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3 日 0 Comments

就在這種冷意的刺激下,黎姿竟然感覺周身寒徹。有種說不出來的陰森氣息游遍全身,碰觸到蘇沐眼神,她就感覺自己好像是掉進了什麼泥潭深淵般,就是這種很清楚的感覺,讓她像猛然窒息過後,開始暗暗大口大口的喘息。

很詭異的感覺。

黎姿趕緊閉上雙眼,不敢再去碰觸蘇沐眼神。

「幾位都坐吧,不好意思,我來晚了。剛才的的話題說到哪裡了,咱們繼續吧。」蘇沐坐到自己的位置上后,沖著吳慶亮微微點點頭后平靜道。

「蘇市長,剛才我們正在聽取戚伽副市長給出的針對計程車罷運提出來的建議。」黃功吉解釋道。

「這樣啊,那戚副市長你繼續說。」蘇沐微微抬頭笑道。

「好的,市長。」

戚伽現在是底氣十足,蘇沐沒有到來之前他都敢仗義執言,更不要說如今有蘇沐坐鎮。還真的是沒有什麼建議是他想說而不敢說的。

「蘇市長,我剛才給出的第一個建議就是絕對不能容忍這種情況發生。要擺出強硬姿態,堅決不能縱容租車公司的這種行為,我們要麼不做,要做的話就要斬釘截鐵做這事,要讓全市所有計程車公司都明白,有些事情、有些底線是他們不能碰觸的。因此我建議每個計程車公司必須讓所有計程車全都開始運轉。並且讓每個公司的負責人全都來市政府報道,我要和他們開個碰頭會,就這次的事件聽取他們的意見。」

「要是說他們給出的意見確實有道理,那我可以接受。但要是說給出的意見明顯就是應付差事的話,那麼很抱歉。他們的結局只有一個,那便是無限期的停業整頓。我相信即便是將全城的所有計程車公司全都重新洗牌,也是有人會十分樂意接手這些公司的,願意進入計程車行業的。」

「該軟的時候軟,該硬的時候我們就必須硬。這是我的第一個建議,但也是剛剛才說出來,還沒有經過市委常委會進行討論,便被陳逸倫部長給否決,他認為我這樣做可能會引起嘩變。」戚伽眼神掃向陳逸倫,毫不猶豫的穿起來小鞋。

陳逸倫心情立馬就忐忑不安起來,他能和戚伽這樣鬥嘴,但面對蘇沐的時候,心底還是會升起幾分膽怯和心虛。

身為市委組織部部長的他,在高層次的人事任命上其實是沒有多大的話語權,沒有話語權帶來的就是沒有自信心。再加上蘇沐天然的行政級別優勢,完全的壓制住他,讓陳逸倫此刻瞳孔倏的就猛縮起來,想要解釋什麼,卻又不知道如何開口。

蘇沐漠然掃視過陳逸倫,淡然道:「陳部長,你反對?」

「我…」

陳逸倫那邊稍微露出遲疑的意思,蘇沐便直接乾脆的打斷他的話,不客氣的說道:「你即便是有反對意見,也要暫時的保留,針對別人給出的建議,你要學會去接受,你要學會如何尊重別人。要是說給出來的建議,還沒有經過大會討論,就被你直接否決,請問下,你陳逸倫什麼時候能這麼做,又是誰給的你這種權力?」

陳逸倫臉色當場漲紅,他怎麼都沒有想到蘇沐會說出這樣的話來。儘管說話里話外沒有任何公然呵斥咒罵的意思,但誰都能聽出來他的話是想要表達的什麼意思。

什麼叫做學會尊重人?難道說我陳逸倫長這麼大連這個基本常識都不懂嗎?見過羞辱人的,沒有見過像你這樣羞辱的,你這麼做簡直就是當著眾人的面扇我臉,你還不如罵我兩句來的痛快。

陳逸倫有種快要抓狂的衝動。

「蘇市長,陳部長也不過是想要就這事進行一番討論,他是沒有別的意思,所以說你也不要多想。」孫如海出聲說道。

「進行討論?」

蘇沐抬頭凝視著孫如海,雙眼如炬冷聲道:「孫書記,就嵐烽市發生的這事,您認為現在還有必要上會進行討論嗎?咱們在這裡多開一會會。外面指不定就會鬧騰成什麼樣。那些計程車司機到底是想要做什麼,難道說在座的人不知道嗎?還是說孫書記您不清楚。所以說我不認為現在還是開會的時間,我們必須在最短時間內將這個問題解決掉,避免事態惡化。」

孫如海心情也不美麗了。

蘇沐你想要解決問題,難道說我們就不想要這樣做嗎?你現在說出來這種話是什麼意思,是在說我們都在做無用功。是在說這事只有你蘇沐才能解決掉嗎?還有你明打明的針對我,到底是什麼意思?難不成在你心中認為這個事情的發生和我有關係嗎?我孫如海會做出這種自毀前程的愚蠢之舉嗎?

「那依著蘇市長的意思現在應該怎麼做?」孫如海話語也變的冷淡起來。

蘇沐懶得理會孫如海心中是如何想的,他要的就是確保嵐烽市不出現任何動蕩。 腹黑前夫,你被捕了 只要有這個前提在,自己不管做出來什麼事情,孫如海即便是心中憤怒也都要忍著。

反正不爽的又不是我,是你,那我需要理會你的想法嗎?

蘇沐掃過全場,斬釘截鐵的聲音頓時響徹開來。

「戚副市長剛才給出的第一個建議,我認為很可行。只要照做就成。除此之外,我認為現在應該給公交公司下命令,讓他們今天開始實行坐車免費的政策,只要是前來乘坐公交車,全都免費,宣傳部門要以綠色環保為名義進行這項安排。同時交警部門會以今天的天氣污染程度較重為理由,勒令全市私家車限號,鑒於現在才開始。針對所有違規的私家車只是勸返,不會做出其餘罰款措施。」

「當然在這裡面最重要的一條。就是所有計程車不管車牌尾號是多少全都在限行範圍內,有任何一輛計程車敢在市裡面開動,只要被發現,全都是扣留駕照,罰款五百。他們不是想要罷運嗎?那就罷運吧。只要能夠熬過今明兩天,計程車的事情我來想辦法解決掉。終歸是不會讓嵐烽市出現沒有計程車的現象。」

「另外,針對那些參與這次活動的公司,戚副市長你在和他們談話的時候明確說明,只給他們半個小時去市政府會議室開會的時間,超時沒有過來的。全都取消公司營運資格。同時市政府會發出一條政令,只要是答應明天繼續開車的計程車司機,事後一律不追究責任。但要是說有誰反抗到底的話,那麼不好意思,駕照就此取締。」

蘇沐每說出一個解決辦法就讓這裡的氣氛變的凝重不少,每個人的臉色都開始有所變化。即便是林言也不由被蘇沐的魄力所驚訝,她怎麼都沒有預想過蘇沐要麼不做,要做便是如此雷厲風行。

公交車免費,必然是能夠讓更多的市民坐公交車。

限號是現在的主流,蘇沐這麼做沒有誰能挑剔出毛病來,而且私家車車主只要開回去就成,是不會有任何懲罰措施。

但計程車司機卻是必須在限號範圍內,任何一輛計程車都不準開。每個計程車公司要麼遵從行政命令,要麼是乾脆關門整頓。最妙的一招是直接落實到計程車司機身上,你們要是開車運營的話怎麼都好說,要是說繼續停運的話,就是吊銷你們的駕照。

有著這樣的嚴厲措施在,相信沒有誰敢輕易碰觸這根線。

蘇沐有魄力是誰都能感受出來的,但讓他們感到意外的是,蘇沐好像早就預料到楊隆會這樣般,竟然早早的就想好了應對之策。有著這樣的辦法在,嵐烽市的這次計程車罷運風波,是很快就會壓制住的。

面對著絕對強權的威懾,面對著私人利益的影響,那些計程車公司和司機要是說不知道進退才是怪事。

會議室內頓時一片安靜。(未完待續。。) 前面已經提到,在歷年之後,共和國的國防建設就遇到」丸。

不管把問題歸咎在誰、或者哪種治國理念之上,對共和國的國防建設來說,中東戰爭都是一個實實在在的衝擊。

刀口年到四隻間。因為顧衛民的國家戰略方針上並不重視國防建設,所以就算有裴承毅的全力爭取,共和國的國防建設仍然以「恢復」為主,即彌補中東戰爭對共和**隊造成的影響,並且針對軍隊在戰爭中暴露出來的問題進行非常有限的編製調整。雖然這年間發生的事情經常遭到詬病,甚至有很多人認為,如果能夠抓住這年的機會,共和國完全有能力在甸年之前,趁美國還沒有做好戰爭準備發動世界大戰,迫使美國當局在進行全面戰爭動員之前承認戰敗,但是誰都得承認,站年的恢復建設為接下來的大規模軍事改革奠定了基礎,也為共和國在世界大戰中走得更遠提供了動力。更重要的是,在這年間,共和國的國情決定了任何國防現代化建設都不現實,哪怕在任的是王元慶,也不可能在國防建設上投入太多的國力。要知道,在王元慶執政期間,日本戰爭之後。共和國當局花了7年時間為印度戰爭做準備!

到蟲年,準確的說,應該是四財年度,共和國的國防建設開始加速。

當年,共和國的國防預算比比財年度增長了舊賀,增長速度自刀石年以來,第一才一突破瑰。更重要的是,底。顏靖宇批准了裴承毅提交的《國防力量二十年建設規劃》,次年年初。該規刑在全體代表大會上以幼名的支持率獲得通過,成為了共和國第一部由國防部長發起的,具有軍事改革意義的國防力量長遠建設規劃。事實上,後來很多人都將與這份國防建設規劃有關的改革行動稱為共和國的「第四次軍事改革」並且由此認定在力好年的時候,顏靖宇就有意讓裴承毅在政治上有更大的作為,因為推行這次軍事改革的不是顏靖宇,而是裴承毅。

袁晨皓也是這次軍事改革的發起者與參與者。

事實上,這也是共和國第一份將周期設為力年,而不是打手餅的軍事改革。雖然將改草周期設為力年,主要依據是軍事力量發展周期,主要就是為了降低政府換屆選舉對國防力量建設產生負面影響這一點明顯針對顧衛民執政期間的某些過激政策,確保關係到國家安危與民族存亡的重大戰略政策具有持續性與延續性,但是很多人都因此認為,如果裴承毅沒有得到顏靖宇的暗示,或者名正言順的支持,不可能在力口年的時候出台這麼一份需要依靠繼任者才能完成的軍事改革方案。也有人認為。正是這份軍事改革方案的建設周期為20年,所以顏靖宇在考慮接班人的時候,把裴承毅放在了首要位置上。或者說,裴承毅通過這份軍事改革方案莫定了政治基礎。

不管怎麼說;這是一份意義深遠,非同尋常的軍事改革方案。

作為陸軍上將。加上主要參與者袁晨皓也是陸軍上將,所以該軍事改革方案的核心就是針對陸軍編製與裝備改革。

如果在舊多年前。編製改革的難度肯定超過了裝備改革。

不得不承認,第三次軍事改革從根本上端正了共和**隊的風氣,明確了軍隊的職責與軍隊在共和國權力結構中的地位。正是如此,在裴承毅推行改革的時候,反而是裝備改革的難度大得多。

編製改革方面。主耍就是針對戰鬥單個在中東戰爭期間暴露出來的問題進行調整。

嚴格說來,戰鬥單位在中東戰爭中的表現可圈可點,遠超過了最初預料。

瑕年初,「簡氏防務周刊」對中東戰爭中各參戰國地面作戰部隊的戰鬥力做了橫向對比,以共和國陸軍的戰鬥力為四,排第二位的以色列陸軍為引,排第三位的美國海軍陸戰認為昭,排第四位的美國陸軍為墜,然後依次是伊拉克陸軍、伊朗陸軍、土耳其陸軍與敘利亞陸軍。雖然「簡氏防務周刊」是民營性質的防務雜誌,但是在國際軍事力量領域有很高的權威。照此計算,共和國陸軍的戰鬥力幾乎發美國陸軍的2倍!毫無疑問,共和國陸軍主戰裝備的作戰性能肯定達到不到美國陸軍2倍,因此戰鬥單位的編製體系是提高共和國陸軍戰鬥力的關鍵。

當然,戰鬥單個的編利體系肯定不夠完善。

在主要的北方戰線上,參戰的支戰鬥單位就暴露出了很多問題,其中最受人關注的就是支援旅常常需要執行戰鬥任務。而且走進攻作戰任務。顯然,這已經超出了組建戰鬥單位時的初衷打手而且支援旅的編製體系與裝備體系也不太適合執行進攻作戰任務。根據共和國陸軍在戰後提交給總川」算與元首府的傷亡調查報告中。超過七成戰鬥傷亡來自受叭」其中又有七成左右出現在進攻行動中。也就是說,共和國陸軍在中東戰爭中半數以上的傷亡都與支援旅沒有適合進攻的編製與裝備、卻又不得不參與進攻作戰行動有關。

換句話說。在戰鬥單位中單獨組建支援旅肯定有問題。當然,這不是說支援旅這種編製方式不好。根據陸軍的另外一份報告。能在北方戰線上用不到舊萬兵力擊潰口個美軍師的近力萬美軍,並且取得斃俘美軍打手萬的驕人戰績其中大約3萬在談判期間的拉鋸戰中取得,與戰鬥單位的職能化編製體系有很大笑系,正是因為支援旅提供的強有力的作戰支持,戰鬥旅才能在戰鬥中有驚人表現。

戰後總結的時候,很多人都將戰鬥單個支援旅的巨大傷亡歸咎於不太理想的主戰裝備。

除了裝備上的問題。最大的問題還是編製不合理。準確的說,是前線指揮官在調度部隊的時候,沒有根據實際情況將支援旅與戰鬥旅搭配使用,還是按照傳統的方式指揮,讓某部隊單獨承擔某一作戰任務。這根本就不是戰鬥單位這種編製體系存在的主要特點。將野戰軍改編成戰鬥單個,就是要廢除傳統戰術,讓前線指揮官充分利用各種作戰力量的特點,降低戰鬥傷亡。表現最突出的第十戰鬥單位的相對傷亡率傷亡人數與執行作戰任務總時間的比值遠低於其他戰鬥單位,就是因為第十戰鬥單位更加合理的運用了各作戰力量,盡量避免單獨使用某一作戰部隊。問題是。第十戰鬥單位在戰場上的表現也不夠好,特別是在炮火支援方面,還存在很多問題

針對這些問題。最直接的辦法就是對編製進行調整。

事實上。早在緞年年底,也就是裴承毅回到中央出任國防部長后不久,就以國防部的名義成立了一個特別培班,親自出任名譽教官,對各戰鬥單位的旅級指揮官進行戰術能力培。當時,裴承毅就格外強調了合理應用各種作戰力量,而不是死搬硬套的照著作戰守則去指揮部隊作戰。

因為戰鬥單位本身就是一個非常靈活的戰鬥編製體系,所以在2曲年發起的軍事改革中,共和國陸軍的編製改革重點落在了落實上,即讓全軍官兵,特別是基層軍官熟悉與掌握多兵種協同作戰能力。

當然,編製改革的另外一個重點就是「擴編」。

因為在中東戰爭后,顧衛民並沒解散由緊急徵召的大約舊萬名退役軍人組成的個野戰軍級預備役部隊,而是將這支預備役部隊以常備預備役部隊的方式保留了下來,並且給予正規軍人的待遇,在刀巧年的時候,顧衛民還推動出台了《常備預備役軍事力量組建與調動法》,明確了這支舊萬大軍的使用範圍與使用方式,所以裴承毅在辦年推行軍事改革的時候,只要能夠克服立法上的障礙就能將這舊萬大軍改變成個戰鬥單個,將共和國陸軍的一線常備兵力提高到刃萬。雖然絕對增加值並不大,但是相對增加制卻達到了溉的驚人比例!

長期保持一支規模較小的陸軍,對共和**事力量的影響並不大。

前面提到過,第三次軍事改革的一個主要項目就是在陸軍推行「士官制」即絕大部分技術軍人與大部分戰鬥軍人都是士官,真正的士兵並不多,而且士兵基本上都是軍士。如此一來,共和國陸軍在緊急時期擁有非常驚人的擴張能力。中東戰爭中,共和國陸軍的擴張能力就得到了檢驗。以傷亡較大的第八戰鬥單位來說,在離開戰場的時候,該部隊已經更換了大約三分之二的官兵,補充的新兵中,有大約八成來自練不足的民兵部隊。根據該戰牛單位在戰場上的表現,佔總兵力一半左右的新兵並沒對戰鬥力產生嚴重影響,該戰鬥單位仍然能夠完成絕大部分作戰任務。本站新地址已夏改為:聊胎0脅甩姍敬請光田閱讀!

早在力石年左右。英國的戰略研究所就對共和國陸軍的擴充能力做了評估。按照該研究所發布的評估結果:以保持口成戰鬥力為準,共和國陸軍能夠通過吸收民兵與非常備預備役部隊的方式,在落卜時之內將一線作戰部隊的規模擴充打手倍,達到的萬當時戰略研究所已經將舊萬常備預備役部隊當成了一線作戰部隊;以保持8成戰鬥力為準,共和國陸軍能夠通過徵召退役軍人的方式,在個月之內,共和國陸軍的一線戰鬥部隊將增加到勁萬,並且徵召大約勁萬預備役官兵。

按照「簡氏防務周刊」估計,即美國陸軍的戰鬥力相當於共和國陸軍的溉,美國海軍陸戰隊的戰鬥力相」仁和國陸軍的觸,如果雙方均獲得打手沁萬美國海軍陸戰隊。雖然美國聳局也在中東戰爭后對軍事體製做了調整,提高了士官與低級軍官的比例,並且強化了軍士在基層部隊中的作用,具備了一定的擴張能力,但是美國的動員能力遠不如共和國。根本不可能在戰爭初期獲得兵力優勢。

從某種意義上講,美國在中東戰爭中慘敗,就是因為基礎軍事制度有問題。

也正是如此,在蟲年的軍事改革中,裴承毅格外強調了共和**事動員體制,特別是在編製上下功夫的重要性。按照裴承毅提出的改革方案,與編製相關的改革中,提高非常備預備役部隊的士官比例,加強退役軍人的社會管理成了重頭戲。

具體改革措施中,包括成立專門的預備役士官培刮機構。因為預備役官兵都具有社會身份,都是社會主要勞動力,所以共和國陸軍有義務為預備士官提供更多的補貼,彌補其參加軍事練與軍事培毛所付出的社會代價。按照在後來出台的實施細則,預備士官按照軍銜級別與具體職務,每年能夠從陸軍獲取4萬到舊萬元不等的特別津貼。

按照共和國的《兵役法》,軍人退役之後,根據具體情況,將以預備役官兵的身份為軍隊服務3到年。也就是說,除了年紀特別大的將領與高級軍士之外,其他退役軍人都有預備役身份。可以說,這些人才是預備役的主力與骨毛

針對這一情況,共和國陸軍出台了很多詳細辦法,比如與上百家與陸軍具備採購有關的軍火企業簽署了「退役軍人職業技能委託培與意向就業協議」按照該協議的規定,所有退役軍人都有機會獲得由這些企業提供的再就業培,並且優先獲得從業機會。當然,退役軍人要想獲得這些優厚的福利,就得與共和國陸軍簽署一份非常重要的協議,那就是在正常服役年齡之內,隨時聽從陸軍徵召。

隨著這些改革措施逐步落實,共和國陸軍的兵力問題將不服存在。

正是如此,媽年的時候,「簡氏防務周刊」打破慣例,在當年年底就公布了「比年度全球軍事力量排行榜。」 腹黑總裁:別給姐裝斯文 並且額外介紹了共和**隊。按照該周刊的估計。到2瀝年左右,也就是由裴承毅推行的軍事改革完成了第一階段為期7年的工作,共和國陸軍的實際戰鬥力很有可能是外界估計的到舊倍。根據這一評估結果,「簡氏防務周刊」的出了一個非常驚人的結論,那就是裴承毅推行的軍事改革,不但提高了共和國的軍事實力,還在為世界大戰做準備。

事實上,正是「簡氏房屋周訓」的這個評論,讓「世界大戰」躍然紙上。

到力四隻初,蘭德公司在提交給美國五角大樓的報告中,更是將共和國陸軍戰鬥力的增長速度放在了首要位置上,並且以紅色字體著重標註。按照蘭德公司的預測,到歷年的時候,共和國陸軍的實際戰鬥力大概相當於中東戰爭期間的烈溉,也就是提高大約刃倍。對美國當局來說,這無疑是當頭棒喝。要知道。五角大樓在巧年推出的軍事改革計劃中,對陸軍戰鬥力的要求僅為在歷年的時候到達獺打手凹,也就是提高大約舊倍。由此可見。如果美國當局不加快軍事發展速度,到歷年的時候,美國陸軍的戰鬥力將降低到共和國陸軍的糊以下。淪落為二流陸軍。

對其他幾斤,大國來說,共和國陸軍實力急劇膨脹,絕對不是什麼好事情。

當然,與美國相比,除了俄羅斯之外,其他國家受到的衝擊並不大。不管怎麼說,共和國在2鑼年之後就放棄了擴張性的對外政策,即便在歷年左右,共和國將再次走上對外擴張的道路,也會把重點放在中東地區,而不是全線挑戰美國。

更重要的是,共和國陸軍改革中,最引人矚目的還是裝備改革。

從半島戰爭開始,共和國陸軍就再次走在世界前列,成為左右全球陸軍發展方向的風向標。要知道。僅僅是「輕型化。與「空中化。改草。就足以將全球陸軍分成三六九等。讓俄羅斯這類自詡為陸軍大國的國家在陸軍建設上落後共和國至少舊年。在某些關鍵科技上甚至落後團年。

當共和國陸軍再次在裝備上下功夫的時候,沒人敢懷疑其革命性。

可以說,「簡氏防務周刊」與蘭德公司給予共和國陸軍改革高度評價。一個非常關鍵的因素就是共和國陸軍的裝備改革規模遠遠超過外界預期! 誰能說蘇沐給出來的辦法舉措不行?

要是按照他所說的去做,誰都能想象到絕對能很快便擺平這事。只是要是這麼做的話,是不是有點太過強勢?這樣做會不會引起什麼不必要的麻煩?真的要是將那些計程車司機的怒火給掀起來,後果將不堪設想。要是說他們真的選擇遊行的話,嵐烽市會一下就陷入到尷尬為難境地。

「孫書記,我認為現在必須要快刀斬亂麻,要以雷霆萬鈞之勢這樣做。這些辦法既然是我提出來的,那麼我就會承擔所有後果。」蘇沐眼神堅定執著道。

「這個…」孫如海心底遲疑著。

「蘇市長,外面有消息說,針對楊延宗的事情是栽贓陷害,不知道這事是真的嗎?」陳逸倫忽然問道。

「哼,栽贓陷害?」

蘇沐揚起嘲諷冷笑,看向陳逸倫的眼神多出一種輕蔑:「說真的我感覺很好奇,為什麼陳部長每次遇到這種事的時候,總是不相信咱們的同志是正確的,非要站在對方的立場上想問題。陳部長,要是說咱們市公安戰線上的同志們知道你是這麼說的,你在市委常委會上是這樣公然懷疑他們的辦案能力,你讓他們會如何心寒。」

陳逸倫心弦猛顫。

蘇沐這話說的簡直再狠辣不過,就是這麼輕描淡寫幾句話,就已經將很多事情都說清楚,將一盆天大的髒水潑到他身上。

要是說被公安戰線上的警察們知道自己是懷疑他們的能力,是一直在為楊延宗說話,可想而知陳逸倫以後的地位肯定會一落千丈,在這些警察的眼中絕對會屬於那種根本不會正眼多看的主。

「還有就是咱們現在討論的是計程車罷運事件,不知道陳部長你忽然我問起來楊延宗又是為何?難不成楊部長知道點內幕消息?難道說這次的計程車罷運事件和楊延宗有關係,是和楊家有關係。也就是說和紫荊花集團有關係?真的要是如此的話,我認為咱們應該就這事傳喚楊隆前來問話。」蘇沐繼續窮追猛打。

套上了。

總算是給楊隆套上緊箍咒。

蘇沐暗暗在想不知道有誰會提供話頭,要是說沒有人提出來的話,自己還得想辦法將楊隆給扯進來。沒想到陳逸倫會如此知趣,會給自己這麼好的一個台階上。有這樣的台階在,那蘇沐根本不用多想什麼。還猶豫什麼呢,直接順著而上就好,自己是絕對不能讓陳逸倫的這番「良苦用心」給白白浪費了。

陳逸倫也驟然意識到形勢不對。

我說出來的根本就不是這個意思,你蘇沐怎麼能夠將楊隆牽扯進來?

「夠了,這事不要再說了,蘇市長既然你剛才給出那麼多建議,就按照你說的去做吧,我的要求只有一個,必須在最短時間內將這事平息。絕對不能有任何意外發生。」孫如海咳了一聲冷冷說道。

「好的,孫書記。」蘇沐點頭道。

「散會。」

市委常委會結束后,蘇沐就回到市政府,開始發布一條條命令。依著蘇沐如今對嵐烽市的掌控,想要形成一種威懾效果的話,是很容易就能做到的,沒有誰敢違背他的政令。

更何況誰都知道就計程車罷運事件是絕對不可能長久的,這種明顯是擾亂社會穩定秩序的事情。倘若說他們都附和的話,豈不是反社會?

市委組織部第一時間站出來闢謠。

市交通部門即刻啟動限號政令。所有交警全都上崗。

公交運輸總公司所有司機開動所有車輛全都上街,免費乘坐。

……

面對如此強勢的解決,此刻最為尷尬的是那些計程車公司的老總。這裡面到底是有什麼樣的貓膩,他們比誰都清楚。

每個人全都是從楊隆的秘書徐強達那裡接到的停運命令,他們怎麼能不知道這事就是楊隆在背後安排的。但如今這個怎麼辦?他們全都被市政府一個電話喊過去,而且市政府給出的要求很明確。半小時內不出現的就不必再過來。

「徐秘書你說我們現在怎麼辦?是不去還是過去?」

「就是,市政府肯定是不會輕饒我們,要不我說就讓計程車上街吧?」

「要不我們只出動一半計程車,這樣即便是市政府那邊都沒有辦法找到我們的把柄。」

……

徐強達面對這些老總的求救,在從楊隆那裡要到指令后就漠然道:「你們不必去理會市政府的這道政令。要知道你們又沒有做錯什麼,你們怕個逑啊。難道說車輛的正常檢修誰能指責嗎?至於說到你們賠的錢,我們是會拿出來的。你們到時候全都前來我這裡領取賠償款就成,是一分錢都不會讓你們賠的。」

「好了,都不要再廢話,該怎麼做你們心裡有數,要是得罪楊總的話,後果有多嚴重你們清楚的很。還有就是奉勸你們,管好自己的嘴巴,這事和楊總是沒有任何關係的,懂吧?」

這群計程車公司的老總們真的有種想要罵街的衝動。

不讓我們將楊隆牽扯進來,這意思就是說我們要獨自承擔這事的所有後果。但你楊隆知道嗎?我們很在乎你給的那點賠償款嗎?我們每天的收入都要超過你給的錢,最重要的是你這樣做是在和市政府打擂台,我們即便是再愚蠢都知道你是沒有可能會贏的,為了你的那個惹事精兒子,你就做出這種瘋狂舉動,讓我們給你陪葬,你至於這麼沒有人性嗎?

「老王,你現在在哪裡?市政府那邊你會過去嗎?」

「當然要過去,不過去的話怎麼能行?」

「那我也過去,見招拆招吧。」

和這些動身前往市政府的老總們不同,也有不信邪的,這些人就是完完全全屬於楊家扶植起來的,他們要做的就是無條件的聽從楊隆的命令。不要說只是罷運,就算楊隆讓他們將所有計程車全都砸爛,他們都不會有任何遲疑。

至於說到這麼做的後果會如何,反正有楊隆在後面撐腰,難道說還會波及到他們不成?

市政府市長辦公室。

戚伽抬手看了下手錶,眉宇間閃爍著冷意道:「看來嵐烽市的那些計程車公司老總們是不見棺材不掉淚啊,真的認為咱們不敢對他們動手嗎?簡直就是異想天開的想法,他們是很快就要為這種愚蠢承擔後果。」

「咱們嵐烽市現在有多少計程車公司?」蘇沐平靜問道。

「大大小小的總共有十二家,其中被紫荊花集團以各種名義直接控股的有四家,其餘八家倒是沒有多少和紫荊花集團有直接關係,但要說他們敢不聽楊隆的話倒是假的,他們沒有誰會違背楊隆的話,都會保持著畏懼。畢竟楊隆像是一頭超級大鱷,盤踞在嵐烽市這個海洋中,沒有誰敢隨意挑釁他的權威。」戚伽說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