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6 月 21 日 0 Comments

她在外面百無聊賴的等著,也不知道過去了多久,她竟然頭一歪,差點栽在床上。

她看了眼時間,發現都過去了二十分鐘。

他怎麼洗了那麼久?

她怕他醉倒在裏面,有些緊張的上前敲門。

「那個,你洗好了嗎?」

裏面沒有任何回應。

她急了,不斷拍門。

「封晏,你還好嗎?你要是再不出聲,我可就進去了。」

她等了幾秒,沒有結果,她毫不猶豫的拉開了玻璃門。

封晏正好裹上了浴巾準備出來,她直接撞了進去,筆直的撞在了他的胸口。

他的懷抱硬邦邦的,砸的她鼻子疼得厲害,眼淚都差點出來了。

「你……你洗好了,怎麼不知聲呀。痛死了……」

她嘟囔著。

「剛剛在放水,聲音有些大,沒聽見。」

他淡淡的解釋,然後走到床邊開始換衣服。

他竟然也不避諱,直接解開浴袍。

。 「你們在說什麼,我怎麼聽不明白?」

沈老夫人聽得雲里霧裡,一頭霧水。

忍不住發了脾氣。

沈文秀瞪了沈懷琳一眼,轉而安撫道:「沒事,不過是孩子們鬧了些小彆扭,沒什麼大事,不用擔心。」

本以為依著沈老夫人的性子,定然會追究個明白。

然而事實卻並非如此,她輕而易舉的就相信了,也沒有再多說什麼。

沈懷琳不由得多看了兩眼。

這才發現,沈老夫人看著比之前蒼老了許多,精神狀態明顯不如從前。

「奶奶最近不舒服嗎?看起來沒什麼精神。」

「現在知道關心了,早幹什麼去了?」

沈文秀對著她毫不客氣,冷著臉訓斥,「你都多長時間沒回來了,最近家裡大小事不斷,老人家操心起來沒完沒了,肯定疲憊。你若不是真的關心,何必在這裡假惺惺。」

連個辯解的機會都沒有,直接給她定下了罪名。

沈懷琳簡直想笑。

她也好意思說這種話,自己若是天天回來,怕是她愁的皺紋都要暴增了。

呈口舌之快,才是最無能的表現。

沈懷琳懶得跟她一般計較。

只是見沈老夫人如此憔悴,她也不好再說下去,畢竟不是什麼光彩的事情,依著她那不服輸不低頭的脾氣,怕是又要氣個好歹,再出了什麼事可不好。

算了,由他們去吧,別惹到自己頭上就行。

見她消停了,沈文秀默默的鬆了口氣。

也不再逮著沈懷琳不放,轉而聊起了沈佳慧的婚事。

「雖然婚禮延遲到明年再舉行,但是領證也不是個小事,兩家還是要聚一聚的,一起恭賀新人。」

「那是肯定的,沈家和傅家在連市也都是有頭有臉的人家,可不能太低調了。」

點了點頭,沈老夫人十分贊同,「省的到時候被有心之人編排,說些有的沒的。」

「我也是這麼想的,我就這麼一個女兒,可不能讓她受了委屈。」

眼睛瞥到沈懷琳的身上,沈文秀又開始按捺不住,躍躍欲試。

輕咳一聲,她故作矜貴:「懷琳,你妹妹領證的大喜日子,霍家怎麼也得有所表示吧,不然的話,旁人怕是要以為你被霍家不喜,連帶著對整個沈家都瞧不起了。」

這話說得……

沈懷琳直接笑了,面不改色,淡定出擊:「姑姑,您是對沈家有多不自信,需要靠著旁人來襯托。當初沒有霍家的時候,難道咱們沈家就低人一等嗎?我並不覺得沈家需要依靠著誰,這些年來我爸為了這個家付出了這麼多,結果也是顯而易見的。況且……」

眼睛瞥向她臉上的憤然不平,勾唇輕笑,「既然是兩家親屬聚在一起,跟霍家有什麼關係,我們只是訂婚,還沒嫁過去呢。倒像是上趕著巴結,賤不賤啊。」

「你——」

沈文秀氣的面紅耳赤,頭頂冒煙。

沒想到竟然被這個小蹄子倒打一耙,像是自己不值錢一般。

豈有此理!

「姑姑別生氣,我說的不是您。」

見她氣惱,沈懷琳又輕飄飄的解釋道,「主要是傅家,傅子期,一個私生子,上不得檯面,實在是不配這麼多人給他捧場。」

。 謝嶼一大早,穿着西裝革履,拖着行李箱就毫不留戀的出了家門,連早餐都沒吃。

溫喬咬着三明治,抬眼看對方身影一眼,等人一走,她放下手中的三明治,把嘴裏的也給吐垃圾桶里了。

「喬喬,爸爸出門幾天,你自己好好照顧好自己哦!」溫建安囑咐了倆句,隨意也出去了。

房子算不上裝修輝煌,但佈置得十分有人氣味,屬於是讓人在外邊忙碌許久后一回來就能不由的全身心放鬆的地方。

可這樣一個地方卻是因走了倆個大老爺們顯得格外冷清了。

溫喬愣愣的看了門口片刻,隨即抹把臉,乾脆準備出去繼續工作進行她的歌手事業。

y國此時的天氣有些陰涼,走在外邊被涼風吹着,手臂上就止不住的要起雞皮疙瘩。

溫喬穿得少,套一條碎花連衣裙就出來了,一件外套都沒帶,等出來的時候才察覺到冷意。

沒會兒,她肩上多了份重量,是傑理給她披上一件黑色風衣外套,有些擔憂的看着她,說:「mir,你臉色很不好。」

溫喬今天出來是來為傑理拍攝的,自從知曉溫喬拍攝技術一流之後,他說什麼都不肯讓別人為他拍,硬是要溫喬親自來才行。

現在傑理是希望溫喬能為他拍幾張穿着劇組服裝的寫真,發ins上做做新劇的宣傳,溫喬之前是答應了,但最近出現了那麼多事,傑理本以為對方不會過來了,沒想到他來劇組的時候溫喬就已經在等著了。

「mir,不要管網上人說的話,他們什麼都不懂,只是跟風。」

傑理實在不太會安慰人,話語跟語氣都乾巴巴的。

溫喬神情不為所動,只是稍微點了下頭表示自己聽見了。

網上的新聞和評論雖然都被刪了個乾淨,可這些人看過之後就會記在腦子裏,反反覆復的討論,輿論是怎麼也止不住。

中途休息時間,溫喬到邊上給自己倒了杯溫水,聽見不遠處有幾個人在討論。

「天吶,她是不是又在勾引人?」

「她不是早就勾引了傑理,當初參加那個綜藝的時候,誰都沒理就是故意招惹傑理,心機真重。」

「真沒想到,看着冷冷清清的模樣,私底下竟然玩得那麼瘋……」

「東方人那邊不是有句俗話,知人知面不知心……」

溫喬低頭抿一口溫水就放下了杯子,表情沒什麼變化,像是沒聽見似的。

那幾個人議論的時候也沒避開她,顯然是刻意講給她聽的,溫喬經過她們身旁的時候,還有個人刻意伸出腳想要絆她一下,溫喬在她面前一停,隨後勾著唇角踩上對方腳踝。

「啊——」凄厲的慘叫聲。

「你怎麼能踩人!」方才一塊討論的幾人中的其中一位氣憤的站出來,看錶情像是怒火中燒,一副恨不得撓花她的臉的模樣。

溫喬撩起眼皮看對方一眼,隨即扯出個極為惡劣的笑容來,「我就是故意的。」

她長相本身偏清冷,不笑不動時就如同皓白的明月,與人相處時總是帶着似有似無的疏離,可一旦笑起來,她的樣貌就會立即變得格外昳麗,如同雪山之巔的白蓮花怒放,剎那間驚艷絕絕。

對方一愣,等回過神時頓時怒氣更盛,更加堅定了溫喬是不知廉恥的勾人壞胚子。

「你以為你是個什麼東西?萬人騎的婊子!」她怒罵,隨後被一聲清脆的巴掌聲打斷,她偏著臉,右側臉頰有着明顯的巴掌印。

她像是被溫喬的舉動給嚇到了,維持着這個姿勢好幾秒才反應過來,尖叫着撲向溫喬,「你竟然敢打我!婊子!你竟然敢打我!」

傑理早在聽見這邊動靜的時候就趕了過來,此時及時攔下發狂的人,避免溫喬被對方撓傷。

這幾人是目前稍微有點名氣的女星,雖比不上傑理,可身後有一位金主扶持着,平時在劇組中總是格外的傲氣,偏生自身還是個愛嚼舌根的,被打是遲早的事情。

但誰打她們都不該是溫喬去打,尤其是溫喬現在正處于敏感期,網絡上若是再出現任何一點關於她的新聞,都會立即引起一陣惡劣的議論。

這邊的尖叫聲很快引來的劇組的其他人,導演急忙趕過來,一瞅人群中竟然有溫喬的身影,心中着急,怒聲大吼,「你們在幹什麼!我請你們過來是讓你們在這裏鬧的嗎?!」

「導演!是她打我!」見着導演,那被打了一巴掌的女星立即指著溫喬控訴。

留着大鬍子的導演見她竟敢這麼指著溫喬,眉頭一跳,又是一聲怒喝,「你不招惹她她能打你?這裏那麼多人她為什麼就偏偏打了你?」

女星被導演這一番言論把所有話都給堵住了,她氣得胸前的幾倆肉上下起伏着,「我又沒有說錯,她就是個婊子!」

這話一出,導演大概也能猜到前因後果了,頓時臉色一沉。

有那位給他們劇組投的資,溫喬就是胡鬧他都得護她三分,跟別提現在溫喬還佔理了,導演自然是毫不猶豫的站溫喬這邊。

「她是什麼關你什麼事?竟然你這麼愛八卦就去當記者,我不要你了,你滾吧!」

趁著這部新戲才剛剛開始,沒拍攝多少片段,這樣不安分的人趁早趕走也是好事。

女星滿眼的不可置信,指了下自己,尖叫道:「你趕我走?你憑什麼趕我走!安東尼已經給你劇組投資了!」

導演冷笑,暗忖安東尼總裁投資的那點資金僅是溫喬丈夫投資的一點零點,他還會為了這點零點去得罪了真正的大金主不成?

「轉告安東尼總裁,告訴他他可以隨時撤資,我不伺候了!」導演說完,拍了拍手,招來雇傭來的安保,指著被打和被踩的女星,說:「把她們倆個轟出去,以後都不准她們進來!」

女人尖銳癲狂的尖叫聲很快響徹整個片場,其中摻雜着咒罵聲,言語污穢不堪。

導演冷笑着,完全沒把那倆位女星放在眼裏,反倒關切的走到溫喬身旁溫柔的詢問她有沒有受傷。。 這一日,葉晨躺在書院後山,仰頭望天。

然後大師兄突然帶回來一個消息。

本已經升天的桑桑回來了,還給寧缺生了一對雙胞胎!

「孩子呢?」葉晨的第一反應是想要看看孩子是什麼樣的。

桑桑,昊天的分身,這種非人的存在生的孩子,他的第一反應是想要看看這樣的孩子基因序列是怎麼排列的,會不會有什麼奇異的變化。

「孩子…三師弟,現在最重要的不是孩子。」大師兄看着葉晨,然後緩緩開口道,「得到昊天賜福,陳某的修為已經完全恢復,並且更進一步,恐怕就算不如老師,也差不多了。」

「他現在發現桑桑已經徹底回不到天上了,所以打算重新開天,這需要阻止!」

「否則一旦開天,桑桑可能會死。」

大師兄的表情很嚴肅。

「哦,可我還是想要看看孩子。」葉晨堅持自己的想法。

至於開天之後桑桑會不會死,這個問題就有點玄妙了。

按照葉晨的計算,可能會死,可更大的可能性不會死!

「三師弟,是不是桑桑不會死?」看到葉晨如此表情,大師兄微微一怔,然後若有所思地問道。

「為什麼會死?」葉晨反問。

「桑桑給寧缺生了孩子,那就是一個人,開天之後,你會死嗎?普通的老百姓會死嗎?既然你們都不會,她為什麼又會死?」葉晨反問。

大師兄:「…..」

「可是桑桑畢竟不一樣。」君陌從遠處緩緩走了過來,懷裏還抱着兩個孩子。

看樣子就是寧缺和桑桑的了。

「寧缺和桑桑呢?」接過兩個孩子,葉晨問道。

「在過最後的日子,他們覺得這是最後的溫存。」君陌輕聲說道。

「哦!」

點了點頭,葉晨開始打量懷裏的雙胞胎,還別說,挺可愛。

既沒有寧缺的油滑,也沒有現在桑桑的肥胖,看起來很是可愛,不僅如此,孩子體內氣海雪山通透,一看就是天生的天才。

不過也僅止於此,就是一對普通的小嬰孩。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