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5 日 0 Comments

“小道士,我這是怎麼了,我怎麼昏了過去?”

看到越明那滑稽的樣子,我苦笑道:“越明啊,你替我擋住了大部的衝擊,不然的話,我也不會醒得這麼快。”

“大部分衝擊?”越明一愣,似乎想起了什麼,他迅速起身,來到我的面前,指了指聚魂棺,心有餘悸地說道:“都是聚魂棺搞的鬼!”

看到青色能量源源不斷地注入到心兒的體內,越明也困惑不已。

“小道士,你的心兒不是夢魔嗎?怎麼和這聚魂棺聯繫在了一起?我被震暈前,好像聽到什麼女君殿下。你說,這個女君殿下是誰啊?”

看到越明的疑惑的樣子,我無奈一笑,沉聲道:“越明,心兒有可能是傳說中的未央女君,妖界之主!”

越明一聽,頓時愣住,然後無法相信地說道:“小道士,你在跟我開什麼玩笑?這個小丫頭是未央女君,怎麼可能?”

我非常嚴肅地看了他一眼,冷聲道:“越明,你看我像開玩笑的樣子嗎?”

越明一愣,臉上的笑容陡然消失,忍不住呢喃道:“難不成,她真的是未央女君?我的天,那要是跟在她的後面,我豈不是就能進入未央界了?”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我有些難以接受。儘管最後,心兒又變回了以前的樣子,但我心裏,卻總覺得不對勁。

越明被心兒那一掌打成了重傷,現在看到心兒被蠶繭包圍,驚訝的同時,更有深深的疑惑。

我立即將他扶起,急忙問道:“怎麼樣,死不了吧?”

越明一聽,立刻氣得跳腳,笑罵道:“小道士,就算你死了,我都不會死!不過,你的心兒,其來歷當真不凡啊!”

我無奈地點頭,接着說道:“你說的沒錯,心兒的確很特殊。現在我能肯定,心兒就是未央女君,只不過狀態非常不穩定。”

“狀態不穩定?”越明一愣,接着問道:“小道士,你這是什麼意思?難道心兒姑娘有什麼變化不成?”

“越明,你無緣無故受着一掌,難道還不明白嗎?身穿紅衣、手執長弓的心兒,跟你印象中的心兒一樣嗎?而且,那種狀體,她似乎維持不了多久,很快就會恢復到以前的狀態!”

越明點點頭,似乎理解了我的話。緊接着,他立刻坐下來療傷。至於我,則慢慢靠近聚魂棺,想要近距離查看一番。

此時的聚魂棺,早已沒了之前的氣勢。我順利地將包裹着心兒的蠶繭收到我的空間戒指裏,蠶繭進入的瞬間,便紮根其中,任誰都無法移動。

聚魂棺上的符文也不再釋放詭異的紅芒,看起來十分普通,就像平常的裝飾雕刻一般。

我伸出右手去觸摸它,沒有任何阻礙,也沒有任何危險的感覺。我嘗試着將它推開,但無法移動分毫。

我試了很多次,均以失敗告終,最後,我放棄了將它打開的念頭。

“或許,還沒到他開啓的時候吧!”我暗歎,仔細地觀察着聚魂棺,腦海中思慮萬千。

可就在這是,聚魂棺突然震動起來,然後便在我的注視下,慢慢縮小。直到最後,聚魂棺竟然變,得只有巴掌大小。

這神奇的一幕着實將我嚇得不輕,我小心翼翼地將它拿起,仔細地看了看,輕嘆道:“你是想讓我帶着你一起上路嗎?”

我看着巴掌大小的聚魂棺,思慮片刻,便將它翻入了戒指之中。只不過,他卻懸浮半空,並和包裹心兒的蠶繭保持一段距離。

如此詭異的情況,我還是第一次看到。不過我已經神經麻木了,這個聚魂棺的出現,讓我對任何突然出現的詭異情況都習以爲常!

看着周圍空蕩蕩的,我突然很懷念心兒在我身邊吵吵鬧鬧的情形。現在的情況,我非常不習慣,一時半會還無法適應。

“心兒,這一次你要沉睡多久?醒來後,還會記得我嗎?”我心裏默唸,轉身來到越明的身邊,替他護法。

關於越明,我總覺得他身上還有很多我不知道的故事。他和神女天依之間,以及他闖蕩天下的時候,都有很多故事。

而最關鍵的是,他是如何困那個神燈之中的!這一切,他都沒有跟我提起過。

一念及此,我不由想到了山鬼秋楓和九尾狐羽笙,他倆對我來說,也是個謎。儘管已是生死之交,但他們的故事,我一點都不知道。

如今,心兒再次陷入沉睡,而且這一次的情況,和之前的有所不同。因此,對於心兒醒來後會變成什麼樣,我根本無法預知。

不多時,越明醒來,見我滿臉笑意地看着他,他立刻有些不好意思。

“咋地,小道士,你爲何這樣看着我?”越明無奈地翻了翻白眼。

我攤了攤手,然後問道:“越明,心兒陷入沉睡,你有什麼打算?是繼續跟着我,還是去找龍虎山算賬?”

聞言,越明陷入了沉默,隨即,他擡起頭,冷笑道:“小道士,楊珊已經安全到家,我的任務已經完成。龍虎山,我一定會去的!”

我一點都不覺得意外,越明雖然有些頑劣,但在大是大非面前,卻有自己的原則。不然的話,他也不會信守承諾,親自將楊珊送回來。

“既然如此,我也不干涉你的決定。”我衝他微微一笑,然後從懷裏拿出三張紙,遞給了越明。

“這是······”越明有些疑惑,他看了看上面的內容,不由大喜。

“越明,這是隱身術的修煉方法,我早就爲你準備好了。此去龍虎山,你要小心謹慎。作爲道教聖地,你千萬不要大意。”

“哈哈哈,小道士,有了這隱身術,我自保還是能做到的。不過,你教我這隱身術,就不怕我以後對付你?”

我搖搖頭,笑着說道:“隱身術也有自己的弱點,並不是絕對無敵的。比如說,你和我同時使出隱身術,我們可以看到彼此。再比如說,同時修煉過隱身術的人,你用隱身術,我不用隱身術,我也能感應到你。而且,隱身術最大的弱點就是時間的限制。”

聽我這麼一說,越明頓時苦笑道:“我的天,我本以爲修煉了隱身術可以捉弄你了。但現在看來,這個夢想算是泡湯了。”

“另外,我給你的這三張紙,只能保留三天,你只能將其牢牢記在心裏。在去龍虎山之前,你先將自己的傷勢恢復,然後把隱身術修煉成功。切記,萬事小心,不要着了敵人的道。”

對於越明要去找龍虎山的麻煩,我心裏是非常支持的。不外呼其他,龍虎山道士的很多做法讓我非常反感,尤其是通緝我這件事。

“你放心吧,我心裏有數。行,那就這樣,我先走一步了!”

話音一落,越明便化作一道青光沖天而起,轉瞬間便消失無蹤。

看到越明離去的背影,我輕輕一嘆,然後轉身離去,回到楊開泰的煤礦。

見我回來,楊開泰和楊珊頓時欣喜不已。

“大叔,事情都處理好了嗎?那口棺材還在不在那裏了?”

我看了看楊珊,微微點頭:“你放心,一切都過去了。救援情況怎麼樣了,還有多少人沒救上來?”

“大師,還剩三個人沒救上來了。”楊開泰急忙說道,可他話音剛落,救援隊那邊卻傳來了驚恐的叫聲。

又一個工人被救了上來,只不過他的神智有些錯亂,嘴裏不停地喊着:“大老鼠, 吃人的大老鼠,我的兩個同伴都被吃了。”

www★ttκá n★CΟ

而他的身上也滿是鮮血,看起來嚇人。

“吃人的老鼠?”我立刻大驚,暗歎道:“難道是黑鼠王?” 那個工人的大喊在別人看來或許認爲他是個瘋子,但聽在我的耳朵裏,卻是另外的效果。

一念及此,我立即從戒指裏拿出羅盤,看看能否鎖定黑鼠王的方向。

之前離開地下迷宮的時候,我在他的身上留了一張追魂符。而我手裏的樓盤可以定位那張追魂符,如此一來,只要黑鼠王有所行動,我就能察覺到。

當我將羅盤拿出來的時候,指針立刻指向礦洞的方向,但緊接着又迅速轉向。見此情形,我立刻大喜不已。

“你的車可否接我一用,我有要事要辦!”我急忙衝楊開泰說道,顯得非常急迫。儘管我可以使用鬼擡轎,但我不想嚇到他們。

楊開泰先是一愣,然後立即喊來自己的一個保鏢,遞給我一把越野車的鑰匙。

“你拿去用,油剛加滿!”

我毫不客氣地接過車鑰匙,一番感謝之後,急忙跑到車裏,還沒發動汽車,楊珊突然衝了上來。

“小妹妹,你這是要幹嘛?我可不去遊玩,你就不害怕嗎?”

“大叔,我就要跟你一起去看看?怎麼,你覺得我跟你去合適嗎?”

“廢話!你跟着我,當然不合適了。趕快下去,否則我讓你父親的保鏢將你綁回去!”

“大叔,你敢威脅我?”楊珊一愣,接着低吼道:“大叔,趕緊開車,別那麼磨嘰。我父親都沒說什麼,你顧慮這麼多幹嘛?”

我立即看向楊開泰,還沒開口詢問他的意見,便聽他說道:“大師,珊兒的脾氣你還不知道嗎?我如果不讓她去,她肯定要做出一些更無法無天的事情,肯定會偷偷跟着你的。”

我一愣,無奈地嘆息道:“行吧,我知道了。”然後,我看了看楊珊,沉聲道:“小妹妹,我可提醒你,你跟着我可以,但一定要聽我的話。”

“是,沒問題,大叔,你說什麼,我都會聽的!”楊珊立即答應道,顯得非常乾脆。

就這樣,我將羅盤放在車上,然後按照羅盤的指引,追擊黑鼠王而去。

楊珊繫好安全帶,用眼神示意我一下,然後我便發動汽車,在無邊的黑夜中,向着東北風向追擊而去。

路上,我不停地看向羅盤,楊珊好奇地問道:“大叔,你一直看向羅盤是什麼意思?這羅盤會帶我們到什麼什麼地方啊?”

我沒有時間和楊珊搭話,一邊開車,一邊注意羅盤的變化。直到某個時候,羅盤的指針不再變化。

“咦,指針怎麼不動了,難不成壞了?”楊珊疑惑不已。

我臉色微變,急忙說道:“小妹妹,這車裏有沒有底圖,有的話,你拿出來我看看。”

聞言,楊珊便在車裏尋找起來。羅盤的指針不再變化,不是因爲壞了,而是黑鼠王不再變化方向,朝着自己的目的地而去了。

“有了”,楊珊找了幾分鐘,竟然真的找到了一張地圖。然後,她打開地圖,衝我說道:“這是我們現在的位置,大叔,你要地圖幹啥?”

“小妹妹,你看看以我們的位置爲中心,東北方向有哪些地方?” 雖然還無法確定楊珊乃至楊開泰是否是當年某個白無常成員的後代,但我覺得,這件事十有八九是真的。

見我激動不已,楊珊好奇地問道:“大叔,你怎麼了,爲何變得突然這麼興奮?”

我急忙搖頭,否認道:“小妹妹,沒什麼,只是被你說的嚇了一跳。白無常,那可是地府陰帥啊!”

“對啊!民間傳說中,白無常是地府的勾魂使者,所以我看到那本書裏有人自稱白無常,覺得很好奇,於是就看了下去。不僅如此,裏面記錄了很多有趣的故事,我一點都不覺得恐怖。”

我衝她點點頭,然後說道:“既然這樣,我也就直說了。等會我會從地府召喚出一頂轎子,到時會有四個鬼差擡轎。不過你不用害怕,你看不到他們!”

“啊?”楊珊頓時一驚,小臉頓時嚇得慘白,有些害怕地說道:“大叔,你真的能夠使用鬼擡轎?”

我笑着點點頭,安慰道:“小妹妹,你家祖傳的那本古籍,上面記載的故事,可能都是真的。”

她驚訝地看着我,緊接着,我便在她目瞪口呆的注視下,從戒指裏拿出了我的白無常面具。

“這個面具······難道你也是白無常?”楊珊立即反應過來,竟有些欣喜不已。

“小妹妹,我和你的祖上有些關係,所以,你不用害怕。就算有危險,我也會保證你的安全!”

楊珊愣愣地點點頭,甚至下意識地用手捏了捏自己的臉,然後驚訝地說道:“這竟然是·····真的?”

我不由一笑,隨即說道:“小妹妹,你沒有在做夢。我早就跟你說了,我不是神仙,只是個陰陽先生。”

“好吧,我明白了。我現在接受你不是神仙這件事了,只不過,你用鬼擡轎,我能進去坐嗎?”

鑽石暗婚,總裁輕裝上陣 “放心,有我保護你,陰之力不會侵入你的身體,不會對你造成傷害的!”我笑着解釋道,讓她打消疑慮。

隨即,我倆一起下車,然後她站在我的身邊,靜靜地看着我施法。

我將陰差令拿出來,向其中輸入靈力,召喚出了陰間之門。剎那間,陰風大氣,楊珊感覺到徹骨的涼意,急忙緊了緊身上的衣服。

緊接着,高飛從陰間之門中走出,先是恭敬地朝我一拜,然後說道:“大人有何吩咐,需要我爲你做些什麼?”

“高統領,我沒什麼大事要麻煩你。我要去一個很遠的地方,開車有些不方便,所以還想使用鬼擡轎。”

聞言,高飛微微一笑:“大人請稍等,我這就給你安排人手。”

“高飛,這次路途比較遠,人手多安排幾個,讓他們輪流擡轎。這次的報酬,也多給一些,不要委屈他們。”我急忙提醒,免得高飛忽略了這些。

他點點頭,然後轉身看向陰間之門,默唸咒語。緊接着,我便看到四名鬼差從中走了出來。

他們四人二話不說,立即召喚出一頂黑色轎子。當黑色轎子出現的時候,楊珊立即被嚇了一跳。

她好奇地盯着轎子,疑惑地問道:“大叔,那四個擡轎的鬼差是不是已經出現在了我的面前?”

“楊珊,我的身邊的確有四個鬼差,但你放心,他們不會傷害你的!”

話一說完,我便轉身和高飛說了幾句,然後走到汽車前,仔細打量了一番,有些不確定地說道:“看樣子,我的空間戒指應該能夠容納這輛汽車。”

於是乎,楊開泰借給我的這兩越野車順利地進入了我戒指裏。楊珊大驚不已,驚訝地說道:“大叔,你將汽車收到哪裏去了,好神奇啊!”

我微微一笑,默不作聲,然後用手指了指黑色的轎子。

“楊珊,跟我一起感受一下鬼擡轎吧!”我衝她一笑,徑直走了進去。

楊珊哪敢直接走進去,對未知事物的恐懼,讓她沒有勇氣跟我一起走進去。不過這也正常,我第一次坐鬼擡轎的時候,心裏也很害怕。

“楊珊,有我在,我不會讓你有事的!”我繼續鼓勵她,希望她能儘快克服自己的恐懼。

猶豫了很久,楊珊終於鼓足勇氣,大步走了進來。她急忙捂住雙眼,生怕轎子裏有什麼恐怖的東西在等着她似的。

見狀,我不由一笑,然後低喝道:“走吧,我們出發!”

得到的指令,四個鬼差立即起轎,接着迅速升空,朝着目的地進發。

楊珊一直捂着臉,根本不敢睜開眼睛。爲了讓她不被陰氣所傷,我在她的身上貼了幾張防鬼符,可以用來抵禦陰氣。

漸漸的,楊珊沒有感覺到有什麼不妥的地方,於是慢慢睜開了眼睛。

“大叔,我怎麼感覺有些不踏實?你真的確定有鬼差在擡轎嗎”楊珊有些疑惑,好奇地問道。

“楊珊,你伸出頭看看外面就知道了!”我微微一笑,沒有作出解釋。

聞言,楊珊將自己頭伸了出去,接着大喊一聲,急忙將頭縮了回來。

“大叔,我們這是在天上飛嗎?原來這就是傳說中的鬼擡轎,和那本書上記載的一模一樣啊!”

“沒錯,這就是鬼擡轎,是不是比坐在車裏舒服多了?”

聽我這麼一說,楊珊頓時撇了撇嘴,嬌嗔道:“大叔,相比之下,我還是喜歡坐在車裏。”

“楊珊,你聽好了,接下來我要做的事情很危險,你要做好心理準備。”

一聽是危險的事情,楊珊反而有些興奮,她急忙問道:“大叔,是什麼危險的事情,好玩嗎?”

我頓時滿臉黑線看着她,隨即嚴肅地說道:“楊珊,我要去截殺黑鼠王,一隻不好對付的妖怪!”

“黑鼠王?”楊珊一聽,頓時噁心地說道:“原來是隻老鼠啊,我最怕老鼠了!大叔,你想到辦法對付那隻黑鼠王了嗎?”

“暫時還沒有,我之前遇到過一次,但被他擺了一道。所以,這一次我一定要親手抓住他,將他毀滅!”

“可是,我們爲什麼要去邯鄲呢?就地將他解決,不是更好嗎?”

“他在地下移動,我們怎麼抓他?你放心,如果我們猜的沒錯,他到了邯鄲,一定會現身的!” 見我如此篤定的樣子,楊珊也沒再說什麼。她不時地將頭伸出去,看着地面上城市的夜景。

這樣的體驗,她從未有過。漸漸的,她終於放鬆下來,一點都不覺得害怕了。

我感到有些疲憊,不知不覺間就睡了過去。楊珊沒有打擾我,靜靜地坐在我的旁邊。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