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0 Comments

日軍的卡車在這邊電令到達新六師崔剛手裡的一刻,也抵達了泗陽附近,再有幾公里就抵達陣地了。

崔剛看到電文後下令阻擊開始,沿途的地雷炸毀公路,遲緩日軍行進的速度,減少跟日軍正面交火造成的損傷,待合圍,裡面的日軍將是大炮的菜。

打頭的摩托車突突的揚起煙塵,向泗陽進發,他們已經隱隱的聽到了炮聲,知道幾塊抵達戰場了,所以,一個個精神的盯著前方,看著左右,機槍,隨時處於開火的狀態。

正行進著,一團血霧飄起,隨之,摩托車失去了控制,一頭扎向了路邊,緊接著傾覆溝里,將車上的日軍甩出老遠。

「有埋伏!」

吱吱的剎車聲中,後面十幾輛摩托車快速停下,機槍對著四外,尋找目標,還沒等他們發現敵人,後面的裝甲車和坦克轟隆隆的開了過來。

「什麼地幹活!?」

坐在前頭指揮的一名大佐在裝甲車裡探出頭來問道。

「有襲擊!」

「襲擊?」

那名大佐縮了下頭,看了眼四周,隨即喊道,「這裡快到泗陽了,襲擊也是小股部隊,繼續前進!」

「哈衣!」

日軍領命扶起了受傷的的士兵,摩托車再度轟鳴,向前探路而去。

那名大佐縮回裝甲車,下令繼續前進。

草叢裡,三名戰士盯著越來越近的摩托車,其中一人小聲說道:「炸摩托車嗎?」

「別。」

另一名戰士說道:「埋的可是反坦克地雷,據說威力大著呢,炸摩托車可惜了,炸後面那個大傢伙,看那傢伙上面的槍口,四五挺機槍呢,再說,炸摩托車也堵不住路。」

「行,就炸後面的傢伙。」

三人簡短的磋商中,摩托車一路開過買有地雷的那裡,向前方人突突的開去。

裝甲車緊隨其後,轟隆隆的向前疾馳,渾然不知道前面已經有地雷正等著他們。

「拉!」

在第一輛裝甲車抵達標記位置的一剎那,隨著喊聲,轟的一聲巨響,裝甲車被自底下冒起的火光吞沒,巨大的衝擊波將裝甲車像玩具一樣的撕碎,鋼鐵扭曲著,在接踵而來的爆炸中,翻倒向了前方,轟的火焰四處噴濺中,一個完美的三百六十度前空翻,砸落路面。

「敵襲!」

邪帝狂妃:廢材逆天三小姐 後面的裝甲車和坦克,卡車全部停下,大喊聲中,上面的日軍紛紛跳下,端著槍,邊目光搜索周圍,邊向前奔去。

前方的摩托車被巨響嚇了一跳,緊急停車,向周圍警戒,尋找襲擊目標。

「走了。」

幾十米外,三人小聲的歡呼了下,悄悄的爬行著,離開了那裡,向遠處撤去。

日軍慌亂的搜遍了周圍,可卻沒看到一個人影,顯然,這是小股部隊多為,意圖自然不用說,是遲滯他們增援而已。

「繼續前進!」

搜索不到敵人,耽誤了近二十分鐘,日軍無奈的在命令中返回車裡,隨之,卡車轟鳴著,讓開道路,後面上來一輛坦克,慢慢的推著已經熄滅火焰,但還冒著煙的殘骸,將路清理,繼續上路…… 看到日軍動了,幾百米外潛伏的幾個人也隨之離開了潛伏地點,消失在草叢裡

摩托車上的日軍這回不在光看著搶房了,眼睛四處亂瞅,警惕的放慢速度,向前開去。頭裡摩托車上的日軍則緊盯著路面,唯恐再來一次爆炸。

可行進的摩托車上,他還是沒能看清那根緊貼地面的魚線,摩托車毫不猶豫的壓了過去。

隨著魚線被壓,路邊一根樹條子咻就彈起,緊接著摩托車后四五十米外轟轟連續四聲爆炸突兀響起,舉得的震蕩讓摩托車一歪,紛紛扎進溝里,翻到在那裡。

弄拖車後面,四聲爆炸只有兩處炸到了裝甲車,剩餘的兩聲只是把路面炸出個大坑,泥土衝天而起。

而那輛台被炸的裝甲車就不成了,劇烈的爆炸直接就將裝甲車撕碎,火光騰起的一刻,被掀翻路邊,緊接著火焰轟的竄起,火焰瞬間就吞噬了那些還在飄飛中的日軍,估計,等他們落下,已經不用火化了。

「八嘎!!」

後面的車隊在暴怒中停下,裝甲車上的機槍噠噠的響了,子彈打的周圍草木斷折,碎屑亂飛。

「搜索前進!」

日軍嚎叫著,下令搜索周圍,向前緩慢行進。

此時,所有日軍都知道,這是敵人遲緩他們前進所弄出的騷擾,可卻不得不搜索,這樣的爆炸他們也受不了。

於是,日軍的動作慢了下來,公路上,兩側。都有日軍進行搜索,唯恐再遭到襲擊。

崔剛聽著前方的彙報,悠閑的點著根煙,吐出一口煙霧。對著步話機說道:「劉二,你們的任務就是讓日軍的步兵跟上,一個小時之內。不要讓車隊前進三公里,一個小時之後,步兵進來了就不用你們管了

嘿嘿……師長,瞧好吧,我跟那些高手學會的幾招才用了兩招,半小時時間就過去了,再來兩下就一小時,沒問題的。

他話音才落,轟的一聲巨響從步話機里傳來。顯然,日軍再次中招。

「崔剛笑道,你小子慢慢玩,一會別被大隊包了餃子,到時候我可不去救你。」

「放心吧師長,有數……」

劉二關掉步話機,看著一公裡外再度冒起的火光,心裡暗樂。

連續遭到地雷襲擊。日軍真的火了。他們大範圍的搜索周圍,沿途派出了士兵充當工兵。用刺刀在地面上尋找著埋藏的地雷。

一名日軍用刺刀刺著,突然,路面下傳來一聲叮的響聲。

他一個機靈,忙爬了下去,收回手裡的刺刀,慢慢的在周圍扣起土來。

旁邊的日軍看到這裡的情況。幾乎是口令般的快速趴滿一地,緊張的看著那名日軍肚子忙碌著。

車隊,自然是無法前進了,連坦克都能炸毀,這顯然是大威力的地雷。

隨著那名日軍身邊的土越來越多。一枚地雷慢慢的露出了真容。多然有一枚地雷。

他小心的將上面的拉線割斷,將那根當做機關的木棍扔掉,這文采饅頭大汗的捧著地雷,慢慢的站起。

「呦西……」

後面的日軍一個個送了口氣。

那名日軍仔細的看了遍手裡的地雷,扭頭說道:「這是帝國製造的反坦克地雷。」

「反坦克地雷!?」

所有日軍在這一刻才明白過來,同時,更不敢驅車前進了,他們車隊李連坦克都炸毀的地雷,其他車更完了。

天谷很快接到了彙報,他坐在卡車裡大罵,但也無可奈何,命令部隊排雷前進,不要跟車隊分開,將路面清理乾淨,否則,後面的輜重同樣無法通行

他想過很多種可能,都一一排除。車隊遭到襲擊,顯然是敵人阻止增援的伎倆,不會是大軍在哪裡埋伏,否則,以先遣軍的戰鬥風格,斷不會在攔阻住了車隊,不實施攻擊的,必然是騷擾阻擊。

在他琢磨的時候,幾個小隊已經貼著公路向他這邊狂奔而來,好確認他們的部隊行進到了什麼位置,分散開有多大面積,好給兩側掙著口袋的隊伍提供準確的信息。

這邊攔阻增援部隊的時候,濟南那裡的飛機已經接到了青島機群全軍覆沒的消息,在沒有搞清狀況的前提下,按著命令返航了。

董庫不知道還有一波飛機,在搞定這波飛機后,炮擊的頻率倒是不高了,但效果顯然非常明顯,直接轟擊一公里左右的範圍,一條直線向里轟擊,讓坑道里的日軍苦不堪言,還有不少被震死的。

三宅光治已經看出先遣軍的意思,遂調集部分的火炮,對準了西安秦軍炮擊的這片位置,等待先遣軍踏上這片陣地。

於柯的尖刀營已經先一步趕到了新沂河附近,找到了日軍修建的那座新沂河大橋,在遠處,看著防守森嚴的大橋,等待機會奪下大橋。

於柯知道一個營的兵力不足以守住大橋,多下來簡單,要想守住就難了。

於是,在得到確切消息后,另派一個團,趕奔那裡,準備等連雲的大軍進了口袋,再奪橋關門。

在這個團剛剛運動離開不足十分鐘,新沂河那裡傳來消息,日軍的援軍過河了。

於柯看著地圖,思索著如何布置伏擊。

新沂河那裡喝道眾多,有潘河,和潘河的數個支幹,還有北六塘河,中間地域並不寬敞,倒是適合自己部隊快速絞殺,單兵武器的優勢可以發揮,日軍的部隊還沒法展開,只要其渡過新沂河,就算進了口袋了。

叫來幾個參謀和指揮官,自己的推敲了下,遂決定了方案,奪下新沂河大橋,包圍增援部隊在北六塘河東岸,新沂河西岸這片區域,只要日軍渡過潘河,戰鬥就可以在北六塘河和潘河之間的位置開始。

於是,於柯的大軍動了,向著預定的位置摸去,沿途沒有從公路上行進,沒有走那些大橋,都是想辦法渡河,貼著公路兩側,避開日軍守橋的部隊,向預定地點撲去。當然,每一座大橋那裡都留下了小隊,戰鬥一起,那裡將會被奪下,為後續的火炮省了搭橋的麻煩。

老趙的大軍快速行進,也快到了預定的位置,如果快,還能趕上於柯的大戰,不過,估計是夠嗆了。

一切都在穩步的向前推進著,日軍覺得兩路增援雖不見得能夠保住淮安,但按著之前的推算,淮安那裡怎麼也會給敵人重創,完成第一戰略目標。

泗陽前,日軍小心翼翼的排除了三十餘顆地雷,那些用木棍,用絆索,用壓板坐機關的地雷顯然是敵人事先埋下,並非是埋伏。同時,他們已經知道了泗陽恐怕被奪,敵人就在泗陽做好了阻擊增援的準備。

天谷此時已經順利的進入了寬敞的口袋裡,一路向排雷的車隊前進,雖然車隊沒能按著預定趕到淮安,但他也沒有怪責。

這三十多顆地雷,要是不排除,他們將會損失慘重,雖然裡面很多都不是反坦克地雷,但炸毀卡車是輕鬆。

當天谷半個小時後跟前面排雷的隊伍匯合的時候,卡車車隊已經在這裡耽擱了將近倆小時。倆小時沒能走出三公里,就在那點路上扣泥巴玩。好在再也沒有遭到爆炸,讓沒能快速行進的日軍三段式舒服了點。

可他們哪裡知道,這些雷可不是先遣軍埋的不好,讓他們輕易就排除了,而是故意的,有的還露著新鮮土,顯然唯恐日軍看不到。

劉二那小子也夠損,他算計了,一顆雷爆炸所耽誤的時間,還沒有扣一顆雷耽誤的時間長,反正是拖延時間,當然是這第二種方案最佳了,就是讓日軍摳雷。

此時,天谷還不知道他的隊伍正源源不斷的進入先遣軍的口袋,單等所有日軍進入,口袋就會紮上。

崔剛此時已經看到了日軍的卡車,就在距離陣地不到兩千米的位置,正小心翼翼的摳著雷。

「是時候該讓後續的日軍加快行進了。」

崔剛吐掉煙頭,掏出步話機下令道:「劉二,開槍狙殺,讓日軍搜索前進,我們的活要開始了!」

劉二距離摳雷的日軍不過五六百米,在接到命令后,他所帶的連快速支上槍,砰砰的聲音中,將路上排雷的日軍盡數放倒,一個沒放過。劉二更是瞄準一枚已經露出來,但還沒起出來的地雷,碰的一槍,將其打炸。

槍聲和爆炸聲讓遠處的天谷一愣,隨即明白了這是敵人的阻擊陣地到了。

「部隊散開,搜索前進,我們要先跟泗陽的敵人過過招,才能增援淮安了。」

天谷渾然沒有在意,下令部隊展開,搜索前進,同時,令後部加快速度,跟上。

他這個命令正和崔剛意,見公路兩側的日軍向前搜索而來,兩外兩路也隨之開始前進,他對著步話機喊道:「狙殺開始!」

與此同時,一直跟著日軍部隊末尾的偵查員彙報,日軍已經全部進入了預警的口袋位置,可以扎口了。

於是,兩側的部隊快速運動,李榮斌首先包抄而來,在不足二十分鐘的時間裡,就完成了合圍的動作,先一步對面部隊抵達了預定位置。

此時,董庫也接到了合圍完成,六師已經跟日軍交火,可以實施炮擊的彙報。

「哈哈!那演出就開始吧!」

董庫看著電文哈哈一笑,下達了炮擊的命令……鍦ㄦ洿鏂頒腑錛岃紼嶅悗鍒鋒柊鏌ョ湅錛 天谷並不知道自己已經鑽進了敵人的口袋,在前方出現阻擊的一刻,他在遠處下令,全線進攻。

攻擊,在天谷的命令中就此展開,三路人馬快速鋪散開,成散兵陣列向前涌去,同時,坦克開道,順著公路,公路兩側,轟鳴著,機槍突突的響著,向前方的丘陵撲去。那裡,是子彈傳來的方向。

陣地上,戰士們隱伏身形,透過草叢,透過遮擋物,準確的狙擊著哈腰行進的日軍,砰砰鄭重,日軍成片的倒在三四百米外。

攻擊已展開,跟隨車隊的迫擊炮。92步兵炮先後轟鳴,炮彈雨點般的落向了前方丘陵地帶,雖然看不到敵人的蹤影,但炮擊是覆蓋射擊,相信敵人這麼也難以逃脫。

果然,炮擊的效果非常明顯,轟轟的巨響中,泥土飛濺,陣地上的戰士不時的被炮彈炸飛,被彈片擊中,損傷,開始急劇攀升。

崔剛知道自己的任務,對方炮擊猛烈,他當然不會甘於被轟擊。

他自泥土裡鑽出頭來,耳朵嗡鳴,頭暈眼花,但卻並不耽誤他下令。

「炮擊前方所有炮火的位置,放坦克靠近!」

他搖晃著昏沉沉的頭,大吼著。

嗵嗵!

數聲迫擊炮和92步兵炮的轟鳴中,幾十枚炮彈飛向了日軍的縱深。

遠處的天谷看到轟然冒起的火光,笑了笑,對方沒有遠程大威力炮火,這些,都是小口徑的迫擊炮,不足為慮。

「全線進攻!!」

他大吼著,抽出指揮刀揮舞著。立掙一舉拿下前方的阻擊陣地,擊潰敵軍。

可他並不知道,身後末端的大部隊已經全部進入了包圍,直徑超過十五公里範圍里,已經全部被嚴嚴實實的包圍,四萬多大軍。難以逃脫了。

他命令剛剛下達,天空中突然傳來一陣呼嘯,隨之,在日軍恐懼的注視下,一片黑雲飛來,飛向了三路進攻的日軍。

「不好!是重炮!」

「快散開!」

所有日軍在這一刻都慌亂的喊叫起來,紛紛向低洼處,有遮擋的位置奔去,攻擊。立時亂套。

轟!

大地劇烈一顫,泥土隨著黑紅的火雲騰空而起,噴射向天空,狂暴的炙熱炎浪呼嘯著,吞噬了爆炸中心周圍的一切。那些附近的日軍連思考的時間都沒有,連喊叫呼救的機會都沒有,在浪潮過處,隨著連根拔起。緊接著被撕碎的樹木一起,變成了爆炸烈焰中的助燃劑。

「進攻!!」

天谷在大地劇烈的顫抖中。狂吼下令。

他知道,不快速突進,在敵人大口徑的火炮轟擊下,自己的損傷會非常大,只有靠近第人的陣地,突破陣地。跟敵人攪在一起,才有機會翻盤。

日軍在大敵劇烈抖動中,在狂暴的衝擊波肆虐,土石鋪天蓋地的砸下中,嚎叫著沖向崔剛防守的陣地。

崔剛看到到處的火光。知道總指揮說的大炮到位不是序言,在日軍發動衝鋒的一刻,在步話機李狂吼道:「堵住日軍衝鋒,能不能吃掉口袋裡的日軍,就看我們六師的了!!」

「放心吧師長!」

「沒問題!」

一個個吼聲在步話機里響起,隨之,密集的槍聲緊接著響起。

「炮彈打凈!!」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