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3 月 25 日 0 Comments

不過,他的臉色,一直很淡定。

一點兒都不慌。

葉青倒是希望,恐怖的煉丹爐火焰,能把他的小命帶走。

可惜,以火焰現在的溫度來看,還不夠。

還得更猛烈一點。

「你們兩個,保護好自己。」

葉青提醒了一句。

控制荊棘聖靈火,形成了一道綠色的火焰屏障,把兩女守護其中。

葉青自己,則以純粹的肉身,硬抗火焰的焚燒。

一點不虛。

「葉師兄,那你呢?」

柳雨菲臉色擔憂。

她當然不想看到葉青被火焰燒死。

上官嫣然則是沒有說話。

不過,她心中詫異,不知道為何,葉青要捨命保護她。

葉青捨命保護柳雨菲,還說得過去。

因為兩人的關係非同一般。

但是上官嫣然跟葉青並不熟。

曾經還想殺葉青。

葉青保護她,就有點兒奇怪了。

上官嫣然百思不得其解。

不過,她不會拒絕葉青的保護。

她還不想死呢。

葉青其實也沒想那麼多。

他只是盡量把體內的荊棘聖靈火全部釋放出來。

以免荊棘聖靈火保護他。

這樣就增加作死難度了。

「不用管我,照顧好你自己就行。」

葉青淡然道。

柳雨菲心中感動。

心說葉青雖然浪蕩了點,雖然花心,但對她終究是真心實意的。

如若不然,葉青為何要捨命保護她呢。

不過,柳雨菲轉念一想,葉青同樣保護了上官嫣然。

她心中醋意橫生。

很想找機會,把上官嫣然給推出去。

「滋滋!」

隨着時間的推移,煉丹爐之中的紫色火焰,威力更猛了。

葉青純粹以肉身硬抗,感覺有點頂不住了。

葉青欣喜。

沒想到,合.歡宗那群妖艷賤.貨,煉丹的手段真的猛!

這種火焰,一般的元輪境界,早就被煉化成一灘血肉了。

恐怕元海境界都無法倖免。

就是葉青肉身強橫,防禦力極高,不然早就涼了。

不多時,葉青的左腿上,散發出了一股焦臭味。

有一塊皮膚被燒焦了。

傷勢不輕。

紫色的火焰,在葉青的全身蔓延。

已經攻破了葉青的防禦。

「葉師兄,小心!」

柳雨菲大驚失色。

「葉公子,你不妨用一點荊棘聖靈火保護自己,我們還能撐得住!」

上官嫣然也開口了。

對葉青的態度緩和了許多。

葉青畢竟救了她的命。

雖然葉青把她的身子都看完了。

但她心中對葉青已經沒了殺意。

算是扯平了吧。

「不必,區區火焰,能奈我何?」

葉青淡然一笑。

臉上沒有一絲一毫的畏懼之意。

他越是這樣,柳雨菲就越難受。

上官嫣然就越感動。

兩女都以為,葉青為了保護她們,不惜犧牲自己的性命。

雖然葉青是有點兒好.色。

但瑕不掩瑜。

現在,上官嫣然對葉青的印象已經沒那麼壞了。

把壞人的標籤撕掉了。

柳雨菲心中焦急,很想撲到葉青的懷裏,跟他一起承受。

可惜,在荊棘聖靈火的保護之下,她無法行動。

「都怪你,如果不是你突然進來,我跟葉師兄都能提升實力的!」

柳雨菲突然怒道。

上官嫣然愣了一下。

「提升實力?怎麼提升?」

上官嫣然並沒有聽懂柳雨菲的意思。

柳雨菲臉色微紅,沒有多說。

很快,上官嫣然靈光一閃,反應過來。

頓時啐了一口。

「你們以為我想下來嗎?」

上官嫣然無語。

她知道,柳雨菲具有六尾靈狐血脈,據說現在還升級成了七尾靈狐血脈。

這樣的血脈,就是天生適合雙修的血脈。

柳雨菲如果剛才就與葉青雙修,定能助葉青實力大漲。

那樣的話,葉青說不定就能打破煉丹爐,衝出去了。

柳雨菲責怪上官嫣然,就是因為上官嫣然來的不是時候。

有她在,柳雨菲當然不可能跟葉青做那種羞恥的事情了。

。 接下來的行程,一路船行順風,天剛蒙蒙亮就到達了梁州。

梁州呈倒三角形,分為三個部分,分別是平縣、隴縣、和縣。這次受災最嚴重的便是位於下游的隴縣。

梁州知府知道賢王還有國公之女今日到來,一大早就來到了渡口相迎。

「臣等恭迎賢王,恭迎蕭小姐。」

一群大大小小的官員連忙行禮,待行完禮之後,卻發現這個蕭大小姐身邊還站着個一身華貴紫衣,玉骨扇搖曳,風華萬千的男子,一時之間愣了神。

「這是……」

居然不認識他?君無紀正要發火,卻聽馮昭已經開了口。

「這是六皇子!」

六皇子?那個草包紈絝?

眾人俱驚,這個草包不是一向嬌奢荒淫嗎?怎麼跑梁州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來了?

但是在看到他身旁嬌艷無比的蕭昭寧時,又頓時明白了,原來是千里追妻來了。、

「臣等參見六皇子!」

君無紀冷哼一聲,「免禮吧!將梁州最好的美酒給本皇子擺出來!」

知府李永清心中不由得一陣鄙視,但是臉上仍然一副恭敬的樣子,「那是自然,下官早已備好了美酒佳肴等候各位。」

「爹爹!」突然,船上又走出了一身綠色紗裙的李妍,甜甜的朝着李永清喊道。

「妍兒?」李永清一陣詫異,自家那個離家出走行走江湖的女兒怎麼和賢王他們一道了?

李妍跑過來挽過李永清的胳膊,「女兒在路上被流民所困,是他救了我!」

說着,李妍的手朝着馮昭身後的驚嵐一指。

李永清順着看過去,就看見一個眉目清朗,目光冷冽英氣逼人的少年,但是卻是一身侍衛打扮。

目光一轉,李永清朝着君天瀾又鞠了一躬,「下官多謝賢王對小女的救命之恩!」

李妍傻了,她是說的驚嵐救得自己啊,怎麼爹爹跑去謝王爺?

「爹,救我的不是賢王,是…….」

「閉嘴!」李永清呵斥到,「你擅自離家出走,這筆賬待會兒回去再跟你算。」

李妍氣鼓鼓的閉嘴了。

君天瀾目光流轉,心中將李永清的心思猜了個七八分,「李大人客氣,只是,救李小姐的確實並非本王,是蕭小姐的隨從,要挾,李大人就去謝蕭小姐吧!」

李永清聞言,一陣尷尬,隨後眼珠子一轉,對着馮昭行禮道,「那就多些蕭小姐的出手相救了。」

至始至終,都沒有說謝驚嵐。

馮昭冷笑一聲,「李大人不必客氣,舉手之勞!」

這個李永清看上去為人老實,一臉忠厚的樣子,但是一雙眼睛卻是一直都是滴溜溜的轉着,隨時都在打着小算盤,一看就是個人精。

明知道救李妍的是驚嵐,但是卻非要過去謝君天瀾,如果說驚嵐是君天瀾的人,他這番倒還是可以的,可惜了,驚嵐是她的人,這下是無論如何也跟君天瀾搭上邊了。

君天瀾賢名在外,又常年在外領兵作戰,身邊沒有妻妾,想來着朝中是有很多官員都有獎女兒塞進賢王府的打算。

想到這裏,馮昭冷笑,就憑他一個梁州知府,也敢看不起她的阿嵐?

吃過便飯,眾人便安榻在李永清安排的落腳的別院,就在他的家中。

可是說來也是奇怪,這李永清好歹也是梁州的知府,怎麼自己的府邸這麼的拮据啊?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