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3 月 30 日 0 Comments

這次會到史萊克的話,千仞雪估計會來找他的吧。

胡列娜眼神一瞪,內心很是不爽,不過從小在武魂殿長大,她的是非觀還是不錯的,不至於因為張嵐的一句話就要讓張嵐怎麼怎麼樣。

胡列娜不爽的哼了一聲,「哼,走吧,走吧,我們還有着別的任何呢!才沒有時間搭理你們。」

張嵐和極索正要離開,唐刻出聲道:「這麼着急的嗎?留下來和我們大傢伙吃一頓飯吧。」

極索沒有什麼意見,到是張嵐現在倒是歸心似箭,恨不得現在就飛回史萊克,連連擺手道:「不了唐老,我們還是先走了。」

唐刻看到兩人確實沒有留下來吃個離別飯的意思,倒也沒有強留,揮揮手和兩人說着再見。

……

極索和張嵐倒也沒有什麼東西,食物水之類的放在了兩人的空間魂導器之中,接着兩人就直接離開了斗星城。

只不過在半路上兩人遇到了兩個熟人,嗯。。。大概可以算是張嵐的熟人。

趙玲綺,趙凌羽。

兩人是被張嵐烤制的肉香味吸引過來的。

「唔,嵐兄,你這燒烤的手藝還有待提高啊,不過你這撒的的佐料很不錯啊。」

趙凌羽一邊吃着烤肉,一邊嘴裏嘟嘟囔囔的說着。

趙玲綺狠狠的掐了她這一點都不靠譜的老哥一下,讓趙凌羽發出一陣怪叫,然後趙玲綺不好意思的向張嵐笑了笑,語氣中充滿著歉意道:「我老哥腦子不正常,你不要和他一般見識啊。」

對於趙玲綺來說,這種美味的烤肉,簡直是第一吃到,雖然剛剛老哥說的確實不錯,可是不能說出來啊!這種吃着飯罵廚子的行為讓趙玲綺非常難為情!

張嵐看着臉色微紅,很是不好意思的趙玲綺微微一笑,表示自己並不在意。

然後他將自己珍藏的用來對敵究極魔鬼辣椒粉又稱瞎眼王三代拿了出來均勻的灑在一塊剛烤好的烤肉上。

「凌羽老哥,嘗嘗這個,這塊絕對是小弟我的巔峰之作!」

這樣說着,張嵐將這塊烤肉遞向了趙凌羽。

「嗯!來來我嘗嘗!」

趙凌羽聞着烤肉的香氣口水就有些止不住了。

張嵐卻收回了手,面色有些猶豫着「單純」微笑道:「這放的辣椒有點多,稍微有點辣。」

趙凌羽一邊吃着手上的烤肉,一邊拍著胸口道:「沒事,我就是愛吃辣的。」

……

「夠了,你們兩個至於嗎?!!」

趙玲綺有些歇斯底里的對着前面兩個扭打在一起的兩人男人喊著。

「可惡!!這個傢伙,竟然騙我吃哪種恐怖的東西!!啊啊啊啊!辣死我了!來給我吃!吃啊!!!」

趙凌羽面色通紅如同再世關羽,眼中迸發出火一樣的憤怒,一手抓着被咬了一口的烤肉,一手抓着張嵐的脖子死命的要把烤肉塞進張嵐的嘴裏。

張嵐當然不會吃這種會死人的恐怖玩意兒,拚命的仰頭遠離趙凌羽手中的烤肉,同時雙手死死的抓住趙凌羽拿着烤肉的手,讓其遠離自己。

「我才不要吃,我吃不了辣的,明明之前我都問你了,是你自己說要吃的!明明吃不了辣,卻說什麼愛吃辣,結果被辣到了還怨我,小人,卑鄙,偽君子!「

張嵐對着趙凌羽破口大罵,同時佔領道德高地,將敵人打進邪惡的深淵。

對於張嵐的話,趙凌羽當即怒不可遏的破口大罵。

「你放屁!那種東西叫做有點辣???你絕對是故意的!故意要整我,來啊!我也要你嘗嘗有點辣!!」

對於兩人的神經病行為,趙玲綺有些無奈,她都勸了老半天了,可是兩人一點都沒有停下的意思,反而越打越來勁。

趙玲綺還想再勸,這時突然眼前出現一瓶水。

一股溫柔帶着微微磁性的聲音在她的耳邊響起:」別勸了,那兩人雖然嘴上罵的厲害,可是都只是用身體來對抗,沒有動用魂力,不用擔心,等他們累了他們自己就停下了,不用管他們。

我見你勸了半天了,一定也口渴了,歇一會,喝口水吧。「

看着眼前的水杯,趙玲綺還真感覺自己挺渴的。

不過她卻沒有接過的意思。

什麼意思?她明明都勸了老半天了,現在才送水過來?

想在她的面前表現一下嗎?表現一下自己的聰明智慧,淡然與紳士?

簡直愚蠢!這樣的把戲她都見了十幾回了!

一個個長得丑還裝紳士,聰明人?

她難道不知道自己的勸說不太頂用嗎?

可是不頂用就能不勸了嗎?

那兩個傻子在哪裏掐來掐去的,烤肉上面的辣椒撒了他們一身,一直痛哭流涕的打着噴嚏,也不怕出事了!

她能不勸?!

趙玲綺心底微怒著,將剛才勸說無功的惱火發泄到剛剛來勸說自己的人身上,她面色微怒轉過身就要拒絕他的水!

好帥!

趙玲綺微笑着接過極索手中的水瓶,小口小口的喝着,眼神看似是在看着手中的水瓶,實則是盯着極索的面龐看個不停。

【那雙眼神好有神!臉也好帥!太帥了!

而且他身上的那一股清風瀟灑的氣質,真是讓人心動,剛剛聽到他的聲音也好有磁性。

還有,他好溫柔,竟然看到我磕了專門來給我送水喝。

他說的話好有道理,老哥和那個神經病一定是腦子進水了,一時半會清醒不來,不用管他們就好了,他們過一會自己就停了。

剛才我太蠢了,竟然一直在做無用功,幸好他提醒我了,不然我還要一直做沒有用的勸說。

他人真好。】

極索微微有些皺眉,眼前這個女孩有點不太正常。

這些年跟着張嵐在混亂之地的生活讓極索有着對視線有着不一般的敏感。

畢竟在哪個地方,莫名其妙就有人要殺他們。

所以他在哪裏有了可以感覺到看向自己視線的感應。

所以眼前這個女孩雖然掩飾的不錯,可他還是感覺到了眼前這個女孩在偷偷的看着自己。

【這個女孩有些奇怪,不過張嵐願意和他們好無防備的打鬧,這兩人應該沒有什麼危險,剛剛看這個女孩有點可憐,唉·~不該過來了。】

極索這樣想着,也不願意去想其他亂七八糟的,走回自己的原位。

。 我深吸了一口氣,很無奈的說著。

一聽我說只能用笨辦法,一條岔洞一條岔洞挨個試著來,陳八牛那傢伙先是愣了一下,隨即也有些急眼了。

「不是吧九爺,是您跟Alice約好了,她和鼠爺會在上頭等咱們十天。」

「可您想想,咱下到這蛇妖潭,已經浪費了兩天時間了,現在咱可沒有十天時間了!」

「再說了,咱的乾糧怕是也撐不了多久啊!」

「在這麼磨蹭下去,可不是個辦法!」

要說陳八牛這傢伙,的確很多時候那腦袋啊,就像是缺根筋似的,可有時候這傢伙,卻總能注意到我們注意不到的細節。

這不,他這麼一說,我才猛地反應過來,說是我和Alice約好了十天之後我們沒從蛇妖潭裡上去,她就帶著錢鼠爺離開來鳳山,可現在我們那裡還有十天。

「別急八爺,讓我好好想想該怎麼走!」

「讓我想想!」

那時候,被陳八牛那麼一催促,我腦袋裡,就亂的跟一團漿糊似的,可我卻不得不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因為我知道,這種情況下,越是慌張,你越是容易犯錯。

五條岔洞,只有一條是真正通往那地下要塞的。

換句話來說,我們每選一次,都有五分之一的概率選對路。

五分之一的概率,聽上去似乎已經算不得希望渺茫了。

可是,誰也不知道除去那條真正通往地下要塞的岔洞之外,餘下的四條岔洞到底通往哪兒,那岔洞裡頭是否還有什麼機關陷阱,甚至於那岔洞到底有多大多深,我們都不知道,貿然走進去,也許幾個小時就能摸個門清,也許幾天時間都沒法摸清楚。

即便是我和陳八牛分開行動,一個人選擇一條岔洞去走,可以把這原本五分之一的概率給提高一倍,可我們也不得不面臨同樣的問題,沒人知道那錯誤的岔洞,摸清楚需要耗費多少時間。

偏偏我們眼下最缺的就是時間,在一個這石窟裡頭,雖然現在沒遇到什麼危險,可總覺得不安生,這種情況下,我和陳八牛分開行動,無疑是自己往火坑邊去靠。

關鍵時刻,我最拿手的風水之術全然派不上用場,我該怎麼辦呢?五條幾乎是一模一樣的岔洞,我該選擇哪條去走呢?哪條才是真正通往地下要塞的入口呢?

「奶奶個腿兒!」

「八爺我好不容易走到這兒,以為能一路順風順水下去了,誰曾想又遇到這幺蛾子!」

「那日寇也真特娘是殺千刀的,不就一個破要塞,弄這麼多花花繞幹啥?」

「難不成這裡頭還停著那狗屁天皇的老棺材不成?」

脾氣暴躁的陳八牛,這會遇到點挫折,能忍得住一會,可絕對忍不住太久,他的牢騷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可也是他的那一通牢騷,一下子點醒了我。

對啊,我的確沒辦法通過風水術、通過羅庚來推演這五條岔洞裡頭,究竟那一條才是真正通往那地下要塞的。

可我卻能用風水術,通過羅盤,推斷出這五條岔洞裡頭,那條岔洞屬於生門。

生門之說,源自奇門,奇門當中有景驚休傷杜開以及生門和死門,原本這屬於奇門遁甲的範疇,可其實這八門之說,也早就和風水術緊密結合在了一起。

八門當中,開門、休門、生門視為三吉門、死門、傷門和驚門為三凶門,景門、杜門為中平門。

先前我就說過,這地下要塞啊,其實也屬於建築的一種,而風水自古就被運用到了建築當中,在舊時候上到皇帝老兒修建宮闈、下到尋常百姓新蓋房屋,除了要選擇一個適合破土動工的黃道吉日之外,也必然會請一位風水師、或者是地師來為新宅看風水。

而在建築當中啊,從風水角度來說這開門是很有講究的,首先這一棟宅子,開門的朝向,那最好是面朝生門,其次是面朝開門和休門兩個同為三吉門的方位,如果都做不到的話,也可以退而求其次,選擇面朝杜門和景門這兩個中平門,卻是萬萬不能夠,面朝著死、傷、驚這三凶門的。

這奇門當中的八門方位啊,變幻莫測,常人壓根無法理解其中玄奧,不然我們這一行當裡頭也不會流傳著,遁甲勝萬法、奇門最難懂,若能通二者,改天換日一掌中這樣的順口溜。

相傳啊,歷史上赫赫有名的軍事家、謀略家,諸葛孔明和劉伯溫,那就是通曉奇門遁甲之術的高人,提起諸葛孔明和劉伯溫這兩個名字,想必大家都很熟悉,諸葛孔明茅廬之中,便能語言未來魏蜀吳三分天下、三足鼎立的天下格局,劉伯溫呢,就更是幫著明太祖朱元璋一統天下。

這奇門遁甲之術,的確是晦澀難通,不過我老爹當時給我講這奇門之術的時候,卻是講的通俗易懂,或者說我老爹他自己個其實也不懂奇門遁甲,只是略懂皮毛罷了。

按照我老爹的說法啊,這奇門當中的八門方位,雖然根據天時地利包括人和的不同,變幻莫測,並非是一成不變的,可對於我們學風水的來說,只要你知道八門大概的位置和變化,那就足夠了。

而在建築、包括墓局風水當中,的確常用到這八門方位,可事實上大多數用到的八門方位,都很簡單,特別是建築當中,因為沒誰願意把自己個要住的房子,給修的像是迷宮一樣繞來繞去。

通俗來講,這建築當中,開門所朝向的三吉門,其實就是事宜開門出入的方位,比如大多數房屋,那開門的朝向,都是朝陽的,這樣一開門就能看到太陽,採光好,會讓人覺得屋子裡頭亮堂堂的,很暖和,反之如果開在背陰面,那麼常年不見陽光,總歸會讓人覺得屋子裡頭不夠亮堂,有些陰森森的感覺。

在深究下去,這朝陽的方位有什麼特點呢?

那必然是前面沒有太多的遮擋物、地勢也必然是相對平緩的,沒有遮擋物,地勢平緩這陽光才能順順暢暢的照射進來,沒有太多的遮擋物,地勢平緩這空氣流動自然也就好了,迎面就會給人一種生氣勃勃的感覺,在一個因為沒有太多的遮擋物,地勢平緩,那可不就適合開門用來進進出出了?

這地下要塞啊,雖然是深埋在底下,壓根不用考慮朝陽的問題,可這入口,那也一樣是供活人進進出出的。

而且,這地下要塞是日寇當年用來儲備研究生化武器的。

日寇搞這些是為了什麼?那不就是為了把這地下要塞里的武器、物資送到前線去,用來扭轉當時對日寇大大不利的戰局?

如此一來,那麼當初這日寇在修築這地下要塞出入口的時候,必然會考慮到以後便於把物資運出這要塞、或者是送到這地下要塞里來儲備。

既然要便於物資的運送,那出入口的地勢,就一定要足夠平緩,不說得平坦的跟柏油大馬路一樣,至少它也得比其他四條用作障眼法的岔洞,來的地勢平緩。

在一個,那條真正通往地下要塞的洞窟,既然連通著地下要塞,那必然是流動著生氣,或者說有空氣流動,因為這地下要塞當初可不止是日寇用來儲備研究生化武器的,那還有不少日寇駐紮其中呢,要是沒有流動的空氣,那人不得憋死在裡頭。

我們先假設另外四條用作障眼法的岔洞,走到盡頭,那都是走不通的,那不就可以說,另外四條用障眼法的岔洞,洞裡頭並沒有太大的空氣流動?

兩者結合起來,我在用羅盤去推演這五條岔洞,那個位於三吉門的方位上,不說能一下子找到真正通往地下要塞的那條岔洞,可絕對要比我們挨個去碰運氣,靠譜的多。

理清楚這些頭緒后,我不敢浪費時間,急忙取出了羅盤,退後到了那拐彎處,然後以那拐彎處為主位,開始推演那五條岔洞,所對應的八門方位。

結果這一推演,我發現那五條岔洞,最中間一條,正巧就對著三吉門當中的生門,最右邊那條對著兩平門當中的杜門,左邊第二條對著兩平門當中的景門,餘下的兩條則完全是對準了三凶門的方位。

「八爺,這三條岔洞,幾率更大一些!」

雖然靠著羅盤,推斷出了五條岔洞對應的八門方位,可我也不敢說,這就是百分百正確的。

對陳八牛說了一句之後,我從身上撕下來一小塊布條,捏在手裡頭走到最中央,也就是對著三吉門當中生門的那條岔洞的洞口,然後我深吸一口氣,屏住呼吸,慢慢舉起了手裡頭的那一小塊布條。

果不其然,等我把那布條舉高之後,很快就看到那布條被流動的生氣,或者說流動的空氣,給吹得搖晃了起來,只是幅度很小。

可我也不能就此斷定,這條岔洞,就是通往那地下要塞的真正入口。

不過這一下我心裡頭倒是有了些底氣,我拿著布條分別去試了試最右邊和左邊第二個,那兩條對應著兩平門的岔洞。

結果,最右邊那條對應著兩平門當中杜門的岔洞里流動的生氣最為盎然,布條舉起來,能明顯看到被吹揚起來的弧度,甚至於站在那岔洞的洞口,能感覺到有股子氣撲在臉上,儘管那股氣透著些陰冷的感覺,可的的確確,這條岔洞里,流動的生氣或者說空氣,最為盎然……。 浴室的門被葉塵一腳踢開了。

肌膚細膩有彈性,小腹平坦的沒的一絲贅肉,豐潤的腳趾,纖幼的小腿。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