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9 日 0 Comments

剛纔,沒有任何一個人見到蕭卓是何時擡手的,這一巴掌,彷彿是眨眼間的功夫,就落到了齊俊豪的臉上,快到極致。

齊俊豪腦袋一偏,左臉頓時又紅又腫,被蕭卓一巴掌抽得兩眼冒金星。

過了足足有半分鐘,齊俊豪纔回過神來,耳朵裏嗡嗡嗡的響,腦子更是一片懵逼。

“你!你他嗎敢打我?!”

蕭卓表示理所當然:“打你怎麼了?打的就是你啊!”

“啪!”又是一巴掌,齊俊豪的頭又偏向了另一邊,右臉火辣辣的疼,和左臉一樣,右臉頰也瞬間變得又腫又紅。

看到齊俊豪的兩邊臉頰都腫得和豬的腮幫子似的,蕭卓滿意地笑了:“不錯,對稱了。”

齊俊豪怒目圓瞪,他齜牙咧嘴地瞪着蕭卓,難以置信,他居然在自己的公司,被一個吃軟飯的廢物給打了!

“他奶奶的!”齊俊豪氣急敗壞,惱羞成怒,二話不說,捲起鐵拳就朝着蕭卓的鼻子招呼而去。

然而,蕭卓沒有給他裝逼的機會,他側身閃到了齊俊豪身後,擡起長腿朝着齊俊豪的臀部重重一踹!

“砰!”齊俊豪整個人都摔在了大門上。

難怪蕭卓剛纔要關門,原來是爲了防止齊俊豪被摔個狗吃屎。

整間會議室裏鴉雀無聲,衆人屏息凝神,剛纔還跟着齊俊豪嘲諷蕭卓的蘇槿煜,現在也不敢吱聲了。

蘇槿煜緊張地望着蕭卓,心裏在想,這傢伙莫不是個不知天高地厚的暴力狂?這裏是什麼地方?是金輝集團!是齊俊豪的地盤!

而蕭卓是什麼?只不過是蘇家的一個小小上門女婿而已,被他這麼一鬧騰,蘇氏集團估計會被齊俊豪整死。

“他奶奶的……”齊俊豪被打得鼻青臉腫,忍不住咒罵一句,他猛地轉過身,指着蕭卓的鼻尖怒道:“你給我等着!”

齊俊豪氣得渾身發抖,但多年的習武經驗告訴他,蕭卓的實力要在他之上,他單槍匹馬的,打不過這個吃軟飯的臭屌絲。

齊俊豪正想開門去搬救兵,他的手剛扶住門把手時,蕭卓就伸臂撐住了門,堵住了他的路。

“允許你開門了?”

聞言,齊俊豪要被氣炸了,這裏是他的公司,難道開個門,還得經過蕭卓這個外人的同意?

“你別得意得太早!你以爲你是個什麼東西?!”齊俊豪罵罵咧咧。

“哦。”蕭卓玩味道:“看來,還是我下手不夠重啊。”

說罷,蕭卓直接拎住了齊俊豪的衣領,將他扔在了會議桌上。

“哎喲!”齊俊豪像條八爪魚一樣趴在桌子上,他戰戰兢兢地說:“你……你要做什麼?”

“打你唄!”蕭卓說。

眼看蕭卓的拳頭又要朝他的臉招呼一拳,齊俊豪急忙抱住了頭。

“別打!別打!”再來一拳,他的鼻樑骨還不得被打歪?

蕭卓收回了拳頭,望了一眼桌上的比基尼,平靜道:“想不捱打也可以,喏,穿上它,給咱們欣賞欣賞。”

蕭卓伸手指了指那套性感的比基尼,齊俊豪的臉瞬間就綠了:“這玩意兒,讓我怎麼穿?這是女人穿的東西啊!”

蕭卓表示我不聽我不聽!讓你穿,你就必須穿!

“你讓我老婆穿比基尼去拍照,我就不能讓你穿比基尼拍照啊?要麼穿,要麼捱打,你自己選吧!”

齊俊豪的臉色就像吃了蒼蠅一樣難看,讓他當着這麼多人的面穿這一身比基尼,這豈不是要他一輩子都擡不起頭來?

“這裏是金輝!我是金輝的副總!這不是你能放肆的地方!”齊俊豪暴跳如雷,蕭卓簡直欺人太甚,不可理喻!

“哦,不穿?”蕭卓淡定地問。

齊俊豪斬釘截鐵:“打死也不穿!”

“哦。”蕭卓一臉好商量的樣子,他伸出手,再一次拎起了齊俊豪的衣領,將他往大開的窗子拖去。

衆人看出了蕭卓的意圖,全都倒吸了一口涼氣,他要殺人!

染婚撩愛,權少霸寵契約小妻 “哎……哎你幹嘛呢?”齊俊豪慌了,看蕭卓這架勢,是要把自己扔下窗戶的節奏啊!

蕭卓掃了一眼齊俊豪頭頂上的兩個數字,左邊29,右邊65,把他扔下去,也死不了。

“放心,這裏是二樓,下面就是小噴泉,我讓你下去清醒清醒腦子,死不了,頂多變成殘疾。”

蕭卓動作麻溜地扛起了齊俊豪的身子,嚇得齊俊豪都快尿了,蕭卓是要來真的啊!

“啊!快放我下來!放我下來!”齊俊豪的上半身已經探出了窗外,只要蕭卓一鬆手,他準會栽進樓下的噴泉池裏。

蕭卓:“穿?還是不穿?”

“穿穿穿!我穿!”齊俊豪不爭氣地被蕭卓嚇哭了。

蕭卓笑道:“好嘞,我再找個人給你當攝影師,免費給你拍一套寫真,好讓你拿回家欣賞欣賞。”

攝影師?!蕭卓是要將自己穿比基尼的樣子給拍下來!

齊俊豪忍不住在心裏把蕭卓狠狠罵了一遍,罵他喪心病狂,罵他心理變態!

蕭卓放下了齊俊豪,伸手往蘇槿煜的方向一指:“喏,你來當攝影師。” 蘇槿煜被蕭卓這麼一指,瞬間臉就黑了。讓他拿着攝影機把一個大男人穿比基尼的照片給拍下來,光想想就覺得變態。

蘇槿煜當然不願意當這個所謂的攝影師:“蕭卓,你要搞清楚,這裏是金輝集團!你這舉動,不是給我們蘇家蒙羞麼?!”

蕭卓對着蘇槿煜笑了。這傢伙還以爲自己是蘇家第一掌門人,成日擺出一副長輩的樣子,對着蘇晴陰陽怪氣,這筆賬,還沒跟他算呢。

“蘇槿煜,你以爲我不敢打你?”

蘇槿煜怔住了,上一次,蕭卓在蘇家大宅教訓了江凌浩,這一次,又在金輝大廈打了齊俊豪。他敢相信,只要蕭卓想動手,就沒有他不敢打的人。

蘇槿煜眸色一沉,看向蕭卓的目光裏又多了幾分厭惡。縱使心裏非常不舒服,但他還是選擇了明哲保身。無奈,只能妥協了。

蕭卓站在會議室門前,面無表情地看着齊俊豪,把他唯一的逃跑之路都給堵得死死的。

齊俊豪知道,他是逃不過被拍“豔.照”的命運了。

齊俊豪彷彿吃了翔一樣,臉色都臭到了極致。他把自己的上衣給脫了下來,露出了精壯的身材,再拿起桌上的比基尼泳衣,捆在了自己胸前。

齊俊豪的身材幸好不胖,不然還真穿不上這件比基尼。

蕭卓清了清嗓子:“哎,褲子就別脫了啊,我們不想長針眼。”

蘇晴還站在這裏呢,他可不願意自己的媳婦被這個男人污了眼睛。

“你!”齊俊豪又氣又羞,臉色爆紅,恨不得想找個地縫鑽進去。

坐在會議室裏的其他人,有的強行憋住了笑,有的低下頭,不敢看這羞恥的畫面,畢竟,眼前的一切極度引人不適。

蘇槿煜拿着攝像機,尷尬地站在齊俊豪身旁。

蕭卓像個專業攝影一樣在一旁指導着齊俊豪的動作:“來,擺個妖嬈的姿勢,笑一個,快笑一個。”

妖嬈尼瑪啊!你個變態!

齊俊豪都快被氣得吐血,此刻,連殺人的衝動都有了,還笑?笑你麻痹呢!

“蘇槿煜,找準角度,一定要把咱們齊總拍得美美噠。”蕭卓笑得十分燦爛。

聽到這句話,蘇槿煜拿着攝像機的手都不禁抖了抖。對焦之後,他立馬閉上了眼睛,胡亂拍了幾張,穿着比基尼的齊俊豪,實在是難以入眼!

一連拍了十幾張,見到齊俊豪一副想生氣又不敢生氣的樣子,蕭卓樂了,他要的,就是這樣的效果啊!

蕭卓吹着口哨,玩味道:“齊總好身材啊,如果你親自代言你公司的比基尼,絕對銷售火爆!”

齊俊豪雙手緊緊攥着拳頭,渾身滿覆殺氣,惹得站在他身邊的蘇槿煜都被嚇了一跳。

蕭卓對蘇晴問:“媳婦,滿意了不?”

蘇晴也不願意再看這辣眼睛的一幕,她點點頭:“嗯,我們走吧。”

之前,她雖然想買齊俊豪祖宅的那塊地皮,但也並非非買不可。她也不是一個能忍氣吞聲的人,昨天被齊俊豪當着衆人的面調戲,今天,她帶着蕭卓來,就是爲了想讓他替自己出口氣,氣出了,心情也舒暢了不少。

蕭卓推開會議室的門,吊兒郎當地對齊俊豪說:“哦,對了,你家祖宅的那塊地,我們不稀罕,你愛賣給誰賣給誰。”

“砰!”蕭卓和蘇晴走了。

齊俊豪雙目通紅,咬牙切齒。

“啊!”他怒吼一聲,一手掀翻了身側的椅子,連連對着椅子踹了幾腳。

“撕拉!”身上的比基尼被他一手撕破,往地上狠狠一砸,嘴裏咒罵:“我日你嗎!”

蕭卓讓他遭受奇恥大辱,這個仇,他絕不會就這樣算了!

在場的衆人都屏息凝神,誰也不敢出聲,生怕齊俊豪會把火氣撒到自己身上來。

齊俊豪簡直快要氣到爆炸,剛纔,沒有任何一個人肯站出來替自己說話,虧他們都是自己生意上的夥伴,沒想到,全都是一羣膽小怕事之徒。

“滾!你們滾!都給我滾!”齊俊豪暴跳如雷。

會議室裏的其他人也不敢招惹氣頭上的齊俊豪,紛紛埋着頭,灰溜溜地離開了會議室。

唯獨江凌浩沒有走。

“啪嗒!”江凌浩不僅沒有走,還十分悠閒自在地點燃了一根菸。

齊俊豪發現會議室裏還有人,剛想問候對方的祖宗十八代,定睛一看,居然是江凌浩。

江凌浩是帝皇的人,他惹不起。

齊俊豪強行壓下了心中的怒火,對江凌浩道:“江少,今日我心情不好,恐怕不能陪你喝酒了,麻煩請回吧。”

江凌浩搭着二郎腿,緩緩地吐出了一口煙霧。

“齊總,坐下,咱們聊聊。”語落,江凌浩往桌上的菸灰缸裏彈了彈菸灰。

聊聊聊,聊你個幾把!沒看到勞資心情不好?

齊俊豪在心裏罵罵咧咧,然而,他敢怒不敢言,依然硬着頭皮坐了下來。

江凌浩狠狠地吸了一口煙:“其實,我也非常討厭蕭卓。”

齊俊豪不解地看着他:“爲什麼?”

“蕭卓那個臭屌絲,囂張、狂妄、目中無人。我被他打過三次。”江凌浩面若冰霜,他恨蕭卓,恨得牙癢癢。他從小就是養尊處優的少爺,何時被人如此欺辱過?蕭卓,是唯一一個,敢踐踏他尊嚴的人。

沒想到不可一世的江凌浩也在蕭卓身上栽過跟斗,齊俊豪忍不住怒罵:“嗎的,也不知道蘇晴瞎了哪隻眼睛,怎麼就看上了這麼個人見人恨的廢物!”

江凌浩冷笑:“廢物?齊總,別忘了,咱們都在蕭卓身上吃過虧,你罵他是廢物,那豈不是在說我們連廢物都不如?”

曾經,江凌浩也認爲蕭卓是個廢物,現在他明白了,蕭卓這個人,不容小覷。

被江凌浩這麼一提醒,齊俊豪這才意識到自己的口誤:“抱歉,江少,剛纔是我失言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