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0 Comments

不過是去一趟昀光神殿,這還代表不了什麼。結果未出之前,他絕不會輕易放棄。

「小傢伙,不管你想去哪,我都會守在你身邊的。」定定的望著少女,男人唇角微勾,邪魅的回答道。

他的這句回答頗有意味,似語帶雙關,除了蘇魅,其他三人都微微變了臉色。

這小子,竟然還沒有打消那些念頭!蘇朗聞言,恨恨的瞪了他一眼。不過為了自家女兒的安危,他到底沒有再呵斥他。

而秦御風與水清幽聞言,則若有所思起來。

難怪鎏金神主會那般維護她,原來是因為這個原因么。就不知道這丫頭跟昀光神主又是什麼關係,不但能直呼他的名諱,那日還當著眾人的面抱住了他。

「不僅是鎏金神主,我們也都會守在你身邊的。」唇邊勾起一抹戲謔,秦御風也跟著開口道。

沒想到這丫頭竟同時跟兩位神主都有了牽扯,有意思!

聽到這句話,風流塵斜斜的掃了他一眼。

「小傢伙,準備什麼時候出發?」沒有再多說什麼,他直接開口問道。

「兩個時辰后吧,你們可來得及。」蘇魅聞言,想了想后,如此答道。

蘇魅心中著急,自不想再耽擱下去。這兩個時辰的時間,便是留給他們做各項安排的。

四人對視了一眼后,點了點頭。

這種時候,時間可是極為寶貴的,因為誰都不知道魔祖什麼時候就會捲土重來。

留給他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他們得助這丫頭儘快成長起來才行。

「既如此,那兩個時辰后再集合吧。」蘇朗將時間定了下來。

秦御風和水清幽率先出了流光閣,蘇朗和風流塵還留在這裡。

蘇魅給兩人都檢查了一番,發現二人的傷勢依然不輕。

兩人本就傷得極重,這大半個月來因為擔心蘇魅的緣故,也沒時間專心閉關,因而傷勢並未癒合多少。

蘇魅檢查完后,不由得蹙起了眉來。

次神因體質特殊,並不容易受傷,但一旦受傷,卻比常人要難以恢復,因為丹藥對他們來說作用並不大。

他們要麼只能閉關,依靠自身的元力慢慢恢復,要不便是藉助真正的天材地寶,或是聚靈大陣來恢復。

這二人正是因為沒有時間閉關,傷勢才一直拖到了現在。 不知道混沌原力能否助人療傷?

蘇魅探查完兩人的傷勢后,如此想到。

她只用光系靈力替別人療過傷,還未曾直接使用過鴻蒙之力或混沌原力。

不過她直覺應該可以,畢竟這兩種力量要比單一的光系靈力更加強悍精純。尤其是混沌原力,更是具有極強的包容性。

「寶貝,爹爹沒事,只要再恢復幾日便能痊癒了。」見自家閨女雙眉微蹙,神色頗為凝重,蘇朗當即不在意的安慰道。

熬不過蘇魅的堅持,他只能讓她檢查一番。不過見她如此擔憂,蘇朗不禁有些後悔讓她檢查了。

聽見這番話,蘇魅可沒有感受到多少安慰。

輕掃了兩人一眼,她從空間內拿出了數十枚靈果及靈藥。

這些靈果和靈藥原本就有療傷的效果,經鴻蒙之力的長期蘊養,又沾上了混沌原力后,效果自然越發強悍了。

「神元果、修羅花——」

看見突然出現在桌上的靈果和靈藥,蘇朗吃了一驚。

不僅是他,風流塵的眸中也現出了一抹驚詫來。

讓兩人驚訝的不是她竟會有這些東西,而是這些靈果與靈藥,跟他們見過的很是不同。除了個頭要大上許多之外,這些寶貝的身上都散發著極強的元力波動。

「這是——混沌原力!」感應到這股波動,蘇朗頗為驚訝的開口道。

「爹爹,昀天幻器已經完成了轉換,裡面的鴻蒙之力全部化為了混沌原力。這些東西長在裡面,受其滋養,效果有了不小的提升,可以助人療傷。你們倆傷勢不輕,我想結合混沌原力,看能不能儘快修復,你們誰先來試試。」蘇魅開口解釋道。

原來如此!

聽到她的解釋,蘇朗很快就反應了過來。而風流塵聽到這裡,也明白了個七七八八。

原來小傢伙手中也有一件幻器!

毫無疑問,那定是蘇朗送給她的。而那件幻器因為她的緣故,空間內的元力都轉換成了混沌原力。

只是讓他一直不解的是,小傢伙何時變成了混沌之體。她之前不是雷、火雙系屬性么?

「寶貝,你才蘇醒過來,豈能耗力,還是乖乖休息吧。爹爹和這小子的傷自會處理,你就不要擔心了。」蘇朗反應過來后,當即開口拒絕道。

開玩笑,寶貝受了那麼重的傷,才剛剛蘇醒過來,哪能再讓她勞心勞力。

「伯父說得沒錯,小魅兒,我們的傷自會處理,你無需擔心。更何況,不是還有這些寶貝么,有了它們,我們定能好得更快。」風流塵聞言,也立馬開口道。

兩人開口拒絕,倒不是不相信她,而是在心疼她。

風流塵這次沒有再喚蘇朗為聖雷神主,而是直接喚出了更為親昵的稱呼——伯父,這也是在拉進雙方的距離。

聽到這稱呼,蘇朗哪能不明白他的心思,當即不以為然的撇了撇嘴。

臭小子,以為這樣自己便會接納他么,休想!

「我還沒那麼脆弱。」見兩人都拒絕了她,蘇魅不禁挑了挑眉。

「我才修成混沌之身,對混沌原力還不太熟悉,原本想借你們的傷勢驗證一下它的威力,沒想到你們都不願意。」掃了兩人一眼,她有些失望的開口道。 第1047章、事先通知的謀殺!

花有百樣紅,人與狗不同。

你給狗一根骨頭,狗就知道你對它好。

可是人不一樣,你憋著勁兒的給他丟骨頭——-他還以為你在侮辱他呢。

當然,這就是一比喻。要是在現實社會中你敢跟人面前丟骨頭,人非拿刀和你拚命不可。

我養的俏相公他黑化了 一開始秦洛對待伯爵確實是好言好氣的,臉上陪著笑,態度要多恭敬就有多恭敬。

沒辦法,姑姑還在人手裡呢。要不然以秦洛骨子裡的傲氣,他會給一沒他高沒他帥長相萎縮舉止猥瑣更重要的是兩人還是初次見面之前互不相識的外國小老頭好臉色?

可是,有句話是怎麼說的來著:蹬鼻子上臉。

你越是想討好他,儘快把事情給解決了。他越是拖著你穩著你折磨你煎熬你——-一個字,他就是要和你反著來。

秦洛同學終於拍案而起,黑著張俊臉和他攤牌了。

爺來是解決問題的,是來交換人質的,你把姑姑給我送來,我把玉女給你還回去——大家兩不相欠,就此了結。

當然,場面話是這麼說。了結肯定是不能就這麼了結的,秦洛同學也不是個喜歡吃虧的人。你派人來殺我,這事兒能就這麼了了?

可是,這老頭也不知道是不是吃錯了葯還是怎麼的,先是逼著秦洛賭牌,秦洛不小心贏了他,他又公報私仇說今天就此結束要秦洛先去干正事再回來交換人質——-

賭賭賭,賭你妹啊?

正事?換回姑姑就是最大的正事。

看到秦洛拍桌子,大洋馬的嘴巴詫異的張大成一個紅色的『O』型。模樣看起來有一種傻乎乎的性感味道。

她因為床上功夫了得而且喜歡玩重口味,算是這個小老頭的長期床伴。但是他們相識幾個月以來,還從來沒有看到有人敢在他面前拍桌子——連一個不恭敬的眼神都沒有。

這個年輕人——–他的倚仗是什麼?

捲髮男人的眉頭一皺,但是很快便舒展開來。

但是眼角一直在瞄著手裡拿這一把撲克牌的耶穌,顯然,他把耶穌當成自己的目標了。

耶穌了解秦洛的性格,也不了解。

他了解秦洛是因為他知道這傢伙『二』起來誰也擋不住。不了解的是——他不知道秦洛什麼時候犯『二』。

首當其衝的是伯爵。

畢竟,秦洛罵的是他,吼的是他,在場有決定權的人也是他。

他的一隻手揉捏著大洋馬的嫩#乳,即使格外的用力,大洋馬沉浸在秦洛拍桌子的震驚中也沒有感覺到痛感。另外一隻手的手指有節奏的敲擊著桌面,聲音沙啞的說道:「你知不知道—–很多年了,真的很多年了,我已經忘記了到底有多久,就像是一個世紀那樣漫長——就再也沒有人敢在我面前大吼大叫了。」

「關我屁事?」秦洛冷笑著說道。你嚇我兩句今天這事兒就了了?

「你很不錯。」伯爵說道。「知道我的身份還敢在我面前拍桌子——-你很不錯。」

伯爵指了指耶穌,說道:「他就不敢。」

耶穌咧開嘴巴笑笑,卻也沒有反駁。

他確實不敢。在歐洲,沒有人敢對伯爵拍桌子。

他不想死。幹嘛要招惹他?

「我要交換人質。現在。」秦洛以無比肯定的語氣說道。「我不是來美國打牌的,現在也沒心思去拯救中醫—–我需要看到我姑姑安全著。我不知道你們對待玉女是什麼樣的態度,但是我對我姑姑——-我一定要把她帶回去。」

「嘖嘖,好一番感人的傾訴,好一個真性情的男人。」伯爵拍手稱讚。

頓了頓后,斜眼撇著秦洛,反問道:「關我屁事?」

他在用秦洛剛才的話來回擊,而且——用的還挺順溜的。

「你到底想要什麼?」秦洛問道。不得不說,對付這個油鹽不進的小老頭兒他真是有點兒頭痛。如果有把槍的話,他真不介意把這小老頭的腦袋給打成爛泥。

耶穌有槍。

但是他一直到現在也沒有拔槍,只有一個理由可以解釋——-他沒有一擊必殺或者好幾擊必殺的把握。

他沒把握,所以才一直在等待。

「你知道我們為什麼讓你來美國交換人質嗎?」伯爵沒有回答秦洛的問題,卻反問了他另外一個問題。

「因為你們想殺我。」秦洛肯定的說道。

「不錯。」伯爵點頭。「鬼影和金童玉女三人去華夏,目標就是割下你的腦袋。沒想到的是,皇帝八大戰將已去三人竟然還沒有完成任務——我很好奇,也有人不放心,或者說是為了更加保險,所以要求你來美國。」

「不用懷疑,我們確實是為了殺你。而且,我們必定要把你留下來——-既然是這樣,你為什麼不先辦好自己手頭上的事情呢?譬如——去參加那個什麼傳統醫學大會?去為你的國家爭得榮譽。」

「你的意思是說——現在不殺我,是為了給我時間讓我處理後事。等到真正要交換人質的時候,就是我的死期?」秦洛譏笑著問道。

他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譏笑』,他清楚這個小老頭說的是真的。

他們的目的就是殺掉自己。而且,他毫不懷疑他們的人會再次失敗——甚至,他已經提前告訴你,我要殺掉你。你可以逃,也可以躲,但是,最終結果還是死亡。

這是多麼的狂妄自大驕傲自滿啊?

可是,就連秦洛自己——都不懷疑他說的話。

他的譏笑是無力的,因為人家說的是真的。只是為了——虛張聲勢的表明自己的強大吧。

「我以為我已經把話說的很清楚了。」伯爵笑著說道。「而且,現在不能把你殺掉我也很難過啊,畢竟,你在我面前拍了桌子,我的心裡也著實生氣——」

「我要是堅持現在交換呢?」秦洛問道。

伯爵那隻敲擊桌面的手指頭停止了,他化拳為掌,輕輕的往桌面上按下去。

砰——-

無端的,剛剛還好好的,看起來異常堅硬結實的大理石桌面轟然倒塌。

也不見他如何使力,甚至—–看起來根本就沒有用力。

可是,這桌面就是塌了。

他這一拍沒有秦洛那一拍氣勢足沒有秦洛那一拍聲音大,但是——效果天差地別。

嘩啦啦——-

桌子上的籌碼散落一地,氣得秦洛差點兒要罵娘。

誰家的孩子誰心痛,誰家的籌碼誰看重——合著這桌子上全都是我的錢,所以你這老不要臉的乾脆把桌子都給震碎了。

重生之巔峰強少 剛才我為什麼只拍桌子而不掀桌子?

——–那是因為我怕掀不起來。

「那又怎麼樣?」伯爵一臉傲氣的反問。「就憑你們倆個就想把我拿下?還是你覺得你們能夠改變什麼?耶穌的黃金手槍罕有敵手,現在倒是可以拔槍試試——-假如他有拔槍機會的話。」

秦洛站在那兒想了想——

然後一甩袖子,說道:「我們走。」

說完,舉步就往外走。

耶穌放下手裡的撲克牌快步跟上——-

走到門口,秦洛突然間停下了腳步。

跟在身後的耶穌立即停住,沒有說話,用眼神徵詢著秦洛。

只要他一聲令下,耶穌就準備持槍重新殺回去。

「籌碼拿了嗎?」秦洛問道。

耶穌一頓,說道:「沒來得及。」

神祕總裁,滾遠點! 「又不趕著回去吃飯,急什麼?」秦洛鬱悶的說道。自己不拿,那是為了表現自己男主角的氣節。你不拿——這不是傻逼嗎?

奪愛盛寵:老公低調點 「那我現在回去?」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