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1 日 0 Comments

「唔……!你、你要做什麼!」

黑色雙眸盯著眼前這雙本該天真無邪的眼睛,手上的力道不禁又加大幾分,「安妮」的臉色頓時漲紅,「咳咳!你、你瘋了!這是安妮的身子,你、你難道不在乎嗎!」

憐的眉峰輕輕一皺,隨即冷冷勾唇,「庫伯,不停的用安妮的姿態來試探我,你很樂在其中,是么?」

庫伯的瞳孔狠狠一縮,竟沒來由的感到一種恐懼!

「你……!」難不成,她真的不在乎安妮如何!這個女人難道真的能下手?!

「我現在的確不能動你,不能拿你如何。」憐緩緩眯起黑眸,「但並不表示,我可以容忍你一再挑戰我的底線!」

庫伯一愣,看著自憐手掌緩緩蔓延而出的青澀氣體,不禁瞪大眼睛!青色元氣!她、她竟然到達了如此級別!太、太快了!

「你最好乖乖的,安分守己的呆在安妮體內,好好的祈禱安妮不會受到半點傷害,你若是再三如此試探我,我保證,會讓你知道惹惱我的下場。」憐的手掌猛然鬆開,庫伯狼狽的跌落在地,感受著勃頸處幾乎窒息的疼痛感,它十分確定,她剛才並非是說說而已!

若是以前,庫伯倒有幾分把握可以肆無忌憚的威脅,但如今……它已經不敢再多說什麼,甚至……只能遵從她的話去做了!青色元氣,才多長時間,她竟然躍升到了如此級別,若照此發展下去,她在不遠的將來極有可能……會將它自這個身體抽出來!想到被抽離之後的結果,庫伯不寒而慄!

「我知道了。」庫伯低聲開口,它十分明白,在此刻它就算以安妮為要挾,對這個女人的作用已經大大減少,庫伯抬眼,「憐。貝拉,你變了,你變的更狠,甚至更冷血。」

憐冷笑,「我一向都是如此。」

庫伯一怔,站在原地若有所思了一會兒,「你已經向我展示了你的威力,好吧,我妥協。」

憐微眯著眸子看著霸佔安妮身體的庫伯,實力的晉陞總能帶來某些變化,雖然她很不願如此做,但實力的壓迫卻是最直接最有效的,這個世界弱肉強食,不僅僅是對人類而言。

「妥協么?」

庫伯看著憐,點點頭,「沒錯,雖然你現在沒這個能力讓我離開這個身體,不過……以後的你會,所以我向你妥協,不過我現在不能離開安妮,不過我可以保證她靈魂的安全,等我有能力離開之後,我會主動將這個身體還給她。」

憐冷冷看著庫伯,「我怎麼知道你說的是真是假。」

庫伯看了看四周,「我說的是真的!我佔據安妮的身體只是為了有能力獲得真正的實體!我要一個小孩子的身體沒有任何用處!」

憐微微皺眉,這句話倒是有幾分可信之處,小孩子的身體會有很多限制,遠遠沒有成人的身體來的方便,若是庫伯有選擇的話,也不會選擇佔據安妮的身體。

見到憐有幾分相信,庫伯開口道,「我只是想要有自己真正的身體,讓那個藥劑師做藥劑也是因為這點,安妮的身子對於我來說只是個過度,我也不會傷害她,畢竟……我和她在一起的時間並不短。」

憐冷著眼神看過去,前面的話她可以選擇相信,然後面這一句,她鐵定不會。「你需要多久才能離開安妮的身體?」憐冷冷開口,庫伯的雙眼陡然迸發一陣光芒,「只要那個藥劑師製作好藥劑,我便能離開!」

「元氣藥劑就能讓你有真正的身體?」黑眸轉冷,「庫伯,你以為我是天真幼稚的孩子?」

陋妻:紅塵淚 「不是的!只要我有足夠的能力,我自己就能塑造身體!」庫伯連忙開口,「現在唯有元氣藥劑可以幫助我在最短的時間內達到我想要的目標,我自己能夠塑造身體!在那個玩偶熊里那麼多年,我便是在積蓄力量!」

「安妮說過,曾經吸入過你身體內散發出來的黑色氣體,那些黑色氣體是什麼!」

庫伯沉默,憐開口道,「你不說也可以,那就等著我親手將你自安妮的身體里抽出來!」

屬於安妮的小身子不禁顫抖了一下,庫伯抬起眼,緩緩低語道,「你……聽說過魔靈嗎?」

憐不由得睜大眼睛,魔靈?那是什麼東西?

「魔靈誕生在最黑暗的地方,任何負面的情感都會使魔靈滋生而出,但能夠獲得思想的魔靈少之又少,大部分的魔靈在誕生的那一刻就已經灰飛煙滅,除非是吸取了足夠多的負面能量,魔靈才會有心智,有了心智的魔靈才知道怎麼樣留存自己,甚至到最後擁有屬於自己的形體!」

庫伯說的有些激動,「當我有意識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自己一定要活下去,擁有屬於自己的身體!你知道么人類,魔靈的力量都來自於這個世界的負面能量,我們的存在就證明,這個世界根本就不如你們想象的那麼美好!」

「我當然知道。」憐淡淡開口,自奧拉。卡特身死的那一刻,她就明白,這個世界從來就沒有那麼美好過!

「若是我被教廷的人發現,會在第一時間被撲殺,可恨的教廷,他們滅殺了我多少的同胞!若不是我及時附身在一個玩偶熊身上,我也已經不存在這個世間了!說到底是這個世界造就了我們,可恨的教廷有什麼權利來驅逐我們!」

「我在玩偶熊身上等待了這麼多年,才等來了安妮,我只有抓住這一次機會才能獲得真正的軀體!」庫伯仰起頭,雙眼微微泛紅,「我也有這個權利,活在這個世界上!」

「就算你有真正的身體,你也不可能在這個世界上真正生存,你既然是負面能量滋生而出的東西,就不可能遠離這些負面能量,有你在的地方,就一定會有不好的事發生。」

「哈哈哈哈,我可不管這麼多!我想要只是真正的身體!不管是人類也好,異族也好,哪怕是魔獸!我只要真正的身體!」

憐若有所思的看著庫伯,「你有了真正的身體之後,又能如何?」

庫伯愣住了,一時間根本回答不上,憐冷冷微笑,「是想去殺人么?還是要報復教廷?還是要肆意挑起事端,來吸收人類釋放而出的負面情緒?」

庫伯說不上來,只是愣愣的站在那裡,憐嘴角維揚,「若你的目的就只是這些,我可以讓你擁有真正的身體,只不過……為此你要負出代價。」

「你……什麼意思?」

憐帶著庫伯走入游加蘭學院,來到了自己的房間,寂靜的屋子之內只有空氣在緩緩流動,憐手腕微轉,一個面無表情的男人出現在憐的身邊,「主人。」一號恭敬有禮的開口,庫伯狠狠皺眉,「他是誰?」

憐緩緩開口,「我的附魔傀儡。」

庫伯雙眼瞪大,憐讓一號走到庫伯面前,庫伯當下好奇的研究起來,憐淡淡說道,「這是一個沒有靈魂佔據的傀儡,身體素質和實力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庫伯看完之後眼中也有了讚歎之意,憐挑眉,「你或許可以自己製造,但絕對不會超過面前的這個。」

庫伯看向憐,「你難道能將這個身體給我?」

憐呵呵一笑,「當然可以,不過,你要付出代價。」

「代價?什麼代價?」

「幫我做事,我所要做的事做完,這個身體也就歸你了。」憐淡淡開口,思來想去,一個沒有思維行動的傀儡雖然有用,但遠沒有一個自主能動的幫手給力,在特殊情況她需要的可不是傀儡。對於庫伯,這算是一個好交易,為了得到這個身體,它所要付出的自然不會少。

庫伯沉思片刻,這個身體的確讓他心動,但要幫憐。貝拉做事……他似乎也沒什麼損失,等她的事情辦完這個身體也就徹底歸自己了,這個交易它似乎不怎麼虧。

「這項交易,似乎你比較吃虧。」庫伯開口,黑暗能量滋生的魔靈怎麼會輕易相信別人,然面對如此大的誘惑,又不得不屈服。

「我需要的只是幫手,附魔傀儡我若是需要可以再造第二個。」憐勾唇,「若是你不願意的話,就耐心等吧。」

看著憐嘴角的那抹笑容,庫伯也八成明白了什麼,知道加里奧的那瓶藥劑可能做不出來了,與其等到這個金髮少女親手將它自這個身體抽出來,還不如……它自己識趣點。

「好吧,我答應。」庫伯開口,「若是你出爾反爾,我也有辦法隨時毀掉安妮!」

憐呵呵一笑,「你的威脅對我又有多大用處?」

庫伯有些窘迫,看著面前這個對它來說最好的容器實在抗拒不了,小孩子的身體對它實在沒有多大用處,遠不如面前這個!「安妮」的雙眼閉上,一股黑色氣體緩緩自安妮體內飄出,憐微皺眉峰,看著黑色氣體中隱隱出現的不規則物體,這就是所謂魔靈?

黑色氣體慢慢進入到一號體內,等最後一律黑氣進入之後,安妮的小身體瞬間倒在地上,憐連忙將安妮扶起,查看她的狀態,小姑娘呼吸平穩,似乎是甜甜睡著一樣,並沒有什麼大礙。

一號原本灰暗無神的雙眸被一律黑色氣息盡然,雙眸頓時變成黑色!五官甚至在新的靈魂入駐之後,發生了極其大的改變!哈哈哈!這就是真正的身體嗎!「庫伯興奮的低語,看著自己的手臂,撫摸著屬於自己的身體,五官甚至都有些扭曲!」這真是完美的身體!這正是我想要的!「

憐抱著安妮坐在一旁,冷眼看著與一號融合,將一號改變容貌的庫伯,庫伯手掌一伸,一股青色元氣緩緩自掌中冒出,眸底的興奮更甚!

庫伯陡然回頭,充斥著貪婪和興奮的眼睛死死盯著憐,甚至湧現出了點點殺意!他可是魔靈,他可是黑暗能量的滋生體,怎麼可能屈服在區區一個人類手下!

出掌!

憐冷笑,手掌伸出在虛空狠狠一握!庫伯陡然發出慘叫,吃力的跪倒在地!身體內一股難掩的疼痛湧出,一波波有如驚濤駭浪!

」這、這是怎麼回事!「

憐紅唇維揚,將安妮小心的放在一旁,慢慢的站起身子,居高臨下的看著跪在那裡的庫伯,」這個身體之所以會有青色元氣的實力,那是因為本身就融入了我的元氣。「

」你的……元氣!「庫伯瞪大眼睛,該死的!他被這個人類女人算計了!

黑眸中帶著冷笑,」我不是告訴過你么,他是我的附魔傀儡,既然是傀儡,操縱他的線自然握在我的手上。「

」你……好狡猾!「庫伯憤恨的看向憐,憐冷笑,」比起你,我要略遜一籌。不過你放心,我答應你的事會做到,等你幫我完成我要做的事,這個身體會完全的歸你所有,在那之前,你要務必乖乖聽話,別惹惱我。「

跪在地上的庫伯狠狠喘氣,」我知道了,你可以不要再繼續折磨我了嗎!「

憐黑眸一沉,手掌一轉,庫伯體內的疼痛瞬間消失,但下一秒,一團黑氣就要自這個身體內急沖而出,想要再度霸佔安妮的身體!然瞬間,黑色氣體似被一隻無形手掌狠狠拉了回去!

」啊!你、你對我做了什麼!「沒能逃脫而出的庫伯急喘呼吸,額頭上汗水瘋狂落下,他竟然逃不出這個身體了!

」你以為我會讓你逃離這個身體么?「憐冷冷開口,看著滿頭大汗的魔靈,」既然你是黑暗能量滋生而出的東西,便能夠知道人類的黑暗面是有多麼的可怕。「

」你……!「魔靈感覺身體內部的疼痛再度而起,他要被折磨瘋了!

」我不會再給你任何可以傷害到安妮的機會!你若是乖乖的為我做事,我會完成對你的承諾,若是你不打算如此,就等待我能夠親手將你抽離的那天!「憐的微笑很冷,冷到庫伯忍不住的打起寒顫!這個女人,到底是有多可怕!

」我知道了!我會乖乖替你做事!「庫伯別無選擇,這個女人才是真正的惡魔,他竟然選擇了和這個惡魔做交易!他一定是瘋了!

憐看著面前這個真正屈服的魔靈,」好好的和這個身體磨合一段時間,我需要你的時候,自然會叫你出來。「

庫伯抬起頭,他很不想很不想回答,但現在也只能低下頭,咬著牙開口,」是。「

憐冷冷勾笑,」以後,要叫我貝拉小姐。「

庫伯的身體一顫,」是!貝!拉!小!姐!「

憐手腕輕轉,庫伯的身影被收入到」室「之中,憐走到昏睡的小姑娘身旁,心有餘悸的將安妮抱在懷裡,緩緩的,憐才說出口,」沒事了安妮,沒事了……「

當安妮小姑娘再度睜開眼的時候,看到了她最喜歡的憐就在身旁,大眼睛有些迷糊,」小憐……「軟軟的聲音帶著點沙啞,加里奧不免嘆口氣,」你總算是醒了……「

憐端過來一杯水,將小姑娘抱在懷裡喂她喝下,安妮依偎在憐的懷中忍不住閉上眼睛,」我好想……做了一個好長好長的夢……「

憐溫柔的撫摸小姑娘的頭髮,」沒事了,一切都沒事了。「

」庫伯說,要將小憐也奪走,我不要失去小憐,就像失去爸爸媽媽那樣,我不要這樣,不要……「小姑娘泣不成聲,滾燙的淚珠花落,憐將小姑娘抱的更緊,」你不會失去我,我一直一直陪在你身邊的安妮……「

看著哭泣的安妮加里奧心中也不舒服,不免眼眶也有些發酸,」那隻可惡的玩偶熊!就該將它撕爛再一把火燒了!「加里奧怒罵一聲,關於庫伯的事情憐已經和他說明,對於憐而言,幾乎所有的事都能和加里奧分享,他們已經是生死與共的夥伴。

」嗚嗚,庫伯是朋友,朋友……「小姑娘哭的直喘氣,加里奧和憐兩人看的都十分心疼,好在小姑娘原本的靈魂在被佔據的時間內沒有受到傷害,也許那個魔靈和安妮的相處也多少帶有一些真正的感情。

關於那隻玩偶熊的事憐打算以後再告訴安妮,現如今她關心的是少了庫伯的存在,安妮對於火元素的掌控又會有什麼變化,若是以後遇到危險,可沒有一個巨大無比的火焰熊護著她了。

不過事後憐發現自己的擔憂其實是多餘的,小姑娘對於火元素的掌控仍舊驚人,然已經沒有了當初的攻擊性,看來安妮從前出手就致人死亡是因為魔靈所致,少了魔靈的存在小姑娘對於火系元素控制的很好,連憐都不得不感到佩服,安妮是天生的火系本源掌控者。

憐相信在經過專業的指導之後安妮的實力會得到突飛猛進的提高,雖然她如今才不到十歲的年紀。對於布偶熊庫伯完全消失的事情,小姑娘迅速接受了,似乎也明白了什麼,安妮似乎也成長了不少,起碼她的朋友們多了起來。

安妮的事情解決讓憐鬆口氣,也讓加里奧鬆口氣,」能夠將魔靈收為己用,是最好的結果了。「加里奧嘆口氣,」我第一次聽說魔靈的存在,這個世界有太多人們不了解的東西。「

憐坐在那裡,手上把玩的正是銀色吊墜,她可以確定這是一個空間容器,但無論如何都無法打開,甚至強行用元氣破開都無濟於事。

」還沒打開嗎?「加里奧看了一眼,憐嘆口氣,」沒有,用什麼辦法都不行,看來是要用特定的手段。「

加里奧若有所思,」異族和人類之間的交易,你確定要將這個打開嗎?憐,我是想說有些事情我們還是不要介入的好。「

憐呵呵一笑,」你放心,我沒有介入的心思,只不過……是因為有些原因。「

加里奧聳肩,」好吧,既然你決意要將這個東西打開,你有沒有試過特殊辦法?「

」特殊辦法?「憐疑惑的看向加里奧,加里奧在書柜上翻找了很久,找打了一本古舊書籍,翻開到某頁交給憐,」根據記載,某些藥劑可以起到打開空間容器的作用,當然這隻建立在這個空間容器是用特殊手法封閉起來的,比如用藥劑。「

憐若有所思的看著手中吊墜,這項交易是機器隱秘的,也不確定會有意外發生,交易的雙方都必須保證若是東西落到其他人手上不會有任何泄露的可能,就比如現如今的狀況,若不是她的實力晉陞感應到了獨特的空間之力,根本不會覺察到這是一枚空間容器!就算她察覺到了這是個空間容器,也根本打不開!

若換做其他人,第一點就做不到,也只是將這個視為普通的吊墜而已!

憐抬頭看向加里奧,加里奧呵呵一笑,」只是有可能,不要報太多希望。「

」沒關係,總要試一試。「憐將吊墜交給加里奧,她想要知道的僅僅是杜拉。卡特和異族交易了什麼,杜拉。卡特想要得到什麼,她便會粉碎什麼!

」呼……那好吧。「加里奧接過吊墜,翻找了很久找到了一瓶看上去十分普通的藥劑,擰開瓶蓋瓶中柔順的液體緩緩流出,落入到吊墜之上,奇迹般的一幕產生,液體並沒有接觸到吊墜本身,而是懸空在某個位置,就如落入到特定的孔內的鑰匙一樣,當液體完成某個圖案之後,一道光芒而出,瞬間,憐和加里奧便被帶入一處空間之內!

」這裡是哪裡?!「加里奧錯愕的看著周圍,灰濛濛的一片連條路都沒有,憐冷靜的看著四周,灰濛濛的視野之內根本看不到其他,憐冷冷一笑,」如此周密細緻的交易,還真是第一次見,走了加里奧。「

憐大步向前,加里奧連忙跟上,」憐,去哪裡?這裡會不會有機關陷阱?「

憐淡淡低語,」到底有什麼,很快這裡就會告訴我們的。「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