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31 日 0 Comments

這般在意的反應,看的葉蒼心底暗笑,擔心顧慮也已消失:「她…可能不怎麼好!要是…你想知道的話,就想辦法去到隱島,在那上面我會告訴你!」

「不怎麼好!?」藍星很想說不會的,但對方說出小月名字,也就有可能是真的!

『他對自己說出小月名字,那就是知道我與她有關係,是因為我的緣故嗎!?』藍星沒辦法不這麼想,他覺得二林與張伯…都是因為自己才會出事的。

葉蒼沒有繼續告知的打算,已經開始轉身離開房內,走到房門時才停下緩聲說道:「如果你不想知道,我也不會勉強!那就可能需要你親自去南嶺了解,不過恐怕到那時…你的時間可能不太夠!」

面對沒再說話的藍星,葉蒼也不忘好心提議道:「若是想去隱島的話,想必翼島跟龍島會幫你的!」

滴…場景重回。

「把你的劍收起來!」龍戩的這句話,將藍星的思緒拉回,看到的畫面是龍戩指示著影魂身後的長劍。

「隱島上到處都瀰漫著雷電,武器那些容易招來雷擊,所以還是收起為好!」

隨著龍戩解釋完,影魂也是收起長劍,龍玲聽完倒是覺得奇怪:「哥,你怎麼知道的?」

龍戩頓時面露苦笑,照顧其他人沒問題,背記知識可就:「小妹,你是不知道啊!雷爺爺怕我不知道哪些材料有用,前幾天都讓我不斷的記住那些內容!」

看到大哥為難模樣,龍玲也是暗自偷笑,這時她也注意到藍星的異樣:「天星,你在想什麼呢?」

「我?沒…沒什麼!我在想……」想著怎樣應付過去的藍星,看到隱島上面的情形,也就靈機一動:「我在想…島上怎麼沒有植被的?」

「植被?」經藍星這麼一提,龍玲也是注意到,整個隱島都光禿禿的,完全沒有絲毫植被痕迹。

「這個?我知道!」龍戩這時候發覺被逼著記住那些東西,也還是有用處的,看來沒白背啊!「雷爺爺說因為雷擊的關係,只有山洞、石縫這類地方才會有植物,那些往往都是極其珍貴的材料!」

這時龍戩發現即將靠近隱島,也就大聲提醒道:「好了!待會登島后,可要注意周圍情況;雖然外圍沒什麼危險,但雷擊襲來時還是要防禦的。」

身處船體最後的影魂,顯然知道藍星剛才所想的…肯定不是什麼植被問題!看向藍星的眼神逐漸奇怪起來,好像已經能猜到他登島後會做些什麼。除了這個外,影魂對越來越近的隱島,也是有種莫名的怪異感。

滴…場景變換。

在這片淺灘停船后,影魂踏上隱島土地,就發覺體內的興奮感,好似已經壓抑不住的湧現!不自覺的就注意起遠處的石塊,總感覺好像有些不同尋常。

『茲…!』當靠近那顆石塊時,有道輕微的閃電連接到影魂右手,整個食指瞬間感到發麻。

「那是…雷石!?」龍戩的聲音突然傳來:「大家注意不要靠太近,那是隱島特有的石頭,會散發輕微的雷擊!雖然帶出隱島后,蘊含的雷力會逐漸散失,但也是不可多得的……」

龍戩還沒說完,就看到驚異畫面,影魂像是完全沒聽到勸告般,自顧自的拿起那塊雷石。

『茲茲…!』

整塊雷石在影魂手中,不斷的散發著輕微雷擊,龍戩見狀立即想出聲提醒:雖然這樣的輕微雷擊,運用武氣可以輕鬆抵禦,但是用手直接拿取,與保管不妥善同樣,都會使雷石效用極快消失的。

『唰…!』有道耀眼白光在影魂手中閃現,而閃現過後那塊雷石四裂開來,不再有閃電散發而出。

「這…?」龍戩也是首次登島,對於剛才奇異的畫面,只能想到效用消失的快速。不過影魂事後卻是奇怪的看著右手,像是有什麼想不明白般!

「雷石的搜集需要……」龍戩講述著注意事項時,旁邊的龍玲突然發出驚呼:「天…天星…不見了!?」

影魂聞言立即環顧四周,果然沒看到藍星的身影,不由得暗道他是想獨自去見那傢伙。隨即甩掉手中的碎石,沒管另兩人驚異的目光,直接離開了這裡……

「哥!我們…我們怎麼辦?」發出詢問的龍玲,感覺意外的同時還有些不明所以。

「我…!」龍戩本想說自己可以很快追上他們,但是又不放心龍玲獨自一人,也就改口道:「我們…也往那邊去吧!看看怎麼回事,隱島…也不是沒有危險的!」

動身前龍戩回頭望著滿地的雷石,他也沒想過剛登島就發生意外。

現在想起雷泰老人出發前的叮囑,看來照看任務沒有所想的那般簡單啊…… 藍星好不容易來到翼島,本打算隱瞞自身的行蹤。但這個想法被影魂的突然出現,完全的給破壞掉。

當準備走出插手時,藍星就意識到可能會有麻煩,只是沒想到小月會牽扯進來。葉蒼那天下午突然會見離開后,感覺心情很難平靜下來,腦海中縈繞的念頭就是:小月她…她出事了嗎?

藍星很快就發現,再怎樣擔心也無用,現在正如葉蒼所說,他若是不告知的話,自己根本無法得知!

葉蒼的目的無非就是想打聽自身秘密,藍星很清楚這點,也很想說服自己這個人不可信,可就是做不到!

『中州的子弟前來告知小月名字,不可能是他親自調查出來的,唯一的可能…只能是小月她…做了與自己有關的事!?』

結合著如今的情況,藍星發現好像沒有別的解釋,不然再怎麼調查,自己與小月的關係…也只是普通的學員關係。

「小月你…?謝天雲沒把我的話傳給你嗎?可惡!」聯想到小月可能做了些什麼,很難不聯想到天聖山會無法得知!

「若是天聖山認為自己與小月的關係非比尋常,那肯定…是出事了的!?」思緒順著捋到這裡,藍星突然有冷的感覺。

雙拳緊握,牙關緊咬,心中後悔又不甘……

葉蒼顯然是在算計著什麼,但藍星發現管不了那麼多,只能照他說的去做了,自己是不可能對於小月的消息…不聞不問的!

「決定了!去問下龍玲學姐,看她能幫我去隱島嗎?」藍星放棄自身休息,很快前往尋找龍玲。不過在他離開這座庭院后,有道身影從房頂上閃下來,只見他眼中浮現疑惑神色,最後跟隨著離開……

滴…場景變換。

在隱島上重新見到葉蒼與公孫楊,藍星有些明白他們為什麼要選在這裡,在翼島應該是有著忌憚與顧慮。

不過…藍星倒覺得他們太麻煩,直接翼島上講清楚就好了,自己已經打算交出聚靈功法!就算沒有得到實質性消息,還更希望會是這樣無事的結果!

『第二狀態總共使用過三次,結果就把自身搞成這樣!』藍星覺得以後不管有沒有機會,都不會再想著動用了。至於葉蒼他們會不會相信功法的殘缺性,可就沒再考慮這方面問題,藍星現在只想得知小月的情況。

三個相互結合過的秘紋,安靜存放在儲物戒中,藍星也不記得自己上次看到它們是什麼時候。

緩慢拿出,手握秘紋,藍光依舊,奇異如常,接著藍星說道:「說出是怎麼回事!它…就交給你們,秘密都在裡邊!」

葉蒼與公孫楊看到那樣的奇異東西,彼此對視后都能發現其中的驚喜之意,那東西單看外表就感覺的到並非凡物。

葉蒼更是沒想到事情會如此順利,先前都已經讓公孫楊確保會出手。不過這時他也不敢大意,眼神示意身旁的公孫楊,暗示不對勁就攔截下來。

「夜月!」葉蒼面露回憶之色,緩緩說來:「其實具體情況我也不清楚,不過天聖山方面有放出傳言:因為你的事情,她獨自去到天聖山,不料卻被囚禁在那!」

「囚禁!?」藍星很想告訴自己聽錯了,小月是沒有那樣做的!

「那消息經過大肆宣揚,南嶺方面的所有勢力,幾乎都已經得知。想必天聖山是想引你出來,不過你卻遲遲沒有露面。不少人都猜測…你已經不小心死掉,亦或是懦弱的不敢出來!」

「呵!」葉蒼突然面露微笑,感覺事情很有趣般:「這有誰能想到,你竟然來到東海,而且還……」話語到此,瞬間神色一斂,話鋒一轉:「事情就是這樣,想必對你有幫助,那麼…把它交出來吧!」

公孫楊得到眼神示意,也明白過來那出頭小子若是不交,自己到時就要出手,已經事先商量好的!可讓他意外的是,出頭小子很配合!

『小月你…?為什麼、為什麼我現在才知道!』藍星自責的想到,很難說服聽到的是假消息!

『如果真是這樣,自己又沒出面,那麼小月她…很可能……不…不會的!』

『如果當初沒有……或者那晚……小月你…千萬不能有事!我這就…回南嶺找你!我寧願…是自己出事!』

藍星看著手中秘紋,眼神逐漸複雜起來:正是因為這個,自己與沈天才會爆發衝突;也是因為這個,如今才會遭受經脈損傷……

已經忘記聚靈功法曾在危急中救過自己,藍星現在只想到它帶來的許多麻煩:「我這就把它…交給你們!」

隨著內心的決定,將秘紋順勢扔出!

藍星現在已經決定待會就坐船回翼島,然後留下消息通知姜晨,接著坐船回到東海陸地,最後重回南嶺去找小月,只希望一切都還來得及!

葉蒼驚喜的看著散發藍光的秘紋,此刻正在半空中不斷飛舞而來,正想接住時怎料它猛然改變方向。

『茲茲…!』

『咣當…!』

藍星的注意力沒有全部放在秘紋上,所以察覺到讓秘紋改變方向的東西,不禁疑惑浮現:那是…劍氣嗎!?

身後剛才傳來茲茲聲,藍星立即回頭望去,影魂赫然出現在那!只見他的整個右手無力垂下,地上是龍戩先前讓收起來的長劍。

很明顯剛才那道劍氣是影魂發出,而那茲茲聲就應該是武器引來的雷擊。

「你以為…東西交出去,他們就會…讓你離開嗎?」影魂的冷聲傳來,對於藍星剛才『示弱』的行為,本能的感到不屑!

經影魂這麼一說,藍星也猛然反應過來:若是他們發現功法是殘缺的,說不定真的不會讓自己離開,而是要交出剩下的部分!

「你說的…沒錯!」藍星已經不擔心離開問題,因為影魂已經出現在這:「你的手…沒事吧?」

聽到詢問的影魂,直接將手抬起轉圈,像是在無聲的回答!接著看向遠處地上的秘紋,對藍星出聲詢問道:「需要我…搶回來嗎?」

聽到這話的藍星,驚異的看向影魂:他會詢問是否幫忙?印象中還真沒見過!

此刻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浮現,因為影魂那絲毫沒有壓低的聲音,藍星很確定對方兩人有聽到。

葉蒼這時也從影魂的突現中反應過來,立即就出聲高喊道:「公孫楊!攔著他們,我先把東西拿到手!」

在影魂疑惑的目光中,藍星默默的看著葉蒼拿到秘紋,接著轉向影魂說道:「我們走吧!那東西已經不重要,接下來我要離開隱島!你呢?繼續留在島上嗎?」

影魂聽到問話后,扭頭看向隱島中心,眼中再次浮現奇怪,最後卻說出兩字:「離開!」

若是雷泰老人得知龍島的兩個名額,他們進入隱島不到半個時辰就想著離開,而且還沒有搜集任何的材料,不知…會不會後悔當初的同意!

目送藍星與影魂的離開,公孫楊真的感覺鬆口氣。隱島上可是明令禁止毆鬥,而且若是真的打起來,也不覺得自己有多大勝算。

回頭看向葉蒼,發現他緊閉雙眼。正想詢問那奇異之物為何時,卻看到他臉色難看的說道:「這功法…是殘缺的!」

葉蒼立即向著某個方向動身,同時催促公孫楊道:「我們先追!那功法雖然沒有具體驗證,但想必是天階功法無疑!」

「沒想到…那小子竟然留了一手!真是小看他了!」葉蒼這時也為自己的疏忽感到大意:只想過對方說與不說出秘密的兩個可能,不說的話還可以通過武力脅迫解決。

『竟然…沒考慮到對方只說出一半秘密的可能!真是大意啊!』

聽到葉蒼那樣的話語,公孫楊也是明白過來,看來待會戰鬥是在所難免。

追擊的同時,葉蒼也在分析著情況:「公孫楊!另外的那小子,想必只是擅長用劍!剛才你也看到,在這樣的情形,他還選擇使用武器,想必沒有其他選擇!所以你對上他,在這隱島還是有優勢的,另外記住不能給他蓄招的時間。」

「關於那小子!他的情況我多少打聽到些,若是他完好全力的話,我是沒有勝算的,不過現在……你放心,我必定會把剩餘的部分弄到!」

說完彼此的分配后,看到公孫楊沒有異議,葉蒼也就知道,他暫時不會向自己索要殘缺功法,便不動聲色的就收了起來。

『能從南嶺來到東海,肯定也是不簡單的,但你也別太小看我!哼!關於夜月的消息,我也是有留手的!』

滴…時間推進,場景變換。

遠離隱島海域上的那幾艘航船,上面的不少人都清楚,接下來的這些天會有些無聊。

然而…異變很快的發生了!

虛空中的劇烈變動,讓王級以上強者第一時間感受到!他們紛紛御空查看,卻看到整個隱島周圍不斷的變動、震蕩!

晴空下的雷電交加像是變本加厲般,給人的感覺不再是怪異,取而代之的是驚恐!這異象…是隱島出現與消失時才會有!怎麼出現不到一個時辰,隱島就要重歸消失了?

此刻隱島上面可是有著六方極具天賦的年輕勢力子弟,若是他們隨之消失,後果絕對難以想象!各方的強者意識到情況嚴重后,都想第一時間出手營救出自家子弟。

可惜一切都已太遲,最後只能目送強烈白光閃現后,整座隱島如憑空出現那時…消失了!

片刻后海域重歸平靜,像是什麼都沒發生過…… 周圍朦朧恍惚,不知身在何處;不管走向哪裡,都不會有盡頭……

在這虛無的空間中,突然響起熟識聲音:「天星!我知道你沒死!」

藍星聞言大驚,努力四處搜尋,終於看到朦朧身影,不確定的問道:「小月,是你嗎?」

身影沒有回答,而是急聲說道:「天星!這裡很危險,不要來找我!」隨著這道話音落下,『小月』的身影逐漸遠離。

藍星想要追上去,可發覺不管怎麼跑,都追不上那道身影,最後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小月』被黑暗吞沒!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