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0 Comments

不要說汽車了,就連電動車和自行車也是被明令禁止,這裡被當作是一道獨特的風景橫跨在靡落河上。在一個橋欄前面,蘇沐安靜的瞭望著河面,在那裡有個羊皮筏不斷的打轉,滔滔河水則熟視無睹地滾滾而下。

「兒子,要不要停下來歇會?」

「不用,媽,我不累,我推著您,咱們再去那邊轉轉,從這邊過去,到那邊就有一個河灘,我給您在那裡照兩張相,您不是說最喜歡這條靡落河嗎?」

「是啊,我是最喜歡這條河,我和你爸當初就是在這裡認識的。你爸走了有三年,也不知道他在那邊過的好不好?你說以前他走的時候,我天天都能夢到他,但最近我怎麼就夢不著了?他怎麼不託夢給我?是嫌我每次和他見面的時候啰嗦嗎?」

「媽,瞧您說的,我爸怎麼會嫌您啰嗦,要我說肯定是在那邊有事。再說每天晚上您都夢到我爸,每次睡醒后精神都不好,都累得慌,我想肯定是他怕給您累著,所以說才消停兩天的。」

「是這樣嗎?」

「肯定是這樣的。」

「那咱們趕緊去那邊拍照,拍完照今天晚上你爸要是再來夢中的話,我好給他說道說道,說兒子今天請假不上班陪著我轉了靡落河,去了很多以前我和他去過的地方。」

當身後傳來這種溫情對話時,蘇沐緩緩轉身,看到的是一個中年男子推著一個輪椅,上面坐著一個花甲老人,兩個人臉上都浮現出燦爛笑容,就那樣神態安詳,平靜從容的在大橋上緩緩前進。

輪椅漸行漸遠。

但蘇沐在看到這對母子笑容的剎那,心頭的所有陰霾全都轟然消散,遮掩在心中的烏雲化為灰燼,一道閃電般的陽光開始在身體中瀰漫開來。說不上為什麼,他就是感覺現在這種氛圍很好。

平平淡淡,真真切切,生活原來可以這麼美好。(未完待續。。) 「長生?嘖嘖,喈喈。」骷髏嘴裡發出令人恐怖的音符,反正人是發布出來的音符骷髏都給你叫出來了。

林天很想看看這骷髏怎麼能夠發出這麼多的音符的,自己咋就不會?嚇嚇人挺好玩的。

「長生也是你這乳臭未乾的小子可以參悟的?」骷髏聲音急轉,怒道。

「信不信由你,我去找人將這裡的東西先搬回去,對了,你妻兒的魂魄被你關了百十年,你不怕他們靈識變弱?復活了也不認識你了。」林天說道。

「我每隔幾年都會用靈氣灌滿這個墓室,讓他們出來活動的。」骷髏嘎嘎的說道。

「你還挺聰明。」林天笑道。

骷髏無語。

不聰明能成為靈神?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

天長地久。天地所以能長且久者,以其不自生,故能長生。是以聖人後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非以其無私邪!故能成其私。」林天朗聲說道。

「這是什麼意思?」骷髏聲音顫抖的問道。

「你不是很聰明嗎?自己去想。這玩意是要悟的。」林天瞥了撇嘴說道。娘的,我也是沒讀過書的人,你問我我問誰去?

總不能將金鷹決也交給你吧,那可是我的看家本領,交給了你我也別想活了。

看到外面那些死屍的樣子,再看看骷髏將自己妻兒的魂魄攔下,不讓其進入天地循環,就知道是個狠角色了。

說多了反而會引來殺身之禍。

獵愛蠻妻,狂傲總裁勢不可擋 「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哈哈。」骷髏嘎嘎的念著這句話,越念越快,最後大笑不已。

「你,你懂的是什麼意思了?」林天吞了口口水,不會這就參悟了吧。

「意思?明白了。感悟,還沒有。」骷髏愣了一下,說道。

林天擦了擦冷汗,沒有感悟就好。

自己也懂得這意思,只不過沒啥感覺,就感覺像是在放屁。

不過道家的那些人都奉它為經典,應該是有一些道理在裡面的。

懂得意思和感悟了這句話,差距還是很大的,應該說不在一個檔次上。

懂得意思是明白了這句話的解釋,感悟,那就是在這句話中感悟天地了。

林天自覺自己還沒有到達那種感悟天地的境界。

「還好,還好。」林天悻悻的說道。

「你說什麼?」骷髏問道。

「沒什麼,沒什麼。」林天說道「你覺得我說的這些話能值多少銀子?」

「無價。」骷髏神色肅穆的說道。

「恩,這麼說吧,我這裡還有很多,恩,我想和你做筆交易。」林天說道,心裡那個爽。

「你說。」骷髏二話不說立馬答應。

「有個人在你這裡拾取過一根羽毛,你還有嗎?」林天問道。

「哦,有,很多。」骷髏眼珠子在眼眶裡轉了轉。

「靈兒,去將你脫毛掉的那些羽毛都弄來。」骷髏將火靈放了出來,對著火靈說道。

火靈打了個響鼻,轉身跑掉了。

「不對,這傢伙在騙人啊。」林天心想,娘的,火靈渾身充滿了火焰,而且屬於獸類,根本不可能有羽毛,有羽毛也不會是白色的吧,這傢伙看來是有事情在瞞著我。

不一會火靈已經拖著一大堆羽毛跑了出來。

林天忍不住眉毛挑了挑,這麼多的羽毛,不管怎麼說,自己今天大發了。

不管三七二十一,林天將一隻羽毛拿了出來,然後放出自己的肉蛋,擦了擦臉上的冷汗。

丹道宗師 說實話,在骷髏和火靈的注視下,將自己的肉蛋放出來,還真有點羞愧的感覺。『

不過羞愧很快就被興奮取代了。

當林天將一隻羽毛擦進肉蛋的時候,羽毛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色,最後化成了灰灰。

肉蛋也越發的透明,散發出瑩瑩豪光。

林天興奮的有將一隻羽毛插進去。

最後興奮地將十幾隻羽毛都插進去。

嘎嘎,爽極了。

火靈打了個響鼻,低聲怒吼了兩聲才將差點興奮地走火入魔的林天喚醒了過來。

抬頭一看,火靈正以一副防備的眼光看著自己的肉蛋。

骷髏那沒有光彩的眼珠也直盯盯地瞧著林天的肉蛋。

林天急忙將這個被自己曾經認為是廢物的肉蛋抱住。

「我說你們不能對它有什麼歹意,這可是我的護體靈獸,娘的,它要是出了問題,我和你們沒完。」林天怒道。

「吼。」

火靈又是一聲怒吼,一顆火球急劇形成,向著肉蛋打去。

「我靠。」林天急忙閃開,說打就打,還玩真的。

「噗。」火球接觸到肉蛋竟然沒有掀起任何的動靜,直接進入了肉蛋,只不過讓原本是白色的豪光夾雜了一絲紅色。

「噗噗噗噗。」火靈竟像是著了魔一般,將火球噴出打在林天的胡提神蛋上。

蛋蛋發出的豪光已經變成了紅色。

林天在旁邊看的是心中七上八下啊,小心肝跳個不停。

這樣打下去,不知道是火靈靈氣衰竭而死還是自己的神蛋受不了先來個自爆。

「好了,靈兒,停下。」骷髏終於發話了。

火靈憤恨的吐出一顆火球,看著火球沒入蛋內,很不爽的回到骷髏的身邊,但是眼睛還是盯著林天的護體神蛋看。

眼中透漏著憤恨。

林天的小心肝還是跳個不停,剛才火靈就那麼瘋狂的向著自己的護體神蛋吐火球,娘的,差點把自己疼死。

本來以為是個廢物,卻不想剛剛看到了希望,人家神獸卻看著很不爽,只要看到剛才那股瘋狂的樣子,就會知道有多恨了。

不過林天也就納悶了,自己的護體神蛋可是頭一次和神獸火靈見面吧,咋來的這麼大的恨?

骷髏也用他那乾澀的眼球盯著林天看,眼中充滿了憐憫,弄得林天小心肝又暴跳了一陣。

「我說你能不能不用這種眼神看我?」林天強笑道。

「恩。」骷髏點了點頭,不過眼神中還是充滿了憐憫。

林天差點哭了,你倒是給我說說到底咋回事啊,別光只那這種眼光看人家好不好。

雖然哥已經死過了一次,比你膽大了許多。

雖然哥死了還能重生,比你運氣人品好了很多。

雖然哥重生成了貴族少爺,比你生為奴隸要好很多。

雖然哥上過的女人比你多個更多,也不能這麼欺負人吧。

「怎麼回事,我,我的護體靈獸有問題?」林天鬱悶的問道。

「沒有,很好。」骷髏揶揄的說道。

「那你的火靈怎麼好像對它很有敵意的樣子。」林天問道。

「沒有,那是鬧著玩呢。」骷髏打著哈哈說道。

「且,誰信啊。」林天撇了撇嘴說道。

不過看到火靈對自己的神蛋很憤恨的眼神,林天心裡突然很興奮。

這說明自己的護體神蛋很牛-逼啊。

··················

謝謝amor丶逸的打賞。我會努力寫得更爽的。 俗話說的好,國不可一日無君,家不可一日無主。

這在官場中同樣是真理,不要說是像嵐烽市這種正處於邁入城市建設、經濟發展快車道的地級市,即便是任何一個縣級行政單位,甚至只是鄉鎮的某個機構。都不可能容許主官位置長時期懸空。

你說短時間內因為某些特殊原因,或者意外情況,將這個位置暫時留著,這也是無可厚非,但你要是說長時間都這樣懸空,就是絕對不行。更不要說是市委書記,這樣的位置是必須有人來接替。

所以說吳慶亮才會興緻勃勃的謀求這個位置。

所以說西都省內很多人才會盯上這個位置。

有能力有資格有資歷問鼎這個位置的人很多,像是各個地級市的老牌市長,像是省委省政府的正廳級幹部,甚至只要你有足夠的資歷,哪怕行政級別稍微低點都不是說沒有機會問鼎的,比如說像是吳慶亮這樣的副廳級。

我心蕩漾 嵐烽市經濟發展的大趨勢是有目共睹的,是誰都不必懷疑的,倘若說能夠來到這個地方任職,坐上這裡的市委書記位置,沒準在今後真有可能幹完一屆,或者兩屆后就能進入省部級領導行列,有著如此前途一片燦爛的誘惑擺在眼前,誰又能抵擋?

因此整個西都省看似是波瀾不驚,但其實早就暗流涌動。

只是不管這股潮流是如何流動的,都和蘇沐都沒有什麼關係,他是不可能改變和參與到市委書記的任命中,既然只能被動的接受,那就該做什麼去做什麼,做好本職工作就是了。

今天是周六。休息時間。

蘇沐打了個電話給葉錦榮,想要約他出來轉轉,畢竟他來到嵐烽市這麼多天,自己還沒有好好陪過他,怎麼說都算是自己的小舅子,再加上已經洗心革面。重新做人,那自然就需要多多關注。

話說到這裡,就不得不提一下葉家。如今的葉家隨著葉安邦掌權成為家主后,明顯是煥發出來截然不同以往的生機和活力。之前就依附在葉家大旗下的那些人都看到了希望,他們從來就沒有離開過葉家,之所以沒有和葉安定如何親近,是因為不相信他的能力。

但現在則不同,有葉安邦坐鎮的葉家,必然會成為他們堅強的基石。葉家雖然說失去了如地海神針的葉南山,卻換回來蒼天大樹般的葉安邦,陣容不弱反強。

葉家依然為京城一流家族。

誰想蘇沐這邊好心好意的給葉錦榮打電話,那邊卻是毫不猶豫的就給拒絕了,給出的理由還是讓蘇沐無語。

「姐夫,我現在可沒空陪著你閑逛,忙都忙死了,哪裡有那麼多時間揮霍。我現在正在開發全新的監控系統軟體,它將會用在你們市的天網中。你應該相信我的實力,這個新系統保證是比你們現在的要強出老多老多,使用起來會十分便捷方便,而且安全性能很高,在全國甚至是全世界,都沒有多少人能攻破我的天網系統。」

「好了。姐夫,我就不和你多說,今天還要和張韜去轉悠,再有一個星期時間,我就能將你們嵐烽市的情況徹底掌握。到時候不但是你們市區這邊那裡安裝監控設備我會一清二楚。就連門羅樂園和大秦能源的汽車廠我也能稍帶過去。」

葉錦榮就這麼果斷的拒絕蘇沐邀請。

蘇沐能說什麼?難道說你不要工作了?這個工作是蘇沐交給葉錦榮的,他改過自新后能這樣投入進去,蘇沐應該為他感到高興才是,要是還非去阻止的話,會打他的消積極性。

只是這周六蘇沐該做點什麼事呢?

平凡車隊和開闢者車隊的比試是午後進行,蘇沐是肯定會參加的,但現在距離比賽還有幾個小時,總不能閑逛浪費這些時間吧?要不去嵐烽市博物館轉轉?

說到這個博物館,也是有些歷史的,在西都省中都算是有名氣的,因為這家博物館就是以絲綢之路所發現的那些古董文物為基礎辦起來的。真的要是說到藏品之豐富,即便是天州市的博物館都沒有辦法與之相比。

這個或許算是嵐烽市能夠拿得出手的惟一一個文化代表,反正也順路,下午過去看拉力賽,就先去那裡轉轉吧。

說做就做,蘇沐動身去市博物館。

天州市市郊的一處天然垂釣場。

私交不錯的白修明和連同擎正在這裡悠然垂釣,平時沒有多少業餘休閑活動的他們,比較喜歡這種不花錢,不聲張,純自然的消遣。有些不適合在辦公室中的嚴肅話題,單獨聊聊權當做是聽個樂呵也無妨。

「說說吧,你們這些省委常委到底是怎麼想的,難道嵐烽市要一直空著那個位置嗎?」連同擎裝好魚食,放下魚竿,推了推頭上的遮陽帽隨意問道。

「你這話說的,你好歹也是省委組織部的常務副部長,要是談到任命嵐烽市的市委書記,你能不知道嗎?你現在反過來問我,倒是讓我感覺你應該是別有用心,難道說你心中有人選不成?」白修明隨意笑道。

「我就算是有人選又能怎麼樣?難道說這個位置還能預留給我嗎?不可能的,絕對不會。嵐烽市雖然說在咱們西都省一直都是經濟指標排名墊底,倒數第一地級市。但那是以前。依著現在蘇沐在那邊鬧騰出來的動靜,不出意外的話,那裡絕對是一年一個樣,三年大變樣,別說摘掉老么的帽子,就算跨入排頭隊伍,我估計都有可能。」

「有著如此大好形勢在,誰又能忽略,誰又能不在意呢?不要跟我說你也一點想法都沒有?不過你要是不說我差點忘了,據說你和蘇沐的那次見面交流的不錯,借著蘇沐,你可是從盛世騰龍那裡得到了不少好處,而且就連大秦能源也對天州市有所青睞?」連同擎看著一上一下的浮漂,並沒有忙著提竿。這一竿子提上來,很多話就不能再說出來。

「我說你真的是有意思的很,什麼時候你也這麼八卦?」

「我這叫作八卦嗎?這叫做關心領導。」

「好吧,我謝謝你的關心。」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