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30 日 0 Comments

“小小年紀,竟然是精英弟子?”那女子有些驚訝的說道,不由得上下打量了葉寒一眼。接着隨手把令牌拋給葉寒。

“那我們現在可以走了嗎?”

“想走?你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啊?”聽到葉寒那句話,那女子身後剛剛那位青年再次喝道。

“怎麼?還不准我們走?”葉寒微微皺了皺眉頭問道。

“哈哈,這小子看來不知道我們天蒼學院與鬥戰學院的恩怨。哼,不需要再說廢話,你們四個小子現在乖乖投降,老夫饒你們不死,或者加入我們天蒼學院。否則,只有死路一條!”女子背後的傳奇境界的老者突然暴喝說道,而其他人都是一臉冷笑,看着葉寒四人如同看着死人一般,臉上露出戲謔的笑容。

“我們並不知道什麼天蒼學院與鬥戰學院的恩怨,不過你們若是惡意爲難,那就要看看你們的本事了!”雖然對面有三位傳奇境界的高手,另外九人都是命海五重天以上的高手,但是那三人不過是傳奇三重天以下的,這對於葉寒來說不是什麼威脅。

至於其他的九人,許然三人也不是吃素的。經過葉寒的多次改造和灌頂,他們個個都是以一敵十的存在。

“找死!”

那老者身體一動,人就到達了葉寒面前,氣勢如虹,手如驚雷,當空拍下,天上的氣象都似乎被引動,大雪紛飛,氣勁飛騰之間,空氣都被擠壓的變形,這就是傳奇境界高手。

本來是炎熱夏天,但是這掌法一催動,立刻整個草原的上方,出現了烏雲,寒冷蕭瑟,大雪都從其中飄落下來。

掌法施展,居然使得這一片的氣候改變,這是逆轉四季的手段。

這老者的神功,深不可測,在傳奇第三重天巔峯!沒想到這人說出手,不過葉寒豈是好欺負的,他還沒有真正和傳奇境界的高手交手,微微示意許然三人注意,整個人同樣一掌就迎了上去。

“無量神掌”

葉寒冷冷一笑,一道玉石般的真氣瞬間升騰而起,手掌上面,真氣凝聚成無量潔白無瑕的玉石之色,帶着力壓山嶽的氣勢,朝着老者,對劈而去。

然後,一道極其巨大的玉石真氣升騰上天空,把密佈的陰雲瞬間燒穿,天上的太陽再次照射下來,爍火流金。

以龍象鎮天決催動無量神掌結合,簡直舉世無敵,葉寒周身上下,玉石真氣,再次一掌。

喔喔握,喔喔握….

那風火怒號,劍氣縱橫,完全包裹住了這個少年。

“什麼?你不過是半步傳奇………”老者大吃一驚,沒有料到,葉寒的雖然是半步傳奇但修爲卻根本壓制不住“怎麼可能是個精英學生?核心學生都綽綽有餘了啊。”

“長老小心!”

後面幾人看到葉寒強勢無匹,掌力無雙,無量掌法橫劈之下,開山裂石,勢不可擋。頓時驚叫。

葉寒笑笑,慢條斯理的道:“隻手無量。”

背後,再次一輪玉石真氣升騰上空中,碧光照耀,整個草原上,所有的寒氣遇到這無量真氣立刻灰飛煙滅。

“住手!”

突然,那個少女道。

葉寒本來也不想和天蒼學院徹底對上,聽見這話,緩緩收功:“聖女不知道有什麼事情?”

“你到底是誰?你不可能是精英弟子。立刻說出來,否則殺無赦!”沒想到那女子如此狠毒,竟然要直接擊殺葉寒四人!

“無知,我們的確是鬥戰學院的弟子,不服的話,一起上吧!”葉寒一臉嘲笑的說道。 葉寒隨意幾掌轟退那天蒼學院的傳奇高手,聽到那藍袍女子的話不由得面目冰冷,這羣人,明知道他們四人是鬥戰學院的弟子,還要出手,簡直就是膽大包天。

衆所周知,鬥戰學院個個戰鬥力舉世無雙,最是難纏,而天蒼學院的人還要出手,這代表什麼?根本不把他們放在眼裏,不過!話說回來,若是遇到其他人還可以,但遇到葉寒的話,事情就不是如此了。

“你以爲這是鬥戰學院的地盤? 西游之獅陀崛起 來到我們天蒼學院的地盤,竟然還敢出手?你找死!”剛剛叫囂最爲厲害的青年看着葉寒的樣子極度不爽,手中長劍抽出指着葉寒再次說道。

“嗯?你敢指着我?從我出道以來,敢拿劍指着我的,只有一個下場,那就是死!”葉寒說話之間,身形一動,眨眼間消失不見,就連那餘下的傳奇高手也根本看不清他的身影,再次反應,葉寒已經提着那青年回到原處。

“現在,可以說,你們天蒼學院和我們鬥戰學院有什麼因果了吧?”葉寒絲毫不理會手中呼吸困難面目猙獰如同死狗一般的天蒼學院的弟子,只是問那藍袍女子。

看着葉寒如此膽大,竟然直接對他們的人出手拘拿,那藍袍女子眼中異色閃過,微微思慮之下,面帶微笑的說道:“師弟好快的速度,這樣,你先把他放下來,我們有話好說。”

“不行,現在就說,而且你們沒有資格和我談條件,我數到三,不說,他立刻就死,你們別以爲人多就可以拿住我們,那是不可能的。”葉寒絲毫不給那藍袍女子面子,什麼叫面子?只有實力你纔有面子,剛剛這羣人見到葉寒三人,二話不說就要動手。

簡直是肆無忌憚,葉寒自然也不需要給他們什麼面子。

“好,我說,事情是這樣的,你們鬥戰學院本來和我們天蒼學院交好,但是就在兩日前,你們鬥戰學院在域外位面征戰之地的七十二聖子竟然趁着青銅地獄惡魔大肆進攻直接返回,此事造成我們天蒼學院足足損失了十七個聖子級別的高手,我們院長一怒之下,命我們天蒼學院的弟子,見到你們鬥戰學院的,殺無赦。”那藍袍女子有些嘆氣的說道,一臉的無奈。

“就因爲這樣你們見到我等四人就要下殺手?還有,鬥戰學院的七十二聖子爲何如此匆忙的返回?”葉寒有些疑惑的問道,按說七十二聖子應該在一個月之後的武道大會纔可以返回,但是爲什麼現在突然返回,還是在青銅地獄的惡魔大舉進攻之時?以至於天蒼學院一下損失十七位聖子級別的人物,怪不得人家會如此暴怒?

十七位聽起來雖然很少,但是就比如是鬥戰學院,百萬門徒,然聖子級別的高手卻只有區區七十二人,這七十二人每一個都是驚採絕豔,每一個到了其他的二流門派都是絕世霸主,天蒼學院與鬥戰學院齊名,自然也不例外,想必他們學院的聖子級別的高手也不會有很多,一下損失了十七個,換了哪個學院恐怕都是巨大的損失都會暴怒。

“這件事情我們不知道,既然我們鬥戰學院和你們天蒼學院交好,那也不至於見了面就直接打殺,這樣,我可以放了這人,但是你們也別想着爲難我們,大家交個朋友,你們看怎麼樣?”葉寒微微思考之後對着藍袍女子說道。

“聖女,不可啊,院長下令的事情,我們不能陰奉陽違。”另外一個傳奇境界的高手對着藍袍女子一臉急切的說道,看着葉寒等人,一臉憤恨,彷彿要吃定他們,不死不休。

“你不必多說,我自由決斷。”藍袍女子不理會那老者的心情說罷再次對着葉寒道:“我可以答應你的條件,但是希望你回到門派之後,可以打探出鬥戰學院到底發生了什麼?你是精英弟子,應該會很輕易的打探到,這是我的法符,有消息通知我,怎麼樣?答應了我們從此就是朋友!”

葉寒微微一愣,這算什麼?他答應了那可就是徹徹底底的叛徒,沒有任何迴旋的餘地,他們本來就因爲這種事情纔出門的,若是答應了這藍袍女子,以後他大可以以此來威脅,到時候一個不好,那他們四人可就真的陷入萬劫不復。

“不行,我身爲鬥戰學院的弟子,怎麼能做出這種事情,另外就是,既然鬥戰學院發生瞭如此大事,外界怎麼可能不知?我相信不久之後,就會傳遍整個玄黃大陸,而且你們天蒼學院損失瞭如此之多的高手,我們院長必定會給你們答覆。所以….希望你不要爲難我們,我們可以做朋友,但是我不能做出對不起我們學院的事情。”

葉寒口是心非的說道,若是真的答應,那以後可就把柄在他人手上,這種事情葉寒肯定不會做。

聽了葉寒的話,藍袍女子顯然有些爲難,但還是說道:“你不答應,又想讓我們放你們走,這明顯不合情理。這樣,法符我給你,你也別想動手,我等雖然不是你的對手,但是方圓萬里之內都有我們學院的無上地魂境的大能在用神念巡視,我們若是求救,瞬間就有無數高手趕到。”

“你在威脅我?”葉寒眼神微微冰冷的說道。

看到葉寒的樣子,藍袍女子輕輕一笑,再次說道:“我不是威脅你,而是交易,交易你懂嘛?此次我們天蒼學院對你鬥戰學院可以說是恨之入骨,就算我們放過你們,你們再向前還會碰到我們天蒼學院的高手,所以說後果都是一樣的,不如和我交易。以你的修爲,想必在鬥戰學院是極爲天才的人物,我們鬥戰學院的大能可一直都在等待機會,捕捉你們鬥戰學院的高手,要交換東西。”

“好,我答應你,回去之後,爲你們打探消息。但是我有一個條件!”

“你有什麼條件?儘管說。”藍袍女子說道。

“我的條件就是你們護送我四人去往最近的傳送陣。”葉寒的意思很明顯,四人若是盲目的向前飛行的話,那麼一準還會碰到天蒼學院的人。不如現在讓他們護送四人前往傳送陣。這樣可以省掉許多的時間和麻煩。

藍袍女子聽了之後說道:“好,這個我可以答應你,但是如果你回到鬥戰學院反悔的話,那麼私通我們天蒼學院的人,可就是判門了。” 天蒼學院的藍袍聖女根本連名字都沒有留下,掩護葉寒四人進入最近擁有傳送法陣的城池之後就再次出去獵殺鬥戰學院的弟子。

當然,這些不是他們所關心的,他們關心的是,如今鬥戰學院已經完全封閉,他們回去的時候還能不能進去。

“葉寒,你爲什麼要答應那藍袍女子的話?”許然第一個首先問道。

“就是啊,這樣我們可就有把柄在其手上了。萬一被學院之後,我們可就是一個判門罪!”端木行雲也是有些擔心的說道,玄黃大陸上的所有宗門都是如此,沒有任何宗門能容忍門下有異心的存在,從古自今叛徒從來沒有什麼好下場。

“無妨。”葉寒微微一笑擺了擺手說道:“我之所以答應那藍袍聖女完全是出於私心,他們想得到我們鬥戰學院的消息,我又何嘗不想得到他們的消息?而且我既然接了她的法符怎麼可能這麼容易就被其抓住把柄?我自由打算。”

看着葉寒自信的樣子,許然三人也不再多說什麼,可以說他們現在的一切都是葉寒給的,無形之中越來越把葉寒當做是領袖一般的存在。

“我已經想好了,我們回到鬥戰學院之後就開始建立自己的勢力,我們四人再強大但雙拳終是難敵四手。”

“可是這樣我們就會徹底暴露,而且學院之中黨派林立,我們是不是……”許然成熟老道,但只是對其他人來說,聽到葉寒說話之後,微微思索不禁有些擔心的說道。

“我已經感覺到我就快進入傳奇之境,到時候就算是七十二聖子,象天玄聖子華心魂等人也不會是我的對手。只要我們不去招惹七十二聖子之中靠前的人物,我想就不會有什麼問題。而且黨派存在就是爲了黨同伐異的,這是黨派的特性之一,所以說爭鬥是根本不能避免的,但是我們不怕。”

葉寒自然有這個信心,只要他進入傳奇境界,那麼到時候只要不是傳奇六重天以上的高手都不會是自己的對手,這段時間,葉寒逐漸開始領悟大勢至十龍十象戰法,同時修煉阿賴耶地藏煉神篇。只要第五十枚龍象印記開始分裂,那麼葉寒進入傳奇境界將不再是問題,當然現在也不過是時間問題,但是七十二聖子已經返回,不用等到武道大會之前就會來爲難自己。

所以葉寒只能更快的進入傳奇境界纔有自保之力,所謂大衍四九,天地一線生機,只要龍象印記再度分裂一枚達到五十之數,那麼龍象鎮天決絕對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這是可以預見的。

“我現在傳給你們一門阿賴耶煉神法,你們照此修煉精神靈魂,好處不需要我多說了吧!”葉寒微微思索之後還是決定提前把阿賴耶地藏煉神篇之中的基礎部分傳給許然三人。

“什麼?煉神功法?”聽到葉寒的話,就連每一次都震驚若定的端木行與也忍不住驚呼,煉神法的珍貴整個玄黃大陸之上的武者沒有人不知道的,之所以珍貴就在於這類東西的稀少,所謂煉神法,就是可以把武者的精神意志靈魂等等全部得到昇華鍛鍊,如此,對於自身功力的掌握會大大的增加。

就像開車,一個開了一年的是不可能和開了十年的老司機相提並論的,這不是理論及經驗上的問題,而是實質性的變化,不僅如此,煉神之後突破境界會更加的容易,武者修煉乃是逆天而行,突破之後除了必要的天劫之外還有許多其他的外劫。

比如心魔等干擾武者心神的東西,這種東西無形無質,不可捕捉,只有以自身強大的精神意志對抗,對抗過去自然是自身得到昇華,而失敗的後果則是,輕則瘋癲,重則崩潰死亡。

“不錯,這是我偶然間得到的一篇煉神法,不過只有最基礎的部分,但是想必達到地魂境界是沒有問題的。你們好好修煉。等到命海巔峯境界,我有辦法讓你們三人同時進入傳奇境界,並且不會有任何副作用。”葉寒沒有說怎麼讓三人一同進入傳奇境界,但是他們對於葉寒的話根本不會有任何的質疑。

他們在執法殿可以爲了葉寒而不顧鬥戰學院的門規直接出言,葉寒也可以爲了他們重傷輪迴王帶着他們逃走,沒有放棄,這種生死情誼比之任何其他外在的東西都要真實,他們雖然不知道葉寒如何帶着他們從輪迴王的手上逃走,但是有些是不需要問的,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隱私,他們只需要知道,他們是兄弟,而兄弟之間是不需要這麼多的。

“我們是兄弟,你們可以不顧生死爲了我在執法殿門前大叫,我將心比心自然不會虧待自己的兄弟,以後我有的你們就有,從此我們四人一同縱橫天下,無所顧忌。我相信,這一天是不會太遠的。”葉寒微微笑道,他自然知道許然三人心中所想,只不過沒有點破罷了。

接下來葉寒傳給三人阿賴耶地藏煉神篇的基礎部分,爲他們一一講解,葉寒本就是武道大宗師,天下第一人,修煉的天賦是毋庸置疑的,並且自身除了阿賴耶地藏煉神之後還修煉有大勢至十龍十象戰法這種逆天的東西。自然是見多識廣,爲許然端木行雲馬浩三人一一講解他們所修煉遇到的問題自然不在話下。

如此,三人在這座名爲嘯天城的城池呆了三天,到了第四天,他們已經不能再等了,身份令牌已經傳遞了許多次門派長老的召喚,他們要儘快回去。

“葉寒,我們回去之後應該怎麼說。肯定是要被排查的,這種緊張時期,我們不能糊弄過去。”許然說着眉頭緊鎖開始思考對策。

“我們先回去再說,放心吧,我們肯定不會被查出來。”葉寒自信的笑道。

隨後四人繳納了四千上品靈石開始進行數十萬裏的傳送。 葉寒四人在這種特殊時期不能在外面多做停留,經過傳送陣的傳送,很快便到了鬥戰平原之上的一座城池,在這個地方已經可以隱隱約約看到鬥戰神山的所在。

相傳,在太古時代,鬥戰平原只是一望無盡的平原,根本沒有什麼山嶽之類的東西,後來鬥戰學院的大能從域外時空搬來八座大山,而鬥戰神山這第九座大山乃是直接截圖太古時代的擎天神山之中的一部分直接放在鬥戰平原之上,又直接以人力開拓九條長江大河,拱衛整個鬥戰神山,擺成九龍護山勢。

“我們還有半日就可以趕到學院,到了之後大家只說任務完成之後,卻遇到了天蒼學院弟子阻攔。”葉寒看着遠處的鬥戰神山笑着說道。

“可是我們並沒有做什麼任務啊?這樣萬一被查出來,會不會?”

“不會,我們有了這個就什麼都不怕!”葉寒微微一笑,從儲物戒指之中一抹,頓時手上一枚法符出現,正是藍袍聖女給的那枚用來傳訊的法符:“這就是我同意藍袍聖女的原因,她想從我們這得到學院內部的消息,我們何不將計就計,將此令牌交給執法大殿的人,一來可以洗脫嫌疑….二來……”

說到這葉寒眼神微冷,不由得握緊了手中的傳訊法符,接着說道:“二來可以通過執法大殿的人打探一下輪迴王的消息,如果輪迴王沒有按照原來的計劃昏厥的話,那麼我們進入鬥戰神山之後可就是羊入虎穴,你們想好了嗎?”

葉寒轉身問道,因爲,如果輪迴王沒有昏厥的話,那麼他們四人的事情立刻就會昭告天下,到時候別說鬥戰學院,就是整個玄黃大陸上的人也會追殺他們,爲了諸神的傳承,就算是輪迴王出於私心想要獨吞,那麼也不會輕易的就放過他們。

“我們是兄弟,已經出生入死不止一次,葉寒你再說這種話可就說不過去了。”馬浩立刻雙目有些赤紅的說道。

“唉,我不是不相信你們,只是不想你們因爲我受到牽連,不過既然各位兄弟如此,那麼我們就賭一把,賭輪迴王昏厥!”葉寒堅定的說道,大步向前,開始前往鬥戰學院的方向。

而許然三人也是義無反顧的跟在後面,他們的確是在賭,賭輪迴王被龍象印記擊傷,到現在還沒有情形,按照小金人給葉寒傳遞的斷斷續續的意念,輪迴王想要徹底清醒,最起碼需要三百年,如果是真的話,那麼有了三百年的時間,葉寒他們到時候恐怕根本不需要在忌憚輪迴王了。

葉寒等人一路飛行,回到鬥戰學院的時候,只見許多內門弟子統統把守在外,防止任何人進入,而且護山大陣已經把整個鬥戰神山給徹底籠罩了起來,沒有鬥戰學院弟子身份令牌敢靠近強闖護山大陣立刻就要被擊殺。

“幾位師弟不知道我們學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長老們如此急切的召喚我等回山。”葉寒拿出身份令牌,接着送上十萬枚靈石,笑着對一名守衛山門的內門弟子問道。

“師兄客氣了,唉,其實我等也是不知。不過…….”得了葉寒的十萬枚靈石那內門弟子頓時知無不言,頓了頓有些謹慎的看了看四周緊接着微微靠近葉寒說道:“據說輪迴王不久前被不知名的絕世高手擊成重傷,現在還在重傷昏迷之中,而且院長下令,這段時間任何人不得進出,七十二聖子也從域外位面征戰之地返回,總之,我們鬥戰學院是發生了天大的事情,我看是要變天了。”

那名弟子有些感觸的繼續說道:“我們鬥戰學院在整個玄黃大陸上的勢力無所不知,但是現在卻有人敢在我們鬥戰學院之內擊傷輪迴王,而且事情發生的時候一點的線索都沒有,我們學院的大能使用先天推演之法想推算出兇手,但是根本沒有任何作用,不僅如此,幾位大長老因爲使用先天推演之法想要查出兇手據說還被反噬重傷。好了,幾位師兄,師弟知道的就是這麼多,幾位師兄快快進去吧,這段時間是特殊時期,否則我等也不好做。”

那名弟子說着葉寒四人點了點隨即一一拿出身份令牌識別時候,進入了鬥戰學院。

“葉寒,你說………”許然有些疑惑的問道。

“噓!”葉寒微微示意許然這個時候不要多言:“我們什麼也不知道,不過是出門做任務,後來遇到天蒼學院的弟子。”

許然三人聽了之後一臉餘悸,若是不小心說了出口,讓學院之中的大能用神念窺察到,那麼他們四人一個都別想逃。

葉寒剛剛進入鬥戰學院第一步,就微微感覺到有絕世高手在用神念掃射他們的全身上下。恐怕是天位境界的高手,等那高手確認無誤之後,葉寒纔開口說道。

“我剛剛之所以如此說,是因爲我們四人剛進入鬥戰學院就感覺到有一道絕世高手的神念在掃射我們的全身上下。”葉寒說着,不動聲色的在前面走着。

“嗯。”許然三人會意,點點頭不再說話。

四人一路上看到許許多多的從來沒有見過的弟子都出現在鬥戰學院之中,有些人是從外面趕回來的,有些人則是跟隨七十二聖子在域外位面征戰之地征戰了十幾年如今剛剛返回,總之,每個人的臉上臉色都不太好,如臨大敵,整個鬥戰學院都在一種緊張備戰的氣氛當中。

“難道他們真的沒有推算出我的存在?”葉寒有些不解的想着,他好像隱隱約約的想到了一些什麼。

但是好像是又沒有把握住要點,難道是……葉寒突然想到了一個事情。

這件事情也就是當年在屍魔山脈,葉寒剛剛離開定水城的時候,在山中遇到重傷的楊一峯。

當時自己擊傷了兜率宮五大聖子的分身,但是按理說他們回去之後應該會立刻推算。但是自從那件事情之後,葉寒安安靜靜的鬥戰學院之中,根本沒有兜率宮的人來找自己的麻煩,難道是……. “難道是我重生者的身份?不可能,我就算是重生者,但是我的軀體和精神意志已經來到了玄黃大陸,難道是?….”葉寒有些不敢想下去,他微微沉吟,在這種時候他不能不謹慎,最重要的是,他已經得罪了不少人,如果身份真的暴露的話,那麼後果可想而知。

可是先天推算之法明明可以預見未來,推算出種種跡象,但是到了葉寒這裏卻根本沒有任何作用。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