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2 日 0 Comments

飛僵王直接被吹翻了一個跟斗,不過他好在馬上安穩了下來,但是他的眼中充滿震驚,簡直不敢想象他的境界明明非常高超,為什麼卻會被吹飛,這簡直違反了修行的道理!

「很不可思議吧,為什麼一個真元八重天魂劫之境的你,卻比不過我一個真元三重天照幽之境的人。讓我來告訴你吧,這就是質與量的區別!」石昊淡淡的說道。

「真元四重天穴心之境,是把空間能量凝練成穴道之神,穴道之核心。真元五重天啟靈之境,是為自身生命核心進一步進化,升華,賦予生命之氣靈性。真元六重天歸一之境,這個境界是把一切生命精華進一步內斂,達到一氣可重生,這個境界甚至可以參破胎中之謎,進行重生輪迴之道。真元七重天魂動,更是感悟自己的靈魂,生命之氣的更深處是什麼,就是靈魂的構成。至於真元八重天的魂劫,更是不可思議,從虛無之中降下劫數,磨礪魂魄,難度如同身穿天涯山,魂度三途河,稍有不慎就是隕滅,不過一旦度過去就是海闊天空,更進一步,就是接觸到靈魂的深處,接觸到自身的神!」

這些修行的道理秘辛直接被石昊緩緩道出。這顯現出了他對修行的極大掌握。他偏過頭來,對著飛僵王。

「我說的不錯吧!那你知道為什麼我能夠一下子吹飛你嗎?這說明我的氣比你高深我五個境界的氣更為精純!」

「比我更精純,我不信!」飛僵王直接大吼了起來,他一個挺身,大跨步接近了石昊,一拳打出,風起雲湧!

這一拳之中,不斷有著怨靈嘶吼,哀嚎,這是飛僵王自身的穴道之神,穴道之心,而且他的氣勁非常詭異,忽左忽右,在迫近之中似乎都能自動尋找防禦最為薄弱的環節,這是氣勁的靈性。並且最為詭異的一點,那就是攻擊還未到臨,石昊的頭腦就是一陣陣暈眩,這是虛無之中對靈魂的攻擊,這也是超過石昊境界的攻擊手段。飛僵王這是想用境界硬生生的壓死石昊!

不過石昊不慌不忙,面對這種情況,他一臉平靜。在這平靜的面龐下,他的氣勁反而在不斷翻滾,似乎要翻出什麼新的東西。

那道光芒、混合著許許多多惡毒怨靈的一記攻擊,速度非常之快,一瞬之間就接近了石昊面前,他躲到哪裡這道攻擊就追到哪裡,根本跑不掉。這一章呢,是我想要說的一些話,每次我如果忙的要死沒有時間寫了,我通常都會發上去沒寫完的章節去騙更新天數,這種行為呢,說的難聽點是欺騙讀者,騙點擊,不過呢以後不會了,只有寫完了才發。輕狂先在這裡鞠躬道歉了,我會反省自己的。

接下來說我的書第八十四章這一章已經卡了好久了,我現在已經完全修改完成,重新上傳了,希望支持。

然後呢,馬上就端午節了,先給大家來個祝福。希望看我書的諸位都節日快樂!哈哈! 吼!

「飛僵王你就憑這個想要壓制我?不要太異想天開了!」石昊冷冷說道,他的身上逐漸不斷有氣勁在疊加,在增幅,在覆蓋,玄荒之力、蠻荒之力、大荒之力、幻荒之力,這四種截然不同而又互相補充的力量,不斷在他身上洶湧,來回激蕩,在他身體表面構築起了一道鋼鐵的防線。

他的力量和飛僵王的攻擊碰撞擠壓到了一起,卻是沒有絲毫爆炸發生,而是直接互相消泯,一切都無聲無息,但是兇險非常。

忽然,石昊身形一震,他的氣勁不斷抖動,一股明悟突然湧上了心頭。他的氣勢陡然一變,變得浩渺無垠,包容一切,又似乎高高在上,專門審判邪惡。

「哈哈哈哈!飛僵王多謝你的刺激,讓我才悟通了一個關鍵的道理,修為更進一步!天荒之力,湧現!」石昊嘴角儘是笑意,他的八荒之力每得到一個荒界的承認和加持,那立刻就是巨大的提升。

天荒!取的就是天意高高在上,生殺予奪盡在手中的含義。

石昊現在的武學修為之中,十魔亂世大法,之中的天魔的含義就是上天試道者。天,就應該是高高在上的,在天的面前,一切都是螻蟻,都要服從安排,否則就是毀滅。

天荒的力量,是天空一般的顏色,碧藍、純凈、博大,帶著不容忤逆的威嚴,刷刷刷的不斷從完美之精的空間通道之中湧出。這些力量直接一個猛子,如同乳燕穿林,匯入了石昊的真氣大海,讓他的荒之氣息更為的濃郁,顏色更為的混雜,愈發透露出一種朦朧朧的混沌之感。

瞬間場面上飛僵王還略微有的一些優勢立刻就被扳平,什麼妖魔鬼怪都要聽從天的指引,否則降下罪罰立刻就死亡。

石昊揮動拳頭,動筋、拔骨、壓髓,他的身軀轟隆隆的如同放入了許許多多炮仗,勁力徹底放開,

「你怎麼會有這麼強橫的勁力!這不是一個照幽之境的人應該擁有的!」飛僵王甚至顧不上吃驚,他的勁氣根本無法抵擋石昊的氣息入侵,他布置下的氣勁防禦網如同紙片一般脆弱,似乎被萬匹戰馬奔騰而過,碾壓,被石昊狠狠的撕裂。

「我的世界,是八荒。我的心意,是上天!」石昊再次一拳頭打出,他的拳勢宏大,帶動著氣流洶湧不斷,讓整片天地的空氣都不能吸進吞吐,這就是控制力,一個人從源頭上掐斷了人的必需養分之一氧氣之後,還有多少氣力可以調動?怕打不出多少記拳法,就會氣竭而亡。

不過飛僵王是殭屍,殭屍是根本不需要空氣氧氣的,這些撕裂一般的氣流,只能讓他的身形略微搖晃,而皮膚鱗甲颳得發出了金屬摩擦的聲音,非常刺耳。

滋啦!

飛僵王的鱗甲上竟然迸濺出了一絲火花,留下了一道白白的印記,飛僵王瞬間立刻後退,他狠狠的吞咽了一下口水,剛剛的那下還只是石昊的拳風,最後關頭他順勢一帶,巧妙的閃避了過去,如果那一拳打中了,飛僵王搖搖頭,感受到皮膚上刺骨的寒意,難以想象。

退?那我就讓你無路可退!

石昊是真正的得勢不饒人,一拳比一拳兇狠,一拳比一拳勢大力沉,即使是飛僵王滿身甲胄一般的鱗甲也不敢硬接石昊的拳頭。看到石昊兇狠的目光,如果硬碰硬,飛僵王甚至看到了自己勁斷骨折的下場。

轟轟轟轟轟!

石昊直接動用了自己全部的力量,勢要滅殺飛僵王。飛僵王也是分外無奈,從一開始石昊就是搶佔先機,搶了一口氣的時間,雖然飛僵王不用呼吸,但是真氣的調動也是需要一個短暫的停頓,石昊就是完全抓住了這個分外微小的破綻,步步緊逼飛僵王。

飛僵王被逼的滿頭是汗,他的面前全部都是石昊的拳影,如果這個時候飛僵王妄圖利用翅膀的優勢,轉身逃跑,那麼飛僵王絕對相信這些拳影,瞬間就會變成怒龍出海,萬炮齊射,那一個轉身的瞬間,就是自己的死期!

「天要罰你,就沒有任何逃避的手段。天要滅你,你就不會留下任何的痕迹。天要你死,你就不能不死!」石昊氣勢再提,上升到了一個極致。他的話語透露出自身強大的信心。

一拳!

這一拳之中,有著十魔亂世大法的影子,有著黑暗絞殺的影子,有著儒門正道的影子,更有著一絲絲方才飛僵王剛剛施展過的屍魔祖拳的影子!萬千武學融一體!

這怎麼可能!飛僵王不可思議,難道一個人在交手的瞬間就能偷學對方絕學,然後轉化自身,為自己武學增長?這簡直違反了定理!

這一拳就彷彿天在審判罪孽,天要天罰,天要滅世。

飛僵王簡直要吐血,這個關頭再不反擊就沒有機會了,一定會被連擊到死,不如反手一搏!

「屍魔祖拳,枯骨腐朽!」飛僵王狠狠的逆襲而上,他是不得不反抗!

噗!

飛僵王直接被腰斬!似乎在他的身軀體內直接安放了一顆巨大炸藥,然後引爆。身體徹底斷成兩截。

「我很後悔·····」飛僵王的上半身的腦袋突然緩緩的說出了一句話,然後他的眼睛就消失了光芒,失去了光澤。

後悔?當然後悔!

飛僵王萬分後悔為什麼不在石昊成長之前就徹底將他擊殺!他的分身雖然隕滅,但是臨死前傳來的信息還是讓他知道,殺他分身的就是這個年輕到驚人的小子!

不過當初靈潮過後,飛僵王還是抑制住了自己三臨焱石城的想法,因為靈潮過後再也沒有那種奇特的霧氣遮蔽天意的感應,他的實力在這片大陸上直接被限制住,難以發揮出來,而焱石城中還有一個石星宗,這才是最重要的。

如果不是飛僵王在這裡受到抑制,否則也不會這麼輕易就被石昊打死。石昊長舒了一口氣,彷彿清掉了一個毒瘤一般,心中儘是暢快。殺掉飛僵王,這是清除後患,否則石家面對靈潮的時候,飛僵王異軍突起,那簡直後果不堪設想。

家都不能安定,還談什麼修行? 殺掉飛僵王之後,石昊飛到那個屍窟洞口前,劈出數十記劈空掌,徹底將這個洞口掩埋,白僵、飛僵、毛僵什麼殭屍都沒有留下,完全的滅除後患。

這個石靈也是遵守承諾,也不敢反悔,在他們面前,石昊就是強者,反悔那是找死。石昊點點頭,讓他們自己出山去尋找石家加入。相信石家得到這些石靈的幫助之後,統治力和地位應該會更上一個台階,石家有石天榮掌權就可以了,自己並不需要太多費心。

石昊再次升空,飛向書心猿所指向的那個方向。

石昊越接近那個方向,空氣中就多一份熾熱與硫磺夾雜的味道。地面塊塊龜裂,一顆顆枯木在這裡生長,部分樹木之上還有火焰在燃燒。更加遠的地方,是一座火山,上面噗噗的冒著黑煙,石昊靈敏的聽覺甚至可以感受到其中岩漿鼓起一個個氣泡爆裂的聲音。

這裡是火的樂園。這裡是除了石靈之外又一通靈生物的樂園,火靈!

石昊皺了皺眉頭,這裡溫度非常高,空氣中彷彿煮沸開水散發的水蒸氣,平常人若是不把皮膚遮起來,那不過片刻就會被嚴重燙傷,渾身上下起水泡。但是這裡卻沒有生機存在的痕迹,彷彿火靈都離開了這個地方。

這怎麼可能?這些通靈生物一般都是不會輕易動身,巢穴都是經營許久,哪會徹底放棄,離開?石靈是有求於石昊,這才不得不放棄了自己的巢穴,加入石家。這些可是例外,那火靈跑去哪裡了?

石昊靠近這座活火山,腳面踏上火山口的邊緣,這些熾熱的氣息並不能傷害到他,一個呼吸,熱能留下補充自身,雜質卻全部帶走,他的身體內外已經分開,攝取營養、吸收養分、排除雜質,這些完全獨立自主,一股真氣在體內緩緩流動,真正達到了內煉一口氣的地步。

咦?有人類的氣息?

石昊輕易的發現了空氣中的一絲異樣,人類的氣息和火靈的氣息相差的非常巨大,像石昊這種感知力超強的人,只需要聞一聞、嗅一嗅立刻就能感覺得到。不過這股氣息非常的奇怪,熾熱的比火焰還要爆裂,這股氣息石昊攝取過來一點,纏繞到手指上,瞬間感覺到所有的熱浪都開始分開,似乎這股氣息的主人才是真正的火焰之靈,火焰之王。

石昊把手上的氣息散掉,反而更加的在意這股氣息,腳步不再停留,隨著這股氣息前行。

噔!

石昊進入了這座活火山的內部,他的腳剛剛踏上一塊內部吐出的岩石上,立刻下面的岩漿氣泡,一個個爆裂,點點岩漿甚至飛濺到了石昊腳旁。

這塊岩石不是天然生成的,而是有著充分人為的痕迹,石昊順路追蹤到了這裡。越是靠近,石昊越是震驚,他追蹤的到底是人還是火?

那股氣息,比腳底的岩漿還要熾熱,還要純正。石昊曾經見過狩日得到的火界之氣,那時候石昊就以為那是最精純的火焰了,但是現在他追蹤的這股氣息,還要超越狩日的火界之氣!

如果說狩日是火界之子,那麼這個人就是火焰之子!

轟!

石昊面前突然出現一陣火光,這是一個拳頭!

石昊一個側身,身法如龍如蛇,瞬間閃過,身體被擦了一個邊緣,皮膚瞬間漆黑如炭。不過石昊卻不在乎,皮膚自然顫抖,舊皮自然脫落,露出的事如嬰孩般順滑的新生皮膚。

「你,跟蹤我很久了。」一道聲音從深處傳來。聲音很深沉,但是卻是一個從一個年輕男子口中說出的。「本來任何人擅自追蹤我、窺視我,我都會直接一把火徹底燒死。直白的告訴你,我的身份血統比你這種凡人高超幾百倍、幾千倍,但是你的實力非常不錯,有資格做我的下屬。」

這個男子,如線條般修長的身材,丰神如玉,氣度十分不凡,渾身上下散發著一種高貴的氣息,一雙眸子在這活火山內部都閃閃生光,任何人對上他的眼睛都會不自覺的屈服,服軟。他十分的冷酷,話語絲毫不留情,更是看穿了石昊的實力,直接招攬。

對於這個年輕男子,石昊非常的不感冒。從他這個人的目光到話語,再到這個人,全身上下給石昊的感覺就不是十分舒服。他的目光,是審視。彷彿看待一個貨物一般的看待石昊。而且他的話語,一上來就是招攬,完全不問石昊的來路姓名,彷彿根本不感興趣,沒有任何意義,只有接受不接受,沒有第三種回答。完全的以自己為中心!

這個人不正常!石昊打定了主意。

想想看,哪有一個正常人一上來就問別人願不願意做我的手下。這名男子嘴角總是高高翹起,帶著一絲不屑的弧度,彷彿一位血統高貴的貴族,等著石昊的回答。

「不!當然不!你算是個什麼東西?直接找我談條件?」

傲!更傲!

石昊直接伸手掏了掏耳朵,其中的不屑只要不是瞎子就能看的出來,如果說對方是高貴的貴族式驕傲,那麼石昊就是地痞流氓的無賴,其效果簡直和破口大罵差不多。

「你!」那人臉色一黑,陰雲遍布,身旁的火焰氣流直接一個暴漲。「你這是在找死!」

他憤怒了,石昊這種人在他眼中那就是不識好歹!他的怒火直接引動了這座活火山之中的內部氣流,滾滾的熱浪直接一個照面拍向石昊。與此同時,火焰卻如絲如線,如靈蛇一般纏繞到了他的手指上,火苗舔舐他的手指,但是他的身體卻沒有一絲一毫的損傷,他的身體是真正的萬火不侵,是天生的火焰根骨。

「你就是傳說中的世家出來的弟子?是火焰世家?」石昊突然反問了一句。

「不錯!我就是火焰世家的火星原!」那人不自覺挺起了胸膛,非常的驕傲。臉上起了淡淡的笑意,這個小子知道了我是傳說之中的世家之子,會不會直接嚇破了膽?

火星原隨意里亂想,心中暢快。

「那真是讓我失望了,沒想到傳說之中存在的世家出來的弟子竟然是這樣一副德行,真是太失望了。」石昊揮揮手,一招「手揮琵琶」打出,卻是直接爆出了一陣十級大風,彷彿這個洞穴成了一個風箱,正在猛烈的推拉。什麼氣息熱浪,全部吹得一乾二淨。這是凡人之中的武學,但是石昊現在隨意出手就是翻天覆地的威力,根本不在乎武學出處。

武學,恰到好處才是真正境界的體現。現在石昊就是一個武學宗師,控制力度,勁道旋轉,氣息入勢,這些對他來說就是如同小孩子過家家一般的難度。

「什麼!」火星原瞪大了眼睛,從來沒有人這麼輕鬆的破解他的攻勢。這是什麼東西,是凡人之中的凡人才會運用的武學,對平常人是如同健身操一般的東西!

這種東西竟然就能破解他的火浪,他眨了眨眼睛,完全不能相信。

石昊一個跨步近身,動如綳弓,發如炸雷,剛猛爆裂八極拳!

轟轟轟轟!一連四拳,拳拳到肉!

石昊搖搖頭,這火星原雖然驚訝,但是反應也不慢,瞬間氣息護體,擋住了要害。不過這威力,可是絲毫不泄的全部擊打了出去。

煙塵散去,火星原露了出來。他表情十分痛苦,捂住腹部,宛若一個龍蝦一般把背部高高挺起,這時候的火星原哪裡還有半分貴族公子的風範?

八極拳!還是凡人的武術!文有太極安天下,武有八極定乾坤!

為什麼用八極拳,因為八極是四面八方極遠之處,對應八荒。他的八荒氣勁打起來,宏大、恢宏、浩渺,又和八極拳的剛猛爆裂十分符合。至於火星原,說實話,石昊就根本看不上他!

他也只夠當一下拳靶子而已。

ps:求支持啦,求票票撒 失望!

石昊收拳而立,心中儘是失望之意,雖然這火星原表現不錯,操控火焰如臂使指,靈活變化,已經算得上是天才水準,但是和石昊比起來簡直不要太大。石昊僅僅幾式八極拳,立刻就以力服人,剛猛爆裂的完全超出了火星原應付的極限。

噗!

這火星原直接噴出一口鮮血,不過這鮮血如同火焰,剛剛觸碰到地面,立馬就開始燃燒,開始蔓延。他的眼睛死死盯著石昊,有著毒蛇一般的怨毒,也有著不斷升騰的怒火,不過最深處還是一抹深深的驚懼。

「你死定了!竟然打了我,我們火家是不會饒恕你的!你這是在打我們火家的臉面!」火星原對著石昊咆哮,不過在石昊看來卻是有著幾分色厲內荏的味道。

「我應該怎麼說你好呢?愚蠢?本來你不說話,我還沒有動殺心,不過現在呢···」石昊越往後說,臉色愈發平靜,不過對面的火星原卻是感到越發的寒冷,感受到刺骨的寒意,他不禁打了個哆嗦。

「不不不!你不能殺我!我是火家的一名弟子,雖然地位不高,但是我們火家的每一名弟子的姓名都萬分重要,因為我們的血脈是獨有的。你殺了我,就是徹底和火家結仇!殺了我你不會有絲毫好處!反之,如果留我一條性命,我還可以向家族長老引見你,對你們這種天才來說,各種秘籍密法誘惑力非常巨大吧,我們火家從遠古傳承至今,不知藏了多少秘籍,留我姓名,你甚至有機會接觸到遠古秘籍!」這火星原思維也是敏捷,涉及到自家性命,他思考的飛快,連忙使出滑舌巧嘴,一番話說得滴水不漏。他的嘴角甚至露出了一絲微笑,這麼豐厚的條件,簡直沒有人不會答應。

平常人若是面對這種誘惑,早就按耐不住。想想書心猿這種存在,也不過是遠古秘籍之一罷了,但是火家的藏書閣、藏經界,絕對超級巨大,甚至比鴻升門的藏書閣也絲毫不遜色。在經海道藏之中遨遊,那是多麼令人遐想的一件事情?尤其是石昊這種類型的天才,正處於實力的爆發期,所需要的就是龐大的道藏,博覽群書,以前人智慧為自己找尋大道,甚至自身就能悟道,修為境界甚至不需要打理,就會自動成長。

甚至石昊暗暗猜測,書心猿就是曾經火焰世家的特殊藏書之一。

不過石昊是誰?他的眼界早已開拓,什麼書籍比得上那隻來歷不明的無良貓在身邊的指導?甚至石昊問出了超越自身境界的問題,狩日也能對答如流,表明了他對修行大道簡直無比透徹,但是狩日的境界修為卻是不是十分高超,甚至真的打起來還比不過石昊,彷彿一道看不見的封印完全抑制住了狩日的實力成長,他的實力被強制性的調整到和石昊一樣的水平線。

「可惜啊,你這些條件,換個人說不定都要求你了,但是可惜你偏偏遇到的是我!」石昊緩緩走到火星原面前,低下身子,在火星原耳邊輕輕說道。

「你!」火星原一下子嘴唇發青,眼神慌亂。「你還是想要殺我?」他的內心無比苦楚,口中彷彿含了個黃連,說不出話來。他真是沒想到石昊簡直油鹽不進,軟硬不吃。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