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5 日 0 Comments

“胡將軍,宛城可留了多少人馬防守?”樂進問道。

被樂進這麼一問,胡車兒更加的不爽了,宛城的事情還輪不到你樂進插手詢問,何況宛城城防如此堅固,根本就不可能被攻破,胡車兒沉聲道:“宛城的事情就不要樂將軍操心了,我自有分寸。”

樂進一愣,立刻明白過來,胡車兒十分自負,從來就沒把別人放在眼裏,看樣子,宛城的人馬盡數被他帶出來了,樂進總覺得事情有古怪。

劉修能夠如此淡定,十有**有什麼隱祕的招數,樂進心裏的不安十分的強烈,但是又說不上來。

“胡將軍,先不說宛城的事了,如今你我大軍匯合,足有近萬人馬,劉修只有幾千人守着如此殘破的小城,只要我們合理圍攻,必可一舉拿下,免得夜長夢多。”樂進直接無視了胡車兒不滿,建議道,在他看來只要擊破劉修軍隊,拿下劉修,就不會發生變數了。

胡車兒的臉色這纔好看一些,不過也覺得樂進的建議不錯,只要拿下劉修,必然是大功一件,他胡車兒的功勞是首功,畢竟這是在宛城的地盤。

“好,就依樂將軍之言吧,不過讓我先吃些酒肉補充些體力再戰也不遲。”胡車兒實在是又累又餓,都快雙眼冒金星了。

劉修看到樂進與胡車兒匯合之後,並沒有撤兵的意思,就看到胡車兒下馬開始吃喝,似乎不肯罷休,還有一戰的架勢。

劉修知道事情還沒有完,不知道魏延有沒有把宛城攻打下來,此時劉修只能把所有的希望都寄託在魏延的身上了。

“主公。”就在這個時候,龐統巡視完城防之後,走到劉修身邊,叫了一聲。

“呵呵,士元啊。”劉修笑了一聲,以掩蓋其內心的緊張。

“不用擔心,我們的計策萬無一失,目前十分的順利,相信文長可以順利的拿下宛城的,或許別人不相信,但是我相信,因爲我親眼看到主公發明的炸藥包的威力,有如此武器,再堅固的城池也攻無不克。”龐統信心十足,一dian也不擔心。

“如今我們的口糧也用完了,宛城必須拿下。”劉修目光堅定的說道。

“恩,呵呵,元直與子仲二人一直都追問我接下來該怎麼辦,他們心裏沒底啊,哈哈。”龐統大笑道。

“哈哈,因爲他不知道我們有祕密武器,此事情絕對不能透露給任何人,你雖然與元直是好友,然而各爲其主,說不得將來劉備還是我們的勁敵,如果讓諸葛亮知道此事,他們必然會對我們的武器有所防備。”劉修嚴肅道。

“我知道,狼牙營的將士們也早就已經下了封口的命令,主公儘管放心。”龐統說道。 約莫一個時辰之後,樂進與胡車兒的兵馬終於整合在了一起,此時就陳列在望山聚城外,他們準備一舉拿下劉修所率領的幾千人馬。

現在已經是子時五刻。

“哈哈,劉修出來投降吧,現在我們有一萬大軍,如果你現在投降,可以饒你不死。”胡車兒在城下叫道。

雁歸紅樓 劉修看着胡車兒小人得志的嘴臉就是一陣無語。

“胡將軍,說好了明天再戰的啊,你自己吃飽喝足了,難道就不顧將士的死活嗎,不要忘了他們還餓着肚子呢。”劉修說道。

聽到劉修的話,胡車兒和樂進的臉色都是一變,這句話太誅心了。

果然劉修的話剛說完,就看到對面的曹兵開始晃動了起來,嘈雜了起來,這些士卒此時本來就空着肚子,強打着精神,勉強還有dian鬥志,劉修看似無意的一句話,卻是輕巧的給胡車兒扣上了一ding不顧手下死活的將領,試問有這樣的將領,誰還願意爲你賣命呢。

眼看曹兵就要渙散,胡車兒與樂進臉色都是十分的難堪,此時除了讓士卒吃飯外,別無他法了,可是又不能就地埋鍋造飯,要防備劉修突然襲擊。

“撤軍吧。”樂進嘆息一聲道,他沒想到劉修這麼厲害,一言退萬敵,雖然是被迫的。

胡車兒也是有dian不甘心,但是沒有辦法,作爲武將當然知道軍心的重要性。

“那就撤吧。”胡車兒咬咬牙,而後狠狠的颳了站在城頭的劉修一眼。

看到對方有撤軍的跡象,劉修的心裏一喜,連他都沒想到自己隨口的一句話竟然起到了這麼大效果,不過想了想劉修就明白了,這只是自己的話說的合乎時宜罷了,因爲此時的對方的士卒正是飢餓的時候,也許換個時間段這句話就沒有效果了。

看到胡車兒與樂進調轉馬頭,然而大喝一聲:“撤軍回城,明日再戰。”

“哈哈,胡將軍,樂將軍,怎麼不打了,劉某還意猶未盡呢。”劉修哈哈大笑,話語毫不掩飾嘲諷之意。

“哼,明日再戰,希望明日你還能笑得出來。”胡車兒咬牙切齒道。

劉修輕蔑道:“明日又如何,明日你別當縮頭烏龜,不敢出來了。”

“你說什麼!”胡車兒的臉色大變,頓時氣血上涌,一轉馬頭,大刀一提就要上前。

樂進見狀,臉色也是一變,立刻攔住了胡車兒,說道:“將軍,莫要上了劉修的當,他是故意用言語激你呢,如今人心渙散,不宜再戰,於我軍不利,不如好好休息一晚,明日再戰不遲,到時候有一萬大軍在此,劉修插翅難飛。”

樂進的話立刻提醒了胡車兒,胡車兒立刻清醒了過來,冷喝道:“庶子小兒,晚上洗乾淨脖子,等着你爺爺明日來取你狗命。”

劉修本來就是激將一下胡車兒的,本意是儘量爲魏延拖延時間,沒想到自己的用意被樂進識破了,劉修苦笑着搖搖頭,此時他希望魏延已經拿下宛城了,如果等到胡車兒大軍回去,魏延還沒拿下宛城,就大事不妙了。

就在這個時候,老遠地方數騎飛奔而來。

聽到馬蹄聲,胡車兒與樂進的臉色大變,瞬間慘無人色,似乎隱隱猜到了什麼。

四五個人騎着戰馬,走到胡車兒面前,其中一個身穿鎧甲的大漢抱拳道:“將軍,大事不好了。”

“怎麼回事?”胡車兒與樂進同時大驚失色,異口同聲驚呼道,因爲他們已經從來人的臉上讀到了一些不願意相信的信息。

“到底是怎麼回事,我記得你,你是宛城南門的守城屯將,不好好守城,爲何會在此?”胡車兒呵斥道。

屯將面露悲色,說道:“啓稟將軍,敵人從東西北三門同時發動攻城,不出一刻鐘,三門同時失守了。”

“怎麼可能,宛城防禦牢固,即便大軍不在城內,你們也不應該這麼快就將宛城失守,快說敵人到底有多少人?”樂進此時也顧不上其他,瞠目而視,彷彿要一口吃掉對方一樣。

“敵人不下萬人。”屯將說道。

當然屯將根據自己的判斷說出一個大概的數字,如果沒有萬人,宛城根本就不可能這麼快失守。

“不可能,劉修根本就沒有這麼多人,除了留守涅陽的人馬,這裏的人馬已經是劉修的全部實力了,而且其中的三千人還是劉備借與劉修的,上萬大軍是從何而來。”樂進連忙搖頭,打死他也不相信會有這麼多人。

“末將沒有說謊,身邊的兄弟們都知道,三面都是喊殺聲,看樣子人數不下萬人。”屯將說道。

同時與屯將一起來的其他士卒也是連忙出聲附和。

屯將的聲音很大,以至於在場的所有士卒都是聽得清清楚楚,而胡車兒軍中的大部分士卒都是宛城本地人,如今聽到宛城失守,立刻躁動起來,有些人甚至開始痛苦起來。

“這可怎麼辦,我的老母親還在城內呢。”一個小兵目光呆滯,喃喃自語道。

“我的妻兒也在城中,我要回去救他們,我要回去救他們。”另外一個小兵突然放聲大哭,瘋了似的向宛城方向跑去。

“我也要回去,我母親眼睛都看不見了,沒有人照顧……。”

“我的妻子很漂亮,萬一被……。”

眼看人心就要亂,胡車兒已經不知所措了,畢竟宛城在自己的手裏失守了,主公怪罪下來,自己必當承擔全部責任。

關鍵時候,樂進急中生智,大喝一聲道:“爾等妖言惑衆,霍亂軍心,來人,將他們拿下,就地正法。”

樂進一邊說,一邊已經手起刀落,在屯將驚恐的眼神中,一刀將其首級斬於馬下。

其他幾個士卒也被樂進的親兵亂槍捅死。

直到此時胡車兒才驚醒過來,冷汗連連,感激的看了一眼樂進,要不是樂進頭腦冷靜,恐怕就要釀成不可挽回的後果了。

“將士們,大將不要慌亂,宛城防禦牢固,根本就不會攻破,他們是敵人的奸細,目的就是爲了擾亂軍心,如今已經被我斬於馬下,如果有誰再輕信謠言,便於此下場一樣。”樂進聲音滾滾,立刻將軍心堪堪的穩住,不至於立刻奔潰。

“樂將軍,現在該如何是好?”胡車兒悄聲問道。 宛城的失守,已經讓胡車兒徹底沒有了主意,他只能將希望放到樂進的身上了。

樂進並沒有顯得慌亂,因爲他知道此事是關鍵時候,主將絕對不能亂,不能走錯一步,一步錯將會步步錯,現在關鍵是將損失降到最低,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片刻之後,樂進沉着道:“當務之急,是趕快撤退,既然宛城已經失守,對方肯定會想到我們回援,所以必定有所防備,以疲憊之師攻打有備之師,實爲不智,不若暫時放棄宛城,南下與夏侯將軍匯合,然後再做打算。”

“好,就依樂將軍之言。”胡車兒說道。

樂進瞥了一眼,望山聚城,眉頭一皺,此時他最怕的就是在撤軍的時候,劉修會率軍出城追擊,因爲現在的軍心不穩,士卒全無鬥志,情緒低落,如果劉修追擊,則必然潰敗。

“事不宜遲。”樂進一聲大喝,率先撤退。

劉修將這一切都看在眼底,心底冷笑,從對方凌亂的陣型,以及剛纔有人被斬殺的情形來看,對方軍中肯定出了什麼大事情了,此時在劉修看來唯一的大事就是宛城被攻擊的消息已經傳到他們的耳中,而且貌似對他們還是不利的消息,對敵人不利,那對自己肯定就是好消息了。

“子仲,元直,立刻整備人馬,準備出城追擊敵軍。”劉修說道。

糜竺與徐庶也一直在劉修身邊,突然聽到劉修的話爲之一怔,隨即滿臉的不解已經不可置信。

“劉太守,你說笑吧,曹兵有上萬人馬,我們追擊不是羊入虎口嗎。”糜竺冷冷道。

劉修沒有在意糜竺的質問,而是看向了徐庶,他知道以徐庶的眼見應該能夠判斷出對方軍營的怪異現象。

果然徐庶眉頭一皺道:“看對方混亂的陣型,如果此時出擊,也許是不錯的選擇,不過也保不準是對方故意這樣給我們看,讓我們追擊,然後再伏擊我們。”

“呵呵,糜竺將軍,你只且去追擊,必然能夠將敵人擊潰。”劉修自信的說道。

糜竺還在猶豫,徐庶也不好說什麼,畢竟他是副將,要聽命於糜竺。

劉修看在眼裏,搖了搖頭,對方明顯是不信任自己,而如果沒有糜竺的同意,劉備三千人馬其實劉修自己的無法調動的。

“漢升何在。”劉修沉聲道。

“末將在。”片刻之後,黃忠走到劉修面前,抱拳道。

“整備人馬,準備追擊。”劉修命令道。

“諾。”黃忠二話不說就應諾下來,雖然黃忠經過奮戰,身心疲憊,但是劉修有命令,他必須要遵從。

糜竺和徐庶被劉修的話驚呆了,劉修只有一千人馬,換句話說,自己的三千人馬不出城的話,黃忠就只有一千人馬才能夠調度。

而用一千人馬去追擊上萬人,劉修是不是瘋了。

“劉太守,三思啊。”徐庶勸道,在他看來,劉修太冒險了。

“呵呵,元直不用勸了,我已經三思過了,此番前去追擊,必然凱旋。”劉修十分的自信說道。

看到劉修如此胸有成竹,徐庶也不好再說什麼,畢竟對方是太守,有權決定任何事情,何況自己也並不是他的下屬,不便再諫言。

說完劉修一甩披風,走下城去,看樣子是要親自出戰。

龐統一看,大驚,連忙跑到劉修跟前說道:“主公何必親自冒險呢,由漢升前去足以。”

劉修大方一笑道“士元放心,我自有分寸,此番士卒經過連日行軍和大戰,現在已然疲憊,只有我親自出戰方可提升將士們的士氣。”

“可是……。”

“士元,不必多言,我意已決。”說完劉修跨上戰馬,而以前士卒早已經整裝待發,看到主公親自出戰,士氣立刻提振了起來。

城頭上的徐庶看了一眼劉修,目光復雜,他對劉修的勇氣十分的讚賞,作爲一方太守,甘願冒險以身作則,實難可貴。

徐庶嘆了口氣,看向糜竺。

糜竺自然知道徐庶的意思,嘆道:“也罷,主公命我全權聽從劉修的命令,我不能違抗主公的命令,這就去整軍隨劉太守出發。”

劉修見糜竺同意與自己一起追擊,臉上露出了笑容,心裏卻道終究還是沒有自己人用起來順手啊。

“將士們,宛城已經被我軍攻破,敵人就在眼前,無家可歸,士氣低落,建功立業,就在今日。”劉修大喝一聲,抽出寶劍,向前一揮,當先出了城門。

黃忠與糜竺緊緊跟在劉修的後面,四千士卒也是魚貫而出,朝着樂進與胡車兒撤退的方向追去。

由於曹兵依然沒有了鬥志,沒有精神,疲憊不堪,所以行軍十分的緩慢,並沒有走出多遠,便是被劉修率領的人馬追了上來。

“宛城已破,降者不殺。”劉修老遠就大聲喝道。

劉修的話說完,身後幾千人馬同時異口同聲的喊道:“宛城已破,降者不殺。”

“宛城已破,降者不殺。”

……

樂進與胡車兒一聽,臉色大變,立刻意識到不妙,知道對方追擊過來了,最可恨的是劉修知道宛城失守,故意喊出這樣的話就是爲了擊潰將士們的最後一道防線,果然曹兵更加的混亂起來,不知道是誰先起得頭,很多士卒開始四處逃竄起來,根本無心戰鬥。

“啊~~,劉修小兒,我與你不共戴天。”胡車兒呀呲欲裂,眼球充血,仰頭長嘯,完全的失去了理智,不顧一切的回身衝向了劉修。

“胡將軍,不要衝動。”樂進本欲阻止胡車兒,然而此時胡車兒依然被仇恨衝昏了頭腦,不顧一切的殺向了劉修。

樂進看着衝在最前頭的劉修,突然心裏一動,此時雖然己方處於劣勢,但是自己帶來的四千人馬大部分都沒有潰敗,這些人都是從許都帶過來的,經歷過許多場戰爭的洗禮,組織性,紀律性都較宛城兵要強,還能夠一戰。

如今劉修竟然親自前來追擊,如果能夠活捉劉修,那麼完全可以反敗爲勝了,甚至於利用劉修,宛城也可以失而復得。

樂進仔細的觀察了一下劉修身邊的將領,一個是花甲老將,一個是體態臃腫的中年人,樂進大喜,這樣的組合樂進根本沒放在眼裏。

猶豫了一下,樂進終於動了,這是機會,他決定冒一把險。 夜,黑雲壓城。

突然天空中劃過一道閃電,緊接着一聲沉悶的巨響從天空中傳來,在空曠的原野上久久迴盪,火光照亮戰場。

“殺”“殺”“殺”……

“啊”“啊”“啊”……

伴隨着雷鳴聲的是數千人的喊殺聲,與撕心裂肺的痛苦慘叫聲此起彼伏,雙方上萬士卒混站在一起,死的死逃的逃,在閃電照亮戰場的一瞬間顯得猙獰而恐怖。

“鐺。”

片刻之後,金屬相擊的聲音傳來,劉修的長劍與胡車兒的長槍相撞,發出一聲脆響。

胡車兒的心中一驚,他沒想到對方竟然能夠化解自己的全力一擊,胡車兒自信自己的力道足有四五百斤,而劉修看起來身體瘦弱,然而他的劍法詭異,劃出一道弧形,竟然將他的大部分力道卸掉了。

劉修也是驚駭不已,虎口發麻,胡車兒經過一天的大戰,竟然還有如此精力,果然是勇猛。

然而還沒等劉修緩過生來,突然全身一冷,一股強烈的不安涌上心頭。

“死來。”

就在這個時候,劉修的身後傳來一聲大喝,聲音在劉修的耳畔炸響,劉修的臉色一變,此時他剛剛停穩身子,根本就來不及閃躲,只能眼睜睜的看着樂進大槍刺來。

“吾命休矣。”

wωw .tt kan .¢ O

“鐺。”

一聲脆響在劉修的後背發出,然而想象中的身體被刺穿的場景沒有發生。

“休要傷我主公。”

突然劉修聽到一個聲音從身旁傳來,劉修扭頭一看,心中大喜,來人正是黃忠,此時黃忠橫刀立馬,大刀貼着劉修的後背,而槍尖正刺在了刀面上。

劉修嚇出一身冷汗,要不是黃忠及時出現,自己的小命就交待在這裏了,樂進此人心機很深,胡車兒在前衝鋒,他在後面埋伏,陰險至極。

“黃老將軍。”劉修激動的叫道。

“主公,沒事吧。”黃忠關切道。

“我沒事,樂進身上有箭傷,還未痊癒,黃老將軍儘量活捉此人。”劉修說道。

“諾。”黃忠應諾一聲,調轉馬頭,衝向了樂進。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