料到在刷了這麼大的流氓之後這女生竟然還會決定留下來,真是太出乎自己的意料之外了。

夏東強來到櫃子旁邊,從裏面取出鑰匙,“這是你房間的鑰匙以及大門的鑰匙,你今天就搬進來吧,明天正式上班,還有一個就是我們這個房子裏面都是有機關了,琳娜你今天就吃點苦,把這些事情跟紫燕說說。我今天還要出去辦些事情,沒有多少時間的。”

“那行,那老闆您再睡會吧,我跟紫燕就先出去了。”琳娜說完帶着紫燕離開了夏東強的房間。

看到琳娜跟紫燕的離開,夏東強長長的舒了一口氣,“尼瑪今天真是丟人丟到姥姥家了。”夏東強自言自語的說道。 唉,這可怎麼辦呢,這以後還要跟那個紫燕一起交往,剛剛鬧成那個樣子,這讓自己情何以堪嘛,夏東強覺得這次丟大發了,對於琳娜來說倒沒有什麼,好歹自己也跟琳娜有過ooxx的事情,但是紫燕就不一樣了,人家是剛來,自己對她的性格還不是很瞭解,這樣的話以後自己就很被動了啊。

夏東強長長的嘆了一口氣,算了,先不想那麼多了,紫燕現在都不介意,自己在這邊糾結個屁啊,還是先想想今天秋遊的事情吧。夏東強看了看時間,已經是六點十分了,該是起牀的時間了,不然今天就要遲到了。

夏東強來了一個鯉魚打滾,從牀上跳了起來,一陣簡單的洗漱之後,夏東強打開了房門,來到了客廳。

這時候整個客廳只有紫燕一個人,夏東強左右看了看,尼瑪,只有兩個人,這不讓自己幹嘛嘛。

紫燕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左顧右盼着,見夏東強從房間裏面走了出來,紫燕從座位上站了起來,“老闆,上午好。”紫燕很有禮貌地對夏東強說道。

夏東強微微的咳嗽了兩下,尼瑪,這該如何是好呢。“琳娜上哪去了?”夏東強輕聲的問道。

“琳娜姐現在正在臥室裏面洗澡呢。”紫燕簡潔而又幹練的回答到。

夏東強就這麼站在那邊,腳後跟不停的踮起來,雙手插在褲袋裏緊緊捏成拳狀,由於上午的陰影,夏東強現在真的不知道自己該如何是好了。

“那個早晨的事情你千萬不要放在心上啊,我不是故意的。”當夏東強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儘量將聲音壓的很低,而且臉刷的一下就紅了。畢竟在毫無心理準備的情況下耍流氓夏東強還是有點不知所措的。

“老闆,那件事情您就不要在放在心上啦,我早就已經將他給忘記了。”紫燕笑着對夏東強說道。

夏東強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內心是多麼的親切啊,真是理解萬歲。這麼一來夏東強原來還懸在心中的那塊大石頭終於給落了下來。

既然紫燕對早晨的事情不那麼介意,那就說明紫燕還是一個比較開放的女孩,或者說紫燕難道被自己的巨鳥給征服了?因爲除了這兩點夏東強實在是想不到一個充分的理由了。

夏東強現在越來越對眼前的這名女子充滿興趣了,話說自己從早晨到現在還沒有仔細看看這紫燕長的是什麼樣子呢,僅僅是從眼睛的餘光看到她的大體的輪廓,初步的感覺是覺得紫燕長得還不錯。

“你要不要喝杯咖啡或者牛奶什麼的?我去給你倒。”沒有話題夏東強就開始製造話題,順便也藉着跟紫燕說話的這段時間來觀察觀察眼前的這位女生。

這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啊。眼前的這位女生可謂是美若天仙,不僅擁有清澈明亮的瞳孔,而且她那白皙無瑕的皮膚透出淡淡紅粉,薄薄的雙脣如玫瑰花瓣嬌嫩欲滴,頭上戴着那頂白色的鴨舌帽把她那盤起的長髮和半張臉都給遮住了,但能感覺出她一定很漂亮,驚人的漂亮!!!碩大的黑色墨鏡使得大家只看得見她嘴角的那絲完美弧度,透着一股無所不知和天下無敵的自信,黑百相間的休閒服把她襯托得似神祕似純潔。給人感覺,除了酷就是酷,夏東強實在是找不到別的詞語來形容了!

真是一個不可多得的沒人啊,夏東強內心暗暗地驚喜,你說自己的命運爲什麼就這麼好的呢,這美女一個接着一個的走進自己的懷抱,搞的夏東強自己都覺得有點不好意思了。

“不用了,謝謝,待會等琳娜姐洗澡完了之後我們要出去的。”紫燕簡單的對夏東強說道。

夏東強並沒有反應,那猥瑣的雙眼就這麼一直盯着紫燕看,估計是被紫燕的外貌給徹底迷住了。

一陣清脆的開門關門聲將夏東強帶回到現實中來,夏東強轉身一看,原來是子怡從房間裏出來了,“我說子怡,你今天早晨也忒慢了吧,我都已經在這邊等了你好長時間了。你來的正好,我來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紫燕,她是我心應聘的主管,這位是子怡,我妹妹,上學期間就住在這邊。”夏東強給她們相互介紹到。

“紫燕姐姐好。”子怡很有禮貌地對紫燕說道。

“你好,我叫紫燕,看年齡我比你大,要不以後你就叫我燕姐吧。”紫燕跟子怡相互抱了抱。

“行,燕姐。”子怡改的真快,這邊讓叫燕姐,子怡這邊就立馬改口。

夏東強忽然發現子怡身上背了一個很大的包,“子怡,你這包包裏面都裝的是什麼東西啊,我怎麼看上去好像很重的樣子啊。”夏東強好奇的對子怡說道。

“東強哥,這裏面都是野炊必備的東西,比如說我愛看的書籍,還有一些必備的急救藥品,爲了防止以爲我還帶了一套衣服等等。”子怡滔滔不絕的對夏東強講着,從子怡的表情中能夠看得出,子怡好像是很自豪的樣子。

夏東強已經受不了了,不就是一個小小的秋遊嗎,又必要帶這麼多東西嘛,“我滴個去,出了你愛要看的書帶過去之外,其餘的東西都放在家裏,這不是搞野外探險,也不是要在外面遊玩幾天,才大半天你就帶上這麼多的東西,我看你以後到別的地方旅遊,這麼近你都這麼多的東西,要是去那麼遠的地方你不是把所有的家當都帶上啊。”

“纔不用帶上所有的家當呢,這要是去遠的地方旅遊,我只要帶上一張銀聯卡就夠了,等到了那邊我再把這些東西補上就行了。”子怡得意地對夏東強說道。

夏東強算是有錢的了,但是跟子怡這個身家過億的大富翁比起來自己真的是小巫見大巫了,這明擺着就不在一個等級的嘛,至少夏東強出去旅遊的時候還沒有霸道到只帶一個銀聯卡的地步。

“總之你把這些東西都放回去就是,我可事先提醒你啊,你要是想帶上這些也可以,不過有一點,我可不願意幫你背。”見子怡沒有把東西放回去的意思,夏東強再一次的提醒道,其實他心理比誰都清楚,子怡這個小妮子,肯定到時候讓自己幫她背這些東西,夏東強纔沒有那麼傻呢。

“啊,東強哥,原來你幫我背的啊,我願意爲你要幫我背的呢。算了算了,既然東強哥你不幫我揹我就不戴了我帶上銀聯卡就是,有什麼事情只要能夠刷卡就行。”子怡揹着巨型書包無奈的向自己的房間裏面走去。

這邊剛剛進去,那邊雪妮穿着一身休閒裝從房間裏面走了出來,見到客廳裏面來了陌生人,雪妮輕輕地咳嗽了兩下,“哦,我忘了做介紹了,這位是紫燕,今天早晨琳娜剛剛應聘過來的,以後她就在KTV裏面工作,負責幫助琳娜分擔工作上面上的一些壓力,這位是雪妮,我的私人祕書。”夏東強一邊介紹的時候一邊自豪啊,現在這件屋子已經有了四位美女了,要是再來四位的話夏東強就要樂上天了。

雪妮衝紫燕微微的笑了起來,然後轉身向冰箱那邊走去,從裏面拿了一瓶酸奶,就這麼喝了起來。

很快,子怡再一次的從房間裏面走來,“呀,都已經六點辦了,東強哥,咱們快點出發吧,再不出發的話馬上就來不及了。”子怡大聲地對夏東強說道。

這邊夏東強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子怡辦拉着往外面走去。“介個,介個,紫燕啊,我們三個先出去完了,你要是對住的地方還有什麼要求的話等我晚上回來後我們再聊好吧。”夏東強還沒有說完就已經被子怡拖出了門外。

三人來到樓下的廣場,跟之前一樣,由夏東強駕車,子怡坐在副駕駛位置上,雪妮坐在了後排。

“雪妮姐,你剛剛有沒有觀察到,東強哥看紫燕姐姐的眼神怪怪的。”坐在副駕駛位置上的子怡轉過身壞壞地對雪妮說道,一邊說一邊還觀察着夏東強的表情,夏東強實在是無語了,這小妮子,真是唯恐天下不亂啊,這樣的話也對雪妮講,這要是讓雪妮發起飆來誰能夠擋得住啊。

夏東強輕輕地咳嗽了一下,又白了子怡一眼,不過子怡並沒有要收斂的樣子,好吧,我已經做好了接受暴風雨洗禮的準備。夏東強知道,這樣下去的後果肯定是這兩個人狠狠的批評自己一頓。

“夏東強,我說你咳嗽什麼啊,剛開始我還不怎麼覺得,不過現在聽子怡這麼一說我覺得說的也正確啊,你說你的ktv怎麼都請女的做管理者的呢,而且還住在這邊,你就不能請請男的嗎?”雪妮開始盤問夏東強了。

我暈死,讓我請男的到這邊住,我傻啊,這邊有三位美女供我一個人享用,我要是請男的話,這麼一來,那小子就要跟我共享這些資源,人員資源擁有率由原先的3一下下降到1.5,再說了,這三位美女我誰都不想失去。如果再請個美女的話,那這資源擁有率將從3提升到4,只要不是個傻子,都會清楚這個其中的道理。

雖然理是這個理,但是在雪妮面前話還是不能這麼說的,畢竟人家是女生嘛。“這不是沒有找到合適的男生嘛,再說了找一個男人住在這邊,我要是有事不在家裏面,你們兩個也沒有安全感的呀。”夏東強嬉皮笑臉的解釋道,對待女人,不管對方脾氣怎麼壞、怎麼的不講理,都不能夠對她們大吼大叫,這點道理夏東強還是清楚地。

“那那個用色迷迷的眼神看着對方是怎麼回事?”雪妮進一步的問道。

我嘞個去,別人長得漂亮難道自己看一眼都不可以啊,誰規定不允許看美女的啊,要是不允許的看的話那人擁有一雙眼睛是幹嘛用的啊。

“跟人交流的時候看着對方是對對方的基本的尊重呀,我雖然沒有怎麼讀過書,但是基本的禮節我還是需要的呀。”夏東強耐心的解釋到。

“雪妮姐,我總覺得這件事情有點不靠譜,你說我們這幾個女生跟東強哥在一起,要是東強哥什麼時候使壞,我們怎麼辦?憑藉東強哥的力氣,我們幾個人聯手都不是他的對手的啊。”子怡表面上是在跟雪妮聊天,其實是在故意刁難夏東強。

夏東強心裏清楚,子怡這是在吃醋。這雪妮吃醋也就算了,沒想到子怡也開始吃醋了?該不會子怡擔心自己對那個紫燕也有意思?

“夏東強,你還想租幾間屋給小女生住?”雪妮在夏東強身後問道。

當然是多多益善了,夏東強心裏是這麼想的,但是夏東強嘴上可不能這麼說,就目前而言,如果不能夠搞定眼前的這思維美女的話,盲目的擴招後宮的數量到時候將會引起不必要的麻煩。想要擴招就必須選牢牢控制這四人。琳娜應該不是什麼問題了,至於子怡只要有機會的話夏東強還是可以將她拿下的。紫燕嘛,夏東強跟她的關係還不熟,得慢慢來,至於雪妮,這可是個難啃的骨頭,得加油了。

“有幾門幾個就夠了,要是再讓別人進來住的話這裏面就夠亂了,到時候管都管不過來呢。”夏東強微笑着說道,露出了兩排潔白的牙齒。

“對了,雪妮,你把你們班上今天的活動具體給我們講講吧。”如果讓子怡繼續問下去的話遲早會要出事,因此夏東強來個個先發制人,先將問題拋出去,這樣的話子怡就不會製造新的話題了,話題的主權將會牢牢地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儘管夏東強已經清楚今天的形成安排,但她還是要子怡詳細的講述一遍。 “秋遊的日程安排我上次不是跟東強哥您講了嗎?我們這次主要就是去古林公園吃燒烤,那邊還有一些遊玩項目,如果好玩的話我們就去玩玩好了。”子怡對夏東強說道。

夏東強右手輕輕的拍着自己的腦門,“你看我整天就知道幫會的事情,這些東西上次子怡度跟我講過了,我竟然都忘記了,看來人年紀大了就是不行啊,唉,我現在已經老咯。”夏東強一臉感慨的模樣。

等夏東強說完這句話過後,忽然覺得這裏面的氣氛有點不對勁啊,怎麼車廂裏一下子就顯得這麼平靜了?夏東強慢慢地轉過頭來,看着雪妮跟子怡,這時候她們兩人正用一種鄙視的眼神看着自己,“我說你們兩個怎麼了,幹嘛用這種眼神看着我啊,我好害怕的。”夏東強疑惑地說道。

“好假。”雪妮跟子怡異口同聲地說道,紛紛像夏東強豎起了中指。

夏東強這纔想起來,剛剛自己好像演的有點過頭了。

爲了緩解車上尷尬的氣氛,夏東強將車上的音樂開了起來。經過了二十五分鐘的車程,夏東強等人終於來到了學校。

“東強哥,走快點,還有三分鐘就要遲到了。”子怡一手拉着夏東強,一手拉着雪妮向前面跑到。

遠遠地,夏東強看到前面停着一輛大巴車,大巴車前面站着幾十名着裝休閒的學生,想都不用想了,肯定是他們咯。帶着衆多的顧慮,夏東強跟在子怡後面來到了子怡的班集體。

自從上次的事件之後,夏東強在他們班上還是很有威望的,很多人都認爲夏東強是子怡的男朋友,因爲這一點,讓子怡班上原本想追子怡的那些男孩放棄了念頭,唯獨子怡的班導,好像一個叫做郝建的傢伙對子怡鍥而不捨,儘管子怡已經拒絕了好幾次,但是這郝建真是不到黃河心不死,他說了,只要自己沒有結婚,自己就會這麼一直追下去。

有的時候,子怡實在是受不了了,就來了句,“班導,有的時候我發現你真的好賤哎。”

這句話本來是罵人的一句話,但是在郝建的眼裏這句話卻十分的中聽,“我本來就叫‘郝建’啊,我要是不‘賤’的話就對不起我的這個名字了。”郝建十分得意的對子怡說道。

子怡真的是無語了,對於這樣的2貨子怡已經無法找到一個詞語來形容了。

本來這次活動是自願性質的,但是這個郝建非要班長在班級裏面強調這是班級第一次集體性的行動,任何人都不得缺席,這不明擺着閉着子怡去嘛。子怡心裏那是一百個不願意啊,但是沒有辦法,誰讓人家是班導呢,大一的班導在班上在一些重大的事情上面還是很有話語權的,看你爽呢就對你好點,看你不爽呢就想方設法的整你,因爲這點,子怡纔沒有跟那個郝建鬧翻。

不過這次秋遊有夏東強坐鎮,那個郝建就是膽子再怎麼打也不會作出什麼出格的事情吧。子怡心裏是這麼想的。

班上所有的人都到齊了只剩下子怡一個人沒有過來,這郝建站在大巴車的前頭那個心急如焚啊,子怡不會今天不來了吧?好不容易找到這麼好的一個機會,要是她真的不來的話下次要想再找到這樣的一個機會就難上加難了。

就在郝建滿心失落的時候,忽然他的眼中射出一絲亮光,沒錯,就是她,是子怡,真是千呼萬喚始出來啊,郝建第一眼看到子怡過後馬上就衝這邊跑了過來,這子怡左手拉着雪妮姐,右手拉着東強哥,這樣郝建就找不到機會接觸到自己了。看來帶上東強哥跟雪妮姐還是很有必要滴。

可是接下來發生的事情讓子怡徹底傻眼了,那個郝建真的是‘賤’到無窮打大,他先是走到雪妮跟子怡的中間,硬生生的將雪妮給擠了出去。“子怡,你終於來了啊,全班同學都在等着你呢。”郝建興奮的說道。

子怡的心情本來還是很不錯的,但是被郝建這麼一攪和,心裏一下就來了火氣,但是她還是儘量的剋制了下來。“路程有點遠,但是好歹沒有遲到,我們提前一分鐘到了這裏了。”子怡冷冷的說道。

子怡這麼冷漠的態度讓郝建有點失落,不過這郝建內心已經鍛鍊的足夠堅強,這點打擊對他來說不算什麼。一個不經意的轉頭,郝建才發現子怡旁邊好像還有一個人。

“這個人是誰啊?怎麼以前沒有見過?”郝建指着夏東強問道。

子怡輕輕地咳嗽了幾下,“既然你這麼感興趣,那我就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我的男朋友,叫做夏東強,這位呢,是我們的班導,叫做郝建,比較好記的一個名字。”在介紹夏東強的時候,子怡是略帶微笑的,不過在介紹郝建的時候,子怡的態度就是冷漠了。這就是差距啊。

當聽到夏東強就是子怡的男朋友的時候,郝建差點倒在了地上。之前從來沒有聽子怡提到什麼男朋友,也沒有提到夏東強,這時間也太快了吧?郝建有點接受不了了。

很快郝建就調整了下心情,因爲夏東強外表足夠普通,並沒有什麼優勢。“這位兄弟現在是做什麼的呀?”郝建對夏東強問道。

“沒有工作,待業。”夏東強微微一笑,回答的夠乾脆簡練。

當郝建聽到這邊的時候,心中的那份自豪感很快又涌上心頭,“現在工作確實是難找,這樣吧,我認識一個朋友,他那邊正缺人,工作是累了點,你要是能夠堅持下來的話我就把你給介紹過去。”郝建好不容易找到了一點優勢,就因爲這個郝建是不會輕易放棄的。

夏東強微微一笑,“謝謝兄弟,不過我這個人比較懶,就只會好吃懶做,你說的那份工作太苦了,我還是不去了吧。”夏東強委婉的拒絕道。

當夏東強說道這邊的時候一旁的雪妮跟子怡都‘噗嗤’的笑了起來,夏東強也忒低調了吧?這都能扯,真受不了他了。

“我說兄弟你啊,你要是抱着這個想法的話你永遠是賺不到錢的,這樣的話我們的子怡就不能跟着你走了,她要是跟着你的話會受罪一輩子的,我看你爲了子怡着想還是早點跟他分手吧,這長痛不如短痛。”夏東強都要笑了,這人真夠直接的,你追子怡也就算了,竟然還當着自己的面勸自己跟子怡分手,看來郝建這個名字是名不虛傳啊。

“班導,時間到了,我們該上車了。”不遠處的一名男生對郝建喊道。

“走,子怡,我們上車吧。”郝建說完就想拉着子怡的手往車上走去。尼瑪,這是明着搶啊,還好子怡機靈,早在郝建伸手之前雙手就伏在了夏東強的胳膊上,“東強哥,我們走吧。”子怡撒嬌地對夏東強說道,那表情真是要多溫柔就有多溫柔。

旁邊的郝建看了真是氣不打一出來,氣的眼睛都要綠了,但是沒有辦法,人家現在是情侶關係,所以做出一些親密的動作也是無可厚非的事情。看着夏東強很子怡遠去的背影,郝建狠狠的甩了一下胳膊。

雪妮跟在夏東強他們的後面,郝建一看單身一人的雪妮,遊戲!

“我說美女,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郝建趕緊跑到雪妮身邊對雪妮說道。

雪妮捋了捋自己的長髮,“有什麼問題你就問吧。”

“你跟夏東強是什麼關係?”郝建對雪妮問道。

“一般的朋友關係。”雪妮帶上了墨鏡走了走上了大巴車。

“那你跟子怡呢?也是朋友關係嗎?”郝建好像是要刨根究底了。

郝建這麼一問,夏東強就知道其用意了,“這個難道你還看不出來嗎?我說你這個小男孩怎麼問題這麼多,喜歡聞那麼多個爲什麼,你要是想知道的話自己去問子怡好了。”雪妮有些不耐煩的對郝建說道。

子怡跟雪妮坐在比較靠後的一排座位上,雪妮則坐在了他們的後面,在雪妮的旁邊本來還控制以爲位置的,眼看那個位置就要被其他的男生給搶過去,這郝建來了一個百米衝刺,順利的搶到了這個寶座。當郝建坐到了座位上之後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前面的夏東強跟子怡兩個人依偎在一起,那姿勢真的要多親密就有多親密。

“非禮勿言,非禮勿視,非禮勿做,非禮勿擾。”坐在夏東強身後的郝建不停的唸叨着,這段話惹得前面的子怡跟夏東強一陣嬉笑。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