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0 Comments

這一切的付出都是值得的,都是有回報的。

一想到這一點,許樵龍就繼續對沈騰飛進行跟蹤報導。

「呼,總算逃過了一劫,其實也不算是逃過一劫,只能算作是茶餘飯後的小運動而已。」

沈騰飛如此自信地坦言道,也不知道此言到底是虛是真。

「沈騰飛先生,你的飯後健康百步走還真是壯烈,真不愧是攘夷志士,生活過的就是這麼的充實。」

許樵龍也附和著對方,但也提出了一個小問題來,「不過,沈騰飛先生,請問我們現在不需要從屋檐上面下去么?」

他們從剛剛就一直在屋檐上面走動,都不知道踩爛了多少民居的屋頂瓦片了。

雖然事後節目組會賠償給對方,但是這樣畢竟影響不好。

話說剛才他們都不知道看到了多少正在自己屋內洗浴的美麗光景了,他們可不想節目才剛剛火起來就被大明朝的官府給拿去審核去。

出於對這方面的考慮,許樵龍才會提出這麼一個問題來。

但是吧,沈騰飛卻是搖頭說道:「不必了,像我這種大人物如果想平常人一樣走在街道上,很快就會被人給識破的。」

那個…之前是誰在鏡頭面前大言不慚說很擅長變裝的?? 對於狂魔鬼公子沈騰飛所謂的偽裝,許樵龍和電視機前面的觀眾朋友們也都見識過了,根本就一點也沒有。

而在這個時候,許樵龍卻是發現到沈騰飛居然停下了前進的腳步,就這麼站在民居的屋頂上面,看著另一處地方。

隨著沈騰飛的視線看過去。只見那邊有一處正在搭建的工地正在進行施工搭建。

這有什麼好看的?為何沈騰飛會看的這麼入神?

就在許樵龍和電視機前面的觀眾朋友們為之感到不解之際,只聽到沈騰飛緩緩的開口說:「攝影師。拍一下那邊,那邊不也有人正站在屋檐之上么?」

攝影師非常聽話的將鏡頭轉向了那邊拍攝了一下,好讓電視機前面的觀眾朋友們可以看到,正在辛勤工作。認真施工搭建的工作者們的艱辛和認真。

可是吧,沈騰飛卻是在這個時候說道:「那些站在屋檐上面的。應該也是攘夷志士。」

許樵龍為之一驚,問道:「這是為什麼?」

沈騰飛則是這麼解釋了起來,「因為我是攘夷志士,我正站在民居的屋檐上面,而他們也是一樣站在屋檐上面,所以他們也是攘夷志士。」

這特么算哪門子的腦迴路啊!!

許樵龍真的是有苦難言,忍不住開口問道:「沈騰飛先生你說的是真的么?可是他們怎麼看都是正在正常施工,認真工作著的普通大明朝百姓啊。」

「不要被眼前的景象給欺騙了。」說著,沈騰飛居然朝著正在施工的方向走了幾步,並大聲的打著招呼說:「早上好啊,你們今天有沒有去王幾大排檔吃午飯啊?」

結果,對面正在施工的一名木匠則是充耳未聞。一直聚精會神的檢查著,要知道做他們這一行的,最忌諱的就是濫竽充數,得過且過,一點點的小瑕疵都會造成這一大工程走向難以挽回的地步。

而吃了閉門羹的,受到對方無視的沈騰飛。感到現場的氣氛變得有點尷尬的樣子了。

許樵龍也出言詢問道:「沈騰飛先生,對方好像無視了你的打招呼,看來對方只是一名正在認真審查工作的木匠而已。」

可是吧,沈騰飛卻是搖了搖頭,然後呵呵的笑了幾聲來緩解尷尬,然後繼續沖著還認真檢查工作上有沒有出現紕漏的木匠。說道:「茂吉你這個傢伙,該不會昨晚又跟弟妹吵架了吧,好啦好啦,我知道我知道,今天就准許你早點離開,待會兒的會議你也不用來了,回家好好哄哄弟妹吧。」

瞧著沈騰飛這話還有這態度,還真的把這名木匠當做是自己麾下的攘夷志士一般。

可是。如此拙劣的演技根本就騙不過現場的沈騰飛和電視機前的觀眾朋友。

「那個,沈騰飛先生,我們採訪工作已經進行了接近一半進程了,可你還是未跟我們展示一下攘夷志士真正應該做的救民於水火之中的行動,可不可以請你也稍微做一些正事,不要再讓觀眾朋友們看到你們攘夷志士的無聊生活了。」

許樵龍也是出於對觀眾朋友們的考慮,自然也對攘夷志士們的名聲作考慮。

要是讓電視機前的大明朝百姓們誤以為,攘夷志士就跟沈騰飛一樣就是到處逃到處跑,正事一件不幹,傻事天天干。還總是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會大大影響之前攘夷志士在一部分大明朝百姓心目中的地位。

說不定過不了多久,就會有大批攘夷志士朝他們電視台送來炸彈包裹。

而沈騰飛聽到了許樵龍的奉勸后,卻是咧嘴一笑。搖搖頭說道:「真正的作為救民於水火的攘夷志士的行動,就是從生活的平凡小事開始堆積而出的。」

許樵龍卻是白了對方一眼。低聲說道:「說著這種貌很合理的話,實際上卻總是在趁亂逃跑。沈騰飛先生,這樣做真的可以么?」

沈騰飛卻是哈哈大笑。然後轉過身來,對著攝影鏡頭一臉認真的說道:「稍作消息。不要轉檯,廣告之後更精彩。」

《如玉有約》那邊也非常配合的插播了一條不痛不癢的贊助商廣告,然後不到一百個呼吸的時間,《狂魔鬼公子的全日後追蹤報道》就繼續開播。

鏡頭一切,電視機前的觀眾朋友便是看到了沈騰飛和許樵龍還有攝影師以及收音師來到了一所房間裡面。

房間裡面坐滿了攘夷志士,他們的臉上都被打了馬賽克,手裡頭也都拿著一條力士架。

「各位,就跟昨天說的那樣,今天有人過來拍攝,不過你們不用擔心,你們的臉上都會交由他們的後期團隊處理,不會暴露你們的身份的。」

坐在眾人前面的沈騰飛終於有點像個領袖的模樣,對著一群馬賽克攘夷志士交代道。

然後,沈騰飛轉過頭對著攝影機的鏡頭介紹說:「這是大明朝自開朝以來,首次向大明朝百姓公開攘夷志士會議,也是第一次讓還不是同伴的你們一起參加的會議,相信這會是你我今後的難忘回憶的。」

火影:我能無限進化! 而這個時候,會議才剛剛開始,前來參加會議的攘夷志士們卻是一個個的開始爭議了起來。

「你以為我會贊同你小子的建議么?告訴你別痴心妄想了,你這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

「這是不得已而為之,如今情況這麼緊急,我們也是沒有辦法,而且這都是兩天前不就說好的,你又怎麼可以現在反悔呢?」

「你們昨天的行動太危險了,我堅決反對再用那樣的方式去進行。」

「有犧牲就會有回報的,我們都是一群為了革命不怕犧牲的勇士,膽小鬼還是滾回家裡去吧。」

「你說什麼!!氣死我了,你以為我懼怕犧牲么?我是不希望你們做無謂的犧牲!」

「說到底,還不是怕死!」

「你完全歪解了我的話,我的真正意思是要犧牲,也要犧牲在正確的方針上面,而不是用我們寶貴的生命去換取一些毫無價值的東西。」

見到這些攘夷志士們一個個的情緒如此的激動,而且說得話也非常的熱血,一時間許樵龍也對這些攘夷志士開始改觀了。 「這個,很抱歉打斷一下,沈騰飛先生,這些攘夷志士們到底在議論些什麼呢?不知道可否向我們和電視機前的觀眾朋友解釋一下。」

許樵龍詢問了一下沈騰飛,他發現自己好像聽不懂這些人在說的什麼事情。

「哦,其實也沒有什麼。就是我們攘夷志士之間在相互交換和傳達情報信息,以及互相報告彼此的行動成果而已。」

沈騰飛如此的解釋著。然後一臉認真的對許樵龍說道:「順便告訴你一聲,今天我們的會議點心是三條力士架。」

許樵龍抖了抖眉,說:「力士架啊,好吧我們對此沒什麼意見。」

「我們攘夷志士的會議。其實基本上就是向這樣互相交換情報,通過我們遍布整個大明朝的眼線。將收集到的情報信息拿來此處互相交換,主要情報還是大明朝皇室還有『外魔』集團的。」

沈騰飛看著這攘夷志士們將自己從四面八方收集到的信息,一起集中討論和互相交換的情景,心裏面也是感到欣慰,繼續向著許樵龍介紹說:「其實,我們就是靠著這一腔熱血,以及正確的觀念來說服其他同樣有意要改變這個大明朝現狀的有志向的熱血男兒,就是因為有著同樣的理念才造就了現在的我們。」

「就是這樣,從大明朝的內部開始改革,然後在升華到整個國家,我們不能再繼續受到外強的壓迫,我們要直起腰杆子。我們要自強!我們要反抗!」

看到沈騰飛少有的如此正經說話,許樵龍一時間都有些接受不了了。

看來,之前的那些不正經不靠譜都不是他的全面,在這麼一個人的心中也是有著一番憂國憂民,為國為民的熱血。

然而,接下來。許樵龍卻是聽到了剛剛在爭吵的兩位攘夷志士好像說到了某個剛出名的女網紅的名字。

「我怎麼可以贊同你的說法,將籌集到的用來購買攘夷行動物質的資金拿去打賞給那種女網紅,那分明就是對方用來營銷的一種手段而已。」

「不,這是一種策略,我知道她是在營銷,可是我們藉助對方的名氣。讓她在直播的時候多說一些什麼最崇拜攘夷志士了,也最喜歡那種有大志向,可以改變這個朝代之類的話,藉此收攏一批因為她而來參加我們攘夷志士組織的傻小子。」

「你小子是不是瘋了,萬一那個女人收了我們的錢不辦事的話呢?你有沒有想過這個後果,還有,因為一個女人的花言巧語而來參加我們組織的人,你認為有什麼用處么?我可以保證一旦到了危機時期。他們會直接落跑,甚至還會利用我們攘夷志士的身份做盡壞事,敗壞我們攘夷志士的名聲。」

「說到底你就是太保守了,如今時代變了啊,大明朝的青年們一個個都不熱血了,他們只看到了現有的生活平穩,卻看不到未來的水深火熱,所以我們必須利用現有的手段來拉攏他們進來,然後再進行教育改造。」

然後,這兩人越說越激動。最後都打了起來,要不是有賈姑娘尚謙阻止,恐怕都要造成流血事件了。

許樵龍冷眼看待這一切,他有種自己還是太年輕了的感覺。

然後詢問了一下坐在他身邊的沈騰飛。「這個…沈騰飛先生,請問這個就是你所謂的情報信息么?怎麼聽起來像是兩個為了要不要拿銀子打賞女主播而發生爭吵的事件啊?」

面對許樵龍的詢問。沈騰飛卻是顯得非常的輕鬆自然,只聽他是這麼跟許樵龍和電視機前的觀眾朋友們如此解釋著:「你有所不知。情報的交換通常都是靠的暗號和代碼這樣的形式來進行的,就如你剛才所聽到的關於女網紅之類的詞語。其實都是因為情報隱秘而用來代替的暗號。」

「而他們之所以會發生爭吵甚至是爭鬥,只因他們對這個朝代感到失望。一方想要通過激進手段來改造這個朝代,另一方因為熱情沒有對方高漲,想要採取比較柔和的形式來,最終才會使得雙方形成了對立的存在。」

也真虧這沈騰飛能夠把這麼一件事情給扭曲成這麼一個非常有意義的事實。

「但是,你們都給適可而止!!」

沈騰飛突如其來的一聲暴喝,當場就讓正在互相爭鬥的兩名攘夷志士停下了手來。

「沈騰飛先生,真是…真是對不住。」

兩人立即低頭致歉,可見沈騰飛在這些人的心目中地位非常崇高。

許樵龍也忍不住讚歎道:「不愧是有著狂魔鬼公子之稱的沈騰飛先生,一句話就將正在爭吵的兩人給制…」

話還沒說完整,眼前便是發生了讓許樵龍無語的一幕。

「籌備的資金我已經在昨晚就打賞給了那位女主播,所以你們壓根就不需要因為這件事情而爭吵。」

「至於招不招攘夷志士,靠的不是金錢,靠的也不是女主播的三言兩語,靠的也不是我們的一兩句要救國的熱血話語,靠的是我們默默無聞為這個大明朝百姓們作出的一切,這些難道你們到現在還不懂么?

後面的話不得不承認,非常的正確和中聽,可是前面打賞女主播這件事,卻是讓人怎麼的都覺得介意。

而就在這個時候,只見他們的房間外面發生了一陣騷動。

緊接著,房門被人從外面給直接踹開了。

從外面走進來了一個熟悉的人。

身著飛魚服的徐增壽,後面陸續的衝進來了手握綉春刀的錦衣衛。

看來,這些錦衣衛也是在收看著他們的直播節目,才會這麼快就找到了這裡來。

「沈騰飛——!!」

「不好,是錦衣衛,我們暴露了!」

「有內賊,中止會以中止會以!!」

沈騰飛見狀,異常冷靜的拿出了口袋裡面的力士架,然後往地板上就是用力一扔。

「BOOM!!」

一陣巧克力色的濃煙頓時充斥著這間房間裡面。

多麼熟悉的套路,多麼熟練的招式。

然後,在沈騰飛和賈姑娘的帶領下,許樵龍和攝影師以及收音師又一次踏上了逃亡之路。 「怎麼回事啊,沈騰飛先生,怎麼又變成了逃亡啊??」

許樵龍覺得自己今天的採訪工作最多的鏡頭就是在屋檐上面奔跑。

難道說這攘夷志士平日里的活動也是如此的戲劇性么?

https://tw.95zongcai.com/zc/14696/ 真的是一刻也無法停歇啊!

沈騰飛一邊在快速的奔跑逃命,一邊居然還有心思來回答許樵龍的問道:「就是如你所見的這個樣子,我們攘夷志士每一次會議都會被迫中止。」

許樵龍忍不住替廣大的觀眾朋友問一個問題,「沈騰飛先生。你們到底一天要被攻擊多少次的啊?」

沈騰飛認真的思考了一下后,才回答起了許樵龍的問題:「一般最多兩次。不過有時候隱藏得好一點的話,就是接連一個多月都不見得會被錦衣衛們發現。」

不過,他覺得今天有點反常,低聲囔囔道:「今天也真是奇怪了。為什麼我每到一個地方錦衣衛就會及時出現的呢?」

這位老兄難道還不知道自己是在進行現場直播的么?

錦衣衛為什麼會知道他們的行蹤,難道這沈騰飛一點心數也沒有么?

「托他們的福。我今天都還沒能交換到可貴的情報資料呢。」

沈騰飛本來還想通過四面八方收集到的情報,進行下一次的恐怖襲擊呢,可惜了這一次會議被打斷了,咬牙切齒道:「這群錦衣衛,還真是一群會給人帶來麻煩的傢伙!」

「我看沈騰飛先生你才是最麻煩的吧,很明顯他們就是中午大排檔的那群人,他們就是因為你率先暴露了行蹤,才會一路跟著你去的會議。」

面對許樵龍的數落,沈騰飛一點也沒有將其放在心上,只因他們現在又回到了之前的屋檐,正巧這個時候施工隊伍還沒有下班,依舊在辛勤的、認真的工作著。

沈騰飛面對後面的錦衣衛們追趕。他居然在這一刻選擇了停下腳步,朝著正在揮灑著汗水,揮舞著手中鎚子的木匠大聲喊道:「茂吉你在幹什麼,你快點逃啊,錦衣衛他們追來了!」

雙面邪王拐嬌娘 瞧這模樣,好像對方真的是他們攘夷志士一夥的樣子。

許樵龍忍不住吐槽道:「沈騰飛先生。我覺得他並不是你們一夥的,還有他可能也不叫茂吉。」

「沈騰飛——!!」

後面的錦衣衛已然追殺上來了,沈騰飛只好含淚揮別了自己的盟友茂吉,然後帶領著許樵龍一伙人往自己事先安置好的秘密通道逃離。

徐增壽在接連對著前面的沈騰飛發射了三枚炮彈后,終於是又一次跟丟了他們一夥。

「可惡,又被他們給逃了。你們誰有帶著手機的,趕緊收看他們的直播,看看他們接下來要跑去什麼地方,我們去哪裡埋伏。」

徐增壽他們果然是看直播才知道沈騰飛的行蹤。

而另一邊,躲過了錦衣衛追蹤的沈騰飛一夥,終於在一處不知是誰家的陽台上面暫時歇息一下。

「總算是逃出來了,呼,我這一路跑得都快要累死了。」

許樵龍整個人趴在了護欄上面。粗氣喘個不停。

看來是平時缺少鍛煉,不然看看跟他一同疲於奔命的攝影師和收音師,他們兩個一臉的風淡雲輕,大氣都不喘一個的。要知道這二人可是一路跑,一路扛著攝影機和收音器材的,許樵龍就只是單純的拿著一支話筒而已。

沈騰飛雙手交叉環抱於胸,頂著冷風一臉的面無表情,對著身旁趴在護欄上面的許樵龍說:「接下來才是正戲,主持人你怎麼可以節目高潮還未開始,就已經快要不行了呢?」

「我精力有限。真的管不了什麼正戲還是綵排的了,還有節目的高潮我想已經過了吧,接下來我們還是直接上尾聲吧。」

許樵龍真的累了,他就想著節目到此結束。不希望再繼續進行下去,因為他這個人比較愛惜自己的生命。像這樣刀光血影,炮火連天的生活。他是一點也不想再有所接觸了。

「不,接下來才是節目的高潮部分。我要去接見一位非常重要的人物。」

沈騰飛才不可能就此罷休,一臉的不可拒絕說:「我必須說服這個人。說服他與我一起進行著偉大的救國大業!」

許樵龍看到沈騰飛那一臉的不可拒絕的堅決神情,對於對方所謂的重要人物一時間也非常的感興趣了起來,對著話筒詢問道:「重要人物?不知道會是何方神聖呢?」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