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3 日 0 Comments

「可惡,竟然學習了這樣一個難纏的技能。」福勒臉色沉了下來,同時思考破解方法「阿貝就獲取了我一點點血液,血印的持續時間應該到不了兩分鐘,而且嗜血和狂暴的持續時間也快有兩分鐘了,阿貝要是還想繼續比賽,勢必不能長時間持續這兩個技能,只要我能撐過這段時間,我就能贏了。」

「對,我只需要拖延就行了。」福勒決定好戰鬥計劃后,全身就散發出了大量寒氣,寒氣瀰漫在了整個擂台上,福勒也隱藏在了這片迷霧裡。

「真是廢物!真以為這片迷霧能阻止我找到你嗎?」阿貝追隨著血印移動的方向,再次接近了福勒。

「哪有那麼簡單,寒氣操控,冰刺。」在福勒的操控下,阿貝前方瞬間出現了十幾個小型冰刺,阻擋住了阿貝的奔跑。

「轟!」阿貝直接掃平了眼前的冰刺。

「可惡的法師。」阿貝暗罵了一句,停在了原地,開始思考怎麼才能更好的接近敵人,不然福勒一直用這種不疼不癢的攻擊阻擋自己的腳步,敵人消耗很小,自己卻很多。

時間一秒一秒的流逝

福勒感知到阿貝一直站在原地,便知道對方已經束手無策了,「哈哈,還不趕緊投降,我消耗的是精神力,但你消耗的是血液,技能持續太長,副作用那麼大,你後面的比賽可就進行不了了。」

「呼,呼。」阿貝大口喘著氣「我參加不了比賽,那你也別想參加。」

「都這個時候,還說什麼大話。」

「既然我想不出出來計劃,我就不想了。我可是狂戰士,一路碾壓過去就行了。」阿貝氣勢一震,大聲吼道。

「哼。」福勒冷哼了一句。

「血印繼續追擊。」在阿貝的命令下,血印再次向福勒的方向移動。

「痴心妄想,寒氣操控,冰刺。」福勒故技重施再次往阿貝的前方鋪滿了冰刺。要是不減速,踩過去,自身就會受到傷害,

然而這次阿貝並沒有停下腳步,而是一路踩了過去,冰刺刺透了阿貝的腳掌,腳下鮮血直流,鑽心疼痛使得阿貝的眼睛越發通紅。

「這次,你跑不了了吧。」阿貝一臉猙獰的表情,提溜起了福勒。

福勒看著阿貝這猙獰嗜血的表情,身體不停的顫抖,下一秒福勒就想要把『我認輸』這三字大喊出去,然而阿貝沒有給他這個機會。

一拳直接打在了福勒肚子上,福勒瞬間飛出了寒霧,路上灑滿了福勒吐出的血渣,這一下至少,把福勒打了個半死,直接暈死了過去。比亞當打菲爾斯的那一拳重了不知多少。

「還沒結束呢!」阿貝再次奔向福勒。

「給我停下。」坐在裁判席上的裁判瞬間看出了飛出去的那個法師已經受了了很嚴重的傷,而這個狂戰士也因失血過多,精神已經有點不正常了,竟然還想繼續打。

「睡去吧!」裁判直接躍到了阿貝身後,把其打暈了過去。

「咚~」

阿貝直挺挺的躺了下去。

「挑戰者,福勒最先失去戰鬥能力,被挑戰者,阿貝獲勝。但因兩人皆失去戰鬥能力,排名直接延順到49和50。」裁判宣讀完結果后,立馬就有工作人員上台,在清理擂台的時候,把這倆人先運了出去。

隨後台下的觀眾們們嘩然不止,都在吃驚這場戰鬥的慘烈。

說實話,這場戰鬥之所以這麼慘烈,還是因為阿貝的職業導致的,要是這個福勒換一個近戰職業挑戰,在剛剛那種情況下,一般人都會直接認輸,然後挑戰別人的。但,阿貝在開啟那兩個技能后,腦子就有點不好使了。思考都不帶轉彎的,再加上福勒沒事還挑釁兩句。這就導致阿貝直接暴走了。

亞當看到這個情況,也是嘖嘖稱奇。為這個狂戰士提前下場惋惜的同時,也感謝這人把一個冰系法師給打退場了,說實話看了這一場戰鬥,要是把自己換上去跟這個冰霜法師對打,打到最後也只能學狂戰士最後用的方法,以傷換傷。雖然自己受的傷肯定沒狂戰士那麼嚴重就對了。

觀看完這場刺激的對決后,亞當開始在遊走在各個擂台之間,看看還有哪些難纏的對手。

在大部分選手都被看了一遍的時候,亞當注意到了柏莎上了擂台。

「柏莎都上場了,那必須給看看啊。」亞當直接向四號看台走去。 「呦,亞當老弟。戰鬥類的比賽都看完了嗎?」福爾斯看見亞當走過來后,招手問到。

「看的都差不多了,正好看見柏莎上台我就過來了。」

「還挺關心人家的。」福爾斯擺出了一個別有意味的表情。

「我只是出於朋友之間的關心,不要多想了。」亞當白了福爾斯一眼,問到:「柏莎的對手是第幾名啊。」

「第一。」

「哦,第一啊。嗯?第一?」亞當歪著頭一臉難以置信的樣子看著福爾斯。「你為什麼不阻止一下柏莎呢?」

「安了,亞當老弟。我這是給柏莎妹子分析了一遍實際情況后,柏莎妹子自己做出的決定。」

「柏莎不是沒怎麼跟人對決過嗎?她怎麼做決定?」亞當懷疑的說道。

「她沒人對決過,但是跟魔獸打過啊。柏莎說自己出來之前,經常跟魔獸打架。所以我就讓她把人當成魔獸那樣去打就可以了。」

「柏莎說的嗎?」亞當皺眉,再次問道:「你得鼻子不是很好使嗎?柏莎打過魔獸,你得鼻子問不出來嗎?」

「亞當老弟,有很多方法可以消除自身深層次的氣味,除非是那種殺了幾十萬魔獸的那種人,不好消除,殺了幾百隻幾千隻低級魔獸,隨隨便便就能消除掉。」

「好吧。」事已至此,亞當只能接受了。



就在亞當和福爾斯交談的時候。擂台上兩人開始互相介紹了起來。

「伊迪絲,十級。火焰法師。」

「柏莎,八級。職業待定。」

假如你心裏有一個微小的我 「我認得你呢,柏莎妹妹。哪一手藤蔓操控你用的不錯啊。」伊迪絲嬌聲說道。

「馬馬虎虎了。要是可以的話,咱們就開始吧。」柏莎說道。

「這麼著急下去嗎?我還想跟你聊會天呢。既然如此,那就可以開始了。」伊迪絲帶上壓制等級的手環后說道。

「挑戰者,柏莎,八級。被挑戰者,伊迪絲,十級。伊迪絲等級已壓制,雙方等級一致,比賽開始。」

哨聲剛落,柏莎就率先出擊了。

「生長。」藤蔓秒出現,因為對手實力很強,柏莎催生的藤蔓也比原來更多,半個擂台都生長著藤蔓。

「沒想到在第九界都能遇到這樣有天賦的職業者,不過這都是徒勞呢,小姑娘。」

「火焰衝擊」

火焰衝擊(B級主動技能):使用此技能后,火焰將在使用者的指定的方向(不超過身前三米的距離)進行火焰衝擊,火焰衝擊的範圍為直徑三米的半圓形。命中敵人後將產生強大的衝擊力和持續燒灼的火焰傷害。

「轟~嘩啦啦啦。」

伊迪絲身前火光乍現,宛若炸彈爆炸一樣,先是一道半圓形的火光沖向柏莎,隨後就是火光帶來的強大的衝擊力向柏莎略去。

「藤蔓守護。」半個場地的藤蔓快速收縮到了柏莎身邊,並將其想蟬蛹一樣包裹了起來。

要是以為柏莎只會被動防守,那就大錯特錯了。就在柏莎防守的同時,數十條防火的藤蔓在火光的照耀下向伊迪絲的方向快速移動著。

火光轉瞬即逝,半個場地的藤蔓不是被火光燒斷就是被巨大的衝擊力吹下擂台。

「嘩啦~」僅剩的藤蔓從柏莎身上下來。

「柏莎妹妹,你的藤蔓還挺結實呢」伊迪絲看著柏莎絲毫無傷眉頭微皺,隨後笑盈盈的說道。

柏莎冷漠相視,紅唇微動「收」

「啪,啪。」早已滑動到伊迪絲身後的藤蔓在柏莎的命令下瞬間附著到了伊迪絲的身上,並開始緩緩收緊。

伊迪絲有些意外的低頭,看著綁住自己身體的藤蔓「哦?紅絲蔓,沒想到你還有這樣的種子。不過..」

伊迪絲說到這,抬頭看著柏莎,淡定的說道:「不過,這個東西對我也是無效的,我這身魔法袍可是有技能的呢。高溫!」

高溫(CC級主動技能)使用者可以使身體的任意部位或者觸摸到物品的熱度提升,最高熱度五百度。

伊迪絲的魔法袍瞬間散發出熾熱的紅光,幾秒后,火光消失。

「咔嚓,咔嚓。」藤蔓被燒的聲音很是清脆。

「柏莎妹妹,你還有什麼技能呢?」伊迪絲有些得意的說道。

「一個個跟蠢豬一樣,你現在不應該主動攻來嗎?既然你這麼輕視敵人,那就讓你張張記性吧!」柏莎斥責完,還不等伊迪絲反駁,柏莎伸出右手,暗道「復甦。」

無形的精神力宛若白絲飛進了伊迪絲身後的藤蔓中,精神力注入后,藤蔓上的火焰越來越小,不是被熄滅,而是被藤蔓吸收了進去,原先藤蔓的上的細小火線在藤蔓復甦后佔據了藤蔓的十分之一。

「啪,啪。」還不等伊迪絲反應過來,煥發了第二春的藤蔓再次纏繞住了她。

「你真當你得藤蔓能困住嗎我?」伊迪絲嗔怒到。

「試試不就知道了。」柏莎一邊說著一邊控制藤蔓不停的把伊迪絲往台外拖去。

「高溫!」伊迪絲下一秒就啟動了魔法袍自帶的技能,然而這次的技能一點用都沒有。儘管伊迪絲已經把溫度開到最高了,藤蔓依舊是不為所動,堅定的移動著。

眼看自己里下台還有一米遠的時候,伊迪絲大急,:「附火」只見其手中的魔法杖變得通紅,使勁拿手中的魔法杖敲打著藤蔓。

附火(雙C級主動技能):使用者可以將任意武器附魔上火屬性的攻擊效果。持續時間:十分鐘,冷卻時間:五分鐘。

然而這終究是徒勞無功的掙扎,伊迪絲還是被藤蔓拖了下去。

伊迪絲下台後,裁判吹哨,戰鬥結束,開始宣判結果:「伊迪絲出台,挑戰者柏莎,挑戰成功,排名互換。現伊迪絲三十名,柏莎第一名。二十分鐘內柏莎將不能接受任何人的挑戰,但可以挑戰別人。」

在裁判宣判完結果后,柏莎便興沖沖的走到了亞當和福爾斯的地方。

「恭喜你,柏莎。」亞當和福爾斯異口同聲的說道。

「謝謝,謝謝。」柏莎開心的說道。 「亞當,你上去比賽了嗎?」柏莎問道。

「沒有呢,我哪會在看對手的比賽,正好看見你上台了,我就過來了。」

「哦哦。」柏莎滿臉笑意「那你現在準備上台嗎?」

亞當摸了摸下巴,回頭看了一會戰鬥區的那三個擂台的比賽情況「可以,現在時間也過去快一半了。是時候上台了。」

「那咱們一塊過去看看吧,我還有二十分鐘的休息時間呢。」

「好,走吧。」亞當轉身走向了一個剛空下的擂台。

亞當上台,眾人側目,因為以五級之身進前五十的,這麼多年也就亞當這一個人了。

「我要挑戰第一!」亞當上去淡淡的說道。

台下的眾人嘩然,大部分人都認為亞當這是知道自己走不下去了,故意找第一打一場然後認輸,只為出個名的。只有一小部分看了亞當比賽的人才不會這樣想,但依舊不是很看好亞當,畢竟就算是同級也有水平高低之分的。

「好小子,真敢說啊!要不要先跟我打一場?」 嬌妻撩人,狼性總裁太霸道 台下一個人抱著手,不屑的說道。

「你是第一嗎?不是就別廢話了。」亞當撇了這人一眼。

「臭小子,真是活膩味了。第一是我大哥,你有什麼資格挑戰他。」這人瞪大眼睛大聲說道。

「要是我打過你了,你大哥把第一的位置讓給我,我就願意跟你打。不然少在這BB。」亞當反駁道。

「沃克去ndy的,XXX」這人一急眼就開始罵罵咧咧了起來。

亞當也不聽他罵人直接轉身對著裁判台上的裁判說道:「裁判大人,能不能讓底下這個沒素質的人閉上嘴,順便讓那個第一來快點啊。我都懷疑這個人是第一怕輸,所以才把這貨派過來專門亂我心的。我要是輸了一半都是這個人的鍋。」

「無恥啊~」台下眾人聽了亞當一席話后,不由自主的想到了這個三個字。

「台下那人閉嘴。」裁判呵斥了那個小弟一句,隨後大聲說道:「一分鐘后,第一名庫克若是還不出現,就當自動認輸。」

就在裁判喊完沒幾句,就有人拿著一把一米左右的長劍走上了台,走的時候還對周圍說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各位。我剛剛上了個廁所。」

「手環拿好,互相介紹吧。」裁判把手環遞給了這個人。

「庫克,十級。劍士。」

「亞當,五級。職業不知道。」

「原來你就是那個五級的人啊。我那會在廁所還想著了解你一下呢。」庫克帶上了手環,有些好奇的問道。

「這不正好嗎?在戰鬥中了解吧。可以開始了,裁判大人。」

哨聲響起,「比賽開始。」

下一秒,庫克拿著劍向亞當襲來,亞當也拿出了流血匕首準備與之對抗。

「呼~」

劍風呼嘯,庫克的長劍從右下方划來。亞當大致估計了一下力度后,準備拿著流血匕首硬抗一次。但沒想到是,就在劍尖里自己還有十厘米左右的時候,庫克發動了一個技能。

前妻不二嫁,腹黑總裁吃定你 「劍氣,劍波斬。」

劍氣(B級主動技能):消耗部分體力,往劍類武器上附著一層劍氣,劍氣大小依照消耗的體力計算,最大為五厘米。附著劍氣后的武器可以增加武器的鋒利度和攻擊。

註:非劍類武器附著劍氣效果將會削弱百分之九十。

劍波斬(B級主動技能):消耗部分體力,揮出一道劍波,劍波最遠可飛三米,劍波飛行的越遠傷害越低。

註:若是劍上附著劍氣后,使用此技能傷害會提高百分之十。

「嗡~」長劍上光芒大作,一道一米長的劍波就向著亞當劈來。

「不好!」亞當一驚,來不及過多思考,風盾開啟的同時雙手交錯擋在了身前。

「吱~~」擂台上掀起一陣大風,風中還夾雜著許多灰塵。

灰塵中依稀可見,擂台上的地被劍波劃出了一個三米多長的印痕,在劍波印痕消失后,緊隨著就是腳踩出來的痕迹。

「哎呀呀,我這不是有意的啊~我都已經被壓制等級了,威力應該沒這麼大的。」庫克在看見裁判眼神嚴厲的望向自己后,就自言自語的解釋了一句。

十幾秒后,灰塵中依然沒有聲響傳來,台下也都開始竊竊私語了起來,有不少人都看出來了,這一下很有可能是故意的。福爾斯和柏莎一臉擔憂的看著場內,而庫克的小弟,剛剛罵人的那個人則是大聲說道:「垃圾,就會說大話,我大哥都被壓制等級了,連一招都抗不住。」

庫克把台下的話聽在耳里,臉上笑意愈來愈盛「真是不好意思,看來真的有些重了。沒想到這位兄弟這麼不耐打。等會這位兄弟的醫藥費我包了。」

「戰鬥才剛剛開始呢。」聽到這個聲音的庫克愣了一下,話語戛然而止,隨後臉上便出現了一道划痕。

「挑戰者亞當是否還能繼續戰鬥。」裁判也發現了亞當的那一刀,為了不讓第一場戰鬥的場景再次出現,裁判特意問了一句。

「沒問題的,裁判。既然人家要打,那當然是要打的盡興一些啊!」亞當咬字很重的說道。

「那好,你們記得掌握好力度。」裁判在說完這句話后,就繼續觀看起來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