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3 日 0 Comments

夜色來臨,一行人坐在山頭,一邊吃著烤肉,一邊聊起了島上的情況。

「今天我們又發現了兩座靈氣特別充沛的山峰。全都被一些勢力團隊佔據著。」

「不知道這樣的山峰,島上有幾座?」

于飛笑道:「第一防線外有六座,而第一防線的五座山峰也全都是同一級別,靈氣充沛的山峰。」

劉紅雪驚疑道:「你似乎很清楚。」

秋雨笑道:「于飛總能知道一些我們所不知道的事情,你不必去在乎他是怎麼知道的。通常情況下。他只要開口,信息都比較準確。」

這是眾人的經驗,大家早就見怪不怪,而于飛一般情況下也不會刻意去解說。

于飛的低調讓他顯得神秘莫測,就算是目前身邊最親近的人,對於飛的底細也是摸不透。

沒有人知道于飛出自哪個門派。修鍊的是什麼法訣。

大家只知道于飛很厲害,知道葬龍絕地里的一些事情,但卻連萬獸不滅體這五個字都從不曾聽聞。

「第一防線外有六座靈氣充沛的山峰,會不會全都已經被人佔據?六座山峰若是均勻分佈,要探秘其中的情況,就得繞著千峰島外圍走上一圈才行。」

柳紅衣看著于飛。提出了自己的建議。

小和尚道:「我們仔細留意過,目前見過的三座山峰,山勢都比較宏偉,四周分佈著六座像我們腳下這樣的山峰,如群星拱月守護著那三座靈峰。以此推斷,另外三座靈峰的情況應該也差不多,它們就像六顆璀璨的恆星。分佈在第一防線外圍的群山之中。」

萬玉娘道:「除此之外,我們還打聽到了一些修士的情況,很多厲害的高手都來到了千峰島上。」

莫寒香問道:「都有哪些人?可有打聽到我師妹的下落?」

夏逸風道:「你師妹暫時還沒有消息,但我們知道,警神徐天陽、古寒英、寒江叟在一兩個月以前就來到了千峰島上。依照時間推算,他們應該是從火焰島直接被傳送到千峰島來的。」

許楓哼道:「那傢伙可不是省油的燈,可知道他們現在情況怎麼樣了?」

小和尚道:「我們暫時只知道他們在島上,而且聽說已經越過第一防線,其中情況就不太清楚了。」

秋雨沉吟道:「當初活著離開火焰島的修士並不多,除了徐天陽三人外。似乎就只剩下北冰、公孫若龍與本派長老張華峰,不知道他們是不是也來到了這個島上?」

金燕問道:「除了警神徐天陽三人外,可還有其他修士的消息?」

夏逸風道:「女金剛摩柯也來到了千峰島上,目前不知下落。」

夏新竹道:「女金剛摩柯從歸魂島而來,不知道當初歸魂島上的其他高手有沒有一起進來。」

齊曼雪道:「我估計其他島上的高手最終都將來到千峰島上。因為這是進入下一圈層的必經之路。歸魂島可以返回現實世界,而千峰島上的傳送陣卻能通往葬龍絕地外圍第二圈層,這兩個島嶼一進一出,是最關鍵的區域。」

賈紅菱看了一眼于飛,遲疑道:「我們就一直在外圍修鍊,不進入第一防線,不接觸其他修士團隊?」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看著于飛,這事需要由他決定。

大家都明白,逗留外圍是為了給於飛晉陞六重天境界提供便利,可于飛到底需要多少時間才能晉陞六重天境界,這個誰也不知。

「從明天開始,我們改變策略,白天行進,晚上修鍊,順著外圍山峰一圈一圈的朝內挺進,對千峰島展開地毯式的搜尋。」

于飛經過考慮,覺得老是留在外圍也不是辦法,畢竟這島上有不少他牽挂之人。

大家聞言一喜,老呆在一個地方也覺得無趣,都想朝著島嶼中心進發,找機會表現自己。

拿定主意后,眾人便開始靜心修鍊,抓緊提升實力。

第四天一早,于飛帶著眾人啟程,朝島嶼外圍行進。

目前于飛一行人所在的山峰,自外而內屬於第三圈。

于飛打算從外圍第一圈開始,所以帶著大家往外去。

眾人對此沒有太大的異議,劉紅雪建議從第一圈與第二圈的兩山之間行進,可有效節省時間。

于飛採納了這個建議,他也不想耽誤太多的時間,畢竟千峰島很大,繞行一圈需要花費不少時日。

于飛從入島的第一座山峰開始,那裡連續三座山峰的大地母氣都已經被于飛抽取,他就以此為起點,自西往東去。

經過昨日柳紅衣、金燕、夏新竹三女的努力,于飛體內的六重天真元佔到了百分之一的比例。

依照八比一的兌換比例,于飛體內百分之八的五重天真元可以轉化為百分之一的六重天真元,飽和的經脈就能得到百分之七的空間。

如今一夜過去,這百分之七的空間已經有百分之二被新近湧入體內的真元佔據,僅剩下百分之五的空間可以繼續容納真元。

于飛要想體內的六重天真元達到百分之五十,依照八比一的兌換比例,就需要百分之四百的五重天真元。

這種情況下,于飛必須一邊將體內的五重天真元轉化為六重天真元,一邊吸納外界的靈氣轉化為五重天真元,用來填補這個空缺,讓自己的實力一直不斷上升。

于飛眼下的起點已經很高,要想短期內將整體實力提升四倍,僅憑吸納島上的靈氣轉化為真元這種方式,那顯然不太容易。

為此,于飛只能打那大地母氣的主意,一邊轉化真元,一邊融合大地母氣,讓自己的實力處於高速上升過程。

「為了節省時間,我們兵分三路,間隔一定距離,可有效提高效率。」

于飛讓夏逸風、小和尚、許楓、萬玉娘四人一組,負責探索第二圈層的山峰。

劉紅雪、賈紅菱、金燕、夏新竹、柳紅衣五位六重天高手一組,負責外圍第一圈層的山峰。

秋雨、莫寒香、齊曼雪、丹影虹四女跟在於飛身邊,從兩山之間的峽谷前行,三個小組排成一個『人』字形,夏逸風四人居左,劉紅雪五人居右,于飛居中,朝前推進。

因為有大地母氣的影響,修士的探測波完全不起作用,夏逸風四人,劉紅雪五人只能通過雙眼觀察,對每一座山峰仔細搜尋。

如此,速度肯定快不起來,每一座山峰基本要耗費二十分鐘的時間。

于飛從兩山之間穿行,根本不在意山上的情況,他的目的只是為了抽取每座山峰之下的大地母氣。

每一次抽取大地母氣,于飛都需要耗時十分鐘,加上趕路的耽誤,一左一右的行進線路,速度反而落在了夏逸風、劉紅雪兩組人馬之後。

此前,于飛體內已經融合了三股大地母氣。

如今,于飛基本是每十五分鐘就能抽取融合一條大地母氣進入身體之中,一個小時就能融合四條大地母氣,這個速度是相當不錯的。

每融合一條大地母氣,于飛的修為實力都會出現暴漲的過程,且全身血液加速流動,精力越來越旺盛,就像當初在歸魂島上吞噬獸元一樣,有著獸血沸騰的感覺。

大地母氣蘊含著超級濃縮的靈氣精髓,能激發身體潛能,一次性吞噬融合太多,會活活把人撐死。

此前,于飛還沒有與柳紅衣合體時,吞噬融合了三條大地母氣,就感覺身體無法承受。

如今,于飛經過陰陽雙修,體內多了一股六重天真元,對於大地母氣的吸收與容納都有了明顯提高。

一晃兩個小時過去,于飛一口氣融合了八條大地母氣,入住八個不同的穴位,這讓他血液沸騰,精力旺盛得猶如一頭大古凶獸,急需要宣洩。 【求月票推薦票,真心感謝大家的支持!還沒訂閱的朋友,還請充點小錢訂閱下,已經訂閱的朋友,還請設置一下「自動訂閱」。感謝每一位支持青燈、喜愛青燈的朋友,感謝大家的每一份關注和支持,鞠躬感謝!】

………….

我沒有想到,玄陰子隨口的一個提議,最後卻是成了一個無法改變的事實。

我成了陰陽師門的代理掌門人,全權負責平息此次掌門爭鬥的事情。

金環等人歡呼完畢,又請玄陰子親自寫了一份掌門敕令,封我做代掌門人。封號賜予完畢,金環等人對我的稱呼也立刻從方師弟變成了「代掌門」,這使得我不得不驚訝他們對玄陰子的唯命是從程度。

已經失去了記憶,完全老頑童一個的玄陰子,居然還是可以這麼隨心所欲地指使他們,真是不可思議。由此,也可見玄陰子平時對於他們的管束有多麼嚴格了。

了解了這個情況,我心裡對於此次平息爭鬥的事情,也多了一份把握。

按照這個情況來看,玄陰子平時在門派內部的威望,是毋庸置疑的,他的弟子,應該都是對他非常敬畏,而且唯命是從的。所以,現在,由他特別的專員,也必然會受到極大的重視。

重生甜妻,陸少寵上癮 他們既然重視我,那麼,我的工作也就好開展了。

其實,原本,我並不想摻和這件事情。因為我完全沒有必要,為了玄陰子去做這些不三不四的麻煩事。

但是,玄陰子卻是用一句話,就把我說服了。

「這些天,我零零碎碎想起了一些事情,而且很多都是和你相關的。如果你答應幫我去處理這個事情,你回來之後,我就告訴你一個天大的秘密。那秘密是關於你的身世的。」玄陰子讓金環等人出去之後,單獨對我說道。

「你記起來了什麼?」聽到他的話,我驚聲問道。同時凝視著這個老傢伙,皺眉問道:「你是不是已經恢復了記憶,然後又想算計我,所以故意給我下了這個套子?你想要玩死我。是不是?」

「嘿嘿,差不多吧,反正這次的事情,聽他們剛才的意思,挺危險的。你要是處理不好的話,還真有可能被玩死。所以啊,你去了之後,還是小心一點好。噢,對了,接下來的時間,我看我也不能在這醫院裡面住著了,這兒人太多了。不夠清靜。也不夠安全,你還有沒有其他什麼地方可以給我住的,能不能給我挪個窩?」玄陰子半真半假地回答了我的問題,然後又岔開了話題。

我被他弄得有些火大,禁不住有些生氣地對他說道:「這兒已經算是好的了。你就知足吧。再說了,我也沒讓你留下來。你實在不行的話。就跟那些人回去,他們肯定給你最好的地方住。」

「嘿嘿。」聽到我的話,玄陰子冷冷一笑。接著卻是眯眼看著我道:「你想不想知道那崩血之症是怎麼回事?」

「什麼?」聽到這個話,我不覺再次一驚,立時滿心警惕地審視著玄陰子,接著則是冷冷地對他說道:「你已經恢復了記憶,是不是?你果真是在算計我,對不對?」

「呵呵,」對於我的話,玄陰子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只是淡淡地笑了一下,接著則是用小指掏了掏耳洞,意味深長地對我道:「怎麼說呢?其實我也只是想起了一部分內容而已。不過嘛,如果你想要知道這些內容的話,就得對我好一點,讓我住舒服了,吃舒服了,然後嘛,好好聽我的話,我說不定就會再想起來一些什麼,然後就會幫你解決一些疑惑。你看,我們來做個交易,怎麼樣。你幫我處理門派里的事情,我幫你想事情,你看如何?」

「哼,老狐狸,既然你已經恢復記憶了,那我們就沒有什麼好說的了!」聽到玄陰子的話,我面色一冷,一把抽出了陰魂尺,上前就要去抓玄陰子的脖頸,卻不想,這老傢伙竟然是一閃身躲過了我的抓捏,接著則是一反手,扣住了我的手腕,用力一捏,「咯吱」一聲,將我的手腕捏脫臼了。

「唔——」我一聲悶哼,立時身體一歪,手裡的陰魂尺就向他身上點了過去。

「哎幺吆,乖乖,這個厲害,不能被你點到的。我閃!」

見到陰魂尺點了上來,玄陰子半真半假地再次一閃,躲過了我的陰魂尺,然後右手突然一個手刀切下來,我的右手腕,也跟著被打成了脫臼狀態。

「呵呵,」玄陰子抬手將陰魂尺捏到了手裡,在面前一邊晃著,一邊瞥眼看著面色難堪,正咬牙切齒地怒視著他的我,竟然是饒有興緻地咂咂嘴,點了點頭,對著那陰魂尺道:「不錯,這東西,我有點印象。這個是個寶貝。一看就知道是寶貝,氣場很強大。可惜你小子修為太嫩,沒能發揮出它的厲害。不然的話,我老人家早就被你給點死了。你奶奶的,你這小子,沒看出來哈,還挺狠的,居然真的想要殺掉我老人家。話說我到底怎麼得罪你了,你這麼恨我?」

「哼,你得罪我的地方,可多了去了,你不是已經恢復了記憶了嗎?難道你還不知道嗎?呸!」我怒視著玄陰子,對他吐了一口唾沫。

「嘖嘖,」見到我的樣子,玄陰子也是有些疑惑地皺起了眉頭,接著則是有些為難地看著我道:「小娃子,我和你說個實話吧。我現在的記憶,恢復的不是很完全。早些年的一些記憶,有些找回來了。但是,最近一段時間發生的事情,我反而不太記得了。按照我的感覺,這記憶好像是從前往後,慢慢恢復的,有時候還會卡住,好幾天都想不起來什麼東西。我和你說實話吧,其實我現在也就記得我以前在師門裡遇到的一些事情。而且還是一些片段。所以呢,對於我和你之間的仇恨,我還真的不是很清楚。不過,說實話,小娃子,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我老人家是真心喜歡你。把你當孫子看。我想,以前,咱們之間,就算有什麼仇恨,想必也是誤會。正所謂冤家宜解不宜結。你看,不如我們和好了,行不行?」

「和好?」聽到玄陰子的話,我冷笑一聲,眯眼看著他道:「可以,只要你把姥爺的命還回來,就可以!」

「什麼?你姥爺的命?我殺了你姥爺?真有這回事?」聽到我的話,玄陰子有些驚愕地看著我問道。

「哼,既然你記不起來了,那我就幫你回憶回憶!」見到玄陰子居然裝瘋賣傻,我一咬牙,在他椅子上坐了下來,冷眼看著他道:「玄陰子,你聽好了。我的姥爺就叫做玄陽子,他是你的師兄。當年,是你暗算他,逼他交出了掌門之位,逼他離開師門,出走他鄉,孤苦一生,而且,你還給他種下了那恐怖的崩血之症,害得他現在變成了植物人,你說,我是不是該找你報仇?!」

我一口氣,我自己心中的推測,全部都說了出來。

其實這些事情,姥爺並沒有直接和我說過。我之所以這麼想,主要是因為上次狐狸眼的事情,使得玄陰子這幫人,給我的印象不太好。所以,我就把姥爺的所有苦楚都歸結到了他們身上。

是他們,肯定是他們陷害了姥爺,不然姥爺絕對不會落到這個地步!

聽到我的話,玄陰子沉默了,他沒有說話,低頭皺眉想了半晌,這才抬眼看著我,長嘆一口氣道:「我也有崩血之症,這個問題,又怎麼解釋?」

「作孽太多,必遭天譴,你這是自作孽不可活!」我冷聲說道。

玄陰子被我說得臉上一陣青白,良久才冷著臉,強行壓下心頭的怒火,冷聲道:「小娃子,很多事情,是不能單單憑藉臆想的。就像你姥爺的事情,我勸你還是先調查清楚了,再來找我算賬。我實話告訴你,在我現在的記憶里,我和我的師兄,關係很好,我們一起修行,一起執行任務,每次都合作地很愉快。師兄他很照顧我,我也很感激他。從這個情況來看,我不可能陷害師兄。他的落難,肯定有其他什麼原因。」

「哼,你不要忘了,人是會變的。誰知道你為了爭奪掌門之位,會幹出什麼喪心病狂的事情來?如果不是你陷害姥爺,那又是誰陷害了他?」我輕蔑地看著玄陰子,冷聲問道。

「這個,我,我真的不知道,我記不起來了。我現在只記得一個片段,就是我當上掌門的那天,師兄還祝賀過我,然後,然後他就走了。我記不得當時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我能記起來,當時我的心情很沉重。我並不希望師兄就此隕落。」玄陰子說著話,抬頭看著我,突然對我道:「師兄,他,他現在在哪裡了?你能帶我去見見他嗎?我想見他最後一面。可以嗎?」 (二更送上,求月票、月票、月票!)

于飛讓秋雨卻通知夏逸風、莫寒香去通知劉紅雪,讓兩組人馬暫緩前進,避免拉開距離,從而發生意外。

不多時,柳紅衣、金燕、夏新竹返回,莫寒香留在劉紅雪與賈紅菱身邊,齊曼雪與丹影虹被于飛收入百花爭春圖內,就在這山谷之中,于飛拉著柳紅衣開始盡情發泄。

陰陽一體,雙修自啟。

金燕與夏新竹施展出聖心如一,全心全意的協助於飛轉化真元。

柳紅衣被于飛轟得死去活來,高亢的尖叫聲回蕩在山谷四方,美麗的臉上滿是陶醉與舒爽。

半個小時后,柳紅衣無力的倒在地上。

于飛立時放出齊曼雪與丹影虹,繼續發泄那旺盛的精力,金燕與夏新竹則趁機在百花園中休息,恢復耗損的元氣。

待柳紅衣恢復體力之後,于飛又找上柳紅衣,繼續抓緊修鍊,分秒必爭。

如此,丹影虹與齊曼雪成為了替補人員,每一次輪換道她們,柳紅衣、金燕、夏新竹都趁機休息。

這一次,于飛耗費了三個小時,強悍的戰鬥力讓柳紅衣、丹影虹、齊曼雪又愛又恨,卻又無能為力。

盡興之後,于飛帶著三女繼續上路,並放出了金燕與夏新竹。

因為人員變化,秋雨來到了劉紅雪身邊,算上莫寒香、賈紅菱,剛好四人。

柳紅衣、金燕、夏新竹、丹影虹、齊曼雪五人跟在於飛身邊,以方便他隨時有所需求。

千峰島很大,每一座山峰高度都在千米以上,面積百十平方公里,兩山之間的距離也不完全相等。

夏逸風和劉紅雪兩組人馬都在山上發現了諸多奇形怪狀的動物。以及一些修士曾經留下的痕迹,但卻沒有遇上什麼危險。

畢竟這是最外圍的第一圈與第二圈,屬於邊沿地帶。

于飛走在後面,因為他需要一左一右的抽取大地母氣,速度自然更慢。

下午,于飛花費了兩個小時。又吞噬融合了八條大地母氣,使得體內的大地母氣數量達到了十九條。

考慮到晚上不便行動,于飛這一次沒有馬上停下,而是繼續前進,在又吞噬融合了五條大地母氣之後,這才尋找適合修鍊之地。

于飛通知夏逸風與劉紅雪等人,直接進入第三圈,尋找了兩座相鄰的山峰,從半下午就開始修鍊。一直持續到了第二天早上。

因為晚上必須呆在峰頂,不能留在山谷,所以于飛只能這樣做。

這一次于飛一口氣吞噬了十三條大地母氣,旺盛的精力可把柳紅衣、丹影虹、齊曼雪給折騰得不輕。

到後來,殘風與伍思琪都雙雙上陣,這才抵擋住于飛的攻擊。

強悍的戰鬥力與持久力是于飛的一大心病,雖說男人這方面的能力強是很自豪的事情,可太強悍也是讓人吃不消的事情。

持續十多個小時的修鍊。讓于飛體內的六重天真元大大增加,容量佔有率從百分之一提升到了百分之三。效果是相當明白。

于飛眼下體內有二十四道大地母氣,就像是二十四條靈脈盤踞在穴道之中,擁有取之不盡的靈氣,可供他使用。

這可是無比珍貴的東西,乃靈氣之精髓所集,平日里就盤踞在穴道之中。需要用時就可以快速催動,爆發出驚天的威力。

厚婚祕愛:總裁老公超給力 因為大地母氣的關係,于飛的身體對於島上的靈氣吸納速度快得驚人,到清晨結束陰陽雙修時,于飛體內的五重天真元已經達到百分之九十的容量。經脈僅剩下百分之七的空餘。

稍後,于飛、夏逸風、劉紅雪三方匯聚,繼續前進。

千峰島很大,外圍第一圈的山峰數量最多,估計有五六十座。

于飛第一天吞噬了二十一道大地母氣,第一圈十一道,第二圈十道,數差十分之一。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