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8 日 0 Comments

說好的親舅舅,說好的統一戰線,說好的有事打你電話,全都不算數了?難道過了十八歲生日真的就是斷絕關係嗎?

又不是討要生活費。

至於嗎!

噘著嘴,氣呼呼的吹了吹劉海兒。

茶多魚怒喊一聲:「丟丟!龍丟丟!你丫跑哪兒去了!」

「回家!」

秦少的心尖狂妻 沒有絲毫回應。

茶多魚那條胖金魚,趁亂早就溜走玩耍去了,好不容易跑出來,不玩夠了,怎麼可能回家。

茶多魚的怒氣值已經頂到了嗓子眼,急需發泄,最後很不情願的點開唯一的『星標朋友』,發了六個字:「五分鐘,滾過來。」

秒回:「姑奶奶,您在哪兒啊,我正拉肚子呢。」

茶多魚:「四分鐘。」

秒回:「我錯了,馬上到,馬上到,您別走,千萬別走。」

茶多魚調出表情包,選了一坨翔,直接發了過去。

她最後聯繫的人叫范小猴,自己青梅竹馬兩小無猜的,最鐵男閨蜜。只是,早晨才剛剛吵過架,茶多魚發誓不再理他,這天明不過夜就給人家發微信。

尷尬!

丟人!

俗話說得好,誰先聯繫,誰就輸了。

這下可好,裡子面子全沒了,丟了夫人又折兵。

茶多魚越想越生氣,氣她唯一的親舅舅不靠譜,氣她的寵物沒良心。

范小猴來的比救護車都快,不到五分鐘,一輛純白色的小摩托就停在了榕城師範大學的門口。身穿白色襯衫,藍色牛仔褲,戴一黑框眼鏡,高高大大斯斯文文的少年,一路小跑就沖了過來,邊跑邊喘氣。

「姑奶奶,這麼晚了,您不在店裡待著,站在大街上幹嘛?多危險啊!你看那邊,都出車禍了。」范小猴指了指不遠處幾乎報廢的蘭博基尼。

「要你管。」茶多魚噘著嘴。

「好,好,不用我管,您說幹嘛就幹嘛,我陪著您。」范小猴已經看出來,茶多魚情緒不對,很生氣,有這種表情時,後果通常很嚴重。

「不用你陪著,幫我去辦件事。」茶多魚將手機扔給范小猴,「把最新的那段視頻鋪到網上,點擊刷高點,最好能上熱搜。」

停頓了一下,茶多魚又補充道:「我不點頭,不許別人刪。」

別看范小猴斯斯文文,在網路世界中那可是鼎鼎有名的高手,全球黑客界排名前三的猛人,別說是刷一條新聞,就是把扶桑的官網給黑了,也不是什麼難事。 黑夜給了人黑色的眼睛,有人尋找光明,有人無所適從。

天亮了。

安睡一夜的人,蘇醒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刷手機,不管是年輕人,還是老人,或者學生,刷朋友圈,刷頭條,刷抖音……然後,他們在不同的地方,不同的APP,看到了同一條視頻。

一輛紅色法拉利在師大門口撞死了一位女學生,然後肇事逃逸。視頻很清晰,不論是車牌號,還是司機的身材相貌,無碼超清。

不到半天時間,強大的網友就把事件的始末挖掘出來,開法拉利撞人的少年是榕城地產老總的二公子,案件半個月前就宣判了,證據不足,無法確認兇手。

現在好了,鐵證如山。

網路上掀起一股懲辦富二代的浪潮。

幾乎就在同一時間,榕城地產公關部就開始行動起來,可拿著錢卻找不到門路。明明掛在網上的視頻,不管找什麼公司,就是刪除不了。

老闆下了死命令,公關部只好多方求助,無意中聯繫到一個黑客圈的老炮兒,重金之下,終於答應嘗試一番。可不到半個小時,這人就把傭金一分不少的退了回來,留了一句話:「別刪了,誰都刪不了,上面有大聖的旗。」

范小猴在黑客圈的稱號就是大聖。

看過視頻的人越來越多,從榕城蔓延到江省,從江省蔓延到全國,半天就成了超級熱點,而視頻最後的一行字幕也被無數人傳頌:「答應你的事,我全力以赴。」

「兇手會得到應有的審判。」

「逝者。」

「請安息。」

這幾行字是茶多魚要求加的。

她能做的事情,已經做完,網路上的腥風血雨就跟她沒有關係了。她也不再關心,她是一名鬼神,她的職責是抓鬼,並不是破案。

人間的正義需要國家去伸張。

她,只管陰間的。

夜很長。

茶多魚睡的很晚。

因為她尋自己的寵物魚,尋了半宿,最後在一個廢棄垃圾場找到了龍丟丟,這條胖金魚竟然在跟一群野貓玩兒的不亦樂乎。

差點沒把茶多魚氣死。

一條夢想著魚躍龍門的金魚,一條非要姓龍的金魚,整天跟貓膩在一起,連回家的路都找不著,撒手就能丟。

茶多魚敢打賭:「一萬年,龍丟丟的夢想都實現不了。」

天亮的時候,茶多魚才睡著。

一覺便睡到了傍晚。

夕陽西下,紅霞漫天,火燒連雲。

茶多魚不是自然醒的,她是被餓醒的,肚子餓的咕咕叫。掙扎著起床,從冰箱里拿出來三兩五花肉餡,一塊冬瓜,一顆西紅柿。

肉餡化開,加上薑末、蒜末、鹽、醬油、香油、雞蛋、澱粉,攪拌均勻。燒開水,用勺子將肉餡做成球放入水中,等肉丸成形,放入冬瓜跟西紅柿。

冬瓜西紅柿肉丸湯,養生去火,深秋時節的最佳美食。

美美的吃完晚餐。

抓起鼾聲如雷的龍丟丟,塞進背包里,茶多魚直接就朝自己家的奈何茶店而去。

十八歲之前,茶店可以白天開張,十八歲之後,茶店就只能晚上營業了。

因為這奈何茶店裡,只賣凝神固本之茶,同時,承接獵鬼驅魔之業。

茶多魚是不用上大學的,她也考不上大學,從小學習古書,修鍊獵鬼之法,哪裡有時間溫習功課,能讀完高中已經是佛祖保佑了。

奈何茶店坐落在榕城老城區的西南角,店鋪很大,店門卻很小,門口掛著兩盞昏黃的油紙燈。

推開門,撲鼻而來的是一股濃郁的茶香。

這香味,濃郁中透著一股清淡,清淡中透著一股神秘,不似普通人喝的茶,因為這本身就超脫了茶的範疇。

店鋪分兩層,一層的位置對外開放,古色古香,整整三排木架,藏滿了一個個小方格,沒有標籤,也沒有記號,櫃檯上也沒有展示的成品茶葉,只有幾個很奇怪的標本。

標本下注著凝神、忘憂、孟婆等字樣。

可世間的茶,並沒有這些叫法。

店鋪的溫度很合宜,不冷不熱,而且非常乾淨,幾乎一塵不染,在店鋪正對門口的位置擺放著十三件古樸的器具。側方的牆上點著三盞油燈,燈芯筆直,火苗穩定,絲毫不見傾斜。

茶多魚將褲兜里的黑色匕首掏出來,直接放到十三件古器的旁邊,然後自己就坐到了店鋪中的躺椅上,輕輕的搖。

黑色匕首中很快便飄蕩出來一團鬼氣,匕首截留下一部分,其餘的全部飄進了這些古器之中。

儀式結束。

匕首自動返回茶多魚的懷裡,至於背包里的龍丟丟,依然是鼾聲如雷,身為一條魚,睡相竟醜陋到不可直視的地步。

門外又開始下雨。

門內的燈逐漸亮起來,暖暖的黃色,古色古香。

茶多魚給自己泡了一杯深綠色的茶,味道很苦,但喝下去非常提神,第一次值夜班,她不希望自己直接睡過去。

雨,一直沒有下大。

一個客人都沒有。

茶多魚很無聊的拿出手機。

待機屏幕上顯示,一條微信好友申請,七條簡訊。

先點開微信,申請添加好友的人,昵稱叫吾皇萬歲萬萬歲:「寶貝外甥女,昨天舅舅手抖,點錯了,沒想到會刪除你。加回來,加回來,有啥事兒需要幫忙,隨便說,隨便說。」

「呵呵。」

茶多魚冷笑一聲,直接無視。

點開簡訊,七條全是自己舅舅發過來的。

「昨天我去喝酒的事情,你是怎麼知道的?」

「你讓小猴子定了我手機的位置?」

「開個條件吧。」

「都說外甥女是貼心小棉襖,你連褲衩都不如。」

「魚死網破是最錯誤的選擇,咱倆和解吧。」

「非要相互傷害嗎?」

「臭丫頭,老子跟你拼了,你竟然全都告訴你舅媽了!」

茶多魚看了看最後一條簡訊,是一個小時之前發過來的,算算時間,估計舅舅已經受刑完畢,直接編了一條簡訊發過去:「還想不想要私房錢?電腦主機,魚缸珊瑚,書架左手第三層。」

「你要明白一件事情,我在你家寄養了五年,你對於我來說,就沒有秘密了。」

秒回。

就倆字兒:「條件。」

茶多魚:「123。」

秒回:「女人,不要太貪婪!」

茶多魚:「一個包包,兩頓大餐,三千塊錢。絕對物超所值,我的親舅舅,您看著選,私房錢還是123,十秒鐘考慮時間。」

九秒鐘之後:「123!算你狠!走著瞧!」

榕城靠海。

天氣說變就變,方才還是淅淅瀝瀝的小雨,這時候,忽然就陰雲密布,雷聲滾滾,不出片刻就是暴雨傾盆。

茶多魚喝完一杯凝神茶,窗外的天色就已經徹底黑下來。

朗月笑長空 龍丟丟依舊沒醒。

店鋪里安安靜靜。

氣氛並不恐怖,也不害怕,到是有些溫馨。茶多魚很小的時候就被告知,就算是百鬼夜行,自己家的奈何茶店也肯定不會被攻擊,因為這裡是百鬼禁地,沒有原因,反正就是沒鬼敢來。

進店的只能是人。

茶多魚手裡舉著一本咒法名錄,看的津津有味。

店門。

忽然被推開了。 奈何茶店的門口。

一個長發及腰的女孩,渾身透濕,小臉兒凍得紫青,雙眼通紅,牙齒緊緊地咬著嘴唇,狼狽的要死。

躺椅上的茶多魚,歪著腦袋一看,直接從躺椅上起身。

「童謠!」

「你怎麼來了?」

「下暴雨不打傘?」

「瘋了嗎?你這樣子會生病的。」

童謠是茶多魚的發小,小學跟初中的同班同學加同桌,那時候好的跟一個人似得。

沒問童謠為何這麼晚來找自己,茶多魚只是跑到門口,趕緊把她拽進店裡,然後找了塊干毛巾就開始給她擦頭髮,順便給她沏了一杯粉紅色的暖心茶。

茶水很燙。

茶多魚逼著童謠一口不剩的全喝了下去。

「什麼話都不要說,先去樓上換衣服,別感冒了,穿我的衣服,你知道在哪兒。」將童謠趕到樓上,茶多魚也沒心思看書了,角落裡的龍丟丟依然是鼾聲如雷。

五分鐘之後。

童謠從二樓走了下來,頭髮依然是濕漉漉的,臉色稍稍好了一點,可一樣是楚楚可憐,彷彿受了莫大的委屈。

「說說吧。」

「到底怎麼回事?」

「不要告訴我你失戀了。」 影帝的天價前妻 茶多魚的話剛說完,就發覺童謠的表情有些難堪,一捂臉,尷尬的撇了撇嘴。

果不其然!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