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9 日 0 Comments

葉天示意葉城和葉處兩人接著,風清宗的衣服通常都是白色緊身長衫,十分適合修鍊和切磋比試。但是各峰的衣服也有一點不一樣,那就是胸口會綉著各自峰的名字,明峰和宋靜他們衣服的胸口位置,便綉著朝陽二字。

葉城和葉處放到了另一邊的桌子上,明峰從書架里取出一本冊子,說道:「這便是風清宗宗規,你們抓緊時間抄吧,晚上我會去找你們要,記得字跡不要太潦草,師父比較喜歡楷體,他晚上肯定會過目的。」

葉城他們點點頭,回答道:「知道了!」

明峰見事情交代完了,便帶著宋靜和成輝離開了,葉天已經擺好了筆墨紙硯,準備開始寫了。葉家作為明月城的大家族,他們都是自幼就習文修武的,葉城緩緩幫葉天先磨好墨,葉天抖了抖手腕——他似乎已經很久沒有用筆寫過字了。

葉天從筆架上拿起兩隻毛筆,左右手各一隻,葉蝶吃驚地問道:「少主,你這是做什麼?」

葉天沒有說話,左右手嘩嘩同時開始在紙上飛快地寫字,葉城和葉處則看呆了,久久才說道:「少主!你居然會雙手互搏!」這種左右手同時幹活的方法被江湖中人稱為雙手互搏術,只有極其天賦異稟的人才能做到,而葉天恰恰就是這種人。

對於他們這種大驚小怪的行為,葉天早已經見怪不怪了,他健筆如飛地寫著,剛剛已經計算好了每頁紙寫多少字,所以他可以一心二用地抄寫,不用擔心會寫亂了。葉城打量著葉天寫出的字體,都是工整的楷體,要不是他親眼看到葉天在雙手同時寫,否則根本看不出這是左右兩隻手寫出來的。

八千里路雲和月 葉天放下筆甩了甩手腕,看到他們還在看,急忙催促道:「行了!別看了!趕緊寫自己的!」此時葉天已經抄完了兩頁,而他們剛剛寫了幾個字。

他們三人用一種仰慕的眼光看了葉天一眼,低頭開始抄寫,葉天將寫好的放到一邊,又拿起兩隻筆繼續抄寫,這種雙手互搏術對平常人來說難度極大,不過葉天早已經習慣了這樣,九幽殺神的名諱不是浪得虛名的。

原本正常人要寫一天才可以完成的東西,葉天一個上午便抄寫好了,他長長的伸了個懶腰,將自己的寫好的晾到了一邊去,而且他的小楷讓人看上去賞心悅目,葉處甚至感覺比客廳牆上掛的那些都好看。

他忍不住讚歎道:「少主,師父他晚上要是看見你寫的字,說不准他就直接叫大師兄裱起來掛牆上去了。」

聽葉處這麼說,葉天笑了笑,也欣賞了一下自己的字,發現確實比客廳那些傢伙的字好看多了,不過他還是說道:」算了吧,師父他老人家喜歡的是字畫,我寫字可以,畫畫就……算了吧,我是來風清宗修鍊的……」

葉天忽然感覺自己似乎被葉處這小子繞進去了,他急忙催促葉處道:「你別瞎扯了,趕緊寫你的,我去吃飯了!」

葉天甩下了他們,獨自去吃飯,吃過午飯之後,葉天回房休息時,遠遠地看見了打算出去的大師兄明峰。

看他的意思顯然是要去玄風洞里修鍊去,想到那神奇的玄風洞,葉天便有些等不及了,他靈機一動,便迎了上去,叫道:「大師兄好!」

明峰見到葉天這麼悠閑,也很詫異,問道:「師弟,你的宗規抄完了嗎?」 萌寶成雙,總裁爹地請接招 葉天笑道:「那點東西早抄完了!」

明峰有些不相信,勸道:「師弟,我勸你不要讓別人代寫,師父他對字體很敏感的,要是讓人知道有人偷懶,他可是會有懲罰的。」

「哎!」葉天擺擺手,回答道:「大師兄你就放心吧,我絕對沒有偷懶,我只不過寫的速度比別人快一點而已。」

這是快一點嗎?明峰也是見過很多新弟子的,一個上午就抄完了,這實在太假了,不過明峰已經把話說到了,再說下去反而顯得他這個大師兄太羅嗦了,他告別道:「那好,晚上我會去找你們收那些東西,你保存好。」說完明峰便要走。

葉天又拉住他,說道:「大師兄,我還有事情沒說完呢!」

「嗯?什麼事?你說。」明峰耐心地問道。

「咱們的玄風丹什麼時候發啊?」 總裁老公太過分 葉天問道。

「哦,這個啊,玄風丹通常都是每月第一天發放的,也就是明天就會發的,師弟不要著急。」

「那每次發多少顆啊?」

「普通弟子通常就是十五顆。」明峰迴答道。

「十五顆?那是不是太少了?」葉天皺著眉頭說道。

明峰又接著解釋道:「不過你還有其他方式可以得到玄風丹,比如你要是在每月的演武場比試排名上有名字就可以去找演武場的人額外索要丹藥,還有就是風清宗里也有弟子願意拿一些其他東西換取,總之,這都得靠你的實力才行。」

「哦,這樣我就懂了。」葉天笑了笑,終於厚著臉皮說道:「大師兄,我來了很久了,我想去一次玄風洞,只不過我手裡沒有玄風丹,師兄能不能借我一顆,我明天還你兩顆!」

明峰思索了一番,笑道:「你運氣不錯我這個月恰好只剩兩顆了,還兩顆倒不必了,不過我見你的修為是他們三人之中最好的,明天你們要是四個人一起去,我怕我還看不過來,我先帶你去熟悉一下,明天我或許可以輕鬆點。」

明峰十分坦誠,也十分大度,葉天高高興興地跟著明峰一起前往玄風洞,走過索道,來到了主峰之上,葉天在明峰的帶領下繞過幾座建築,來到了一個洞口,洞口旁邊立著一塊石碑,上面寫著玄風洞三個字。

明峰從懷裡拿出一瓶丹藥,遞給了葉天一顆,葉天知道這便是眾人口中的玄風丹,他將丹藥放在手心裡看了一眼,便丟進了自己的嘴裡,丹藥入體之後,葉天並沒有什麼異樣的感覺。

明峰帶著葉天大步向裡面走著,山洞的兩壁上整齊地擺放著火把,照著前面的道路,不知走了多久,葉天便感覺忽然有些東西進入了自己的身體裡面,那種怪怪的感覺讓葉天一下子停了下來。

明峰見葉天的表情,便知道玄風進了葉天身體里,他安慰道:「別擔心,用玄風丹護體不會有事的。」

葉天強壓下心裡異樣的感覺,繼續往裡走,洞里也時不時地走來幾個其他峰門的弟子,終於走到了盡頭,葉天看到遠處的地上很突兀地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深坑,從地上垂直延伸了上來。

那寬大的深洞上空,若有若無地漂浮著白色霧氣的一樣的東西,源源不斷地朝著上空湧出,葉天緩緩站在邊上向下看去,深洞下方朦朦朧朧,似乎真的和外面的傳說的一樣,是一個無底深淵。

而深洞四周的牆壁上,是人工開出的一條條螺旋形的小樓梯,一層一層的通往下面,而下面每隔一段距離似乎又開出了一層,很多人坐在深洞邊緣修鍊,似乎正在汲取所謂的玄風。

明峰說道:「這就是玄風洞了,你和我先在最上面這層坐著吧,我教你如何使用玄風修鍊淬鍊體內內力。」

「好啊!」葉天答道。

他們兩個人坐在一起,明峰緩緩說道:「先凝神定氣,運轉自己的武功。」

葉天安靜地照做,良久之後,明峰又接著說道:「緩緩吸氣,看自己的丹田裡是否出現了異樣。」

葉天深吸了一口氣,在他的丹田裡果然出現了一縷白色霧氣,明峰的聲音中再次傳來:「將那白色的玄風和自己內力混在一起。」

葉天緩緩控制著白色的玄風,它交織在他丹田裡的氣息后便漸漸消失了,而他丹田裡的內力緩緩增大了一分。」不錯,果然對修鍊有奇效!」葉天驚喜道。

明峰不再說話,也開始不斷淬鍊自己的內力,兩個人安靜地坐在一起,不斷重複這樣的過程,半個時辰后,葉天體內的內力忽然之間變得躁動不已,葉天急忙運功壓制,但是卻一點用都沒有。

葉天上次出現這種情況就是因為鬼神功的緣故,但這次又是怎麼回事?感受到葉天體內的變化,明峰忽然睜開了眼睛,說道:「不要運功!靜坐,別動!」

「不行!不壓制,我會爆體而亡的!」葉天飛快地說道。

明峰堅定地說道:「不會的,你相信我,快停下,玄風在你體內越壓制越躁動!」

葉天只好一咬牙,選擇停止了運功,過了好一會兒,躁動的內力漸漸地平息了下去,葉天這才鬆了口氣,原來剛剛是體內的玄風作怪。

明峰見到他沒事,也鬆了口氣,繼續說道:「在這裡修鍊雖然快而有效,但是風險也很大,師父說這玄風本身就有三分毒,要我們一定要小心,不過你也不用害怕,只要身體感覺不對勁,就立刻停下,通常是不會出事的。」

「哦,我知道了,多謝師兄!」葉天向明峰笑道。

兩人又繼續修鍊了一會兒,明峰便催促道:「師弟,跟我出去,咱們必須得在玄風丹藥效過去之前出去,否則可能會出事。」

葉天覺得明峰這人十分謹慎,立刻跟著他朝著洞外走去,走出洞外之後,那種異樣的感覺還在,彷彿有東西鑽在你的身體里,可你仔細找卻又找不到。

「大師兄,今天真的是多謝你了!」葉天感激地說道。 明峰迴答道:「師弟客氣了,我還有事情要處理就不會朝陽峰了,你自己先回去吧。」

「好!大師兄!」葉天告別道,不得不說,趙志敬確實挺會相人的,明峰這種人又耐心又謹慎,葉天叫他一聲大師兄真是相當服氣的。

在玄風洞里待了只有短短地一個時辰,葉天就感覺自己的修為似乎增長了許多,有了這個寶貝,他絕對可以飛快地突破到殺皇啊,哼哼!我九幽殺神很快就會回去的,葉天仰頭沖著天空笑道。

此時距離晚上還早,葉城他們還在書房那裡抄寫宗規,葉天並不打算回去,他徑直走到了朝陽峰的西側,那裡視野開闊,靈氣充裕的,正好適合他修鍊九玄踏天訣。

坐在朝陽峰西側懸崖邊上,這個角度看過去,正好可以看到主峰的大殿,還有大殿門前平整的演武場,葉天剛剛坐下,就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咦?那不是宋遠橋嗎?」葉天驚訝道,按照他早上說的,他現在應該已經要回去了吧,怎麼又來了?

漸漸地,宋遠橋背後又露出了一列人,正是之前和他們一起來的隨從,幾個隨從抬了兩個擔架,上面躺著兩個人,還有一個人被人攙扶著,緩緩地跟在隊伍的後面。

葉天噗的笑了出來,最後被攙扶的那個不是月飛嗎?那前面擔架上的人想都不要想肯定是月都和月引了,他們兩個居然被常志明給打成這樣了?

之前宋遠橋說過常志明對弟子十分嚴苛,入門的時候甚至會打傷弟子,不過嚴師出高徒,他們夕露峰的弟子實力也都比其他弟子強一點,不過把月飛他們幾個打成這樣還沒被留下,他們是有多弱啊?

葉天越看越開心,笑得肚子都疼了,直到這一隊傷員徹底消失在他的視線里,葉天才止住了笑,練起了九玄踏天訣。

晚上的時候明峰過來收走了葉天他們抄寫的宗規,趙志敬看后確實誇獎了一番葉天的字非常漂亮,不過並沒有把他裱起來掛牆上的衝動。

第二天早課的時候,葉天他們幾個已經換好了朝陽峰的白衣,名正言順地與其他弟子一起做早課。

早課結束后,趙志敬叫走了明峰,宋靜等人,其他弟子自然明白這是要發放玄鳳丹的節奏,都呆在原地等待。

葉處開心地說道:「哇!終於可以去一次那個什麼玄風洞了!」

葉城和葉蝶也是喜笑顏開的,唯獨葉天依舊一副老樣子,葉城問道:「少主,你怎麼一點反應都沒有?」

葉天答道:「我昨天已經去過一次了,自然就沒那麼激動了。」

「你沒吃丹藥就進了那個洞?」葉城吃驚地問道。

「當然不是,找大師兄借了一顆,今天還他就好了。」

說話間,趙志敬帶著明峰他們已經走了出來,他們抱了不少藥瓶,裡面裝的便是玄風丹。

其他弟子安照往常一樣一次排隊領走自己的玄風丹,而葉天他們作為最小的師弟,自然排在最後面。

前面的人都領完了,才輪到葉天他們,明峰將丹藥遞給他們,趙志敬囑咐道:「明峰,他們第一次進去玄風洞里,你務必要跟著他們,千萬不要出什麼岔子。」

「是!師父!」明峰恭敬地說道。

趙志敬又扭頭叮囑葉天他們道:「下午你們晚上去玄風洞里,一定要聽明峰的話,可莫要亂闖,白白送了性命。」

趙志敬的話讓葉城他們感到有些毛骨悚然的,但這並不是危言聳聽,玄風既能助人,但是一旦運用不好,那也是殺人的利器,它一點進入人的體內而沒有玄風丹護體的話,人就會爆體而亡。

葉天他們回答道:「弟子遵命!」

趙志敬交代完了便離開了,葉天從自己的藥瓶里取出一顆還給了明峰,這玄風丹在風清宗的作用足以頂替掉金幣了,這些丹藥應該只有風清宗有,還是根據弟子的數量煉製的,估計花錢你都買不到。

明峰欣然接下,說道:「你們幾個今天下午未時來我房間找我,我會帶你們去玄風洞,葉天昨天已經去過了,就不用等我們了。」

「好,師兄!」葉城幾個人答應道。

一過午時,玄風洞便會開啟,葉天雖然可以自己走,但是他決定還是帶著葉城他們,這樣也有個照應,畢竟都是自己的族弟,要是什麼岔子,也是他們家的損失。

未時剛到,葉天便帶著他們去找大師兄,明峰已經在房間里等他們了,他們一行五個人便去了玄風洞。

在玄風洞口,明峰囑咐他們幾人先吞下玄風丹再進去,葉城他們和葉天昨天一樣的感覺,身體里怪怪的,他們一直走到了昨天葉天待的地方,這裡是第一層。

明峰帶著他們坐下,教他們如何運用玄風,葉天卻沒有坐下,問道:「大師兄,我看下面還有人在,我想去下面,可以嗎?」

明峰皺著眉頭,回答道:「這越往下走,玄風就越強,對人的衝擊也就越強,除了玄風丹的保護,還需要有足夠的修為護體,你的修為比他們幾個高,不過為了謹慎起見,你就再往下面走一層吧,千萬別再往下走了!」

「好,師兄!我就在下面一層!」葉天沿著四壁的樓梯,緩緩走了下去,下面一層的人極多,都坐著地上各自修鍊著。同時葉天也能感覺到這層的玄風顯然要比上面強一些,葉天找了個空地坐下,便開始引入玄風淬練體內內力。

不知不覺,一個時辰很快就到了,葉天沉迷在修鍊之中,忽然聽到有人在喊他的名字,他睜開眼睛一看,正是明峰。

「師弟,我們該走了。」明峰說道。

「為什麼要走?我們不是還有玄風丹嗎?再吃一顆不就好了!」葉天拿出瓶子就打算再來一顆。

明峰急忙出手制止道:「別吃,你們幾個剛來這裡,不要那麼心急,我擔心你們身體會有些不適應,你們還是每天就在這裡待一個時辰就好了,再說了,照你這麼個吃法,你的玄風丹連半個月都撐不下來。」 明峰催促道:「走吧,葉城他們還在上面等你呢。」葉天有些不情願,但是還是決定給明峰一個面子,起身跟著明峰走了上去。

明峰將他們送出洞外,轉身又折返回去繼續修鍊了,葉天有些無語,他本來還打算趁明峰走了之後,自己偷偷再進去修鍊,反正自己的丹藥暫時還不缺,沒必要心疼。

至於後半個月怎麼過,他也不擔心,車到山前必有路,以自己的實力絕對可以在這風清宗里弄到玄風丹。可惜現在都泡湯了,他要是偷偷溜進去,難保又會被大師兄送出來,葉天相信以明峰的性格確實做得出來。

「唉!」葉天嘆了口氣,葉蝶問道:「少主,你嘆什麼氣啊?」

葉天搖搖頭,回答道:「沒什麼。」

葉城說道:「少主,你有沒有想過啊?咱們的玄風丹就是一天一顆也不夠啊,咱們下半個月怎麼辦啊?」

葉天白了他們一眼,說道:「廢話,你當我是傻子嗎,我當然知道不夠了,不過這也都是小事,想辦法去弄幾顆就好了。」

葉城貼上來問道:「少主,你要有什麼好門路也帶上我們幾個唄?」

葉天擺擺手,說道:「這個得看你的本事了,走吧,我記得大師兄說過,比武場那邊可以搞到額外的玄風丹,咱們去那裡看看。」

葉天大步走向前去,葉城幾個屁顛屁顛地跟在葉天後面,比武場在主峰的西邊,是一個巨大的園子,中間是一個石砌的圓形擂台,周邊還有幾個木質的擂台,在四周則是一圈的看台。

在西邊的看台前修建著一個巨大的影壁,四周雕刻著一隻只張牙舞爪的猛獸,中間怎是一塊塊刻著名字的木牌,一行十個名字,一共五行。

葉天打量著這塊影壁,葉城順著葉天的目光看過去,說道:「我聽別的師兄說過,比武場里有一塊天榜,上面掛著風清宗身手最好的五十個人,應該就是這個東西吧。」

葉蝶回答道:「應該就是,我也聽說了,不過這個是隨時變動的,只要你能打敗這上面任意一個人,你的名字便可以出現在他的前面,而且這天榜的獎勵特備豐厚,第一名每個月可以領到五十枚玄風丹,第二名四十九顆然後依此類推。」

「五十顆玄風丹?」葉天頓時來了興趣,他便走了過去,葉城他們急忙也跟了過去,葉天掃過這些牌子,他徑直忽略了所有人,而是直接朝著第一名看了過去,第一塊木牌上刻著一個好聽的名字——林天雪。

「林天雪?」葉天愣了愣,這應該是個女子的名字,難道是蓮花峰的嗎?不過管他男女,找到她,打敗她,就可以了!

葉城他們則在大致瀏覽著其他人的名字,忽然,葉城喊道:「看,咱大師兄排名不錯啊,在第三十一名!」這風清宗五峰弟子加起來大概是二百人,而且也都不是庸才,能在二百人中排三十一名,明峰確實已經很不錯了。

葉天瞥了一眼,明峰的修為大概是在殺徒後期,這樣看來,自己至少也能直接打進前三十名,不過,那樣多麻煩,直接當第一就好了。

就在這時,擂台那邊忽然熱鬧了起來,貌似來有人藥箱另外一個人挑戰。

「劉靜可!我要向你挑戰,你敢應戰嗎?」 重生之城市修仙 一個手持一柄木杖氣勢洶洶地說道,他的衣服上綉著金松的字樣,顯然是金松峰的人。

而被稱作劉靜可的人扭頭笑道:「崔欣!你這個人是不是有毛病啊?今天可是本月第一天,你居然就來找人挑戰,難道是剛發的丹藥就想輸給我嗎?」

天榜的排名是按每個月的最後一天算的,所以這裡的弟子通常都會先修鍊半個月,到了每個月的下旬,再出來向天榜上的人挑戰,這樣只要贏了,被挑戰的機會也就少了,更容易保持自己的排名。

而要是月初就挑戰別人的話,贏了別被人挑戰的機會也就增多了,甚至可能到了下旬,會重新跌下來,所以,月初是沒人願意來這裡的,這也是為什麼今天這裡人這麼少的原因了。

「哼!你少說廢話!敢不敢接?」崔欣逼問道。

「哼哼!」劉靜可笑道,「為什麼不敢?你前天剛剛輸給我,白送了我兩顆丹藥,你今天又來給我送,我自然得笑納啊!」

崔欣顯然沒有劉靜心嘴尖舌利,他見劉靜可答應了,便飛快地跳上了比武場中間的打擂台上,劉靜可也縱身一躍,幾步跳到了台上。見到有人要比試,很多人便停下來觀看。

他倆剛剛擺好架勢,一名灰衣長老不知從哪裡跳了出來,一躍跳到了兩人中間,說道:「老規矩,掉下台者輸,比試切磋點到即止,不可傷人性命!」

劉靜可和崔欣點了點頭,那長老唰唰唰幾步,又跳到了那天榜旁邊,他應該就是比武場負責調整天榜的長老。

崔欣看樣子你上次輸給了那個劉靜可,十分不甘心,所以才在本月第一天就來挑戰,那長老剛走,他便飛快地運起自己武功,將自己殺魂釋放了出來。

「吼!」一隻有些虛幻地老虎幻化為出,一把撲向了劉靜可,劉靜可毫不後退,運起武功迎著那殺魂便打出了一掌,崩的一聲,崔欣的殺魂被打翻在地,而劉靜可也被震得退了好幾步。

葉天搖搖頭,這兩人實力差距太大了,劉靜可居然能一掌打退崔欣的殺魂,那崔欣這次肯定輸定了。

崔欣在殺魂被打退了,他也立刻壓身而上,「黑虎爪!」崔欣大喝道,他的手化成一隻利爪,向著劉靜可揮出十餘招,眼看崔欣步步緊逼,劉靜可就要支撐不住了,一隻竹杖忽然出現在崔欣的身體,將他擋了回去,劉靜可終於也用處自己的殺魂了。

「哼哼!你輸定了!」

劉靜可冷笑著地說道,語氣很是不好。

崔欣一臉不屑,卻不以為然,大喝道「誰輸誰贏還不一定呢!」 崔欣小心地將自己的殺魂繞到了劉靜可的背後,想要讓他腹背受敵,但是劉靜可早已經看透了他的意圖,他看也不看,隨後將自己的殺魂隨後往後一甩,便打中了崔欣的殺魂,崔欣剛剛逼近,劉靜可的殺魂已經又飛回了他的跟前。

劉靜可接過崔欣兩章,反手一拳打在了他的胸口上,竹杖也緊跟著撞了過來,崔欣急忙召來自己的殺魂擋了一下,可惜還是沒用,劉靜可竟跟著一腳將他踢下了台去。

「咦咦~~」人群里發出一陣噓聲,原以為崔欣這麼急是有真本事,沒想到居然只走了幾個回合便敗下陣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