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2 月 25 日 0 Comments

「你母親醒不來,就是因為注射了那種藥劑,就算你橫衝直撞,殺進蘇家,救出你母親,你母親也不會醒來的,因為蘇家不會給你解藥的,那種解藥我知道在哪裡。」

「我潛入蘇家幫你偷解藥,你幫我洗清我身上的冤屈,還有幫助蘇葉上位,扳倒蘇山!」

女人終於對葉飛說出了自己的目的,她眼中帶著精光,一切的一切,在遇到葉飛之後,女人瞬間盤算好了,能夠做大家族的女人,就是擁有著非同尋常的東西才可以。

「我怎麼知道你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你把我耍了怎麼辦?」

葉飛上下打量著女人,這個女人剛才還較弱無比,現在竟然如此冷靜,分析事情頭頭是道,說起話來也是十分有條理,這樣的女人讓葉飛不得不防。

「我沒有理由騙你,就好像你剛才告訴我蘇家的一切,我丈夫在祖墳之內,我都無條件相信你了,你也應該無條件相信我,我們的關係就是這樣。」

那女人看著葉飛,她盯著葉飛的眼睛,葉飛盯著她的眼睛,二人對視著。

兩個人沉默了五秒鐘,葉飛便是選擇相信對方,她的眼睛之中帶著很多東西。

「好,我答應你,我陪你去蘇家偷解藥,然後我在幫你洗清你的冤屈,扳倒蘇山,我言而有信。」

葉飛對著女人說著。

「不行,放藥劑的地方是我蘇家的重要實驗室,外人不可以進去,雖然我現在被蘇家拋棄了,但是我還是要忠於蘇家,不得作出任何損害蘇家的事情!」

女人冷漠的拒絕了葉飛,她向後退一步,非常抗拒。

「你一個人潛入蘇家恐怕不行,上次我潛入蘇家的時候,發現很多高手,你進去,多半會被發現。」

葉飛對著女人說著。

「我自然有我的辦法,你就在這裡等著就好。」

女人對著葉飛說著,一副信心十足的樣子,她眼中多了一絲仇恨的光芒,她要復仇,她要把蘇山這顆毒瘤從蘇家切掉。

「這是我的電話號碼,希望你兩個小時內回來,兩個小時后,你要是不回來,那我就用我的辦法解決事情。」

葉飛遞給女人一張名片,女人接過,上面有葉飛的電話號碼。

「好,就兩個小時,這個酒店等我,還有,你可以叫我蘇霧。」

蘇霧說完自己的名字后,轉身就走,葉飛看著她的背影,隨後便是在空中畫下一道符咒,葉飛朝著蘇霧的背後一指,那道符咒一下衝進蘇霧的身體,而蘇霧卻毫無察覺,她根本沒有修為,對葉飛的小動作也無法察覺。

葉飛轉身回到了酒店,他關上門,靜靜的坐在沙發上,葉飛點燃一根香煙,他一揮手,葉飛面前便是浮現一個影像,那影像之內,正是蘇霧。

此時的蘇霧,朝著蘇家而去,葉飛坐在沙發上看著蘇霧的一切,而蘇霧卻一點都沒有發現,葉飛剛才在蘇霧身上打下的符咒,可以觀察到對方,也可以操控對方的身體發出術法。

這種高級的符咒之術,葉飛當然是從天使之劍內的萬卷東方書籍內學來的。

「不讓我進蘇家實驗室,我還不能看嗎?」

葉飛抽著香煙,看著蘇霧的影像,她的一舉一動,全部都在葉飛的掌控之中,葉飛雖然答應了蘇霧,但是也不能完全相信對方,萬一對方耍什麼花招,葉飛就會遭殃。

蘇霧一路直奔蘇家,她在蘇家不遠處的酒店內而去,很快她就下了酒店的地下室,蘇霧打開地下室的一個暗門,便是走了進去,裡邊黑漆漆的一片,是通往蘇家的密道。

蘇霧摸著密道前行,她的呼吸聲都在急促,裡邊太黑了,她只能摸索前進,這個密道是蘇家逃生的地方,只有蘇家嫡系子弟知道這個密道在哪裡,蘇霧的丈夫蘇酒生前很愛蘇霧,便是把密道的事情告訴了蘇霧。

「老公,我來幫你平反了,你在天之靈,保佑我啊。」

蘇霧向前走著,前面黑漆漆的一片,她很害怕,內心也很恐懼,密道之內也傳來不少的老鼠叫聲,這讓蘇霧的心跳加快,黑暗,本來就是人們所害怕的,更何況這個很久都沒有人來過的黑暗密道。

「啊!」

蘇霧忽然感覺腳下一痛,便是栽倒在地,她的手摸到了一個長呼呼的東西,很涼很滑。

「啊!」

蘇霧尖叫一聲,整個人都向後退著,內心一下子升騰起恐懼來。

「嘶嘶嘶~~」

五六條黃色的蛇吐著信子,發出陣陣嘶嘶聲,幾條蛇纏繞交錯的爬著,在黑暗之中,蘇霧依稀能夠從那嘶嘶的聲音判斷出那幾條蛇的位置。

「啊啊啊!」

一條蛇纏繞住了蘇霧的小腿,蘇霧感覺小腿一涼,便是尖叫一聲,她大跳的甩動身體,希望把蛇給甩下來,但是那一條蛇,張開尖牙利嘴,一下子咬在蘇霧的小腿上…… 林凡帶著笑意,他同樣看向離家的帝者,根本無懼,金龍帝者就在他身旁呢。

「有事嗎?」金龍帝者看向林凡,帶著笑意。

林凡搖頭,金龍帝者點頭,道:「沒事就好。」

隨後,金龍帝者看向樂瑤,笑道:「怎樣?給你找的夫君可還滿意?」

林樂瑤俏臉紅紅,道:「謝謝帝君。」

金龍帝者哈哈一笑,道:「十年前這小子遊歷世間后歸去,本帝便覺得這小子似落了魂魄,若不是離族向鳳凰族提親,這小子怕還要向本帝隱瞞呢。」

林樂瑤俏臉紅潤,道:「十年前相遇只是偶然,后一路三千里為伴,之後想要互告身份時,帝君就將他帶走了,時至今日,我也才知曉他的名姓。」

「這麼說來,本帝倒是差點在無意之間拆散了姻緣?」金龍帝者笑著。

帝者不愧是帝者,三言兩語之間,便為林凡的身份做了明證,讓差不多確定林凡身份的離燭都皺眉,十年之前?

這麼看來,也許是他真的錯了?

只因對於下界之敗太介懷,故而生成執念,錯認凌凡為林凡?

林樂瑤看向林凡,笑著,道:「可是,這凌凡不愧是帝徒,修道天資逆天外這沾花惹草的本事也不小,竟然連魔女都為其傾心。」

她在笑著,可林凡覺得渾身發寒,激靈靈打寒顫。

「我為他傾心?怎麼可能?你看上的東西,本仙子才看不上呢,你要搞清楚,是他狗皮膏藥般粘著本仙子。」幼熙開口,一臉鄙夷。

林凡臉色一垮,求救般的眼神看向幼熙,求放過。

「是嗎?」林樂瑤笑著,看向林凡,道:「好像你從未粘著我過呢。」

林凡無語問蒼天。

「哼!我們走。」離族的帝者冷哼,他帶著離燭等離族眾人離去。

離族居所。

「金龍帝者竟然橫插一杠,讓得我離家大計受創,該死!」離族帝者冰冷至極的開口。

離燭一言不發,似魂游天外,這種表現,讓得帝者生怒,怒斥道:「若不是你偏生要迎娶林樂瑤,我離族大計又豈會失敗?你該為此負全責!」

離燭回神,道:「叔祖,這個凌凡,會不會就是下界的林凡?」

一句話,讓得在場所有離族之人眼眶中都有精光閃爍!

「為何如此說?」帝者謹慎詢問。

這件事,太大了。

若是真的,林凡當然必死,而鳳凰族、仙魔宮、金龍帝者、青鳳帝者都會被株連。

離燭眼神恍惚,道:「我們都知道,林樂瑤是林凡的妻子,兩人情比金堅,若凌凡不是林凡,林樂瑤又豈會下嫁?在諸人面前投入凌凡懷中?」

離族帝者眼眸微眯,他沉思片刻后搖頭,道:「他不可能上來,天神斷言兩萬年內,兩界隔絕。」

離燭眼神更加恍惚,他不信林樂瑤會那般容易見異思遷。

「哼、至於所謂的情比金堅,笑話而已,我更相信林樂瑤與凌凡的結合是因利益。」離族帝者冷笑。

他經歷太多了,哪裡相信這世間真有什麼情比金堅,對他來說,這四個字簡直就是笑話。

離燭還想說什麼,便被離族帝者打斷,喝道:「這件事到此為止,你想的種種不可能發生,你現在要想的是,如何將那神墓之中的天緣奪盡,且在其中殺了凌凡與林樂瑤、幼熙。」

帝者眼神冷厲,道:「這三人,讓我離族蒙羞,不殺之如何平恨?」

離燭眼中寒光一閃,只聽一個聖者道:「你的確該殺了這三人,整個天下都有一些極不好的傳聞,你應該也知道,去斬了他們,他們帶給你的恥辱,自然便會消失。」

……

「你太冒失,就不能忍忍嗎?」金龍帝者看著眼前的林凡,眼神之中有意思怪責。

林凡沒有說話,他已經足夠隱忍。

若不隱忍,在林樂瑤出現的剎那,他就該直接衝出去,將之擁入懷中。

「幸好樂瑤公主反應極快,對答之間完美無缺,應該能打消離燭的不小猜測與疑問。」金龍帝者開口。

便在此時,林樂瑤敲門而進,林凡笑著看向林樂瑤。

金龍帝者道:「鳳凰族危機依舊沒有解開,帝君是何打算?」

林樂瑤道:「父親想主動去看守第七界壁。」

金龍帝者瞳孔一縮,道:「那可是生死之地,一般只有犯下大錯被流放的種族去鎮守那個地方。」

林凡皺眉,道:「第七界壁?什麼意思?」

林樂瑤道:「是與我們這個世界毗鄰的一個小世界,其被稱為第七界,而我們這個世界與他們那個時間聯通之地,便被稱為第七界壁。」

林凡瞳孔一縮,驚訝道:「天外有天,界外還有界?」

金龍帝者苦笑,道:「這個世界遠比你們想的更複雜。」

林凡點頭,的確,這個世界比他想的複雜太多了。

金龍帝者在房中踱步,不久后道:「第七界被人稱為偽神的血脈藏身地,天神一直想覆滅那一界而不可得,且第七界中人也從不曾放棄攻佔我們這一界的想法,你父親主動提出由鳳凰族去鎮守界壁,這便是置之死地而後生,倒是個好方法。」

「偽神血脈藏身地?」林凡驚呼。

偽神,那是這個世界對他們下界諸神的統稱,這第七界中莫非真的生存有諸神的後裔?

「當然是假的。」金龍帝者冷笑,道:「若第七界真的生存有諸神後裔,早就被覆滅了。」

林樂瑤道:「夫君,這個世界真的很複雜,你呆的時間越久,便會對這個世界越恐懼,你知道得越多,便會越絕望,神在天際俯瞰一切,一切都在神的注視之下。」

林凡眼眸微眯,卻聽金龍帝者道:「你鳳凰族去界壁處,的確是個很好的方法,我會去天人族,與天神一談,畢竟鳳凰族為天下飛禽之首,就算是天神想要向鳳凰族動手,顧忌也會很大,況且,當時也只是你出手干涉下界之事,帝君可沒有,甚至還挽救了離燭之命。」

想了想,金龍帝者又道:「就算他賜予林凡一滴真鳳之血,也很好解釋,便是樂瑤以命相逼,他不得不為。」

「謝謝金龍帝者。」林樂瑤感激莫名。

而此時的林凡才知道,為了在他必死之時救他,這林樂瑤與鳳凰族,冒了多大的風險,而事後,又承受了多少。 保齡侯府祠堂內

史鼐和史鼎兩兄弟在前,史文龍、史文麒和史文麟三兄弟跪在後面,五人對著祖先牌位又是磕頭又是上香的。

「列祖列宗保佑,我史家再添一爵。史氏子文麟,得蒙恩寵,榮封縣伯,世襲爵!特此來向列祖列宗稟告喜訊!」史鼐嘴裡念叨著。

隨後,史鼐又對著初代保齡侯的牌位拜到:「祖父,您傳下來的爵位不僅沒降,在三弟給咱家添了個忠靖侯后,您的曾孫又為家裡添了個縣伯爵位。」

拜完祖父,史鼐開始拜父親:「父親,兒聽從您的囑咐站到了皇帝陛下這邊。正如您所預料的,太上皇的恩寵不在,但也沒有針對咱史家。如今您的孫兒史文麟蒙得恩寵,被封為縣伯,您可以在九泉之下放心了。」

拜完父親之後,史鼐又開始拜大哥:「大哥,您的繼子史文麟得封縣伯,您這支不僅沒有斷了傳承,還光宗耀祖了,您在下面就安心吧。」

祭告祖宗的事情很嚴肅,史家的五個男丁都是一臉的肅穆。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