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0 Comments

虛影顯示,嬋兒盤腿而坐,入定不動,始終處於沉睡不醒的狀態。

靈兮女帝釋放魂力,將包裹著嬋兒虛影的蓮花青雲牽引過來,待近,意念一動,將其納入媧皇秘境靈珠之中。

隨後,媧皇秘境靈珠化作一道流光,沒入靈兮女帝的丹田氣海。

靈兮女帝盤腿坐下,雙手掐訣。

四方靈氣急速匯聚,環繞著靈兮女帝,以她為中心形成一個巨大的旋渦。

超乎上品的濃郁靈氣,從草原秘境流入媧皇秘境。

媧皇秘境之中,碧海潮湧,浮島朦朧。

整個浮島被濃郁靈氣籠罩,浮島上的最高峰,峰之巔,彩石洞,洞內靈氣濃如凝膠,將嬋兒虛影完全包裹,形成一尊嬋兒形狀的凝膠雕像。

漸漸地,凝膠雕像不斷縮小、凝實,到最後,變得只有四五歲的孩童一般大小。

凝膠雕像中的嬋兒,也隨之縮小,變成了一個縮小版的嬋兒。

不過這會,透過凝膠看嬋兒,嬋兒整個人顯得要清晰多了,不再是虛影狀態,感覺終於得以凝實成形。

嬋兒仍然處於沉睡不醒之中。

但至少能看到,她的眉毛、眼皮、嘴唇偶爾會有所抖動。

草原秘境中,靈兮女帝收手、呼出一口濁氣,起身站立。

耳邊傳來馭山急切的聲音,「請問女帝大人,嬋兒怎麼樣了?」

靈兮女帝緩緩回道:「我將她的神魂蘊養於彩石洞,以殘存的五彩補天石之靈性,幫她修補神魂,假以時日,會有所恢復,存活下去的問題不大。」

「不過,若要回到從前,必須奪回嬋兒的肉身。」

「請問女帝大人,是誰搶走了嬋兒的肉身?」馭山的聲音悲憤得顫抖。

靈兮女帝說道:「嬋兒剛出生不久,便被植入了一道他人的神魂。此魂潛藏於嬋兒體內,無聲無息,沉寂若無。想必,連嬋兒自身也從未察覺到此魂的存在。」

「不過,隨著嬋兒的成長,此魂的存在多多少少對嬋兒的意識有所影響。」

「在嬋兒突破高階靈武境之後,此魂漸漸覺醒,開始奪舍嬋兒。」

「最後,嬋兒被其奪舍。鳩佔鵲巢,將嬋兒的神魂給排擠了出來。若非嬋兒身在此草原秘境,以及鳳氏先祖對嬋兒有所庇護,恐怕嬋兒的神魂,終將消散。」

「那奪舍嬋兒之人,便是魂巫教的聖公主。」

「以我目前所恢復程度,實力尚無法與其抗衡。加之,嬋兒被奪舍后,為了護住嬋兒神魂不散,我消耗很大,陷入休眠,沒能及時感知那聖公主,從而不知其根底,據猜測,她應該來自於聖域,走奪舍重生之路。」

「也就是說,她在聖域由於某種原因,身死道消。但她所在的家族底蘊深厚,為她謀了一條重生之路。」

聽完,馭山氣得渾身發抖,咬牙切齒道:「她為了重生,就讓別人死。以別人消亡,來換她新生。奪人肉身,毀人神魂,如此邪惡之人,若不將其清除,世間何來安寧?」

一夜未眠。

東方微亮,馭山的身影早已出現在田間菜地。

少年不停的揮舞鋤頭,發泄著心中的憤怒。

當婦人靠近,少年停下手,轉身面向婦人,臉上露出笑容,叫了聲娘,卻掩飾不了,淚水還在眼眶中打轉。

婦人滿臉心疼,拿著毛巾幫少年擦拭額頭上的汗水,口裡頭念念叨叨,埋怨少年不好好歇著,怕少年累著了。

隨後婦人拉著少年往屋裡走,不讓少年再下地幹活,囑咐少年該多去陪陪媳婦柔兒、漪兒,一定要做到一碗水端平,可不能厚此薄彼,讓兩媳婦中的哪一個,給受了委屈。

馭山娘不太想讓兒子出遠門了。

兒子第一次回家,帶回來兒媳婦柔兒。沒想到,第二次回家,又帶回來媳婦漪兒。

這樣下去可不行,雖說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但咱馭家可不是什麼大戶人家,兒媳多了,好也不好,這麼多張嘴巴要吃飯,兒子壓力太大,身體可扛不住。

見兒子又帶回來一個兒媳婦,馭山爹高興是高興,可愁也愁。

這不,一大早的,斗笠漢子就已經往魚塘里餵了兩擔魚食了,魚食都是綠油油的嫩草,斗笠漢子握著草刀,蹲在地上,一點一點割下來收集成擔。

魚兒吃了嫩草,長得快,長得肥,到了年底,可以賣不少銅錢,多存點錢,為兒子減輕些負擔。

兩親家,梁家,胡家,都是家境不錯的大戶人家,都在雲夢郡城有產業,好是好事,可也不能讓兒媳厚著臉皮,從娘家搬東西來不是。

所以啊!咱老馭家,自己可得爭氣,莫要讓親家瞧不起,免得讓兒媳婦不好做人。

狐皇雪在見到馭山時,可高興了,暗自洋洋得意,誇自己有眼光。

果然不出所料,馭山乃是潛靈體,且還讓漪兒也成為了潛靈體。

如今馭山和漪兒,全屬性靈力,身懷金木水火土、風雷冰,八種屬性之力,將來成就靈境仙人,可謂毫無障礙。

而且馭山還獲得了,龍頭鳳尾拳套這種奇物靈寶。

進入馭山的護腕空間草原秘境感受一番,靈境妖仙修為的狐皇雪很快感知到了,此物之更為不凡之處,居然還連接著另外三個隱藏的秘境,冰原,雷池,火海。

冰原,雷池,火海,加上草原,四個秘境之中的靈氣儲量與品質,遠勝於一系大型上品靈脈,單憑這一點,可謂九州天下第一寶物,再無一物可與之相提並論,哪怕傳說中的媧皇秘境、農皇秘境、羲皇秘境,也與之差得遠了。

只是狐皇雪沒敢在裡面久待,因為陪同她一起進入草原秘境的,她的情郎秦情傾,以心念聲告知,遠處那一圈靈氣旋渦之中,有個人,靈兮女帝。

聽罷狐皇雪渾身一抖,怯怯的望那邊偷瞄一眼,然後,趕緊的從草原秘境中出來。

以狐皇雪靈境妖仙的修為,居然沒看出靈氣旋渦之中隱藏著一個人,可見,靈兮女帝之高深,遠非靈境仙人可比擬。

尚只是三重玄尊修為的秦情傾,自然更無法看出靈兮女帝的存在,他也是剛剛收到馭山的提醒,切莫靠近靈氣旋渦,因為那乃是靈兮女帝正在修鍊所形成的景象。

然這次回歸,馭山卻沒能見上莫夫子和青婆婆。

草蘆居中只有崖老和沐婆婆在,諸葛微莫帶著青嵐回了雲夢郡城槐樹巷。

侏儒之身的青婆婆,並非修真者,只是個普通人,離家太久,老想念著槐樹巷的老院子和街坊鄰居,所以每外出一段時間,就得回槐樹巷看看,感覺還是槐樹巷的老院子住著更習慣。

胡屠如今過得相當不錯,笑容多了,人也開朗多了。

更重要的是,開明了。

岳父大人自己左擁右抱,東廂房明月,西廂房邱蘭,如此一來,總不好意思去對女婿說三道四的吧!

不過,胡大人兇狠告誡,倘若要是夭兒哪一天受了一點委屈,你小子就等著好看,老子不揍得你小子哭爹叫娘,老子就不姓胡。

馭山點頭哈腰,上下左右保證。

出了蘭香居,少年長舒一口氣,運行靈力,將被汗水浸濕的一身,快速烘乾。

沒去雲夢峰東面雲夢宗總部,馭山先去了雲遊峰、雲海峰一趟。

身為雲夢宗宗主,可謂雲夢峰的峰主,作為地主,不能失了禮數,對新遷來的兩宗,不聞不問。

不過,當來到雲遊峰,感知雲遊宗已經淪落到總人數不足兩千,馭山沒得勇氣往前走了,心中愧疚不已。

心想,要不先去雲海峰吧。

然後轉身而去,速速遠離。

待近雲海峰,馭少又遲滯不前。

似乎記得,五峰宗遷宗南下之際,總人數多達一萬多人吧!

可眼下這光景,卻淪落到只剩下千餘人。

馭山感覺,自己實在是沒法面對觀海真人,還有秦閑真人。

最後,觀海真人主動來到半山腰,跟一直在半山腰徘徊的馭山見了一面。

當馭山再返回雲遊峰,亦是如此,秦閑真人主動來到半山腰,跟馭山見面。

兩位真人都一樣,並沒有愁容,反倒紅光滿面心情不錯,反倒笑哈哈的安慰馭山。

通過跟兩位真人的交流,馭山這才得知,原來南嶽這一系靈脈,具有自我成長性,會越來越好,將來,超越西嶽的靈脈,超越北嶽的靈脈,也不是沒有可能。

回靈源谷的路上,馭山回想起朱雀靈念小紅鳥。

想必,南嶽突然出現靈脈,定然跟小紅鳥有關。

回到靈源谷,進入馭山居,馭山尋得一僻靜屋子,盤腿坐下,外放神識,探向地底。

很快,從地底發出一道靈念,靈念與馭山的神識接觸,在馭山的心田成聲。

那聲音,正是小紅鳥的聲音。 「公子終於想起了小紅。」

馭山不單心田響起小紅鳥的聲音,腦海中還浮現出一個及笄年華的少女影像。

少女一襲紅衣,笑意盈盈。

「你是小紅鳥?」馭山在自己腦海中對紅衣少女說道。語氣中流露出驚訝,一副敢相信的樣子。

「是呀!我就是小紅呀!」紅衣少女笑著張口。

「怎麼會…」馭山欲言又止。

紅衣少女嗤笑道:「公子想說,我怎麼會由一隻鳥樣,變成了人樣是吧!」

「呵呵。」

紅衣少女嬉笑兩聲,「我本就只是一道靈念,想化作什麼樣子不可以呢?小紅這副少女模樣,公子喜歡嗎?」

「很好看。」馭山點頭回道。其實心想,還是小紅鳥的樣子,接觸起來感覺更自然些。

隨後馭山問道:「小紅,南嶽靈脈是你弄來的嗎?想必,中南山的靈脈,雲夢武院的靈脈,如今都到南嶽來了吧。」

紅衣少女含笑點頭道:「正如公子所猜想,中南山靈脈之所以突然消匿,乃是被我給竊取了,返回南嶽途中,我順便將雲夢武院那條中型下品靈脈,也一道收走了。」

「一條超大型下品靈脈,加上一條中型下品靈脈,提煉出如今南嶽這條中型中品靈脈。不過,還是差了些,還遠遠沒有達到我的目標。」

「我想讓南嶽靈脈,成長為大型上品靈脈。嗯,公子可以幫我的。」

真能如此,自然是好事。

馭山也巴不得靈脈快速成長,最好能超過西嶽、超過五峰山。

如此一來,如今還留在雲遊宗、雲海宗的人,就不會再流失了。同時,也算是給他們一個交代,畢竟可以說是因為馭山,他們才失去了原宗門之所。

馭山問道:「我該怎麼做,才可以助南嶽靈脈成長?」

紅衣少女說道:「不需要公子太費心,只要公子不抗拒我,讓我將靈脈觸角伸入公子的護腕和拳套內部,就可以了。為了不耽誤公子行事,我等公子每天入睡之後,才做,可以嗎?」

馭山點點頭,然後說道:「那現在就嘗試一下吧。我的護腕空間有草原、冰原、雷池、火海,四個秘境。其中草原秘境很溫和,但冰原、雷池、火海秘境能量狂暴,你要小心被傷著。」

紅衣少女嬉笑道:「公子,哪裡何止四個秘境啊!」

說了一句,紅衣少女身影移動。

紫府空間,紅衣少女在馭山的神魂小人對面坐下,雙膝併攏,雙臂抱著,側著身子,笑容迷人,釋放著青春活力。

馭山怔了怔,難道還不止四個秘境?

只是,對面的少女,讓人渾身滋生不自在。

不得不承讓,小紅化作的這少女模樣,很美,很討人喜歡。

紅衣少女接著說道:「我本是朱雀靈念,對靈氣極為敏感,公子護腕空間中所隱藏的秘境,別人或許很難察覺,但卻逃不過我的感應。除了公子自身所知的草原、冰原、雷池、火海四個秘境,草原秘境還關聯著,清湖,息壤,隕鐵,風眼,四個秘境。」

「清湖為水之力,息壤為土之力,隕鐵為金之力,加上火海火之力和草原木之力,組成五行之力能量源。風眼為風之力,加上雷池雷之力和冰原冰之力,組成天象之力能量源。八大能量源,嘖嘖嘖!公子堪稱無人可比的大富翁啊!」

「另外,公子大可放心,不管這些能量源有多狂暴,都傷不著我的。公子想啊,我既無肉身,亦無神魂,只不過是一縷靈念,一道意識體而已,哪能被傷著呢?」

馭山點頭,「那我就放心了。只是沒想到,連靈兮女帝也沒能發現,原來竟有八個秘境。」

「呵呵呵。」紅衣少女笑道:「這叫各有所長。而且,靈兮還沒完全恢復呢!若不說魂力,只說靈力修為,目前靈兮未必能戰勝公子。」

「公子。」紅衣少女接著道:「今晚,我就開始搬運靈氣,順便,幫公子建立借用能量的管道,讓公子可以借用所有秘境的能量,且還不會傷及自身,往後便無需採用分生經脈這種受苦的方式。」

「真的嗎?」馭山驚喜一笑。

「當然啦!小紅怎會哄騙公子呢?要不是公子,我哥至今還被鎮壓著呢!」

「你哥?」

「嘻嘻!哥哥乃是聖域中的南嶽大帝,小紅的真身,乃是哥哥最親近的朱雀兒。」

……

半個月後,馭山突破高階靈武境。

至於戰力方面,莫非親自給馭山喂拳,結果須盡全力。

岳父大人秦情傾有些不信邪,難道女婿還能逆了天不成?哪有以高階靈武境能戰二重玄尊的?

一番喂拳之後,岳父大人藏著發抖的手,笑眯眯走了。

原來,三重玄尊,亦不過如此。

可為何?馭山沒步入玄尊呢?

馭山,怕莫是真要逆天了。

據南嶽的一眾頂峰高手推斷,馭山極有可能開天闢地自行一道,不往玄尊一重到九重的方向發展。

殊不知,馭山所走的,其實是一條常規之路。

在聖域之中,並無玄尊之境這一說,靈武境之上,便是靈境。

乃是因為於下界中,靈境仙人實在太難成就,這歲月一久,花樣就多。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