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3 日 0 Comments

“哥哥,這並不是我突然決定的,很久以前我就想了,只不過父親說我修爲不夠,不准我出去罷了,我閉門修煉,也不過是爲了達到父親的標準。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許多東西只要你去親身經歷了纔會明白,所以我決定自己一個人去,和你在一起難免有依靠,這樣就達不到我的目的了。”這幾日大家都來問紫薷宸這個問題,她也回答了無數遍。

起初她也認爲自己也許只是和父親賭氣,不過經過一年的修煉,她最後得到的答案就是,她需要去外面走出一條屬於自己的路,在家裏不管她如何修煉終究是個在父母庇護下的孩子,要想成長只有出門歷練。

聽,紫薷宸這樣說,紫軒翰嘆了一口氣,“唉,你就好了,你可以隨意做你想做的事情,我就只能在這裏,我也想出去可是身不由己,如果當初不如宮就好了。”

聽到哥哥這樣說,紫薷宸笑道,“哥哥,你真是的,當初是你和父親說你要進宮的,現在又來後悔,世上可沒有兩全其美的好事,你選擇入宮就註定失去了自由,在等兩年,等三皇子成年你就可以不用入宮了。”

“那也還要兩年時間,真羨慕你。”紫軒翰嘆息道。

“哥哥,其實你不來找我,我也回去找你呢,我要走還要麻煩你些事情呢。”紫薷宸正打算去找哥哥沒想到哥哥先來了,正好不用自己多跑一趟。

“咦?你要我幹嘛?該不會幫你養這隻懶狐狸吧。這個不是應該去找凌瀟嗎,我可不幹。” 玉佩良緣 紫軒翰看了看趴着曬太陽的小狸,這傢伙真的很懶。

“不是啦,這次我也要帶小狸出去的,她這麼懶,也該帶她去減減肥了。我有個朋友,我每週有空就去教他練武,指導他修煉,現在我要走了,就只能將他託付給你了,以後你每週回家幫我教教他唄。”紫薷宸說道。

“呵,你倒是什麼時候認識了一個朋友,還教他練武,什麼時候的事,我竟然都不知道呢。”聽說紫薷宸有個朋友,紫軒翰也起了興趣,妹妹這個朋友他倒是第一次知道,他也很好奇妹妹的朋友是什麼人。

聽哥哥問道,紫薷宸笑道,“認識好久了,大概有四年了,我剛認識他的時候他還是個路邊行乞的小孩,現在都到練氣圓滿了,所以需要你照顧他一下,畢竟突破這種事不是他一個人可以做的。”

聽紫薷宸這樣說,紫軒翰微微有些吃驚,用四年時間就能修煉到練氣圓滿,不得不說這是一個天才,對於這樣的人,他更有興趣了,迫不及待的說道,“竟然還是個人才,既然如此快帶我去認識認識吧。”

“哥哥,不急,他要到晚上纔有空呢,我們下午吃過飯後再去找他吧。”看着哥哥迫不及待的樣子,紫薷宸笑着說。

“好,那我們晚飯後一起去!”約好時間後紫軒翰就回去了。 八十七章 離別

晚飯後,紫薷宸和紫軒翰來到醫館,紫軒翰心想這不是青木堂的據點。妹妹人事的什麼人,竟然會住在這裏?

紫薷宸輕車熟路走進後堂,商燁正在練功,“商燁,我帶我哥哥來見你了。”

見到紫薷宸來了,他收起幻氣,經過四年的修煉,他已經不是當初那個面黃肌瘦的少年了,長時間的練武讓他精壯不少,可看起來依舊是瘦瘦弱弱的樣子。

商惜也在一旁看哥哥練武,商惜也嘗試過修煉,可是身子骨太差,不適合修煉,也就放棄了。不能修煉的商惜不想作爲哥哥的負擔,就想學一些武功,可是商燁以妹妹身體太差不適合練武拒絕了她,奈何商惜太過執拗,鐵了心的要練武,最後商燁只得退步,不過他只同意商惜練些輕功,能保命就好。

“紫少,你來了!”商惜看到紫薷宸,開開心心的跑來,不過在看到紫薷宸身旁的紫軒翰時有點意外,“這是?”

紫軒翰看着跑到妹妹面前,卻停住腳步的小女孩,穿着藥童的青布小衫,扎着兩個羊角髻,清清瘦瘦的模樣。

“商惜這是我的哥哥,紫軒翰,以後我要出遠門,不能經常來看你們了,所以以後教你們練武的事就要由我哥哥負責了。”

商惜對着紫軒翰笑笑,算是打了招呼,商燁卻滿目震驚的盯着紫薷宸和紫軒翰,“你……你是他哥哥!那他……他是你妹妹?”

望着目瞪口呆的商燁,紫軒翰有些不知所措,“是啊,有問題嗎?”

“天吶,紫薷宸,你竟然是個女的,認識你這麼久我竟然才知道你是個女的!”面對這突如其來的打擊,商燁有些語無倫次。紫薷宸一直以來都是以男裝示人,再加上紫薷宸一直都練着屏蔽氣息的功法,他根本不知道紫薷宸是個女的,他知道紫將軍有一子兩女,所以從來沒有想過紫薷宸是紫將軍的女兒,今天竟然第一次知道她是個女孩子。天吶,第一次救下他,並幫助他的竟然是個女孩子,這真的讓他有些無法接受,儘管他不得不承認他不如眼前的這個女孩子。

這下輪到紫薷宸尷尬了,的確她是個女孩子,可是這有什麼值得大驚小怪的,“呃,我是女孩子,有問題嗎?”

商燁也被紫薷宸的問題問住了,的確,紫薷宸是女孩子也沒有什麼奇怪的,“沒……沒問題,因爲你一直沒說,所以突然知道你是女孩子,有些太突然了,一時接受不了。”

“我以爲我是女孩子有什麼不對呢,你都沒問過我,掌櫃的他們都知道我是女孩子,我以爲你知道呢!不就是知道我是女孩子嘛,有什麼大驚小怪的,真是的。”紫薷宸以爲她是女孩子有什麼錯呢,原來不過是讓商燁有些吃驚。

聽清楚事情的原委的紫軒翰,倒是覺得頗有些可笑,“你們兩個,一個不說,一個不問,要是今天我不來,你是不是一直都要認爲妹妹是個男孩子,不過我妹妹一直都是個假小子,你會當她是男孩子也沒有什麼意外。”

倒是商惜很快接受了這個事實,“薷宸姐姐,既然你是女孩子,那我以後是不是要叫你紫姐姐,叫這個軒翰哥哥紫少了?”

紫薷宸颳了刮商惜的鼻子,“不,你還是叫我紫少好聽,至於我哥哥你就隨意叫,反正不能叫他紫少,紫少是我一個人的稱呼。還有外面那羣孩子,你們都要叫我紫少。”這幾年商燁和紫薷宸總是接濟一些流浪小孩,有空的時候商燁就教他們練武,商惜也會經常給他們看病,或者給他們一些治療跌打損傷的藥,紫薷宸偶爾來教他們讀書識字。因爲紫薷宸身份特殊,所以大家都喊紫薷宸爲紫少,紫薷宸也很喜歡這個稱呼。

“薷宸,你怎麼外面還有一羣孩子?你這是當媽了嗎?”聽到紫薷宸說外面的一羣孩子,紫軒翰怎麼吃了一驚。

紫薷宸給哥哥解釋了一番,這下紫軒翰是真的後悔了,明明就是來見朋友的,順便幫紫薷宸照顧一下,怎麼現在覺得紫薷宸是找他來託孤的,這都快趕上一個流浪兒收容所了。不過這些流浪兒也挺可憐的,既然妹妹都這樣幫助他們了,作爲哥哥又怎麼能不出一份力呢。

當即便拍着胸脯保證道,“妹妹,你放心的走吧,我會經常過來照顧他們的,一定不讓他們受到傷害。”

見過商家兄妹後,紫薷宸又和哥哥一起去見了那羣流浪兒,這纔算了了一樁心事。

“哥哥,有你照顧他們我就放心了,你一定要照顧好他們。其實也不需要你做什麼,你就每週來指導一下商燁修煉,商燁其實還是很聰明的,而且人又非常努力,要說起努力,我們倆都不如他呢。不過你有時候還需要出點銀子,給那些流浪兒買點衣服和吃的,不過你放心,錢你記着,我回來就還你。”紫薷宸不放心他們,又和哥哥交待着。

“哎呀,感覺你就像個老媽子,我知道了,我會照顧好他們的,錢你也不用擔心,我的月銀比你多些,照顧他們是沒問題的。倒是三皇子和表哥他們,你要走了,不打算和他們道別嗎?”紫軒翰經常帶紫薷宸和他們一起逛茶館,所以他們倒算是紫薷宸爲數不多的朋友了,儘管她和秦莫白總是鬥嘴,但那也是秦莫白和她找事。

經哥哥一說,紫薷宸倒是想起來,自己還沒和表哥他們道別呢,“可以叫表哥他們明天一起出來喝茶,就當是告別了,三皇子他們在宮裏也不方便出來,就算了吧,等我下次回來再聚吧。”

想了想,紫薷宸說的也有道理,就是不知道這丫頭什麼時候回來。不管了,明天先去送帖子,約表哥他們出來。

“薷宸,你就這麼就走了,真是可惜,我過段時間也要去參軍了,以後再見你一面就困難了。”趙逸坤喝着茶,看着紫薷宸悠悠的說着。

“表哥,你要去參軍?怎麼沒聽你說過!”突然聽到趙逸坤要去參軍,不僅紫薷宸,就連其他人也是吃驚萬分。

“對啊,哥,你什麼時候打算去參軍,怎麼也不和我說一聲,我兩一起也好有個照應啊。”作爲親弟弟的趙逸倫也是第一次聽哥哥說要去參軍。

趙逸坤喝了一口茶,解釋道,“我讀書不如逸倫,武功不如軒翰,在京城最多靠父親的名聲謀個禁衛軍。做個禁衛軍雖說衣食無憂,但是沒有軍功在身,只憑借父輩的功勳,我也難以有更好的發展。所以我想思來想去也只能去參軍了,在軍隊裏磨鍊一番,看能不能闖出一番成就。”

仔細想想,表哥今年也十六歲了,再過幾年就可以入朝爲官了,如果沒有什麼意外的話,的確只能在禁衛軍謀職,最多也就是個中郎將,可是去參軍也不是唯一的辦法啊,“表哥,現在邊境太平,青玄久久不見用兵,你就算去參軍也無軍功傍身,還不如就在京城做個禁軍呢。”紫軒翰如是說。

“好男兒就應該征戰沙場,在這京城有什麼好的,幾百年來青玄從沒有過放棄侵佔我飄幻大陸,這十幾年來因爲姑父立界一役,青玄偃旗息鼓,雖說沒對我飄幻大陸用兵,但是青玄一日不除,我等怎能放鬆警惕!”趙逸坤這話說的倒是擲地有聲,聽的紫薷宸連連點頭。

“表哥,就衝你這話,我以茶代酒敬你一杯,你有如此見識,以後一定是一員猛將,我先祝你前程似錦!”說着紫薷宸端起茶杯一飲而盡。

“好妹子,我一定會像我們的父親一樣誓死守護飄幻大陸的!來!喝!”趙逸坤也端起茶杯,朝着紫薷宸一飲而盡。

“哥哥,既然你要去參軍,打仗的事我不感興趣,我就當個參謀,到時候哥哥你在在保家衛國,我就在內爲你出謀劃策,我們兄弟聯手,其利斷金!”趙逸倫一向是唯哥哥馬首是瞻,哥哥要去參軍自己當然不能落了下風。

唯有紫軒翰滿目憂傷,一副永無出頭之日的怨婦樣,“哎,你們都有自己要做的事,就只有我身不由己,只能乖乖的陪三皇子每日之乎者也,還真是羨慕你們。”

一直沒有說話的紫凌瀟勸到,“哥哥,你今年不過十三歲,就算不去做侍讀你也只能在家讀書,等過兩年就算你不樂意,父親也不會叫你遊手好閒的,你有什麼好着急呢?”

“妹妹說的對,我們還年輕,這個天下遲早是我們年輕人的天下,到時候還不是天高任鳥飛,海闊憑魚躍,現在又有什麼值得着急的!”趙逸倫接着紫凌瀟的話說道,這個小表妹,武功一般,說話做事倒是不失世家風範,頗有遠見。

“你們說的都對!以後大家個憑本事,看誰能先在這飄幻大陸闖出一番名聲!來!讓我們一起爲了我們的未來乾一杯!”趙逸坤年紀最大,也最是豪邁說完舉起茶杯,看向一羣弟弟妹妹。

幾人聞言也紛紛舉起茶杯,異口同聲道,“乾杯!” 八十八章 蓮母瀑布

和衆人道別後紫薷宸騎着馬,向城外走去,這是她第一次一人上路,她的心情有點坎坷,又有些期待,這一路等待她的將會是什麼呢?

再說紫軒翰,當他進宮將紫薷宸遠遊的事告訴秦莫白和秦莫桐時,並傳達了紫薷宸的歉意,說等下次紫薷宸回來一定向他們道歉。一向無話的秦莫桐只是點點頭就算知道了,倒是一向和紫薷宸不對盤的秦莫白顯得有些不開心,“她就這麼一聲不吭的走了?”

紫薷宸本打算直接帶小狸去看看她父母,但是白澤卻說,先去若河之源看看,據說那裏有個蓮母瀑布,煞是好看,而且也是順路,去看完瀑布沿着森林就可以到小狸的老家了,也不算繞路。紫薷宸對此並無異議,反正這也在她的計劃內,只不過她計劃裏蓮母瀑布是最後一站,現在不過將日程提前了。

一人一狐快馬加鞭不過一日功夫就來到了蓮母瀑布。相傳有一株蓮花在瀑布下修煉得道,得道成仙后的蓮花並沒有離開這裏,反而化身爲人,在瀑布旁開了一間藥廬,自詡蓮醫在此行醫佈道。她最擅長婦科,因此許多婦人前來看病,久而久之不知怎的大家竟相傳她爲送子觀音分身,紛紛前來求子,後來她羽化飛昇,人們爲了紀念她,便稱這裏爲蓮母瀑布。

蓮母瀑布在密林的最深處,走進密林,兩旁的樹木鬱鬱蔥蔥,傳來時不時的鳥鳴,紫薷宸尋着水聲來到了瀑布旁。瀑布下方是一處深不見底的水潭,水潭四周都是大小不一的岩石,遠處有一株楓樹,枝頭只有一絲紅葉在思念,天邊唯有一抹煙雲在遐想。澗頭的水簾似天庭之玉液,伴着清風飄落澗間。紫薷宸踮着腳走在凹凸不平的岩石上。終於,她發現了一塊離水面最近的石頭,伸手就能碰到那翻騰着的小浪花,於是,她走過去,拎起褲角,小心翼翼地蹲下,凝視着水面,細細的端詳起它來。水面粼粼爍爍,晶晶亮亮,萬千的浪尖,銀箔似地搖着,金鈴似地碰着笛韻笙音,滿瀑布裏飛揚着,籠罩着。紫薷宸把手插進水中,一股透人心脾的清涼,她鞠了一捧水,嚐了嚐,滿口甘甜。俯視水底那圓溜溜的鵝卵石,頓時感覺瀑布就像是一塊流動的水晶,濺起的浪花就像是一朵朵細小的白梅,晶瑩而多芒,微雨似的紛紛落着,輕風起來時,點點隨風飄散,偶爾有幾點送入懷中,便嗖地鑽了進去,再也尋不着它了。

再看瀑布,只見萬條洶涌的銀甲巨龍直衝而下,翻滾着,奔涌着,升騰着。霎時,“譁”一聲撞到岩石上,飛磷散甲,濺起千朵銀花,如煙、如雨、如霧、如塵……

好似萬隻巨龍破天狂吼,怒號着,呼嘯着,如千軍萬馬,如雷鳴電閃,如虎嘯獅吼,如風捲殘雲,氣勢磅礴,真可謂“飛流之下三千尺,疑是銀河落九天啊!”

前面的水流落入深澗,後面的水流接踵而至,不顧一切地衝下來,便飛花濺玉般灑滿山澗。濺出來的水細如煙塵,瀰漫餘空氣之中,山間在濛濛水霧裏顯得隱隱約約。

“嘩啦――嘩啦”,又是萬條巨龍俯衝而下,它們像是在百米衝刺,互不相讓,你追我趕,唯恐落後。五十米,巨龍們爭分奪秒,虎視耽耽。三十米,二十米,十米,激流猛撞水潭,掀起千堆雪。

紫薷宸呼吸着這兒的空氣,感受着這兒的風,她似乎已經和水融爲一體,和山融爲一體,和大地融爲一體,情不自禁的拔出劍,舞出一套流水劍法,飛瀉而下的瀑布,襯的她好像得道的仙人。久久不能得其精髓的流水劍法好像在這一刻得到了昇華,她的劍總是缺少一種氣勢,一種勢如破竹的大氣,今天這瀑布倒是讓她感受到了一股俾睨天下的霸氣。

見她舞的忘我,小狸躲在樹蔭下乘涼,偶爾逗一逗飛過蝴蝶。

在打出劍法後,她還是覺得少了些什麼,看了看山崖,最後她決定向山崖爬去,登上山崖從幾十米高空向下看去,一切景物在瀑布下都變成虛無,只能看到水潭向一面小鏡子,映射着斑斕的光芒。紫薷宸心裏突然有一個想法,她縱身一躍,想象自己就是這瀑布的一份子,向深譚俯衝而去。她這一舉動了嚇壞了白澤,“喂!她在幹什麼!”

本來正在閉目養神的小狸被白澤這一喊,兀的睜開了眼,然後就看到紫薷宸和一支箭一般向水裏衝去,她這是不要命了?小狸急急向水潭邊衝去,在她還來不及說什麼的時候,咚的一聲,紫薷宸就掉進了水裏,濺了她一身水花。待她甩去水花時,紫薷宸已經浮出水面,小狸還有些懵,不知道紫薷宸好好的爲何要跳水,白澤卻已經開始喋喋不休了,“你腦子是不是進水了,這麼高你就跳,摔死了,摔傷了怎麼辦?”

紫薷宸笑呵呵的說道,“剛纔沒進水,現在倒是進了點水。”說着還不忘將耳朵裏的水倒出來。

小狸還有點搞不清楚狀況,“剛纔發生了什麼?你怎麼突然要跳水?”

“沒什麼,只不過站在上面的時候,突然心裏有一個聲音,讓我跳下來,我也想體驗一下瀑布那種無人能擋的氣勢,所以就跳了。”紫薷宸解釋道。

聽到紫薷宸這樣的解釋,白澤氣呼呼的說道,“那你現在跳了,有什麼感覺?”

“感覺挺好玩的,還想跳!”紫薷宸尷尬的說道。

這回答真的是讓白澤氣炸了,“還想跳!你是瘋了不成,我看是你腦子裏的水沒有倒乾淨!”

“剛剛衝下來的瞬間,有一種明悟的感覺,但是那種感覺轉瞬即逝,所以我打算多跳幾次。這也是修煉的一種嘛,你放心我會注意安全的。”

還好這個水潭比較深,不至於摔死,但是從高處跳下來的衝擊力還是能讓普通人骨折的,看在紫薷宸懂得保護自己的份上,白澤也不再說什麼了,“既然你能保護好自己,那你就隨意吧,我只是希望你下次做事不要這樣莽撞了,你這突然一跳真的是能嚇死人。”

紫薷宸自然知道白澤是擔心自己,“好啦,好啦,我小心就是了。我看天色也不早了,今晚我們就在這裏住下吧,小狸你去周圍撿一些柴火,我看水裏有不少魚,我下水抓點魚,我們吃烤魚。”

說完又爬到崖頂,打算多跳幾次,見紫薷宸這樣小狸只好去撿柴火了。紫薷宸來來回回幾次後,覺得自己大概能領悟到了七八分了,也就不再跳了,索性在水裏捉了幾隻魚。將魚收拾乾淨後,見小狸還沒回來,紫薷宸就把自己包裏的帳篷拿出來,熟練的架了起來,不一會小狸就叼着一些柴火回來了,她還弄了些野果回來,怪不得去了那麼久。紫薷宸仔細的將柴火碼好,生火,烤魚,不得不說這是她第一次親自動手做烤魚,看起來還不錯的樣子,就是不知道味道如何。

吃完後紫薷宸將換下來溼衣服放在火堆旁邊,說道“小狸帶着你真好,你身上的神獸氣息一放出來,不用擔心晚上有蛇蟲鼠蟻,在野外也能睡個安心覺。”

天很快就黑了下來,紫薷宸坐在水邊,小狸臥在她旁邊,看着夜空中的星星,“小狸你看,今天是十六,月亮好圓啊。白澤你說月亮上真的有嫦娥嗎?”

“不知道,天地初開的時候就有了太陽和月亮,關於它們的傳說,據說是一個叫莊的人做了一個夢,他醒來將夢裏的事寫成故事,於是這個傳說就這樣傳開了。”白澤回答道,他也是很好奇呢。

“你們快看,水裏的月亮!”小狸突然叫到。

“不就是倒影嗎,不是和天上的一樣!”白澤嘟嘟囔囔道。可是當他看到水裏的月亮時他也驚呆了。

“這……這……這是有人在月亮上跳舞嗎?難道月亮上真的有人?”紫薷宸結結巴巴的說道。

“我也不知道!”盯着水面看了一會,白澤又擡頭看看天上的月亮,他好像並沒有看到天上的月亮有人影啊。

紫薷宸拿出一個盆,舀了一盆水,仔細盯着水面,同樣的月亮並沒有出現跳舞的人影,看來還是這譚水有問題。

白澤小心的放出神識,想看看水裏到底有什麼,可是他卻發現他什麼也看不到,除了水再沒有其他的收穫,紫薷宸也是一樣。

“不然我們下去看看吧?”紫薷宸試探性的問道。

“不行,這裏面有什麼我們都不知道,貿然下去可能會遇到危險!”白澤並不贊同,他覺得穩妥一點好。

“遇到了無法解釋的事,我們就應該去搞明白,說不定這是個大機緣,我們不能因爲害怕未知的危險就選擇逃避。就算有什麼危險,我們一起下去,有什麼危險我們一起去面對!”紫薷宸當機立斷,要下去一探究竟,小狸點點頭,紫薷宸說怎麼辦她就怎麼辦。 八十九章 水中舞

見紫薷宸都沒有意見,白澤也不再堅持,那就下去看看吧。說幹就幹,紫薷宸和小狸下水向深處游去。白天紫薷宸已經在這裏遊玩了一番,並沒有發現什麼與衆不同的地方,現在三人又小心翼翼的查探着,不放過任何一個疑點,可是一番查探下來並沒有發現什麼異常。兩人沮喪的游到岸邊,看着在水裏的倒影,現在已經沒有翩翩起舞的小人了,只有一輪圓月倒映在水面,要不是剛纔三個人都看到了有人在圓月上起舞,紫薷宸真要懷疑剛纔是自己眼花了。

“要不我們再下去看看?”小狸覺得他們一定是漏了什麼,所以提議再去查探一番。

“不可能,我們連一條魚都沒放過,怎麼可能漏了什麼,我覺得我們應該在岸邊找找。”白澤卻認爲既然水裏沒有古怪,那就一定在岸上。

“這裏就這麼大,一眼都能看到底,也找不到什麼獨特的地方啊。反倒是那潭水,明明就是普通的一個水潭,也沒有什麼暗流,神識就是看不透,我也覺得還是水裏有古怪。”紫薷宸想了許久,她也不知道到底是哪裏有問題啊,反正直覺告訴她,這水有問題。

“等等,你剛說什麼?”白澤好像想到了什麼!

“這水有古怪啊?”紫薷宸看着這水譚,明知有古怪卻無從下手。

“這就是一個普通的水潭,沒有暗流,這也只是一條淺溪,那瀑布流下來的水去了哪裏?”白澤好像找到了問題的關鍵,這水裏一定暗藏玄機,最後得出的結論還是這水有問題,可是問題在哪呢?這讓紫薷宸和白澤百思不得其解。

“這周圍除了樹,石頭,就是水了,要說這水裏暗藏玄機,那一定有機關,這水裏沒有機關,那就是岸上有機關,難道我們要一顆樹,一棵樹的看,一塊石頭一塊石頭的檢查?這樣子我們會累死在這裏的。要是能再看一次跳舞的人影就好了。”小狸一語驚醒夢中人,對啊!跳舞的人影纔是關鍵。水肯定有問題,但是它需要一個觸發的機關,這個機關如果在岸上,應該是一眼就可以看到的,但是又不能讓人輕易碰到。

“月亮,月亮纔是關鍵!”紫薷宸好像想到了什麼,“你們看現在的月亮是在正上方的,它是直接倒影在水裏的,所以我們看不到跳舞的人影。剛纔的月亮是在半空中,它是傾斜的才倒影在水裏的,我們能看到跳舞的小人,說不定就和角度有關係呢!”

角度?白澤心裏想着紫薷宸說的好像有道理,小狸點頭稱是,“你說的好像有點道理,可是難道要等到明天月亮升起再看有沒有跳舞的小人?這個萬一明天沒有了,就有點浪費時間了。”

聽到小狸這樣說,白澤“你個笨狐狸,你知不知道幻氣是哪來幹嘛的,有小薷宸在,你還擔心什麼!來!小薷宸給她變個月亮出來看看!”

“月亮我變不出來,但是模仿一下月亮還是可以的。”說着紫薷宸揮手間一輪“圓月”就出現在了幾人面前,散發着柔和的光芒。說是“圓月”其實就是一個發光的光圈,這輪“圓月”緩緩升起,模仿着剛纔的月亮,斜斜的倒映在水面上。幾人目不轉睛的盯着水面生怕錯過了什麼線索,可是水面遲遲未見任何動靜,紫薷宸不斷的調整角度,湖面依舊沒有泛起一絲波瀾。

“看來也不是角度的問題。”就在衆人失望之際,水底緩緩浮出一個人影,漸漸清晰了起來。紫薷宸連忙停手,讓這輪“圓月”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