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3 日 0 Comments

電光石火之後,伴隨著一聲凄厲的慘叫,這尊囂張的靈皇境二重境界骷髏直接被展牧風一拳轟的粉碎!

就一拳!

從此,這具剛剛復活的骷髏在這世上再也沒有任何存在的機會!

「螻蟻,敢爾!」流沙屍魔勃然大怒,小骨是雖然剛剛加入他的麾下,但卻是馬屁拍的最讓他舒服的,沒想到竟然一招之內,就被眼前的少年擊殺了!

隨著流沙屍魔的暴怒,數百骷髏瞬間將展牧風圍了起來。

白骨凄凄,陰風陣陣,十分的陰森恐怖。

「都退下,本王要親自將這螻蟻擊殺!為小骨報仇!」流沙屍魔命令一下,數百骷髏立刻退了下去,讓出了一個數千步方圓的空地。

「別著急,你也一樣!」

展牧風一聲輕嘯,也不跟流沙屍魔廢話,雄渾的元氣調運起來,剛猛無儔的攻擊一波波潮水般打出,天地似乎都被劇烈的攻擊震蕩了起來。

「可惡!這一次,本王一定要當場將你擊殺,再也不給你挖坑耍詐的機會!」

流沙屍魔勃然大怒,萬萬沒想到眼前這螻蟻竟然敢先他一步動手!

上次,展牧風還只是御靈師境修為,就憑藉著挖坑耍詐的手段從流沙屍魔手上逃脫,被流沙屍魔引為平生最大的奇恥大辱!

這一次,流沙屍魔吸取教訓,發誓絕對不會再給展牧風任何偷奸耍滑的機會!

但是,讓流沙屍魔怎麼也沒有想到的是,它還是再一次掉進了展牧風挖好的陷阱!

在坑貨面前,掉坑簡直避無可避!

「想跟本王比靈力底蘊,那就比比看!」

流沙屍魔狂吼一聲,完全放棄了靈皇境五重境界修為在境界上的巨大優勢,想要以力證道以暴制暴直接將展牧風轟的粉碎,以解心頭之恨!洗刷所受屈辱!

流沙屍魔靈皇境五重境界修為的靈力底蘊,一旦爆發出來,其威力之恐怖,簡直就是難以想象!

迎著展牧風的拳鋒,流沙屍魔也是一拳轟出。

以硬碰硬!以暴制暴!正面擊殺!毫不取巧!

兩尊強悍到變態的強者交鋒,周圍的山川大地,骷髏軍團就遭了災了!

光禿禿的山頭綿延,卻依舊受不了兩尊絕世高手的壓迫,竟然開始層層坍塌下去!

原本踏空站立的骷髏軍團,被縱橫飛舞的靈力壓迫下,無一站得住腳跟,紛紛掉落到了地上!

有些修為稍弱的骷髏,甚至直接被暴烈的元氣餘波震暈,甚至是直接被震的粉碎!

拳鋒對撞,天地之間,靈氣被生生撕裂,巨大的爆炸聲將數十萬步方圓之內的山川大地全部夷為平地!無數的巨石、骷髏、樹木化成了灰燼!

一拳之後,更多的骷髏死於非命!

兩人全力施為的交鋒之下,竟然打了個半斤八兩!

展牧風半斤,流沙屍魔八兩!

流沙屍魔略佔上風!

但是,展牧風卻也是實實在在地抗了下來!

「哇哇哇哇,氣煞我也!螻蟻死來!」

流沙屍魔萬萬沒有想到,自己在短短時間內就突破了靈皇境五重境界,修為大漲,雖然比起身前修為還微不足道,但自認為也可以笑傲一方天下,沒想到,竟然奈何不了一尊區區的靈皇境二重修為的少年!

更大的屈辱湧上流沙屍魔的心頭!

更加暴怒猛烈、更加不顧一切的骷髏鐵拳炮彈般砸向展牧風!

「本王一定要把你錘成肉醬!才能一卸本王心頭之恨!」

流沙屍魔氣的咬牙切齒,怒氣衝天,心裡暗暗發狠,一定要用最暴力的招數,錘死眼前這個屢次讓他蒙羞的螻蟻!

但是,即便是流沙屍魔使出了渾身解數,展牧風卻依舊像是打不死的小強一般,雖然看起來左右出拙,但依舊雖然勉強,卻又頑強地將流沙屍魔的招式一一接下。

這昏天黑地、慘烈無比的一戰,一打便是三天三夜!

劇烈的震蕩波潮水一般不斷地向外涌去,彷彿這一方天地都要崩塌了一般!

展牧風和流沙屍魔雙方硬碰硬交手三萬七千三百拳之後,數百骷髏已無一尊能夠站立!

全部被震暈甚至被震死過去!

但是,展牧風和流沙屍魔似乎都已經殺紅了眼,依舊是在玩命地對攻。

雙方絲毫不取巧,絲毫不閃避,完全是憑藉著自身的元氣底蘊搏命拼殺! 又是三天三夜之後,兩人身上都帶了傷!

天地之間,也充滿了血腥陰鷙的氣息!

此時此刻,流沙屍魔已經陷入了無法抑制的暴怒和癲狂!

展牧風也是大汗淋漓,全身赤紅,戰意已經燃燒到了最高的巔峰。

分明就是兩個沒有腦子只有一身蠻力的奇葩在互毆。

甚至於,有幾道靈皇境強者的神識路過,見此情景,也都紛紛避讓,生怕惹到這兩個不知天高地厚的二愣子!

只是,誰也沒有注意到的是,在展牧風和流沙屍魔玩命對攻的時候,在展牧風體內,深淵凈化泉已經悄然運轉了起來,不斷地將流沙屍魔勝過長江大河般的攻擊轉化成源源不斷的精純能量,源源不斷地補充著展牧風消耗的身軀精華。

展牧風身軀之中,兩個坑胞微粒之內,深邃如海的靈力儲備加速運轉、儲備、調運,絲毫沒有疲沓之像!

終於,在持續高強度的玩命之戰戰鬥到第九天的時候,展牧風和流沙屍魔周遭數百萬步的天地靈力已經被消耗一空。

之後的戰鬥,更多的是雙方展牧風和流沙屍魔自身底蘊的較量!

「該死的螻蟻,現在天地靈力已經消耗殆盡,看你還能支撐多久!」

流沙屍魔自恃自身靈皇境五重的修為遠勝於展牧風靈皇境二重修為,只道展牧風之前是靠著什麼外力支撐,才勉強抗住他的攻擊。

現在,沒有外力藉助,純粹比拼自身底蘊,流沙屍魔自信定能完爆展牧風!

但是,流沙屍魔萬萬沒有想到,他再一次失算了!

一炷香時間過去了,半天功夫過去了!

展牧風依舊頑強如初!

而流沙屍魔能量竟然開始出現了不繼之像!

甚至於,展牧風在不死不休的玩命戰鬥中,越戰越勇,靈力之強悍霸氣,遠非第一天所能比擬!

流沙屍魔的眼神之中,終於從一開始的震怒變成了疑惑,再從疑惑變成了驚訝,再從驚訝變成了驚懼,直到現在出現了發自內心無法抑制的恐懼!

末世之妖孽法則 展牧風這種強悍到如同變態的戰力,讓流沙屍魔心裡生出了一刻也不想再戰下去的怯意!

「這位少俠,本王還有要事!讓本王走!本王答應你,從此以後絕對不找你的麻煩!可以否?」流沙屍魔用近乎祈求的口吻說道。

對展牧風的稱呼,更是從「該死的螻蟻」變成了「這位少俠」。

「哦?說話算話!」展牧風微微一笑。

已經打出的拳鋒,威力震裂天際,卻被展牧風輕鬆寫意地收了回去。

「自——自然算話!」流沙屍魔空洞的眼窩凹陷,一邊喘著粗氣一邊心有餘悸地說道。

「好吧,一言為定!你走吧!」展牧風假裝無謂地聳聳肩,夕陽西下,一臉倦容,似乎也是無限的倦意和睏乏。

此時此刻,夕陽斜照下,展牧風全身血跡斑斑,好像一尊絕世殺神剛剛停止殺伐,不帶一絲拖沓。

只不過,看似勝券在握,一臉無所謂的展牧風,身軀還是出現了一些微小到不易察覺的搖晃。

但是,也就是輕輕的微微的搖晃了一下,展牧風轉身就要離去。

但就是這一絲絲幾乎不易被察覺的搖晃,讓流沙屍魔嘴角露出了最後的邪笑!

「螻蟻去死!」

就在展牧風轉身的一剎那,流沙屍魔發動了他最為猛烈,也是他存活——哦不,復活以來在這世道的最後一次攻擊!

可就在流沙屍魔發動攻擊的那一個剎那,流沙屍魔後悔了!

「糟糕,這是陷阱,可惡…」

可惜,後悔已經遲了!

展牧風再也沒有給流沙屍魔一絲一毫後悔的機會!

流沙屍魔感受到了一股足以毀天滅地的氣息!

那是一股讓他戰慄恐懼到無以復加的恐怖氣息!

那是一股讓他從心底絕望到根本升不起一絲一毫抵抗意志的死亡氣息!

那是來自無上神界的神級靈力功法才有的無上恢弘氣息!

轟——刺——

聲音並不響,甚至有些沉悶!

「啊——不可能的——本王不甘心——啊…」

凄厲的慘叫過後,流沙屍魔直接被毀天滅地大雷神箭洞穿在地,奄奄一息。

天地之間,再次歸於平靜。

一顆碩大的靈核,在煞屍山脈陣陣陰風裡,靜靜地懸浮在夜空之中,散發著奪人心魄的碧綠魔光!

「你不是人,你是神!戰神!瘟神!坑神!」

流沙屍魔氣息奄奄地躺在那裡,看向展牧風的眼神,充滿了恐懼,和不敢相信。

此時此刻,在流沙屍魔最後的那一刻時光里,他終於猛然驚醒,眼前的少年,根本就不是人,而是一個聰明絕頂到堪稱奇葩,實力強悍到堪稱恐怖變態的戰神,或者說,坑神!

對對手來說,則不異於——瘟神!

這少年,不僅修為奇絕,而且好像能夠直接看穿對手的心裡活動,心裡似乎還能夠算準對手的下一步、下兩步出手舉動。

然後,根據對手的舉動,提前設置好陷阱,挖好坑、布好局。

結果,對手每一步看似精妙無比的路數,其實不過都是按照這少年的布局,依次掉坑裡。

跟眼前的這個戰神,或者說,坑神對敵,贏了不能太高興——後面肯定有更大的坑等著;輸了別不服氣,這坑貨說不定還沒使出真正的挖坑實力!

或者說,當眼前這少年出現在敵人面前,準備與敵人戰鬥的時候,敵人很可能已經掉入了他挖好的坑裡!

這就是坑神!

實力不如展牧風的只能被展牧風壓著一陣暴打。

實力強過展牧風的一旦掉坑裡——或者說,鐵定掉坑裡,也會被坑的魂飛魄散!

這也就造就了展牧風真正的威名——坑神!

打不過、惹不起的坑神!

這也是後來展牧風眾多的對手對展牧風驚人一致的評價!

流沙屍魔內心裡充滿了悲哀,心底一個念頭瘋狂地咆哮。

「蒼天吶,大地呀,你們太不公平了,為什麼讓本王遇到這麼一個奇葩的對手,完全打不過啊…」

流沙屍魔回憶起兩次與眼前這少年對敵的場景,心裡更是駭然中帶著絕望,好像不管怎麼做,都是掉到了眼前這少年挖好的坑裡!

第一次,流沙屍魔實力完全是碾壓展牧風,但就是一場看似踩死一隻螻蟻那幫簡單的戰局,打的流沙屍魔對自己的實力都起了懷疑。

這一次,流沙屍魔修為依舊遠勝展牧風,可依舊還是落得個戰敗身死的悲慘境地!被坑的飛起!

流沙屍魔強忍住內心的恐懼,收斂起奄奄一息的氣息,難以置信地看著眼前這個慵懶的少年,戰戰兢兢地問道:「本王…我,有一個疑問,請你一定告訴我?」

展牧風依舊一副人畜無害的模樣,無所謂地笑道:「屍王請講。」

流沙屍魔苦笑一聲,說道:「我感覺,你好像是看透了我。我要做什麼,怎麼做,你好像都知道,為什麼?憑什麼?」

展牧風微微一笑,說道:「屍王,因為你笨啊!你只想殺我,可是,你不知道,我知道你想殺我之後,我會怎麼做,然後,你又該怎麼做,這之後,我又會怎麼做,你又該怎麼做…」

流沙屍魔搖了搖頭,慘然一笑,似乎拼盡了最後一口氣,宛如迴光返照一般,說道:「算了,想不明白。最後一個問題,少俠你怎麼稱呼?」

「展牧風!」

流沙屍魔竟然點了點頭,神情肅穆地說道:「敗在展少俠手裡,本王雖然不願承認,但確實輸的心服口服。論智計,整個九離部洲,除了聖珠學院的佛圖巫雷,估計無人能與少俠匹敵!」

「什麼?佛圖巫雷?」展牧風大吃一驚。 「沒錯,佛圖巫雷才是整個九離部洲修為、智計最高的人,佛圖巫雷日後的成就,必定會超越現在已躋身天珠境的聖珠學院院長魔聲和九離至尊皇朝實際統治者九離大帝!」

流沙屍魔正色道,似乎對此極為堅定。

「當然,展少俠他日成就,也是不可限量!但是,你倆之間,必將有一場驚世的終極之戰!這一戰,將最終決定承載九離部洲傳承的龍鼎歸屬…」

「什麼終極之戰?什麼繼承九離部洲傳承的龍鼎?你說清楚!」

展牧風萬萬沒有想到,這流沙屍魔口中,竟然說出了這等他聞所未聞的消息,這消息實在太過震撼,太過驚人了,這根本就不像是一個在這煞屍山脈潛伏的骷髏所能掌握的信息。

只不過,還沒等展牧風等到答案,流沙屍魔已經再也說不出任何話了。

展牧風默然無語。

只不過,展牧風不知道的是,流沙屍魔臨死之前,現學現賣,卻也給他挖了一個九死一生的大坑!

「先不管他了,算算時間,離父親和陳府的對決也沒多少時間了,我得儘快和父親見上一面。」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