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8 日 0 Comments

張小花想了想,顧醫生說的似乎有道理。畢竟大家都在等她。如果她這時反悔的話,自己豈不是成了言而無信的人。

算了,反正都要賣血。早晚都是一樣,不如豁出去一回。

再想想張文斌,打電話給她時候著急,又很為難的樣子。她真的不能再讓他失望。於是大步邁進了醫院。

進來后才發現,這醫院跟她想的還不一樣。本以為這個點了。醫院應該沒有什麼人了。而她只是抽個血。也不需要太多的人。

沒想到這醫院的工作人員,都還算求全的在這。每個窗口的門還都開著。像是正常接診時間。到處都是燈火通明。

要說是為了等她,也用不著這麼多等待。不過就是抽個血,何以需要如此多的人。看來顧醫生,這有可能還沒有跟他說實話。

不過也不重要,現在想法是。只要她的血,今天能買到錢就行。其他的小細節都不重要。

這醫院雖小,但卻與今天去的鎮上的醫院一樣。進門的不遠處也有一個諮詢台。只是這邊只有一個護士坐在諮詢台前。

見到他們進來,立馬站起來。熱情的跟顧醫生打了招呼。並目送他們進去后,才接著坐著那辦公。

沿著諮詢台走進去,有一個長長的過道,過道的兩邊是有門診所,檢驗室,化驗室,體格檢查室。

看著不大,一眼能看到頭。小的好處就是,想要找那個科室,一會兒就能找到。

進來之前還說,進來后不願意的話,進去走個過場就走。但是進去的以後。那顧醫生,卻沒有問她這個問題。

而是直接跟張小花說「我帶你去檢驗室。先去做一個血常規檢查。看看血液是否健康。如果沒有什麼異常,才可以正常采血。」

「好!不過,這做血常規檢查,又需要多久時間能出結果呢?」

「很快!很快!一會兒,就能出結果。」

張小花按照顧醫生的要求,到化驗室抽了血。之後,顧醫生就讓她坐在外面等候化驗結果。

並跟她說,如果化驗結果出來的話。會有工作人員來,通知她進去采血。或者是讓她直接回家。

說完這幾句話,那顧醫生就不知去向。剩張小花一人,坐在涼涼的凳子上著急的等待。

等著等著,前方傳來哭喊聲,一看。一女子躺在支架床上,被一個護士推著。

然後女孩的旁邊,還跟著一個中年婦女。那女孩想要起來,而那中年婦女不讓。並且毫不猶豫,把那女孩按在床上。

「媽媽,我不要做手術。我要把這個孩子生下來。求你了。我真的很害怕,我也捨不得這個孩子。

她畢竟是我骨肉呀。媽媽,你就依了我這一次吧,以後不管你說什麼話,我都會聽從你的。還不行嗎?」

「我的寶貝閨女呀,媽媽這麼做都是為了你好呀。相信媽媽,媽媽不會害你。媽媽答應你,以後你說什麼,媽媽都會依著你。

可這一次,你一定要聽從媽媽的決定。」

「不,我不要。我不要聽你的。我的孩子我自己做主,誰也沒有權利剝奪我做母親的權利。

他可是你的親外甥,她還沒有看到這美好的世界,難道你忍心就這樣結束他的生命嗎?」

「媽媽心裡也很不舍,也會很心痛。可是為了你的將來。也只能狠下心來,就顧不得那麼多了。

現在你還小,很多事情你還不懂。等你長大了就會明白,媽媽現在這麼做的良苦用心。」

「不,我現在已經長大了,我能分辨什麼重要,什麼不重要。現在,我覺得這個孩子對於我來說,就是最重要。

我真的不能放棄他,求求你求求你,求你就放過他吧,畢竟他是無辜的呀…」

可不管。那女孩如何撕心裂肺,痛哭流涕的哀求。那中中年婦女就是不為所動。

態度十分堅決,一定要把那女孩送進了手術室。等護士一走,忍不住又拉著護士說

「我女兒年紀還小,以後還要生兒育女。所以一切拜託…。但是,萬一…我是說萬一,有什麼不策,一定保住我女兒的命要緊。拜託你們了!…」

頂點 神王谷中,有兩條路。

但對於靈修者而言,他們會自動忽略了那一條煉體之路。

因為,那一條煉體之路,根本無人能走過。

傳說,那是一條有死無生的道路!

除了煉體,別無用處。

問題是,曾有無數的體修者走上過這一條,但最遠也只能走到半途。

哪怕是上古體修者,也只能走到一半,然後生生被這一條煉體之路煉死。

當代的體修之道,沒落無比,無法與上古相比。

所以,更加不會有體修者走這一條死亡的煉體之路。

但於江寂塵而言,若要變得最強,煉體之路必須走。

何況,他靈修已踏入天道九重境,但體修卻還是道體六重境。

體、靈不同步,他的戰力受到了很大的壓制。

所以,他需要儘快把體修也提升到道體九重境。

極品小農民系統 如此,哪怕是踏入天道界,也擁有一定的自保之力。

楊雪瑤的神念分身為了儘快返回到天道界,所以,她自然也把煉體之路告訴了江寂塵。

所以,江寂塵來神王谷,不僅是要斬殺五名五界的一號修士。

更重要的是,他要踏上煉體之路!

至於另一條通往六道神殿最高層之路,則就由軒轅青衣她們走了。

五名神道四重境的修士,都是無比的強大。

而且,剛融合了上古神王的傳承靈念,所擁有的手段必然更加的驚人。

若給他們足夠的時間,將來真的可能成就神王境。

他們看到江寂塵竟然敢主動殺來,不由得冷笑一聲道:「找死!」

五名五界的一號人物,戰力驚人,手段可怕。

他們皆是隨手一掌,虛空之中,便浮現出五道掌印。

五道掌印,巨大無比,從四方天地,還有上空,封殺向江寂塵。

此時,江寂塵完全被五道掌印封入一方天地內。

若是五道掌印壓下,江寂塵恐怕要被鎮壓!

但這時候,江寂塵手中驀然出現了禁忌匕首。

他的身影向前不止,而且速度爆增,如若化成了一道疾飛的閃電。

最後,他更是人劍合一,向前一劍刺出。

噗!

一道掌印被洞穿,江寂塵衝出了五道掌印世界的封鎖,飄然的出現在五名神道四重境修士的面前。

「殺!」

江寂塵此時如猛獸撲擊,手中的禁忌匕首刺殺向五名神道四重境的強大修士。

一出手,就是同步劍術,一劍九影!

此時,江寂塵只針對亡靈界一號首領人物。

其餘四名修士的攻擊,他直接無視。

噗!

神道四重境的亡靈修士,根本沒有反應過來,就被江寂塵在身上捅出了九個窟窿。

他根本想不到,江寂塵竟然根本無視另外四個的攻擊,直接不顧一切的殺他一個。

「你」

九處都是絕命要害,亡靈一號修士,根本只吐出了一個字,便當場氣絕身亡。

噗!

當然,與此同時,江寂塵也被四道可怕的攻擊轟殺而至。

江寂塵以幽影步,閃避開絕殺的攻擊!

但部分的攻擊依舊無法完全避開,需要以道身承受下來。

不過,江寂塵的防禦之道何等驚人?生命之能又是何等的強大?

暗戀成歡,女人休想逃 生受這些攻擊,此時也只是吐血一口!

體內的靈嬰,更是絲毫無損。

因為,九層七彩靈嬰戰甲,再加上淬鍊九次的靈嬰道府,可以輕易的擋下這些傷害。

只要靈嬰無損,其餘之傷,對於江寂塵而言,根本不算什麼!

愛在永恆 所以,吐血一口后,江寂塵甚至沒有半分的停留,又撲殺向了另一名修士。

實是生猛到極點!

「江寂塵現在才只是天道九重境,怎麼會這麼強大?」

「若讓他踏入神道境,同輩之中,或許只有至尊天才才能與他一戰!」

「不管怎麼,絕不能讓他活著離開這裡!」

「好,直接動用神王手段,將他鎮殺!」

餘下四名神道境修士神色已經很凝重,同時不再保留,要斬殺江寂塵。

在他們看來,今日若不斬掉江寂塵,將來必定後患無窮。

他們剛剛融煉了神王的一縷傳承靈念,自然擁有神王的絕殺手段。

此時,他們已經不顧一切的演化出來。

哪怕只能發揮出神王力量的萬分之一,也足夠鎮殺江寂塵了。

感受到來自四人身上可怕的絕殺氣息。

江寂塵自然也不敢有分毫保留。

「蒼天殺陣、煉魂幡、噬毒珠碎片出,各纏住一個!」

江寂塵神念一動,蒼天殺陣、煉魂幡、噬毒珠碎片同時飛出,各卷殺向一名修士。

餘下一名,江寂塵單獨面對。

「神王絕殺下,江寂塵,你沒有任何的機會!」

天道界的一號首領修士冷然的開口道。

同時,他手上浮現神王絕殺印,隔空向江寂塵印殺下來。

這一印殺之力,直接洞穿虛空,瞬息印落在江寂塵的身上。

神王絕殺,當真可怕無邊!

江寂塵感受到生死的威脅。

但江寂塵毫不退縮,迎而殺上。

這神王絕殺,在神道四重境的天道界一號修士手中,只發揮出了萬分之一的力量。

終究有限!

轟!

神王絕殺印,落在江寂塵的身上。

直接把江寂塵轟成千萬片。

但下一刻,江寂塵並沒有消失,而是化成了萬千個的他,同時向天道界修士撲殺而過。

這是江寂塵領悟的神通,一念萬千!

噗!

https://tw.95zongcai.com/zc/41062/ 天道界一號修士,在不可思議的神色中,被斬成萬千片,身死當場。

而這一切前後,其實也僅是一瞬間的事。

一名天道界的一號修士,就此殞落了!

還有餘下三名!

此時,已經從蒼天殺陣、煉魂幡、噬毒珠碎片下脫身出來。

萬千個的江寂塵驀然歸一,凝化成一人,斬殺向一名剛剛從蒼天殺陣中脫身出來的獸人修士。

噗!

幾乎沒有任何的懸念,這名獸人修士當場被剖成兩半。

萬念歸一斬神魔!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