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2 日 0 Comments

陳鋒沒有矯情,曾經出身軍旅的他,要求的就是必殺,勝利!當下招呼了一下剩餘的三名同伴,同時從四個方面朝葉凡攻了過來。

葉凡冷笑一下,速度極快的晃向陳鋒,陳鋒下意識抵擋,誰知那匕首在他手中如同活了一般,在兩人相交的剎那,詭異的避過陳鋒的刀鋒,反而狠狠的掠向側方,陳鋒旁邊的同伴來不及躲閃,只能看着葉凡的匕首刺向腰側,鮮血四濺,陳鋒的同伴不甘心的軟軟倒地!

攻勢一緩,陳鋒跟他的夥伴看了一下倒地的同伴,都驚訝於葉凡變態的身手,僅僅一擊,就讓自己損失了一名戰友,簡直不可饒恕,隨即爆發出更強的戰意,再次衝向葉凡。

葉凡冷冷的掃了一眼陳鋒,沒有過多的停頓,同樣帶着一抹狠厲迎了上去。既然知道是太子的人,他沒有理由要放過,再說他的本意就是消耗太子的底子,打他的臉!

葉凡從來不是一個以德報怨的人,要不是在華夏或者說因爲自己身邊的一些人,以他的性子,早就提着刀殺向葉家了。

今天好容易找到了發泄口,沒有理由放過去。葉凡的心裏悶哼:“就當收利息了!”

“啪”又一次撞擊。

“撕拉!”衣服割裂的聲音。這一次葉凡受了點傷,他的後背斜斜的劃出一道傷口,對方畢竟是華夏堪稱兵王的人,饒是葉凡強悍,還是掛了彩。

今晚上一直期待葉凡受傷的李虎,終於看葉凡受了傷,竟然失控的喊道:“殺了他,殺了他!”

陳鋒不耐煩的看了一眼狀若瘋狂的李虎,沒有搭理,他也沒心情跟那個空閒搭理。

面前的葉凡實力超乎他的想象,雖然葉凡受了傷,可是自己的一名兄弟依舊被葉凡用力十足的掏心窩一腳踹的倒地不起,看着嘴角那烏黑的鮮血,顯然是心脈受損。

葉凡將已經碎裂的衣服脫下,活動了一下後背,那火辣辣的疼痛感,一直襲擾着他。

葉凡不在意的擦了把血汗,顯得更加炙熱:“戰吧!”

竟然主動的衝了上去,那飄忽的步伐,讓陳鋒吃盡了苦頭,再加上對方那首出神入化的匕首格鬥術,簡直讓陳鋒有種有力無處使的感覺。

軍刀與匕首在空中交錯而過,殺氣四溢,那凌冽森冷的氣息,讓人不寒而顫抖。

葉凡攻擊的頻率越來越快,陳鋒相反越打心越寒。當他跟葉凡又一次相撞時,陳鋒捨棄攻擊,狠狠的撞向葉凡,葉凡的匕首如同刺入一張白紙般,輕鬆的刺入陳鋒的身體。

陳鋒狠狠的抓住葉凡的胳膊,對着同伴吼道:“快動手!”

葉凡看了一眼陳鋒,眼神露出一絲詫異,隨即就是讚賞,不愧是華夏的軍人,爲了完成任務可以不惜一切代價,包括自己的生命。

但是緊緊這樣就能困住葉凡?看着同伴的軍刀已經狠狠劈下,死死抱着葉凡的陳鋒笑了,雖死猶如!

但下一秒他的臉色變的驚恐無比。

葉凡擰跨,右腿撐地,身體向左擰,小腿猛然發力,需要任何提前的運動的輔助,身體180度的旋轉,手臂向下方斜着劃出一道優美的弧線,而那小腿更是如同一道鞭子樣,狠狠抽打出去…..

陳鋒的同伴劃出一道優美的拋物線重重的落在地上,再無一絲聲息。

陳鋒雙眼瞪圓,爲什麼會這樣?葉凡的姿勢他很熟悉,那是泰拳裏面的殺招,可是,可是自己明明已經將他…….

看着躺了一地的同伴,陳鋒露出了一股死意,他感覺自己的生命力正在流失,雖然還有好多疑問,但無關緊要了!

葉凡雖然冷漠但還是說道:“你的戰友沒有死,我只是踢暈他了!剩下的都是重傷~”

陳鋒笑着閉上了眼睛,緩緩滑到,葉凡輕輕的將他放在地上,對於這樣的人,葉凡從不吝嗇他的敬意!

突然一股冷意直至的傳向葉凡的腦袋,下意識的往旁邊躲去!

“砰砰砰!”連續的槍聲響起!

葉凡悶哼一聲,還是大意了啊!

包廂內的女人,聽見槍響,下意識的都緊緊低身捂住頭,寧卿則毫不猶豫的就要往外跑,被流月給攔住,外面出現了槍聲,這個時候她再出去,無異於有極大的生命危險還有可能成爲葉凡的負擔。

同樣那巨大的槍聲讓在魅色外的人也聽見了,幾個看似頭頭的人的,紛紛讓自己的小弟準備好傢伙。

晚上接到老大的求救信號,他們都帶着自己的小弟趕了過來,不曾想大門被堵。這魅色的門,堪稱結實,弄了半天也沒弄開,只能在外面等着,這會聽到槍聲一個個呆不住了。

幾個人合力撞還是沒效果,也難怪畢竟是黑虎堂的重地,要是隨隨便便就能進來,他李虎還不早就被仇家滅了。

就在這時,無數倆輪胎與地面摩擦的刺耳聲音響起,

一陣有力的步伐傳來,一隊隊穿着作戰服端着突擊步槍的華夏軍人,昂然進場。

面對着森冷的槍管,所有黑虎堂的幫衆都傻了眼。

最前面一輛軍用越野車門打開,身穿軍裝的戰天一臉嚴肅的走了下來,掃視了一眼場面,冷冽的說道:“奉命抗暴,繳槍不殺!” 面對着一羣森冷的槍口,黑虎堂的幫衆一個個都有點膽怯。在華夏沒有多少人有膽子敢正面跟國家合法的暴力機構相抗衡。當然這隻限於腦子正常的人,一些熱血噴涌的騷年還是敢於嘗試的

一名留着雞冠發的騷年,很是囂張的擋在戰天的面前,45度角仰望天的欠湊模樣:“這位長官,我們兄弟只是過來聚聚會喝喝酒,這樣不犯法吧!”

看着這位熱血騷年的作爲,一些年長點的看起來有點資歷的黑虎堂頭目們,一個個轉過頭互相用眼神交流.

“這貨從哪兒冒出來的,是不是你的小弟?”

“尼瑪,老子小弟能這麼沒眼力架?”

“那這四逼青年到底是誰?”

熱血騷年顯然不知道,自己的看似熱血的以示忠心幫會的行爲,已經被成成爲傻X行爲了,趁戰天沒說話的功夫,還偷偷的給身後的一羣兄弟們露出一個得意洋洋的。

戰天陰沉的臉能滴出水來,看着面前的傻貨,心裏罵道:你丫是不是古惑仔看多了!看這位騷年的年紀,戰天沒有心思計較,一把推開,大步向前!

被推開的騷年沒有想到,自己會被無視,身後的傳來的嬉笑聲,讓他倍感顏面無光,腦子一熱直接掏出一把***,對着戰天就衝了上去。

戰天心很煩,要不是有人給傳個話,他戰天都不知道自家的掌上明珠被人給困住了,在華夏尤其是在燕京竟然還有人敢對戰家做這樣的事情,簡直是不知死活。

戰老爺子,怒氣沖天的說道:“打了一輩子的杖,連老首長都說了,誰敢沒給咱們面子,咱們就狠狠揍他孃的。老子就要仗勢欺人一回了,我倒要看看誰敢動我家的妞妞!”

戰老一句話,整個京畿衛戎的部隊都動員了起來。戰天起初很擔心自家妹子的安全,但是知道里面還有寧卿在的時候,鬆了一口氣,可是又多了一口怨氣,是對葉凡的怨氣。自從葉凡來了以後,自己的日子就沒平靜過,這次更厲害,連帶着還有他戰家的寶貝公主。

面對着騷年的熱血行爲,戰天毫不猶豫掏出了腰間的手槍,直直的對着騷年,大有你敢上前一步,我就敢開槍的氣勢。

那冰冷的鋼管散發着死亡的氣息,熱血騷年的頭腦總算開始冷卻了。

戰天不屑的笑了笑,給你一次機會,已經是天大的面子了,你以爲還會有這第二次機會。

就在這時,又傳來幾聲悶響,戰天神色一緊,他聽出來了,這是*****的聲音。

恰在此時,熱血騷年看見戰天的笑容,那熱血又開始上涌,那是嘲笑他的無能。戰天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的不屑笑容簡直就是拉仇恨的神器。

趁戰天愣神的時候,熱血騷年,毫不猶豫,勇敢無比的迎着衆人那吃驚無比的眼神,自己憤怒且自豪的對戰天刺了下去。

“砰”

子彈穿堂而過,接着帶着一絲血花從腦後直直飛出去。

熱血騷年的熱血變冷,一股股徹骨的冷意,不斷將他包圍,直至淹沒。

周圍人開始一步步頂着森冷的槍口,往前走,畢竟死的是自己的兄弟,這些人還是有點尿性的。士兵們雖然端着槍,但沒有接到命令,一個個只能往後退。

戰天充滿殺氣的,看着被自己擊斃的熱血騷年,沒有一絲憐憫,看着威逼的黑虎堂衆人厲聲喝道:“打開保險,敢上前一步者,就地開槍!”

“嘩啦啦”一陣自動步槍保險打開聲音響起。

一個個殺氣沖天,他們可是華夏的精銳軍人,你們有尿性,我們同樣有血性!

這個時候黑虎堂的衆人才總算搞清楚一個事實,自己面對的真的是一羣敢殺人的,殺神。

來到魅色門口,對着那扇緊閉的門,端起身旁戰士的突擊步槍,就是一梭子。硝煙過後,那堅實無比的大門已經殘破不堪,戰天一腳就將其踹飛。

身後一隊士兵,迅速的涌了進去。

真個魅色明亮無比,一股濃重血腥味混合着菸酒味引起腸胃的一陣陣翻涌。戰天下意識的皺了下鼻往二樓看去,吃了一驚!

葉凡有氣無力的靠在門口,嘴裏叼着一根快燃盡的香菸。赤果果的上身,能看見的槍傷好幾處,後背那明顯的斜斜刀口,還在流着鮮血。

滴滴答答的聲音,在空曠的房間裏清徹無比,細細望去那鮮血已經混合成了一股小小的溪流,從二樓往一樓不斷滴答。

戰天掃了一圈心下大驚,爲什麼沒有看見自家的公主?寧卿呢?怎麼就葉凡一個人!

聽見響動的葉凡早就看見了戰天的魁梧的身材,回想起剛纔的情景,不由的苦笑一下,自己今天真的差點就交待在這個小溝裏呀!

就在葉凡將陳鋒放倒在地的時候,身體本能的涌起強烈的危機感,葉凡下意識就往旁邊滾去,一連串的子彈在自己身後激射而出。

槍聲停下葉凡才停止戰術性躲避動作,李虎已經瘋狂無比的,拿着手槍大喊道:“還有能動就,就給老子開槍,把他殺了老子讓他做堂主,美女,金錢想要什麼,老子給什麼!”

葉凡今天給李虎的打擊太大了,自己手下的小弟傷亡殆盡,就連太子的人也折戟沉沙,他從未感到如此惶恐,那死亡的氣息將他緊緊籠罩有種要讓他窒息的錯覺,所以他必須要把葉凡殺死。

有些躺在地上裝死的人,聽見李虎的喊聲,一個個都瞪大了眼睛“動槍?!對啊,自己還有槍啊~!”

雖然葉凡那強大的實力令他們恐懼,可是功夫再高,速度再快能快過子彈的?

葉凡聽了李虎的話也是大吃一驚,雖然躺了一地的人,其實都還有口氣,葉凡根本就沒有下死手,這些天來他深刻的明白,在華夏隨意殺人是很危險的!

可是如果地上這些人真的沒人一把槍,那樂子就大了,畢竟他去紅粉人間的時候,可是清楚的知道,那守衛配的都有槍!

果然,本來應該倒在地上的人,一個個又都爬了起來,人數不多,當然算上手裏的武器也算是一個班的火力了!難怪黑虎堂能在燕京稱霸,隨隨便便拿出十杆槍的幫會,誰能惹得起又敢惹!

葉凡一聲冷笑,這些人拿槍的姿勢都不標準,他自信自己完全有能力在他們開槍的時候,將危險斬殺!

“咔嚓”

葉凡神色瞬間變得慘白,他身後包廂的門開了,而且他還知道,門後的人正是寧大小姐!

這聲開門如同一個信號,葉凡的瞳孔急劇收縮,他清楚的看見這些人肩膀肌肉牽扯到小臂,然後帶動着他們的食指,正緩緩回縮。

葉凡猛然躍起,一把將包廂門的帶死,在包廂門合閉的那絲光線裏,他看見那張傾城容貌裏,掛着一絲淚珠,那眼神充滿了擔憂不捨。

葉凡恍然間露出了一個笑容,光線合攏,容顏消失。

一面天堂,一面地獄。

一陣劈里啪啦如同爆竹般的聲響,在門後的寧卿,被流月按着頭死死的趴在地面上,身後長條沙發已經放到,韓幽倩跟戰明明以及還在昏睡的楊鐵心蜷縮在一起,一個個花容失色尖叫不已!

槍聲停止,包廂的門已經被子彈射出一個個大小不一的彈孔,門外的光線從洞孔裏射出一絲絲明亮的光線。

寧卿擡起頭,透過彈孔望去,沒有一個直立的身影,神色無比哀傷“流月姐,剛纔如果不是我開門的話,葉凡,葉凡是不是就能躲過去?是我害死了葉凡!”

流月不知道怎麼回答,寧卿出去也是因爲擔心葉凡安危,畢竟有人開槍了,誰能想到後面竟然有這麼多人正用槍對着葉凡?再說自己也有責任,假如自己堅持不讓寧卿出去,也不會有事!

剛纔那一幕那看見了,看似很長的時間,其實從葉凡暴起到關門到槍聲想起,根本沒有二秒的誤差,二秒鐘能做什麼?

二秒鐘就算你往旁邊滾能一口氣滾幾米?能躲過那麼多武器的射擊?流月自認做不到!

二秒鐘假如葉凡衝進來關上門,興許能逃過一劫,但是整個包廂的人都會處於對方的火力覆蓋中,尤其是離門口最近的人,絕無倖免。

葉凡是爲了保護她們,才做的犧牲。這一刻,流月對於葉凡的牴觸情緒已經沒有了,她心裏默唸假如你還活着,我一定會給你道歉! 兩秒鐘,對於其他人,只能是喝口水,說句話,關個門的時間!

對於葉凡來說,兩秒鐘就是活命的時間。

在關上包廂門的剎那,他用起全身的力量,彎着身子,持着匕首,走着蛇形路線;來躲避子彈射擊的線路,直至衝向持槍的人羣中。

槍聲不斷的想起,同樣不斷的人有人倒下,這次他沒有留手,一擊必殺!

槍聲停,除了葉凡沒人能站立,就連李虎,同樣被葉凡割斷了喉嚨。看着李虎那睜大雙眼的虎目,頗顯得有些死不瞑目的意味。

葉凡同樣也受到了極大的創傷,他是人不是神,硬是捱了幾槍!好在都不是致命的地方,可是打量的創傷,導致體內血液的急速流失讓他有一種無力感!

拿起早早放在地上的煙,菸蒂處早就被鮮血浸透,還有沒有燃盡,能抽上兩口!

葉凡咧着嘴笑笑自嘲道:“沒想到啊,技術越來越差!”深深的吸上一口煙,那混着血腥味的菸草味道,刺激着他微弱的神經!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