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5 日 0 Comments

“你覺得我會把屬於自己的東西分出四分之三給別人嗎?就算我是浮竹十四郎那個真正的老好人,也絕對無法接受的。”

“是啊,所以說都是我的錯。”

陽明並沒有被藍染激怒,說話的聲音仍然半死不活的沒有一絲活力:

“自作孽不可活啊!”

陽明嘆息般地說出這句話之後,再次閉上了嘴。

可是,雖然沒有向藍染解釋,可是陽明心裏卻很確定,如果是十四郎處在藍染此時位置的話,也許他會難過、會受傷,可是絕對不會傷害跡部、手冢和京極真。

甚至,就算委曲求全,十四郎也會笑着接受他們三人,就算他的心其實在哭。

只要是爲了自己好的,能夠讓自己高興的,無論什麼事情十四郎都會去做的。

這一點,即使分離了這麼多年、即使已經相隔了一個時空,陽明仍然非常確定。

——爲什麼自己最先愛上的人不是十四郎呢?

這一刻,陽明的心思難得地從那三個因爲自己而死去的少年身上離開了片刻,想到了另外一個對自己忠心耿耿的男人身上。

不知道是看不過陽明那死氣沉沉的樣子,還是心裏另有打算,藍染定定地望了陽明一會兒,臉上的怒意忽然好想沒有出現過一樣,收了個一乾二淨:

“如果讓你用自己的生命去換那三個人類的,你願意嗎,陽明?”

本來低着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的陽明猛地擡起頭來,望着藍染的眼神裏面時毫不掩飾的堅定:

“是的,我願意!”

陽明一字一頓地道,眼神沒有一絲的躲閃,即使是白癡,也看得出來他到底有多麼認真。

“可是那是不可能的不是嗎?”

陽明努力地在藍染的臉上一寸寸掃過,想要找出他說這句話的原因。

是不是,即使上那三個少年並沒有……

一時之間,陽明的心跳快得都要從胸腔裏面蹦出來一樣,等待着藍染的判決。

陽明的回答實在是太過於堅決,一時之間,藍染竟然不知道自己到底因爲陽明太過於在乎那三個人類真的殺了他們,還是高興於因此自己可以用那三個人類少年來換取陽明的妥協。

“既然連生命都可以不要,那麼如果交易的內容換成你的自由呢?”

藍染垂下視線,掩住了眼底的真實情緒:

“這樣,你願不願意呢?”

“你是說,你其實並沒有真的殺了他們是嗎?”

陽明再也掩飾不住心底的激動,他猛地站了起來衝到藍染的面前,雙目灼灼地望着他的眸子,生怕自己忽視了他臉上哪怕最微小的變化:

“你剛纔說他們死了是在騙我,是不是,惣右介?”

大悲大喜之下,陽明根本就顧不上什麼風度,什麼儀態了,在三條活生生的生命面前,一切都可以讓路。

“現在是我在問你問題,而不是你問我。”

相比於陽明的激動,藍染就顯得淡定太多了:

“所以,應該是你先給我答案。”

雖然急於得到跡部、手冢和京極真到底是死是活的回答,可是陽明的理智並沒有完全消失。

所以,就在陽明要脫口而出自己願意的時候,僅存的那一絲理智讓他把那句話收了回來,換成了一個苦笑:

“沒有什麼比他們的生命更加重要的東西,可是人之所以是人而不是動物,不是人有多麼聰明,而是因爲人知道要爲自己的所作所爲負責。

你說,在奪走了他們最寶貴東西的現在,我真的能不給他們絲毫交代,就這麼拋棄他們嗎?

爲了我,他們甚至放下了所有的自尊,決定和其他人共享我了。”

陽明笑得比哭還要難看,自己心底的這種矛盾感情,又該如何處理。

其實藍染的話說到這裏,只要陽明的智商保持在普通人的水準上,他就能聽得出來,其實跡部、手冢和京極真應該沒有事,最起碼沒有生命危險。

藍染也許確實是把他們抓起來控制住了,卻是和原著中的井上一樣,只是爲了自己的其他目的,而不是殺人。

然而,本來應該很生氣的藍染臉上卻突然露出了一個帶着深意的表情:

“如果你其實什麼都沒做,而他們也沒有失去任何東西呢?”

“什麼意思?!”

陽明本來交錯着欣喜和苦澀雙眼立刻呆滯住了,就算現在跡部、手冢和京極真出現在他的面前,也沒有辦法讓陽明這麼驚訝。

藍染的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總裁老公麼麼噠 本來簡簡單單的一句話,在陽明的心裏轉了幾個圈之後,他卻理解不了了。

因爲那句話如果真的就是表面上所表達的那個意思的話,事實真相就太過於驚人了。

即使是藍染,也不會做出這種事情吧。

但是藍染的下一句話,就讓陽明知道了,自己對他的瞭解還是有待提高啊!

“難道你真的以爲我會就那麼讓你一個人呆在現世什麼都不做嗎?”

藍染的雙眸好像黑洞一般,讓陽明自己整個人都要被吸進去的感覺:

“還是你認爲我真的會在你被別人暗算的時候什麼都不做,還揹着我和其他人發生關係嗎?”

雖然沒有明說,可是藍染已經表達地非常清楚了,那就是——

他派人監視着陽明!

而且,實際上陽明並沒有吃掉那三個少年!

“可是……”

陽明下意識地想要辯解,而藍染卻沒有給他這個機會:

“那麼你有自己做了什麼的記憶嗎?” “沒有……”

陽明訥訥地道,大腦中一片混亂。

是的,關於那天晚上的記憶陽明一點都沒有,只是因爲早上醒來的時候那三個少年一副被人狠狠蹂躪過的模樣,加上他們三人異口同聲地都說罪魁禍首是自己,所以陽明一點都沒有懷疑過自己到底做沒做。

如果不是藍染提起的話,陽明這一輩子都不會對此事產生懷疑,因爲他很相信那三個少年,知道他們就算是想要和自己在一起,也不會在那種事情上對自己進行欺騙。

或者說,以那三個少年高傲的自尊來說,他們根本就不會用欺騙的方式來達到和自己廝守一生的目的。

“看來你很相信那三個人類。”

陽明無意中露出對跡部三人的信任明顯讓藍染不高興了。

“是啊,比起讓人難以察覺真正心思的你,我對他們的信任肯定要多得多。”

反正最過分的事情都做過了,陽明也就不在乎在藍染的面前說出自己的真正感覺了。

都說現在的社會不能說實話,陽明的話剛出口他就覺得屋裏的溫度驟然降了下來,好像面前的不是藍染惣右介,而是朽木白哉一樣。

陽明也不知道自己爲什麼會在這個時候想起白哉,這個時機顯然不對。

沒等藍染髮火,陽明毫不停頓地繼續道:

“可是,即使知道你的話不可信,知道你的心思很難猜,當初的我還是毅然決定和你在一起,你說,我是不是有毛病?”

目不轉睛地凝視着藍染的眼睛,陽明的眼底滿是對藍染的深情,當然,也少不了一絲絲苦澀:

“明明我有那麼多更好的選擇,卻偏偏挑了其中難度最大的那個,你能告訴我爲什麼嗎,惣右介?”

陽明這種隱晦的表白顯然取悅了藍染,從屋中快速回暖的溫度就能感覺出來,藍染的心情絕對變好了。

“我不是難度最大的那個,而是條件最好的那個。”

藍染先是很認真地糾正了陽明的錯誤,然後又接着道:

“而且你不用去猜測我的心思,我對你,沒有說過謊話。”

藍染的臉上滿是真誠,這個樣子的他即使是山本總隊長恐怕也會覺得他說的是實話。

可惜的是,藍染面前的不是別人,而是看過死神原著的陽明,即使他知道故事在自己加入之後已經發生了極大的改變。

而且這些人都是真實存在的,不是某部漫畫裏面的二維人物,可是先入爲主這種東西,真的很難改變。

所以,迴應藍染真誠眼神的,是陽明一個很勉強的笑容:

“其實無論你說的是真是假我都已經陷進去了,我都不在乎了你又在糾結些什麼?”

陽明故作無所謂地聳了聳肩:

“現在我想要知道的,是那天晚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如果他們的藥不是我解的話,又是誰!”

說到那個可能存在的“誰”的時候,陽明的聲音裏滿是冰冷的殺意。

在已經把那三個人類少年劃入自己保護圈、納入自己心底重要位置之後,陽明不確定在知道了有人和他們發生了關係之後,自己會不會殺了那個人!

“怎麼,如果他們不乾淨了你就不要他們了是嗎?”

藍染眼底流光一閃:

“看來這倒是一個讓你主動離開他們的好辦法,既方便又不傷人命,還不會傷到我們之間的感情,一舉兩得。”

“如果你真的那麼做的話,我絕對會恨你的,惣右介!”

看藍染的樣子似乎是真的對那個主意很心動的樣子,陽明趕緊強調道,然後在注意到藍染眼底的笑意之後,知道自己受騙了。

是啊,以藍染的頭腦,稍微一轉就是無數的點子,和藍染比邪惡,陽明真的覺得自己是受刺激過大,大腦不正常了。

“那天晚上其實你什麼都沒有做。”

藍染終於說到正題了,陽明的兩隻耳朵都豎了起來,一顆心更是提的高高的聽着藍染的敘述。

“你體內那把妖刀的力量顯然比你知道的,和我想象的要大,在它因爲你失血過多控制了你的身體之後,你體內的春.藥就自動解除了。

那三個人類則被我的鏡花水月催眠了,互相幫着對方用手解決了問題。

正巧這種藥雖然藥效很強,可是隻要發.泄出來就沒有事了,不用非得男女交合,否則我會拎個女人來讓那三個人類解決問題。

至於那三個人類之所以會那麼虛弱、渾身無力,確實是被你吸血之後,失血過多引起的。”

陽明已經不想去責怪藍染竟然派人監視自己這件事了,他定定地望着藍染,覺得自己越來越搞不懂這個男人了。

藍染明顯很討厭背叛,那個時候他明明可以只催眠自己一個人,然後讓跡部三人因爲長時間得不到解決,藥力衝到大腦裏,變成三個白癡。

這樣一來,自己根本就不會知道他曾經在那個時候出現在那裏,而且也絕對不會再多三個戀人。

藍染爲什麼會故意弄成跡部三人好像是被自己吃掉的一樣?難道只是爲了試探自己在感情上的忠誠嗎?

如果真是那樣的話,自己是不是徹底讓他失望了?所以,他纔會在今天把自己帶回虛圈?

可是既然自己的背叛已成事實,他又費什麼勁兒把自己帶到他的城堡裏來,直接給自己一刀不就得了?

一了百了。

難道,藍染是真心喜歡自己,所以纔對自己一忍再忍嗎?

在這種情況下確定了藍染對自己的心意一點都沒有辦法讓陽明感覺到開心,因爲那只是證明自己到底多麼混蛋罷了,只是讓自己心底的內疚更深罷了。

“惣右介……”

陽明剛一開口就被藍染打斷了:

“我不想聽到你對我說‘對不起’,反正現在你已經完全屬於我了,以前的所有事情我都可以當做沒有發生過。”

陽明被藍染的話驚得雙眼瞪得老大,可是沒想到的是藍染後面的話還會讓陽明更加驚訝。

“而且我實際上並沒有派人去抓那三個人類,三隻螻蟻罷了,只要你老老實實待在這裏一天,我就一天不會去碰他們。”

這,這個男人,真的是藍染惣右介嗎?那個霸氣而且唯我獨尊的虛圈之王?

他是不是太過於大度了?

因爲太過於震驚,藍染對自己的威脅在陽明看來反而變得無足輕重起來了,因爲那才符合藍染的真正性格,是那個藍染惣右介能夠做出來的事情。 於是,陽明就這麼在虛圈,在虛夜宮裏住下來了。

藍染親自吩咐屬下給陽明準備了一大堆和自己同款式的“制服”,也是這個時候市丸銀才知道,原來藍染的小情人不是“她”,而是“他”。

——這就是藍染這麼多年不近女色,無論那種類型的女性死神都無法虜獲其心的真正理由嗎?

在想着向藍染復仇的同時,市丸銀也不小心地八卦了那麼一下。

在藍染的吩咐下,陽明在虛夜宮住的是最好的寢室,吃的是最好的食物,享受的是最高級的服侍。

甚至藍染根本就不限制陽明的行動自由,整個虛夜宮、整個虛圈,陽明想去哪裏就去哪裏。

當然,出入出去的話,爲了他的安全,藍染派了一名破面跟隨着陽明,不是爲了監視,只是爲了保護。

可是,這並不能讓陽明多麼愉快。

整個虛圈一片蒼涼,沒有紅花綠樹,沒有高樓大廈,沒有行人如織。

沒有猥瑣卻讓人安心的一心爸爸,沒有別扭卻很可愛的夏梨,沒有明明身爲哥哥卻暗戀着自己的一護,沒有熟悉的同學,沒有愛着自己的那三個少年,沒有小龍沒有喜助沒有戈薇……

除了藍染之外,整個虛圈裏面沒有自己熟悉的人事物。

就算那些十刃之流陽明曾經在書上、在電視上見過,可是眼前的這些早就不是被創造出來的死物了,他們是活生生的存在着的,和自己在同一個世界裏面。

這樣的他們,對於陽明來說,都只是陌生人,不,是陌生破面,他們瞧不起陽明這個人類,陽明也沒有和他們交流的欲.望,除了藍染沒有公務的時候過來陪陽明聊聊天,陽明整天地待在屋子裏無所事事。

這還不是陽明最無法忍受的,畢竟藍染爲了怕陽明無聊,差不多搬了整個圖書館到陽明所住的地方,他甚至還讓屬下想辦法拉了根網線進來,讓陽明可以上網。

讓陽明最無法忍受的是,因爲自己的失蹤,現世那邊很多人都在忍受着煎熬,或者爲了解救自己在做着準備,自己卻只能呆在虛圈裏什麼都不能做。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