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6 日 0 Comments

只見爲首的是個女鬼,繡着紅色長龍的披風,無風鼓動,紅色如火,映襯的她如同魔域帝王,神威凜凜。

獨孤勝寒和十八戰將出現的一瞬,立刻將柳青天圍了起來。

趙天驕順勢一抓,將魅姬拉在了懷中,低頭問道:“沒事吧?柳青天有沒有欺負你?”

魅姬搖了搖頭:“沒有,計劃很是順利。”

柳青天一愣,怒道:“原來,你們這是早就設計好了的!周超超,你竟然背叛我,你……你說,你是不是柳青雷的人,明明有道源境的道行,卻是深藏不露,潛伏在我身邊,就是等着對我一擊必殺的一天吧!”

“你這想象力還真夠豐富的了,不屑網絡小說,都白瞎了你這腦洞。”趙天驕道:“隨你怎麼想,反正你今天死定了!”

獨孤勝寒問道:“主人,想要他怎麼死?”

循聲看去,柳青天見到獨孤勝寒的一瞬,目光立刻直了,呆呆的看着獨孤勝寒。

“美!太美了!這要是壓在身下……”

沒等柳青天說完,獨孤勝寒冷哼一聲,手一揮,十八戰將立刻朝着中間的柳青天衝了上去。

十八支鬼王槍一起揮動,刺向柳青天。

危機襲來,柳青天本能的回過神來,然後原地高高跳起,躲過了被刺成刺蝟的命運。

而後,柳青天順勢,落在了牆壁邊兒,一拳落下,將牆壁砸出個大窟窿出來。

“想殺我?別做夢了!”柳青天回過頭,傲然一笑,囂張道:“老子有魔尊道體,只要融合肉身,那就是金剛不壞,即便是仙境大佬,也休想傷我!”

說完,柳青天再次揮拳,將窟窿打的更大,然後就想鑽進去。

那魔尊道體,就在裏面的密室,不過,因爲時間緊急,柳青天無暇從正門進入,只能將牆壁砸壞。

見到這一幕,趙天驕自然也想到了這一點。

“攔住他!”趙天驕立刻道。

十八戰將齊齊大吼一聲,十八支鬼王槍宛若離弦利箭,夾帶着破空之聲,呼嘯而至。

若是柳青天執意鑽進去,後背定然會被鬼王槍刺中。

所以,柳青天沒有任何遲疑,轉過身再次打出一拳。

“都給我去死吧!”

這一拳上,覆蓋着一層金色的火焰,帶着灼熱的溫度,四周的空氣都被炙烤的變得扭曲起來,而附近的木質桌椅,被烤的都發出了噼啪之聲。

趙天驕見狀,立刻認出,這是三昧真火!

總裁你中招了 鬼王槍是黃金打造,而在無形之中,火克金。雖然鬼王槍是由火神祝融煉製出來的,但這火,也並非凡火,乃是三界之中至陽的三昧真火。

若是被這火觸碰到,鬼王槍即便不會被燒化,也會被燒的威力大損。

是以趙天驕宛若一顆離弦之箭,衝向了柳青天,同手,單手掐訣,施展出攝魂大法。

而趙天驕要攝取的,並非是誰的魂,而是手掌一抓間,十八支鬼王槍立刻倒退飛回,落在了趙天驕的手中。

與此同時,趙天驕另一隻手掐訣間,寒氣森然,只是片刻功夫,手掌就會一層寒霜覆蓋。

“寒冰碎魂掌!”

伴隨着趙天驕的一聲大吼,一拳一掌,頃刻間觸碰到了一起。

一個是至陽之火,一個是至陰寒冰,而雙方的道行都在道源境後期。

在這勢均力敵下,原本會爆發出極強的餘波,可是,就在即將接觸到的一瞬,趙天驕的手掌,陡然一變,抓在了柳青天的拳頭上,然後原地一轉,就將柳青天給輪到了另一邊。

“魅姬,快去!”趙天驕道。

魅姬會意,立刻鑽進了牆壁漏洞。

柳青天的魔尊道體就在裏面,因爲還差一點火候,使得柳青天並沒有急着與肉身融合,但這卻是被柳青雷知道了,所以雙方提前爆發了爭奪戰。

柳青天只在戰鬥的時候短暫融合,就是爲了將魔尊道體煉製的沒有一絲瑕疵,如此,才能發揮出最大的效果。

柳青天見魅姬鑽了進去,心裏咯噔一聲,那裏面可是他窮盡了半生,才煉製出的一尊道體啊,這要是被魅姬給融合了,那麼他在這場宗主爭奪戰裏面,就沒有任何倚仗了。

“小鬼你敢!”柳青天大吼一聲,就要掙脫趙天驕。

然而,趙天驕的手掌,就跟鐵鉗一般,牢牢的抓着他的拳頭。

另外,從手掌傳來的寒意,寒徹骨髓,直達肺腑,令得柳青天的身上,頓時覆蓋成了一層寒霜,最主要的是這,他的魂體彷彿被冰凍住了一般,只要一點外力的震盪,就會令他的魂體如破冰一般,炸裂開來!

“你……你到底是誰?”柳青天這一刻,絕對不相信自己的心腹手下週超超,有如此深厚的實力,和恐怖的術法。

雖然自己的寒冰掌,成功的凍住了對方的魂體。但是,手掌中傳來的火熱痛意,也不是蓋的,那可是三昧真火,灼燒出來的,好在,那火併不強烈,在寒冰的作用下,已經完全被撲滅了。

趙天驕見魅姬鑽了進去,心裏放鬆了一些,壞笑道:“那你聽好了,爺們是鬼軍天師,也是你惹不起的人!”

就在趙天驕想一巴掌捏碎柳青天的魂體時,突然的,從密室裏傳來了魅姬的驚呼聲,聲音之中,還帶着驚慌恐懼,以及痛苦聲。

“啊……怎麼……怎麼會這樣?”

趙天驕一驚,立刻喚出寧思靜,道:“快去裏面看看,魅姬怎麼了?”

趙天驕知道,血身能融合肉身,自然也能融合魂體。

魅姬丹田被毀,想要修補,需要他好好研究一番,但若是直接融合血身的話,那丹田就會在血身的作用下,直接被修補了。

而且,這麼一尊魔尊道體,若是被融合,魅姬即便沒了道行,可她的魂體,也會變得前所未有的強悍。

一巴掌拍死一個鬼身境道行的鬼修,也是輕而易舉。

所以,慕清幽纔打算讓魅姬鋌而走險,搏一場造化。

機緣擺在眼前,魅姬沒有理由放棄,哪怕要深入虎穴,她也要賭一把! 原以爲賭贏了,可誰知道,在融合的時候,竟然出現了意外。

在魅姬見到密室裏那盤膝坐着的血身時,心裏很是激動,一旦融合了血身,她的魂體就會變得無比強悍,到那個時候,即便依舊不是柳青天的對手,但也能噁心對方一番,也能僅憑魂體跟對方打鬥一番。

如此,才能抵消她之前被對方抱在懷裏的噁心感。

在最初融合的時候,很是順利,可突然的,那血身彷彿有了意識一般,竟然反過來要融合她。

這就好比,一個魂體要奪舍一具肉身,在進入肉身之後,才發現肉身內的魂體,強大無比,會反過頭來將外入之魂吞噬。

此刻,魅姬和血身,正是這種情況!

魅姬被血身融合!

聽到裏面傳來了魅姬的慘叫,趙天驕便立刻叫寧思靜過去看看。

還沒等寧思靜回話,柳青天忽然冷笑道:“這具血身的血,是取自上古魔尊,練出出來的魔尊道體,也具備了魔尊的一縷意識,我之所以沒有長久的融合,就是打算想要將魔尊的意識磨滅殆盡,讓血身徹底成爲無主之物,如此才能跟我完美的融合。”

“所以,我每次在融合之前,都會做些準備,就是要防止,被血身反噬。沒想到,哈哈哈……”柳青天哈哈大笑起來,道:“這小女鬼竟然自己找死,主動融合血身,現在,卻是被血身融合。不過,這樣也好,待將這小女鬼融合了,我就能施法,將小女鬼還有魔尊的意識抽出來,就可以永久的和血身融合了!”

聽了柳青天的話,趙天驕心裏咯噔一聲,雙目微眯,拉着柳青天,寒聲問道:“說,到底怎樣,才能讓魅姬脫險?”

“你若不說,爺們震碎了你的魂!”說話間,趙天驕的手,略微使力。

使得柳青天被抓着的拳頭,感覺要被捏碎了一般,連帶着魂體,也有了種隨時會碎裂的可能。

從核爆中走出的強者 柳青天嚇得說話都不利索了。道:“慢慢……慢着……這個我……我也無能爲力,一切都……都要看她自己……”

“這麼說沒辦法挽救了?”趙天驕目中殺機一閃,道:“那你也沒有任何存在的必要了!”

“不要啊……”柳青天嚇得魂飛天外,然而不等他繼續求饒,拳頭上傳來一股大力,直達靈魂深處,令他魂體頃刻間炸裂開來,更是將肉身,也給崩壞了。

宛若被炸彈炸到了一般,血肉橫飛,如雨點一般,場面極其慘烈。

解決了柳青天,趙天驕帶着獨孤勝寒,連忙進入了密室。

寧思靜回過頭,道:“天師,魅姬已經被血身融合了!”

此刻的血身,模樣大變,從最開始的血紅人形,逐漸的變成了一個女人,而且還是非常漂亮,媚態橫生的女人。

這赫然便是,魅姬的模樣!

不過,她的眼神非常冰冷,似沒有任何情感,還非常冷漠。

被她目光一掃,便會有種汗毛倒豎的感覺。

“魅姬!” 嫡女謀嫁:大魔王,要嬌寵! 趙天驕緩緩走去。

寧思靜一把將他拉住,搖頭道:“魅姬已經不是魅姬了!天師,不要過去,危險啊!”

“嗬嗬……”‘魅姬’發出陰森的笑聲,目光冰寒的掃視了一圈,然後飄飛而起,衝着趙天驕飛了過來。

“休要傷我主人!”獨孤勝寒嬌叱一聲,長髮飛揚,自動的,落下一個白色的髮絲,纏繞在了‘魅姬’的脖子上。

白色的髮絲,是獨孤勝寒真龍九變的第一變……歲月變。

以往使用,每每都能出其不意,無往不利。

然而,這一次卻是沒有絲毫效果。

獨孤勝寒抽出勝寒劍,刺向血身。

血身不躲不避,只聽噹啷一聲,發出金鐵交鳴的脆響。

“魅姬!”趙天驕不死心,再次叫了一聲。

血身落地,冷冷的看了眼趙天驕,一個男子的聲音,漠然道:“本尊,無涯。今,重見天日,必屠戮蒼生!”

說完之後,血身無涯猖狂大笑,然後再次拔地而起,衝向趙天驕。

這血身無涯,宛若金剛不壞,刀槍不入,術法對他也沒有絲毫的傷害效果。

而趙天驕這邊,有獨孤勝寒帶領的十八戰將,戰力滔天,一時間,雙方僵持住了。

房間裏的動靜,也是早就驚動了外面。

柳清泉帶着人衝了進來,見到滿地狼藉,不見柳青天,大驚失色。

而當他見到趙天驕的時候,仇人見面,分外眼紅,不管三七二十一,帶着數十人就加入了戰團。

原本趙天驕和獨孤勝寒,帶着十八戰將,和血身無涯,還能周旋一二。

但柳清泉帶人殺進來之後,這些人的道行雖然不高,但架不住人多,而且還都是在外面搞偷襲。

一個血身無涯,速度快,刀槍不入,術法沒用,出手狠辣,力大無窮,饒是鬼軍最強的隊伍,加上趙天驕,也是陷入了焦灼狀態。

可突然有數十人偷襲,這就讓鬼軍應對的時候,就有些捉襟見肘了。

雖然那些人的攻擊,對他們造成的傷害不大,但螞蟻多了,還能咬死大象呢。

使得趙天驕和鬼軍的情況,立刻變得險峻起來。

趙天驕立刻給在第三層的慕清幽傳音。

不一會,肉肉便帶着她的手下,還有慕清幽一起殺了上來。

同一時間,趙天驕將域界內的十二金釵,還有李芷晴以及她的手下,姽嫿和樂夫人,也都喚了出來。

有了鬼軍大部隊的加入,柳清泉等人,立刻死傷過半。

不過,這第二層本就是柳青天和柳清泉他們哥幾個的,弟子數百,死傷一部分,但卻有源源不斷的弟子加入戰團。

一時間,第二層人鬼交戰,殺聲震天,場面混亂到了極點。

而趙天驕依舊帶着獨孤勝寒和十八戰將,與血身無涯僵持着。

第二層的動靜,很快的便驚動了第一層。

此刻,一箇中年男子,站在第一層的眺望臺,看着第二層的混戰,微微皺起了眉頭。

這個男人相貌清秀,氣質儒雅,但眉宇之間,卻是帶着一股不怒自威的氣勢。

而他,正是邪皇宗宗主,柳青雷!

也是柳青天以及柳清泉的堂弟!

因爲他天賦過高,所以繼任了這一代的宗主。 柳青雷微微皺眉,沒有說話。

而他身邊的右護法。則是開口道:“宗主,會不會是柳青天見供不上來,所以在下面上演了一處苦肉計,好讓我們下去?”

“不像。”柳青雷微微搖了搖頭,道:“下面鬼氣滔天,殺機沸騰,明顯是人與鬼在激烈的戰鬥。據我所知,柳青天雖然喜好女鬼,但玩膩之後,都會毫不猶豫的拋棄,絕對不會留着。”

“而他也並非擅長養鬼,這下面的羣鬼,絕對不是宗門內的。”柳青雷斷定道。

左護法道:“這麼說的,這些鬼,要麼是來幫我們的,要麼就是和柳青天有仇,這是來尋仇來了。”

柳青雷沉吟片刻,嘴角露出一抹微笑,道:“不管怎麼說,柳青天遇到如此勁敵,對我們來說,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是一個能聯手滅殺柳青天的機會!”

“傳我口諭,調集二十精銳,我要親自下去,肅清宗門內的叛徒!”柳青雷道。

左右護法,則是有些擔憂,紛紛請纓道:“宗主,下面形勢不明,您身份尊貴,不能貿然冒險,還是讓我們下去吧!”

“兩位護法放心,我有傳承血身,不會有危險的。”柳青雷道。

很快,二十精銳便來到近前,柳青雷帶人便去了第二層。

“柳青天,你身爲邪皇宗大長老,卻要以下犯上,此等大逆不道之舉,其罪當誅。今天,我柳青雷便以宗主之名,將你滅殺,以正宗門門規!”柳青雷一邊大義凜然道,一邊衝進了房間裏。

趙天驕聽到柳青雷來了,還義正言辭的說了這番話,有些無語。

那柳青天都已經死了,等你滅殺,黃花菜都涼了。

不過,不管是柳青雷還是柳清泉等人,都不知道柳青天已經死了。

自從爆發大戰之後,柳滿香便被高春和護着,躲在了一旁。

此刻聽到了柳青雷的話,柳滿香很是激動,想衝出人羣,去找自己老爹。

然而,原本較大的房間,此刻被人和鬼充滿,顯得擁擠不堪,她根本出不去。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