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5 日 0 Comments

「高啊!」

胖子名叫高樓,兩個女孩子中那個小姐名叫耶律彩雲,另外一個隨從名叫耶律青,三人來自雪豹帝國的同一座城市。

高樓和耶律彩雲從小一起長大,算是世家弟子。

三人都是二十齣頭,王級基因高級境界,準備申請進入飛豹學院修鍊,爭取突破帝級境界,同時為更高境界打下基礎。

他們三人比楊嘯還早來到飛豹鎮,只不過三人第一次來飛豹鎮,四處遊玩了一下,又去飛豹學院招生處詢問了一些情況,這才回過頭來找客棧住宿,

卻沒有想到今天來的人比較多,客棧居然爆滿了,這才出了前面和楊嘯爭房子的一幕。

高樓對耶律彩雲說道:

「彩雲,你放心,我馬上就可以搞定房間。」

高樓跑出客棧,站在大街上,對著客棧大聲喊道:

「喂,大家聽好了,高價求客房啊,一萬晶幣求一間客房,有沒有願意讓出自己的客房的朋友?」

話剛落音,就聽的「咣當」數聲響,客棧沿街的二樓十幾個窗戶都打開了,住在裡面的人紛紛探出頭來。

楊嘯的房間203正好也是當街的房間,聽到外面的叫喊聲,也就隨手打開窗,站在窗戶邊。

冰兒也是個喜歡看熱鬧的,搬來了一個凳子,站在凳子上,一邊舔著棒棒糖,一邊看著窗外的胖子高樓,嘻嘻笑著。

二樓有人問道:

「喂,你說的一萬晶幣求房間,是真的么?」

高樓馬上說道:

「當然是真的,只要你願意,馬上下來給錢你。」

有人說道:

「一萬晶幣太少了,再多給點,2萬。」

「2萬也太少了,要3萬。」

「聽說這裡夜晚很冷喲,還有蚊子。」

「你是智障吧,蚊子在冷天會出來嗎?」

「你這就不懂了吧,這裡的蚊子是基因變異出來的,有抗寒基因,特別喜歡在寒冷的環境中出現。」

「你騙我啊,這裡有基因商店的防禦光幕,蚊子怎麼可能飛進來?」

「兄弟,還能夠不能好好聊天了。」

重生之雍正年妃 「哈哈……」

一眾人站在窗邊笑著,談論著,開心地看著站在大街上的胖子高樓。

客觀來說,能夠來飛豹學院修鍊的人,幾乎沒有窮人,所以,沒有人會在乎一萬晶幣還是兩萬晶幣。

這些人正好閑得無聊,站在窗戶邊看戲一般看著胖子高樓。

高樓的心中簡直有一萬匹馬奔騰而過。

目光一掃,看到了站在窗戶邊吃棒棒糖的冰兒。

冰兒也是天真,還拿著棒棒糖對著高樓揮揮手,差點沒把高樓氣得暈過去。

高樓一狠心,喊道:

「五萬晶幣,求兩個房間,有沒哪個兄弟願意的。」

「五萬?太少了,後面加一個零還差不多。」

「兄弟,我看你別浪費錢了,直接在客棧大堂靠在桌子上過一夜好了。」

……

來這裡的很多都是富家公子,類似秦陸、星雲飄雪那樣的富二代,公子哥,誰在乎幾萬晶幣?

他們來飛豹學院修鍊,哪一個不是準備了數億晶幣準備用來提升基因進化的。

胖子高樓臉色尷尬,一咬牙,

「十萬晶幣一間,十萬晶幣。」

「呵呵,兄弟,別急啊,可惜我不喜歡男人,否則,你到時候可以來我房間擠擠。」

「哈哈……」

胖子高樓臉色尷尬。

就在此時,耶律彩雲和耶律青兩人從客棧走了出來,站到了大街上。

兩人一出現,現在頓時一片驚呼,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耶律彩雲的身上,內心暗暗讚嘆不已,

「好正點!」

「美女啊!」

「想不到還能遇到這麼美的女孩。」

…….

耶律青微微一笑,用銀鈴般悅耳的聲音說道:

「各位公子,我和小姐來得遲了,沒有了客房,那位公子好心讓間房給我們,我和我家小姐感激不盡。」

重生影后:冷情顧少壞壞噠 話剛落音,就聽到:

「我,」

「我,」

「我我我。」

…..

三條人影直接從窗口飛了出來,飄落到耶律彩雲面前。

「如果小姐不嫌棄的話,我的房間讓給你住,對了,介紹一下,我叫陳蒼山,家父是蒼山城的城主。」

胖子高樓一臉懵逼地看著,內心很不是滋味。 面前眼花繚亂的身影閃爍著,賈峰看準一個時機

立刻抽身上前,一拳直擊而去!

「砰!」

沉悶的響聲剛出現在耳邊,周圍的二十多人似乎一下就亂了陣腳

「喝!」

趁機,賈峰直接再次朝著剛剛自己砸中的那個位置一拳轟擊而去!

那些人似乎慌了,連忙改變陣型,可惜還是遲了一步!

「砰!」

這次沉悶的響聲還伴隨著一人身形的爆退而出!

如同一枚重重的炮彈般落地,面色慘白,透過倒地那人的口罩都能看到一絲絲血跡,賈峰也沒想到自己這兩拳會有這樣的效果

難道說,自己真找到了陣眼所在?

連忙朝著其他人站位的方向一看

果然!

因為這個人倒地的原因,整個陣型都亂了套,原本配合默契讓人難以捉摸的身形,都清晰的擺在眼前,更不可思議的是,賈峰感覺他們的氣息似乎受到了那個陣眼的影響,個個如遭重擊般,氣息都開始不穩定了

「不好!被反噬了,我們撤!」

領頭之人也是十分果斷,看到陣型被破,立刻就下命令撤退!

「嗖!」

一人朝半空中伸手,一道破風聲響起

賈峰眼睛微眯,順著聲音響起的地方,猛地一探,卻是抓住了那個布置結界的物什,像是一個玻璃球一樣,裡面不斷散發著奇異而又神秘的光芒,怪不得之前旁邊路過的人都像看不見自己一樣,原來如此!

眼見賈峰一把奪走自己的結界珠,那人也不繼續追要,只是冷哼一聲,就隨著其他人連忙撤退

之前被他們砍了很多傷口的賈峰,也不敢輕易去追他們

按照那些長老們的德行,一定不會就這麼簡單的派來一隊了事,或許還有更強的追兵在等待自己

不能輕舉妄動!

「賈峰!」

賀翎這時才從裡面走了出來,手裡還拿著兩把砍刀,伴隨他的腳步揮灑著血珠

就憑王雷雷那些手下,完全不是賀翎的對手,幾個照面就被打的屁滾尿流,還有幾個不長眼的,豪橫無比,只能讓他們見見血了

一出門就看到賈峰渾身是傷痕的站在那裡,賀翎連忙湊了過來,查看了下他的傷勢,還好,沒有致命傷!

「怎麼回事,誰幹的?龍幫那些人?」

賀翎扔掉了手裡的兩把砍刀,眉頭緊皺上前攙扶著賈峰的身子,問道

「沒事,你別管,趕緊去叫上唐璐,離開這裡,他們的目標可能不只是我一個人,還有你!」

賈峰卻是搖搖頭,推開賀翎,說道。

「你不用怕,如今你我二人就是排行榜上的前二,誰能是我們的對手?來多少殺他多少!」

賀翎眼中怒意不減,這些人也太猖狂了,自己的兄弟也敢亂來動手?

「不!」

賈峰再次推開他,面色凝重:

「趕緊撤,你沒跟他們打過交道,他們在現實里的手段,遠遠比你想的要厲害!」

「他們……」

賀翎還想說什麼時,賈峰再次打斷了自己,堅定無比的說:

「撤!」

對此,賀翎只能點頭同意

賈峰難得這麼忌憚,認真,賀翎也不得不聽他一次

另一邊的蒙鐵似乎和賈峰是有什麼感應一樣,賈峰準備撤了,蒙鐵就連忙走了出來,攙扶著賈峰上了一輛車

看著賈峰上車時的背影,賀翎總覺得他似乎變得不一樣了,在離開大廳之前的他,跟現在上車時的他,給人的感覺不同了,具體哪裡不對勁,自己也說不清

當下只能連忙返回大廳

還好!

王雷雷沒有針對唐璐下手

「怎麼了?」

看到賀翎匆忙的推門而入,朝自己走了過來,唐璐也連忙站起身問道,說話間看到了賀翎領口上多出來的一絲血跡,不由得黛眉緊湊:

「怎麼還有血?」

「先走吧,一會再跟你解釋!」

一把拉住唐璐的手,也顧不得感受入手葇荑般的柔軟,急匆匆的就往門外走

被賀翎如此霸道的一拉,唐璐雪白的臉龐上立刻就浮現出一抹緋紅,感覺心跳加速了,也不管賀翎把自己拉著要去哪裡,就這樣隨著他走~

走出大廳,直接去車庫取唐璐的車

在唐璐還有些迷茫的時候,就被賀翎推上了車…

賀翎自己坐在了主駕駛位置,寶馬牌的小轎車嘶鳴一聲,唰的一下就揚長而去~

一片片星星般的街燈從車窗外掠過

不時能照耀在賀翎認真的面孔之上

唐璐手指扭捏在一起,臉色微紅,心裡複雜萬分:

「天啊,人家只是隨意拉了一下手而已,唐璐你怎麼就這樣了….心臟兄,你能不能慢點跳,害的我耳根都紅了!」

不時偷偷瞥一眼賀翎,總是感覺賀翎身上有種魔力在吸引著自己去關注他,打死自己也想不到『天征』內天下第一勢力的男人,會是自己的同學……而且還是自己從小玩到大的朋友,之前偶遇賀翎的時候,自己還以為他是吹噓,可那次超人般的行徑,和剛剛自己出大廳時那一地被放倒的混混們,讓自己確信賀翎的確是天征那個賀翎了

更可怕的是…

為什麼剛剛他拉自己的手,自己心跳突然加速,臉紅到耳根了…

天啊,自己難道喜歡上他了?

唐璐想到這裡不由得再次看向賀翎,賀翎的顏值也只能算是平平了,也不會撩妹子,沒有幽默感,可為什麼自己會心動?

越看賀翎,唐璐就越納悶

越是納悶,就越讓唐璐忍不住的看他

「看夠了沒?」

不時偷看一下就算了,這麼一直被盯著,賀翎不想發現都難,不由得出聲問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