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3 日 0 Comments

唐馨盈瞥了一眼譚雲,美眸中除了迷惑,更多的則是不悅!

唐馨盈從譚雲身上收回目光,俯視著台下三十九位長老,道:「你們也上來吧。」

「是首席!」眾長老紛紛掠上高台之時,唐馨盈娥眉一皺,卻是發現沈素冰,依舊駐足於高台之下。

旋即,唐馨盈便明了,沈素冰接下來,是要放棄大比了。她清楚,沈素冰只是下階尊丹師,根本煉製不出來中品尊丹,除了放棄別無選擇!

唐馨盈明白,其他長老自然也清楚。

「呵呵呵呵。」盧易當眾譏笑,明知故問道:「功勛長老,怎麼?你不會要棄權吧?」

二長老:韓耘,恥笑道:「是啊功勛長老,您可是宗主親封的長老,想必丹術造詣非凡,非我等長老能比擬啊!您不參加大比,那怎麼行呢?」

三長老嘲諷道:「就是就是,功勛長老,這丹術大比少您,那多沒有樂趣?」

頓時,除了五長老陳水月外,其他長老皆戲弄的看著沈素冰!

沈素冰氣得貝齒緊咬,憔悴的容顏上沁出了一滴滴汗水,一團怒火在胸膛燃燒!

她死死地盯著道場高台上的眾長老,怒火正要噴發之時,倏然,一道沉喝自時空道場中炸響:「對付你們這些長老,豈用我功勛長老出手,我一人足矣!」

身後傳來熟悉的聲音,沈素冰驀然回首,但見譚雲朝自己深深鞠躬,斬釘截鐵道:「功勛長老,請您給弟子一個代表您大比的機會!」

譚雲的話音,猶如一枚重磅炸彈丟進了人群中,引起了軒然大波!

二十萬餘名丹脈弟子、三十萬餘名前來觀看的五脈弟子,神色各異,忍不住出聲:

「什麼?我聽錯了沒有?譚雲要代表功勛長老應戰其他長老?」

「呵呵!他這個口出狂言的井底之蛙,難道不知道其他長老,丹術造詣最低也是中階尊丹師嗎!」

「沒錯!有點意思,我看譚雲的腦子是被驢踢了!還妄想應戰其他長老,他以為他是誰?功勛長老門下的救世主?」

「就算他曾經在永恆仙宗丹術大比時,是聖階大丹師,那現在才時隔四年,他就成為聖階尊丹師了?真是不自量力,愚昧無知!」

「別說給他四年,就算給他四百年,他也不可能從聖階大丹師,晉陞聖階尊丹師!」

「……」

茫茫人海中的澹臺仙兒,此刻,對譚雲的鄙夷之色蕩然無存,暗忖道:「莫非他真是聖階尊丹師?難道爹爹沒有騙我……」

沈素冰門下的弟子們,皆不明所以的看著譚雲,在他們看來,譚雲並非魯莽之人,可他們實在無法理解,身為聖階大丹師的譚雲,為何如此無知的膨脹?

膨脹到了將其他長老不放在眼裡的地步!

此刻,沈素想到師父說過,自己此度丹術大比會令人刮目相看的言語,她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譚雲后,轉身昂視道場高台上的唐馨盈,詢問道:「首席大長老,可否讓譚雲代表屬下參加丹術大比?」

唐馨盈稍有不悅,「譚雲只是聖階大丹師,他這是在起鬨,難道你也跟著胡鬧不成?」

「沒錯!」這時盧易臉色陰沉道:「沈素冰,你自知無法煉製出中品尊丹,卻弄一個弟子與我等長老同台競技!你這不是再羞辱我們是什麼!」

「四長老言之有理!」二長老探出一根乾枯如柴的手指,怒指沈素冰,「豈有此理!」

隨後,除了陳水月外的長老們,皆怒視沈素冰!

「都閉嘴!」唐馨盈一聲呵斥,眾長老安靜了下來。

唐馨盈看向沈素冰,口吻稍有冷漠,「素冰,長老丹術大比,豈是兒戲?雖然並無宗規約束弟子不可以代替長老博弈,但,本首席也得考慮到其他長老的情緒。」

不待沈素冰開口,盧易眼神中略過一抹陰鷙,搶先道:「讓譚雲參加丹術大比,也不是不可以,但要一些彩頭。」

「若譚雲輸了,就以羞辱我等長老之罪處死,若他贏了,那一切功勞都算在功勛長老的身上,如此一來,也很公平不是?」

此刻,其他長老見盧易這般說,自是知道,盧易想藉機殺死譚雲一雪前恥!

於是眾長老便一改嘴臉,相繼表態認同盧易的提議!

沈素冰猶豫不決時,譚雲嘴角勾勒出一抹笑意,毋庸置疑道:「四長老,既然是彩頭,那不如你我豪賭一次如何?」

「若我輸你,我任你處置,若我贏了,你在我宋兄:宋宏的墳前下跪三日!你可敢一賭?」

就當所有人以為盧易會發怒時,他卻恰恰相反,便毫不猶豫的答應,「好!本長老賭了!」

「譚雲,我知道想為我爭光,但你萬萬不可衝動!」沈素冰忙不迭道。

「沈素冰,此賭局是譚雲提出的,現在本長老已答應,便不得反悔!」盧易冷笑道:「他敢反悔,本長老立即以戲弄本長老之罪,將他處決!」

沈素冰心急如焚,向唐馨盈投去求助的目光。唐馨盈嘆了口氣道:「素冰,既然譚雲和四長老賭局以定,便不能再改,你不必多說了。」

聞言,沈素冰目光焦慮的看向譚雲,只得鼓勵,「我相信你能行!」

「行?」盧易大笑道:「沈素冰,你就等著給譚雲收屍吧,哦忘記告訴你了,就在半月前,本長老已經晉陞聖階尊丹師了!」

聞言,其他長老震驚不已,暗道盧易可隱藏的真深!

霸愛難歡,總裁戀人未滿 反觀沈素冰則愈發焦慮!她根本不相信,年紀輕輕的譚雲,丹術造詣能達到與盧易比肩的程度!

這一刻,所有人認定譚雲必死無疑!

這時,唐馨盈神色複雜的看了一眼譚雲后,動聽之音響起,「辰時已到,現在參加丹術大比的長老、弟子,進入時空星月捲軸!」 話音甫落,唐馨盈彈指間,一縷璀璨的靈力射入了蒼穹之中。

頓時,原本空無一物的天穹中,幻化出一一幅巨大的捲軸。

捲軸徐徐敞開,延綿十里蒼穹,寬度達到了整整五里!

捲軸內美輪美奐的繪製著一片深邃的夜空,夜空中三百六十顆璀璨星辰,將一輪皓月環繞其中。

那時空星月捲軸,籠罩著時空道場,使得明媚的天色變得黑暗,星光普照道場、月光如水灑落在所有人身上。眾人如夢如幻,已置身黑夜內!

「嗖!」

唐馨盈率先騰空而起,像是嫦娥奔月,飛入了時空星月捲軸,亭亭玉立於月亮之上。

「嗖嗖嗖——」

除了沈素冰外的三十八位長老,凌空射入捲軸內,分別飛落於一顆星辰之上。

「咻咻咻——」

一百五十六名弟子,足踏飛劍,迎著星月之光,也飛入捲軸內,分散在一顆顆璀璨的星辰上。

「下品芥子時空亞聖器!其內一日,等同外界百日!」譚雲昂視捲軸,瞳孔一縮,旋即,足踏飛劍射入星月捲軸,出現在一顆星辰上。

譚雲環視四周,星空極為遼闊,浩瀚而壯觀!

每一顆星辰足有萬丈之巨!

唐馨盈亭亭玉立於月亮之上,俯視著眾長老、弟子,道:「稍後,本首席會開啟捲軸內的時空,在這裡一日等同於外界百日!」

「由於諸位長老中,很多人丹術造詣相同,故而,若諸位煉製出同樣品階的丹藥,那誰耗時最短,則勝出。」

「還有,一旦捲軸內時空開啟,只有本首席能看到諸位煉丹的過程外,你們彼此之間是無法感受到對方的存在。」

「好了,若無異議,本首席就要開啟了!」

眾長老、弟子異口同聲,表示沒有異議時,譚雲開口了,「首席,請問道場中的人,能否看到我們煉丹的過程?」

譚雲之所以如此問,那是因為,接下來他要一邊煉丹,一邊讓鴻蒙冰焰,吞噬涅盤聖火進階。

但涅盤聖火是由沈素冰轉交給自己的,一旦拿出來,自己是她師父之事,她必然懷疑。

唐馨盈說道:「他們只能看到你們煉丹過程中模糊影像,並不能完全看清。」

「弟子明白,弟子沒有其他異議了。」譚雲如釋重負。畢竟自己是她門下弟子,萬一這女人得知自己是她師父而惱羞成怒,發起飆來,自己現在的境界,可招架不住。

「嗯。」唐馨盈螓首微點,「那現在本首席,就開啟捲軸內的時空了!」

話罷,唐馨盈芊芊玉指上的乾坤戒,極速閃爍,登時,一塊塊極品靈石,源源不斷的極速射入腳下的月亮內。

靈石注入月亮的時間,持續片刻后,驀然,浩瀚的星空內,充斥著紊亂的時間之力和空間之力,接著,空間、時間之力開始融合,形成了星空中的獨有時空!

時空融合而成的剎那,盧易、譚雲等195人所在的星辰上,轟然散發出一蓬光幕,籠罩著195人,頓時,光幕阻隔了彼此的視線、靈識,無法看清、窺視其他人的身影!

也無法聽到外界的任何聲音。

此刻,時空道場中所有人,除了清晰的看到唐馨盈,美若天仙的盤膝而坐於月亮上之外,其他195人的身影,則變得模糊不清。

眾人依稀可見,除了譚雲外的長老們、弟子們紛紛祭出了丹鼎,祭出了本命真火,在丹鼎下方焚燒著。

這時,時空道場外,澹臺玄仲步履沉穩的走來。

「弟子叩見宗主!」

「屬下叩見宗主!」

道場邊緣的澹臺仙兒和三十多萬名觀看的五脈弟子,紛紛跪拜。

隨即,道場中的沈素冰、眾執事、丹脈眾弟子,不約而同的轉身,跪視澹臺玄仲。

「免禮吧!」澹臺玄仲說話間,餘光瞥視了一眼沈素冰,眼神中劃過一抹殺機,暗忖道:「沈素冰,本宗主親封你功勛長老,可卻未曾想,你也來路不明!」

「你最好不是姦細,否則,本宗主讓你知道何謂生不如死!」

留給未來的自己 暗忖此處,他又眺望了一眼,時空星月捲軸內的唐馨盈,眸子里閃過一抹寒意,便恢復正常。同樣,在他心中,一旦坐實唐馨盈是姦細,他會讓她死的很慘!

隨後,澹臺玄仲問道:「功勛長老,譚雲人呢?」

「回稟宗主,譚雲在捲軸內參加大比呢。」沈素冰畢恭畢敬道。

澹臺玄仲應了一聲,旋即,看著面前女扮男裝的澹臺仙兒,一道聲音傳入其耳中,「仙兒,爹知道你前來觀看譚雲丹術大比,於是便專程趕來,現在你看不清沒關係,爹這就讓唐馨盈,解除星辰光幕的阻隔,讓你親眼看到譚雲的煉丹過程。」

話罷,澹臺玄仲憑空消失,下一瞬,便出現在星月捲軸中的月亮之上。

唐馨盈急忙起身叩首,「屬下不知宗主親臨,有失遠迎,還請宗主降罪。」

「不必多禮,起來吧。」澹臺玄仲讓唐馨盈起身後,呵呵笑道:「唐首席,今日丹術大比的過程,你還是讓時空道場中的人,能看得清清楚楚吧。」

「屬下遵命!」唐馨盈恭敬道。

「嗯。」澹臺玄仲點點頭,「本宗主現在,還得前往仙門器脈、陣脈、符脈一趟,就不在此多停留了。」

「屬下恭送宗主!」唐馨盈待澹臺玄仲憑空消失后,便解除了阻隔每個星辰上的禁止。

登時,時空道場中的所有人,便能清晰地看到三十八位長老、譚雲等157名弟子的一舉一動!

然而,譚雲等人並不知。

星辰之上,譚雲從乾坤戒中拿出一樽青色丹鼎。此丹鼎乃下品尊器,是譚雲在永恆之地試煉,擊殺永恆仙宗弟子后所得。

兩次永恆之地試煉,譚雲擊殺了永恆仙宗、神魂仙宮足有九千人。

這些人中不乏有兩大古老宗門中高層的後代,故而,譚雲的諸多戰利品中,極品寶器足有數千件,亞尊器也有數百件,至於下品尊器丹鼎,更是有六件!

時空道場中的一位執事,當發現譚雲的丹鼎是下品尊器后,便嘲諷道:「諸位都瞧瞧,譚雲的丹鼎只是下品尊器,下品尊器頂多能煉製出中品尊丹,而他還狂妄無知的要和四長老對決,真是不自量力!」

沈素冰聞言,也顯得憂心忡忡,然而,接下來的一幕,令她呆立當場!

她美眸睜大,但見譚雲從乾坤戒中祭出了一團高達三丈的五彩火焰!

「涅盤聖火……」沈素冰嬌軀忍不住的發抖,「半月前,我已經給我師父了,怎麼會在他的手中!」 國潮1980 此刻,沈素冰思緒陷入了混亂:

「莫非……莫非他是我的師父……」

「師父每次見我,都不肯褪下龜息寒紗,目的就是不想讓我知道他就是譚雲!」

「怎麼會這樣……我心儀真么多年的人,怎麼會是他!不可能,絕不可能!」

「可是為何涅盤聖火會在他的手中……為何師父夜觀天象,說我門下弟子會有人,在三大古老宗門丹術大比時奪魁,而恰巧譚雲一鳴驚人!」

「就算這次是巧合,可是這次仙門丹術大比呢?師父說我會讓人刮目相看,而譚雲他又出現了,又代表我參加了長老的丹術丹比!」

「真的是他嗎?」

沈素冰暗忖此處,腦海中回憶起了,父親臨死前的畫面。

畫面中,沈天賜奄奄一息的躺在榻上,看著落淚的沈素冰,笑了。

沈素冰依偎在榻前,輕聲道:「爹,您笑什麼?」

「爹……笑我女兒有眼光,」沈天賜的眼神開始急速潰散,面如死灰,呼吸急促而喘息,「素冰,你師父人才很好,與你可謂是……郎才女貌,還有他年齡不過五十……和你實際年齡不相上下……」

「爹,相信他就是我寶貝女兒的如意郎君……如此……爹可以安心的前往九泉之下,和你娘……團、團聚……了……」

沈素冰暗想此處,又回憶到與師父經歷過的點點滴滴,忽然,她想到了什麼,凌空而起飛出了時空道場,直奔內門丹脈……

三個時辰后,靈山藥園後山的別院內。

「小姐,今日不是您丹術大比之日嗎?您怎麼來了?」沈清秋看著心不在焉的沈素冰,躬身迷惑道。

此刻,別院內的沈清風,亦是不解的看著沈素冰。

沈素冰並未回答,而是問道:「清秋,你回想一下,六年前我師父是如何得知,我被關押在仙門丹脈的?」

沈清秋不明小姐為何重提六年前之事,但還是如實道:「小姐,當時老奴為了等到您師父,讓您師父去救您,於是便在蒼靈仙山峰巔上插了一面旗幟。」

「老奴記得很清楚,那時譚雲正好是假死之際,而您師父當時正在峰巔上,去看望了一下譚雲的墳墓。」

「您師父得知您被關押后,他很憤怒,也很焦急,便離去了,說一定會把您救出來。」

「小姐,您怎麼突然問起這些了?」沈清秋問道。

「沒什麼,我只是想起些事情來。」沈素冰心神不寧的話罷,看著沈清秋道:「哦對了,你仔細的想一下,譚雲在內門丹脈時,可有異常舉動的地方?」

沈清秋想了想如實道:「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小姐,譚雲這小子怎麼了?」

「他很好,我只是有些事,過來找你核實一下,畢竟當時譚雲是你靈山藥園的弟子,他的行蹤你應該最清楚不過。」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