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30 日 0 Comments

可是魔王根本不懼這一式噬魂劍法,就在劍氣即將射入他的眉心的時候,他伸手一抓,穩穩地抓住這一道劍氣。

“哈哈哈……這隻對有元神的人有用,對於我是沒有用的!”

魔王用力一捏,便將抓在手中的巨大紅色劍氣捏碎。

紅色劍氣化爲淡淡的粉紅色的彩霞慢慢擴散消失,就這樣消失在魔王的手中。

是的,魔王沒有元神,所以這一式斬元神的噬魂劍法對魔王根本沒有用,輕輕鬆鬆便將這一式捏爆。

可是,這對端木似乎沒有什麼大的影響,端木手中長劍一揮,一股舒適的感覺撲面而來。

“噬魂劍法之第三式——噬魂滅仙!”

這一式便是真正的一劍西來,天外飛仙,天地也在此刻變色,天上出現了一朵紅色的雲彩,同時天上出現了一個絕大的紅**域,所有的人都被這個紅**域籠罩之內。

這一式一改之前的各種風格,直接變爲最直接的攻擊,不管你們怎麼說,不管你們怎麼評價,這一式還是蘊含着天地最真的道與理。

宅在隨身世界 轟隆!

端木慢吞吞地將手中的端木劍遞了過去,那是一劍,那是千萬劍,哪裏纔是蘊含着人們的各種各樣的毀滅與生存。

魔王身影飛速移動,如同行走在黑夜的鬼魅一般,如同架着一葉扁舟在驚濤駭浪中行走,一劍化成的千萬劍還是對他造不成什麼傷害。

畢竟他曾是開天闢地前的一個魔,畢竟他的修爲逆天,功參造化,如若不是這次受的傷實在是有點難辦,他早就恢復了。

可是,這並不意味着魔王並不回擊。

“叮叮噹噹……叮叮噹噹……叮叮噹噹……”

魔王手中的四根手指頭不斷撞擊到端木手中的端木劍身上,每一次都是十分準確無語地轟擊在端木劍地劍背上。

端木沒注意到:他手中的端木劍已經出現了一道淡淡的劍痕,他還在揮劍,還在怒吼,還在瘋狂運轉魔功想要將魔王劈成碎片…… 隨着魔王手指運動節奏的加快,端木劍上面的裂痕越來越多,越來越密集,竟佈滿了整把劍。

“乒!”

最後,端木劍終於承受不住魔王如此密集的攻擊,化爲一塊塊激射而出的碎片。

“哈哈哈哈……去死吧!”魔王猖狂大笑,魔手遮天,化爲一隻遮天蔽日的大手向端木抓去,煞氣瀰漫,竟讓人有種將要窒息的感覺。

端木一聲大喝,一掌拍出,一道血紅色的大手印憑空出現,迎向那遮天蔽日的巨手。

轟隆一聲,血紅色的手印和魔王化出來的巨手狠狠地撞在一起,將周圍的虛空震出一道道裂痕,同時兩者相互侵蝕潰散,綻放出一道道紅色與黑色的光芒。

紅芒與黑芒掃來,吳雲飛快向後退數十步,這才勉強躲過這兩股力量的波及。

擡頭看去,被紅芒和黑芒掃過的地方一片焦黑,一切生機都被毀滅。這讓吳雲不禁暗自慶幸又有一些心悸。

那一道道被掃過的地方,不僅生機全無,更是留下深不可測的鴻溝,一眼看去根本看不出究竟有多深。

吳雲可不敢擔保,如果這些光芒掃到自己的身上,自己是否能夠承受得住。

轟隆隆!

一紅一黑兩隻大小不一的手掌炸開,將周圍的空間炸成一片空洞。兩人的一掌,竟恐怖如斯。

看到這種情況,吳雲又忍不住後退的十幾步,直到確定兩人交手的餘波不會波及到自己的時候,這才停下來。

在這種情況下,吳雲突然覺得自己真的太脆弱了,根本承受不住半點餘波。

魔王身受重傷卻還能展現出地元境的修爲,吳雲不敢確定如果魔王沒有受傷的話,魔王的真正實力會是什麼樣的。

不過,單單如此,就夠恐怖了。

不過幸好,如今的端木已經觸摸到天命境,現在暫時能夠壓住魔王一頭。

今天一定要趁這個機會將他滅了,否則的話下一次想要滅他定會是艱難萬分。吳雲心中想道。

遠處端木掌掌綿綿不絕,形成驚濤拍岸之勢向魔王拍去,可是每次魔王都能夠及時化解端木的攻擊,並進行反擊,讓端木不得不退卻。

吳雲皺了皺眉頭,不知爲何,端木竟有種束手束腳,不敢放手一戰的樣子。

吳雲的感覺沒有錯,端木的確不敢放手與魔王一戰。每一次肉體接觸,他都能感覺到有一股邪氣侵入體內,雖然這股邪氣微不足道,很輕易地被自己鎮壓下去。

但是千里之堤,潰於蟻穴,隨着肉體接觸的次數增加,這股邪氣越來越多,遲早會到達一種自己承受不住的情況,到時後果不堪設想。

“篷!”

端木抓住機會,運轉祕術生生將魔王給打爆,漫天的煞氣四處散開,但是在剎那間又重組了。

魔王咆哮,將端木把自己打爆認爲是一件恥辱,背後帶着滾滾黑氣向端木撲去,如同失去理智的瘋狗一般。

沒錯,就像是瘋狗,逮到人就咬,絲毫不管自己打不打得過。

不過魔王的確有做瘋狗的資格,因爲他是打不死的,照他這樣的打法,他的對手遲早會被耗死。

很顯然,魔王現在就是存在這種心思。

端木皺起眉頭,而後又舒展開來,腳踏着虛空連退七步,在天空留下七個腳印一樣的黑洞。

同時,他的食指與中指併攏,以指爲劍,射出數十道燦爛的紅色劍氣,劍氣很特殊,紅中夾紫,紫中帶金,赫然是端木自創的一種祕術。

魔王仰天長嘯,四指魔爪一揮,頃刻間將這數十道劍氣絞得粉碎,一個也不留。

可是,粉碎以後的劍氣並沒有消失,反而是化爲一個紅色的靈力罩將魔王籠罩起來,靈力罩的正上方,有一個紫色的鎖,鎖孔是金色的。

困仙罩!

名字爲困仙,自然真的不能困仙,但是這也從側面展現出困仙罩的威力,既然號稱神仙都能困,自然不會那麼差勁。

可惜這是一種殘缺的祕術,是端木在在機緣巧合之下在一個強者的隕落之地找到的。

按照那位前輩的說道,真正的困仙罩不僅能夠將對手困住,更能破碎虛空,將其放逐於虛空,讓他永遠也回不來。

而困仙罩上面的那個鎖,便是打開虛空的關節,只要演化出了鑰匙,便立刻可以將被困者放逐出去。

可惜端木沒有鑰匙的演化之法,若是有鑰匙的話,便可以很乾脆地將魔王放逐到無窮無盡的虛空之中,讓他永遠也回不來。

魔王大吼,猛烈地轟擊困仙罩的內壁,將困仙罩震地四處搖晃。不過搖晃歸搖晃,困仙罩倒也堅固,任憑魔王如何敲打,都沒有被打破。

端木身形一閃,馬上來到吳雲面前,“教主,借噬魂聖劍一用。”

吳雲馬上將噬魂劍取出,隨手一甩,噬魂劍在空中飛過一個完美的弧度落入端木的手中。

吳雲問道:“你剛纔想要說什麼,要向消滅魔,除非怎麼樣?”

端木接過噬魂劍,轉過身看着在困仙罩內左突右衝大聲咆哮的魔王,眼裏閃過一道精光,說道:“魔是開天闢地前的便存在的生物,所以這世間沒有任何東西能夠毀滅它。”

頓了頓,端木繼續說道:“只有藉助蒼天的力量才能夠毀滅它,否則的話它會不斷重組,不斷重生,不死不滅。”

吳雲好像想到了什麼,但是不敢確定,試探性地說道道:“你是說……”

端木點了點頭,說道:“沒錯,天雷是魔的剋星,若是能夠引來天雷的話,說不定能夠消滅它。我記得道觀有一種道法叫做太乙神雷之術,能夠召喚神雷,只可惜我不會……”

話還沒說完,端木眼神一凝。

回頭一看,卻是魔王將困仙罩打得傷痕無數,竟有種即將破碎的趨勢。魔王不愧是魔王,就算是困仙罩也只能困住他一小段時間。

端木舉起手中黑黝黝的噬魂劍,腳踩着虛空一步一步向魔王走去,頭也不回。

“教主,如果情況不對的話你就先走,不用管我。”端木留下這句話。

端木也沒有把握將魔王徹底殺死,因爲像魔王這樣變態的生命力僅僅是耗都能將人耗死,這種生命力簡直讓人絕望。

吳雲笑了笑,很自信地說道:“放心吧,死的一定是他而不會是我們。”

聽到這句話,端木突然一顫,停下了向前的腳步。

這句話……

似曾相識。

……

數千年前,由於噬魂教的急劇擴張,觸犯到在北荒諸多魔教的利益,所以引起衆多魔教羣起而攻之。

“教主,出事了。主持防守西線的魏虎突然背叛,投靠攻打西線的聖教了,如今西面門戶大開,不久以後聖教就會殺到這裏了!”一個魔教弟子突然衝入噬魂教的議事廳說道。

“什麼!?”

“魏虎他居然叛變了!”

“這吃裏爬外的畜牲!”

……

議事廳內的十幾二十個人聽到這個消息都臉色大變,而後忍不住咒罵那個背叛的人。

罵罵咧咧的同時,所有人都不約而同地看向議事廳主座上的那個白衣男子。

白衣男子眉清目秀,一副弱不禁風的書生模樣,感覺就像噬魂教的軍師。可是,在座所有人都不敢小看他,一個個都是畢恭畢敬地等待白衣男子下放命令。

議事廳一下就安靜了下來。

“咚!咚!咚……”

白衣男子面無表情地敲着面前的紫檀木作者,什麼也沒有說。

那個進來報告消息的弟子一見這情況,什麼也不敢說,恭恭敬敬地退了出去。

“咚!咚!咚!咚!……”

議事廳安靜了下來,只聽見白衣男子一下一下地敲着桌子。

白衣男子開口說道,“東線,南線和北線沒有問題吧?”

“沒問題,東線的吞天魔教就交給我們了!”

“有我們在,南線的摩羅教就成不了氣候。”

“北線的陰陽魔教只不過是跳樑小醜!”

三個人站起來說道。

他們都是統領一線的主要人物,其實他們之間還有一個魏虎的,只不過他叛變了。

按照白衣男子的原先佈置,這一場大戰噬魂教必勝,可是由於魏虎的叛變,讓一切走向了不可預知的地步。

“那麼,一切按原計劃進行。”白衣男子說道。

“可是,如果按照原計劃的話,我們根本沒有很多的人力支持西線的空缺啊。”有人說道。

白衣男子說道:“西線,就交給我吧。聖教算不得什麼,這場大戰以後,聖教的位置將由我們取代。”

“可是……”有人不放心。

白衣男子笑了笑,說道:“放心吧,死的一定是他們而不是我。”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