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0 Comments

「你們遺失的聖物是什麼東西,我要如何找尋?」

于飛沒有拒絕,直接詢問起了最關鍵的事情。

「聖物名為鳳凰琴,而鳳凰于飛是一首曲子。」

蘇靈月的回答讓于飛一愣,感覺像是繞口令。

鳳凰琴是什麼東西于飛不知情,估計是一把古琴。

鳳凰于飛這首曲子于飛倒是聽過,是流行歌曲,只是不知道是不是蘇靈月口中的那首曲?

「幫你尋找聖物可以,但我有什麼好處呢?」

于飛很快恢復了清醒,並沒有被蘇靈月的美色所迷。

奉子成婚:老公大人太野蠻 「好處就在過程里,結果絕對會讓你滿意。」

蘇靈月看著于飛,絕美的臉上掛著甜甜的笑意,似乎很開心。

于飛看著那清純無邪的笑容,竟生不出半點拒絕之意。

他在蘇靈月身上,感受到了一種令人難以抗拒的無邪之氣,聖潔無暇,讓人生不出絲毫傷害之心。

這是一種很可怕的武器,一個眼神,一個微笑,就能瓦解你的心靈防禦。

「如此,我就儘力而為。」

蘇靈月嬌笑一聲。似乎早就了結果,小手突然用力握住于飛的手。一股奇妙的氣息湧入于飛的心底,形成了一個心靈印記。

「這是我的心靈印記,種在你的心底,從此我們心心相印。」

蘇靈月此舉讓于飛大感震驚,她竟然將她的心靈印記種在自己的心底,這就好比告訴于飛,此生你將是我唯一的伴侶。

佛系女她只想混吃混喝 這樣的結果讓于飛又驚又喜,雖說太過突然。但清純如仙的蘇靈月,絕對是所有男性修士都夢寐以求的最佳伴侶。

初次見面蘇靈月就做出如此驚世駭俗的決定,就算是性格沉穩的于飛,也有種做夢般的感覺。

「為什麼?」

于飛忍不住詢問,他怕這是一個夢,怕這從天而降的好事會突然夢碎。

「千古奇緣,鳳凰于飛。」

蘇靈月眨著靈動的雙眼。輕吐誘人的香舌,一幅小調皮的模樣,差點把于飛迷死。

這個蘇靈月,調皮的俏模樣絕不比秦小藝遜色,就好似一個美麗的精靈,讓人想要把她捧在手心。含在嘴裡。

幾分鐘后,于飛才從震驚中蘇醒,眼神複雜的看著蘇靈月,無奈的罵了一句小妖精。

蘇靈月毫不在意,親昵的握住于飛的雙手。跑到他身邊坐下,聊起了雲城的趣事。

于飛看著那雙迷死人的眼睛。總覺得蘇靈月隱瞞了某些事情。

「你是不是還有什麼事情沒有告訴我?」

「天機不可泄露,你不要多問。雲城的葬龍絕地蘊藏著天大的秘密,你目前身體有恙,可以去試一試。」

見蘇靈月岔開話題,于飛也沒有多問,打趣道:「你就不怕我死在葬龍絕地?」

蘇靈月嬌笑道:「你就這麼沒有自信?」

于飛笑容一僵,發現這清純仙子也是口齒伶俐。

隨後的時間裡,于飛一直拉著蘇靈月聊天談心,感覺她的膚滑肉嫩,體質奇異,修為深不可測。

任由於飛如何詢問,只要提到西疆聖地,提到蘇靈月的修為境界,她就會岔開話題。

于飛無奈,但也並不在意。

蘇靈月把心靈印記種在自己的心底,僅此一點就足以說明她的誠心。

此外,一個多小時的交談,蘇靈月的聰慧伶俐也讓于飛震驚,她既有清純如仙的氣質,又有玲瓏剔透的慧心,外加絕美無雙的容貌,簡直就是完美無瑕的最好詮釋。

離開時,兩人互留了聯手方式。于飛牽著蘇靈月的小手,眼中滿是柔情,一直把她送到了大門。

蘇靈月告訴于飛,她要馬上趕回西疆聖地,短期內可能不會回來,讓于飛自己多加小心。

于飛雖然不舍,但想到蘇靈月可以避開葬龍絕地引發的是非,那也是一件好事。

雲城已經有太多是非,于飛不希望自己身邊有太多人被卷進去。

月圓之夜即將來臨,葬龍絕地的傳說即將開啟,到時候是生是死,是劫數還是緣分,此刻誰又說得清。

送走了蘇靈月,于飛回到美體室,波動的心情逐漸恢復了冷靜。

與蘇靈月的相遇就像是一場夢境,虛幻而不真實。

表面上看這是一件好事,可于飛總覺得這好事背後隱藏著兇險與詭異。

晚上九點,寧琳走入美體室,清脆的腳步聲喚醒了沉思中的于飛。

看著刻意打扮,嬌艷如花的寧琳,于飛臉上露出了笑意。

這是寧琳最後一次美體,但實際上卻是一次心情激動的情人約會。

有了前兩次的親密關係,寧琳和于飛早已心領神會。

于飛比較平靜,寧琳卻激動無比,見面就抱在一起,熱情的擁吻。

一吻之後,于飛拉著寧琳走入浴室,一場香艷的男女遊戲,就此拉開序幕。

午夜十二點,于飛回到鴻雁大廈,剛走入羅芸的房間,就感覺這裡的氣場有了很大變化。

羅西與型尚都在屋裡,兩人一臉高興的看著還在繼續修鍊的羅芸,她如今已步入了二重天境界,正在鞏固修為實力。

藉助百花爭春圖,羅芸在持續修鍊了近十個小時候后,終於從一重天步入二重天,完成了一個明顯的跨越。

作為百花門的重寶,百花爭春圖對於修鍊百花聖心訣的女子來說,那是最好的修鍊環境。

提升速度之明顯,比起服用丹夜要快捷。

這是于飛的利器,也是眾女的福利,更是百花門的傳奇。

型尚封鎖了整間屋子,以免氣息外泄。

目前雲城修士眾多,這是為了安全考慮。

于飛走到羅西身旁,笑道:「她在修鍊方面很有天賦。」

「遇上你,是她的幸運。」

羅西這話發自內心,羅芸若不是遇上于飛,就算能步入一重天境界,那也得花費幾年光陰,且成就有限。

于飛笑而不語,陪著羅西一起等候,大約半個小時后羅芸醒來,冷艷的臉上洋溢著激動的喜悅。

「我進入二重天境界了。」

羅芸騰空而起,撲到于飛懷裡,心情激動無比。

于飛輕撫著她的秀髮,在她臉上親了一下,柔聲道:「不要激動,未來的路還很漫長。」

「時間不早了,今晚你就在這休息吧。」

羅西看著于飛,笑得有些曖昧。

他現在一點也不介意于飛留在這裡,甚至希望于飛能早點和羅芸產生進一步的關係,讓雙方更加親密。

于飛鬆開羅芸,收起百花爭春圖,婉拒了羅西的好意。

「雲城形勢緊張,越是臨近月圓之夜,我們越是應當謹慎小心。型尚我帶走,這裡記得加強戒備。」

羅芸不舍,牽著于飛的手,親自送他離去。

午夜的雲城顯得有些冷清,于飛驅車回家,一路上感應到了多股修士的氣息,他都刻意迴避,感覺雲城比前幾日亂多了,低調才是最佳的避禍方式。

回家之後,型尚就躺在客廳的沙發上修鍊,對於三重天境界的他來說,睡覺與修鍊已經沒有太大的區別。

于飛回到房間里,他身上的傷還沒有痊癒,繼續服用靈液療傷,同時修鍊玄冰九裂,淬鍊肉身。

玄冰九裂對於經脈的淬鍊效果堪稱神奇,修鍊之際,于飛全身十二正經與奇經八脈都泛起銀白色的光澤,一種玉質的光芒從經脈中透射而出,覆蓋于飛全身血肉,讓他的身體逐漸變得透明。

這種現象格外神異,此前于飛一直未曾發現,直到這兩次,他的修為達到了三重天境界的巔峰,單獨修鍊之時,才會呈現出這種情況。

于飛搞不懂為什麼這樣,他在認真研究與分析,覺得此前自己修為太低,根本發揮不出玄冰九裂的真正效果,就連淬鍊肉身的效果,現在也才剛剛顯露。

然而因為身體受限,于飛始終卡在三重天境界上,玄冰九裂的神奇淬鍊效果,也僅僅發揮出一丁點功效,肉身只能達到半透明的程度。

于飛沒有氣餒,雖然現在境界上不去,可勤加修鍊自有好處,等他突破四重天境界,玄冰九裂的淬鍊肉身效果自然就會顯現出來。

周三上午,于飛接到了張慧雲打來的電話,說是全城即將展開整治清查行動,美容院也在整治清查範圍之內,于飛的特殊美體方式需要暫時停止。

于飛對此早已知情,好心安慰了張慧雲一番,便掛掉了電話。

周四的晚上就是月圓之夜,今天已經是周三,大批修士湧向學校辦公大樓,時刻留意那裡的動靜。

雲城本地的修真勢力與外來的修士魚龍混雜,雖然時有摩擦,但大家都在剋制,誰也不想在進入葬龍絕地之前,就耗損實力。

目前,葬龍絕地已經成為眾矢之的,成為了無數修士關注的焦點。 「喂,我進來了,喂,人呢?」腳步聲一點點的靠近我,那個土裡土氣的聲音,依舊在響起。

我知道這些都是我的幻覺。

這個時候我看不到外面的情況,所以那個女鬼就用這些聲音來干擾我。

我堅信只要我蒙住自己的頭,堅持不出去,那麼她絕對也拿我沒有辦法。

重生后大佬都叫我祖宗 但是就在我正在打著如意算盤的時候,一隻手臂卻是一下子抓到了我的頭上。

立時我嚇的全身一哆嗦,「啊呀」一聲尖叫出來,接著就感覺到頭上的毯子被人拽了下去。

再接著就看到一個相貌粗丑的男子,大概三十多歲的樣子,穿著一身青色的黑布衣服,手裡還提著蛇皮袋子,一副行路人的模樣,手裡正提著我的毯子,站在我面前,滿臉驚愕的看著我。

那個男的被我這麼突然一聲尖叫,也是嚇的不輕,看到我沒什麼異常,那男子不由有些生氣的皺眉看我問道:「你這小娃子,怎麼沒事大喊大叫什麼,嚇我一跳,怎麼了這是?我喊了半天都不開門。」

總裁,先壞後愛 「你,你是誰?你來幹什麼?」我看著男子的樣子,知道應該不是女鬼,不然他推不開門,也走不進這房子,當下不由放心了一些,問他。

「我就是問路的,咦,這個你爺爺啊,睡的好死啊,這都吵不醒?」男子說著話,看到旁邊躺著的姥爺,不由疑問道。

「要你管?那個是我姥爺,你要幹什麼?」我看到男子不懷好意的樣子,不由站起來,叉腰問他。

「我問下路噻。」見我有發怒的樣子,男子收斂了一點,嬉笑著問道:「小娃子,你知道踢球山怎麼走啊?」

「不知道,」我說著話,看看他,繼續道:「我勸你還是快點離開,這兒鬧鬼。」

「鬧鬼?鬧什麼鬼?」男子說著話,不由大笑起來,看著我不屑的說道:「小孩子就會自己嚇自己,我跟你說,我走了這麼多夜路,從來都沒有遇到過什麼鬼啊神啊的。有鬼?你讓它出來給我看看?」男子說著話,哈哈大笑起來。

「不信拉倒,」我氣呼呼的看著他,然後自顧自的坐下來,抬頭看著他問:「你到底走還是不走?我說的鬧鬼是真的,而且還是個女鬼呢。你不怕嗎?」

「不怕,不怕,我怕什麼,我馬上就走,我就是問下路,小娃子,你把你爺爺叫醒下,我問下路就走。」聽到我的恐嚇,男子依舊是不依不饒的對我說道。

「我爺爺睡著了,不能吵醒他,你走吧,」我只好對男子說道。

「哎,你這小娃娃怎麼能這樣子呢?我大半夜趕路不容易啊,到了這裡就不知道怎麼走了,你怎麼能這樣呢?你不叫,我叫!」男子被我說的居然有了火氣,竟然是自己上前去推姥爺。

「喂,老人家,你醒醒,問你個事情。」

我冷眼看著男子,任憑他去推姥爺,並沒有阻止他。

因為我在這時已經看到了門外站著一個隱隱約約的人影。

我知道,昨晚的東西又來了。

當下我一把抓起地上的桃木小刀,然後再次拽過毯子蒙到頭上,發誓就算打死我,我也絕對不看一眼。

「我說,小娃子,你蒙頭幹什麼?你這姥爺睡的忒死了,是不是已經死了啊?」男子推了半天姥爺,發現都沒有反應,不由納悶的問我。

而我則是哪裡還敢說話,只是僵硬的指指門外道:「那邊有人,你自己去問。」

「哪裡有人?你這個小娃子怎麼亂說話,你看這門口哪裡有人?」聽到我的話,那個男子不由生氣的拍著我的腦袋說道。

「我不看,我不看,我就是不看,」我不管他說什麼,總之我是鐵定一條心絕對不看了,撅著屁股趴在地上,用毯子蒙著頭,就是不看。

「嘿,真是見了鬼了,你這小毛孩真是夠奇怪的,算了,我就不問你這路了。再到前面去看看去。」男子無奈之下,只好搖著頭向門外走去。

但是就在這時,卻是猛然的一陣陰風吹進來,生生的將屋子裡昏黃的油燈吹滅了。

「哎呀,這風夠怪異的,」四周一下子完全黑下來,男子不由站在門口吶吶的說道:「幸好還有點月光,要不這路還真難走。」說完卻是順手幫我拉上門,踢踏著腳步聲遠去了。

「噓——」聽著男子遠去的腳步聲,我不由鬆了一口氣,坐起身來,拿下毯子,長喘了一口氣,摸摸額頭,發現居然是急出了一層冷汗。

這個時候屋子裡的燈光已經滅了。

外面淡淡的月光從虛掩的門縫漏進來,在屋子裡的地上現出斑駁的光點。

我下意識的看看門口,發現沒有什麼異常,這才大著膽子起來去摸火柴。

但是就在我站起來之後,我卻是突然發現自己的四周猛然的全部黑了下來。

我伸著手四下摸著,居然什麼都摸不著,一種無比黑暗的感覺出現了。

我一時間發現自己居然連眼睛都張不開,黑暗中似乎有人死死的蒙住我的眼睛一般。

而我的腳下還有四周居然都是變成了一片虛空。

我抹黑去找桌子上放著火柴的地方,發現連桌子居然都沒有了。

一時間我鬧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只是感覺到周身都圍繞著冰冷的風。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