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5 日 0 Comments

楊心怡點點頭,這才準備進去。

正在這時候,突然遠遠傳來一道叫聲:「哥,嫂子,是你們嗎?」

兩人聞聲望去,十幾米之外,葉洋洋正牽著一個小孩,從外面回去。

「不凡……」

楊心怡鼻子一酸,連忙跑過去,想將葉不凡抱住。

哪知道,葉不凡突然躲在葉洋洋背後,死死抱住葉洋洋,不讓她抱。

「不凡,乖,這是你媽媽,快喊媽媽?」葉洋洋勸道。

「不凡,我是你媽媽,快過來,讓媽媽抱一下。」楊心怡激動地說道。

「我不要,姑姑,我不認識她。」葉不凡連連躲著。

楊心怡眼睛里眨著淚花,差點沒哭出來。

葉雄走過來,拍拍她的肩膀:「小孩子記性不好,在家裡呆幾天,他就記得了。」

楊心怡這才點了點頭。

葉洋洋走過來,激動地抱著葉雄:「哥,你總算回來了,我跟爸都想死你了。」

「這麼大的人了,還哭鼻子。」葉雄摸著她的頭髮,溺愛地說道。

回家之後,葉洋洋馬上打電話給葉遠東,葉遠東在公司,馬上就趕回來。

「哥,咱們要不要打電話給鳳凰姐姐,讓她過來吃飯,這兩年來,多得她照料咱們家的生意。」葉洋洋問。

「鳳凰在不在公司?」

「她一般都在公司的。」

「我出去買菜,順便接她回來。」

葉雄去車庫,開著車子出去,去獵人保鏢公司找鳳凰。

車子開到半路,又開始塞車,京城的交通,真是越來越差了。

如果葉雄不是害怕太驚世駭俗,直接御空飛行去找鳳凰了。

車子慢悠悠地磨著,終於到了獵人保鏢公司門口。

門口保安走過來,望了他一眼,突然站直,直接敬了個禮:「老闆好。」

葉雄看了這保安一眼,很面生,奇怪他怎麼會認識自己。

他可是很長時間沒來過這裡,可以說,京城的獵人保鏢公司,自從他成立之後,一直都扔在這裡,什麼都沒理會過。

葉雄看了眼保安室,一眼就看到掛在牆上的一個框架,上面貼滿照片。

排第一的是自己,第二個是葉遠東,第三個是葉洋洋,第四個才是鳳凰。

看得出來,鳳凰一直沒忘記,葉雄才是這間公司的主人。

對於葉雄來說,他早就不在乎這間公司了。

坐電梯上8樓,問了前台美女接待員。

那接待員一看到他,連忙喊:「葉老闆好。」

「你們總經理呢?」

「總經理在會議室開會,要不,我去通知她一下?」

「不用了,我直接去她。」

葉雄朝會議室走去,很快就來到會議室門口。

遠遠他就聽到鳳凰那響亮清脆地聲音,擲地有力。

經過幾年時間,鳳凰已經從以前那個不怎麼喜歡說話的龍組特工,變成一個職場精英。

葉雄坐在會議室門口,享受著鳳凰開會的演講,突然眉頭一皺。

突然,咣的一聲響,會議室裡面窗戶的玻璃破了。

一道黑衣人影凌空從外面衝進來,直接闖進會議室。

御空飛行,築基修士。

葉雄微微震驚,如果在修真界,築基修士滿地走,他不覺得什麼。

但是這裡是地球,根本就沒有築基以上的修士,難道是愛羅莎派人來追殺自己?

應該不是,看這黑衣男子氣勢,修為最多也只是剛剛進入築基初期,派這樣的人來殺自己,不異於以卵擊石。

黑衣男子進來之後,傲慢地問道:「你們這裡,誰是修真者?」

會議室的人,早就被破窗而入的修士嚇到,不知情的,還以為在拍戲呢?

周圍的人全都嚇了一跳,所有人都不敢說話。

鳳凰臉白有些發白,似乎早就猜測到這人會來似的。

黑衣元氣釋放出去,周圍的人,頓時全部被震飛,只剩下鳳凰一個人站在台上。

「原來是你,沒想到還是個美女。」

黑衣男子意外地笑了一下,身影嗖的一下,來到鳳凰面前,準備將她抓走。

眼見就要抓到鳳凰,突然他臉色大變,一鼓強大得讓他幾乎窒息的威壓出現,讓他本能地退出會議室,凌空停留在半空之中,震驚地看著突然出現的男子。

「你到底是誰,地球根本沒有像你這麼厲害的修士。」黑衣男子急問。

「這句話,應該是我問你才對。」葉雄從門口走了進去,目光冷冷地盯著那黑衣男子問:「你是什麼人,說出來,我讓你死得痛快一些。」

黑衣男子眼珠子骨碌地轉動一下,突然轉身,飛快逃離。

「想逃,不自量力。」

葉雄冷哼一聲,身體嗖地就在原來不見了。

鳳凰只看到一道灰影從破壞的窗口飛出去,快如閃電,瞬間就不見蹤影。

她心裡無比激動,葉雄的實力,徹底讓她震驚了。

剛才那個黑衣人,明明是她仰望的築基境界,但是看到葉雄,馬上就嚇得逃跑,可見這兩年來,葉雄的實力,又突飛猛進。

不到五分鐘,葉雄回來了,手裡提著半死不活的黑衣人。

「鳳凰,你沒事吧?」葉雄擔心地問。

「我沒事,你回來真的太好了,你再不回來,我們可能再也沒辦法跟你見面了。」鳳凰激動地說道。

明星寶寶酷爹地 「我們?」葉雄敏感地聽出這兩個關鍵字。

「最近,地球出現一鼓神秘的勢力,對修真一道的人進行瘋狂追捕,凡是修真者,全都被他們抓走,下落不明,我以為自己才鍊氣三層,不入法眼,沒想到他們連我都不放過。」

(本章完) 「他們是什麼人?」葉雄問。

「我也不知道,安樂兒,凌戰,初日初都被抓走了,只有何夢姬躲了起來,據說,仙門整個門派的人,全都被抓走了……」

葉雄的臉色,瞬間就寒了起來,一直寒到冰點。

開始他還以為黑衣人是愛羅莎的人,現在一聽,絕對不可能是愛羅莎派來的人。

地球是南域的附屬星球,為南域源源不斷培養人才,她是絕對不可能把所有修真者全都抓走的。

葉雄腳踩在那黑衣人的胸口,厲聲問:「你們到底是什麼人,抓這麼多的修真者,到底想幹什麼?」

黑衣人望著葉雄,嘴角露出一抹冷酷的笑。

「你應該是修真界的下界使者吧,很遺憾,你們來晚了,你們的升仙大會開不成了。」

葉雄抬起腳,狠狠踩在他腳上,直接將他整腿給踩碎。

黑衣人疼得大吼起來:「你敢殺我,你會死得很慘,黑魔大使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黑魔大使是誰?」葉雄問。

「黑魔大使絕對不會放過你,你等著受懲罰吧!」黑衣人問非所答。

葉雄發現他手裡握著一個四四方方的黑色儀器,似乎在按著什麼。

頓時一把將儀器搶了過來。

像是平板電腦一樣的東西,屏幕裡面有三個點,一個紅點,兩個綠點。

他看了一下就明白了,紅點指的是黑衣人,兩個綠點,一個很強,一個很弱,應該指就是自己跟鳳凰。

強的是自己,弱的是鳳凰。

屏幕下面,是兩行修真界文字,亮的綠點上標著修為境界:築基中期。

權少的專屬紅娘 弱的上面,標著一行小字:鍊氣三階。

葉雄繼續查看,越看越心驚,這儀器居然能搜索附近五公里內的修士。

只要有修真者存在,馬上出現在屏幕上。

突然,他發現屏幕上出現兩個紅色小點,快速朝自己這邊而來。

「看來你是請求了教援,既然有另外的人來送死,那你就沒有審問的價值的。」

葉雄左掌一團赤焰噴出,將那黑衣人燒成得哇哇大吼,片刻就化成一團灰燼。

「鳳凰,你在這裡等我一下,我去去就回。」

葉雄說完,從窗口飛了出去。

儀器之上,顯示兩個紅點過來,但是紅點沒有像綠點一樣,在下面寫上修為境界,所以他並不能確定來者的修鍊境界,為了安全起見,他決定出去尋查他們。

去到半路,屏幕上面的兩個紅點消失不見了。

顯然對方有什麼方法可以讓自己屏蔽掉,不讓儀器發現。

「想搞偷襲嗎?」

葉雄冷笑著,將那儀器放進儲物袋之中,繼續朝剛才發現紅點的方向而去。

飛到那裡,沒看到有人。

他在周圍看了一下,最後朝京中山而去,飛落到樹林之中。

「出來吧,別躲躲閃閃了。」葉雄冷冷地說道。

嗖嗖!

兩道黑色人影出現,一前一後,將他圍住。

兩人打扮跟剛才他殺死的黑衣人一樣,都穿著黑色長袍,臉上沒什麼生機。

彷彿在沒有陽光的生活很久似的,臉色白得嚇人。

「你是什麼人,膽敢殺我們的魔使,不想活了?」其中一名黑衣人怒道。

「我不但要殺魔使,還要殺黑魔大使呢!」葉雄冷冷地說道。

「就憑你,一名築基中期,也想殺黑魔大使?」

兩人彷彿聽到這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話一樣,全都哈哈大笑起來。

「沒想到在地球這些破地方,也能抓到築基修士,把你抓去當祭品,黑魔大使一定會非常高興。」另外一名黑衣人說道。

「想抓我,動手啊!」葉雄淡淡地說道。

兩位魔使身上濃出一層黑霧,瞬間就將自己身形隱藏在黑霧之中,然後化成兩團黑霧,氣勢洶洶的朝葉雄撲來。

葉雄施展梵聖功,金光大起,然後,佛門法印擊出。

面前那個魔使,直接被法印擊翻在地,半晌沒能爬起來。

帶著文臣武將混異界 後面那名魔使,剛攻到一半,就被葉雄嚇到了,他萬萬沒有想到,葉雄只是一名築基中期修士,實戰會這麼厲害,要知道他的同伴,可是跟他一樣是築基中期啊!

正在他震驚間,一鼓強大的威壓,直接朝他席捲而來。

這鼓氣勢,別說築期中期,就算是築基後期,都未必能散發得出來。

他連戰心都沒有了,轉身就逃,可惜還沒逃出片刻,就被轟倒在地上。

葉雄走過去,將他抓住,來到另一名黑衣人中間,開始審問起來。

十分鐘之後,葉雄一團火焰,將兩人燒成灰,這才回到獵人保鏢公司。

就在剛才,他把什麼都部清楚了。

鳳凰正在會議室裡面著急,見他回來,這才鬆了口氣。

「你沒事吧?」她問。

「我沒事,剛剛殺了兩名魔使。」葉雄神色嚴肅,說道:「咱們快點回去吧!」

他要抓緊時間回去,問問幽冥,這所謂的魔界,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剛才他審問過,這些魔使,全都來自魔界的,說是需要抓一批人,送到魔界。

「我下去開車。」

「不用,開車太麻煩了。」葉雄突然摟住她的腰:「事先聲明,我不是想賺你便宜。」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