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8 日 0 Comments

阿緹婭此刻也陷入了她自己的許多苦惱中,最愧疚的,莫過於失手殺了阿妙,於是朦朧中,那個回蕩在耳邊的聲音漸漸由低沉空靈轉為活潑俏皮。

她彷彿看到一個雙頰有淡淡紋痕的綠髮女孩,一蹦一跳向前跑著,同時回過頭對她伸出手臂,微笑著說道:「聽話,乖,讓我帶你回家吧!」

緊接著,就見阿緹婭面帶微笑,緩緩閉上眼睛,慢慢軟到在地。

突然,正志得意滿的卡茲拉覺得腦海中微微刺痛,像是被什麼扎了一下。他大驚失色,趕忙運起秘術查探,發覺很遠之處,兩個人類女孩湊在一起,一個正在對另一個說著什麼,而聽從同伴指揮的那名嬌小黑髮女子,雙目圓睜,正緊緊盯向自己所隱藏的位置。

不可能!我已經隱入黑暗,那兩個土著女子怎麼會有所察覺?

難道,剛才那種針刺的攻擊,就是她們乾的好事?

不能再拖了!

一向謹慎小心的卡茲拉,暗暗對沙丘傳音道:「沙丘,別玩了,他們好像有人能針對我,速戰速決,不用留手,全部殺光!」

正在壓著搖光打的沙丘聞聽此言,頓時興奮無比,終於到自己一顯身手的時候了。

他突然退離戰圈,後撤到數十米之外,而後伸出猩紅的舌頭舔了舔嘴唇,獰笑道:「小姑娘,多謝你陪我玩了這麼久,雖然很開心,但不盡興。

現在,屬於我的時刻要到來了,準備好迎接血肉盛宴吧!

禁術:魔像!」

什麼?禁術?

屠神團所有稍稍恢復清明的成員在聽到沙丘喊出這個詞時,無不大驚失色。戰鬥從開始到現在,不過十幾分鐘而已,雙方遠未到你死我活的地步,這麼早就施展禁術,沙丘他瘋了么?

來不及做出什麼反應,眾人只見沙丘渾身一震,作戰服剎那間四分五裂,碎片朝四面八方飛濺而去。緊接著,方圓數里之內的山川大地開始隱隱顫動,肉眼可見無窮無盡的昏黃色能量匯聚成風暴,瘋狂向那具瘦小的身軀灌注。

僅僅十幾秒鐘功夫,此處大地之力已被沙丘吸收殆盡,而他的身體也壯大了幾圈,達到一米八左右的高度,整個形體更加像直立的類人族。包括尾巴在內,沙丘渾身上下覆蓋著一層不規則黑水晶般的東西,連頭臉五官都被完全覆蓋,整個身體就像是用無數黑色晶石緻密地排列組合而成,宛如一尊出自雕塑大師手下的黑色水晶雕塑,美輪美奐,在陽光下閃閃發亮。

一道黑光從搖光身邊閃過,強勁氣流吹起了她幾縷秀髮。搖光還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就聽身後傳來一聲巨響。

搖光連忙回頭看去,就見黑色水晶人一樣的沙丘正做出一個出拳姿勢,而攻擊路徑上是一尊急速飛遠的巨鼎,巨鼎背後隱約看出藏著什麼人。

根據方才所有人所處方位,搖光迅速判斷出,沙丘暴起攻擊的應該是天樞。生死之際,是師尊七殺召喚出九鼎幫助天樞防禦,卻被蠻神連鼎帶人一起擊飛。之前僅僅傳出沙丘攻擊巨力碰撞九鼎的聲響,而大師兄卻沒傳來一絲動靜,想是他連喊叫都來不及發出,便已被九鼎及身的巨力震得沒了意識,生死尚未可知。

沙丘狂妄的笑聲從黑水晶中傳出:「啊哈哈,終於捨得拿出那幾塊鐵疙瘩了么?

真是讓老子感到意外哦,這樣都打不碎你的看家法寶呀。不過總拿那玩意擋在身前,反震力沒辦法完全消除吧?

呵呵,震死你們這群蟲子也好。

七殺,我看你到底能挨幾下!

秘法:極碾壓!」

話音一落,沙丘微微一動,重新化作一道黑光直衝山林某一角落,如同一顆黑色隕石砸向地面。

搖光見此情景徹底抓狂了,嘶聲大喊:「師尊危險,快躲開!」

隕石最終還是落到了地面。

大地先是以一個小點為中心猛然凹陷,而後劇烈反彈,然後再次深深凹陷下去。一秒多鍾之後,橫掃一切的衝擊波才以那個點為圓心,整齊地呈放射狀急速播散,地表一切突起物被連根掃平。

衝擊波過後,方才沙丘攻擊落點那恐怖的起伏波動,化作連續不斷的,宛如水波一樣的劇烈波紋,摧枯拉朽般地將一切都抹平。 緋色交易,總裁你好壞 爆裂的震蕩中,山峰崩塌,低谷填平,山澗河流改變了方向,地勢山形改變了樣貌,方圓數十里騰起幾百米高的碎石塵土,遮蔽了太陽,恍如末世之境。

遮天辟日的煙塵中,沙丘緩緩從深達上百米的巨大圓坑底部站起身,冷冷一笑:「還沒死?跑得挺快嘛。」

撩愛成婚 隨後,他抬頭環顧一望無邊的揚沙塵土,開心笑道:「啊哈哈,陪你們這幫土著玩鬧了那麼久,該結束了!

接下來的這一招,不僅僅能讓我保命,而且還可以攻敵,只不過沒人知道而已,因為嘗過的傢伙都死了。兩年前這招既然已經為你們第四次施展,那麼第五次,就還是用在你們身上吧!

秘法:伊薩諾拉岩化咒!」

沙丘秘法放出,此時此刻,屠神團所有人,不管是天上飛的,還是地上躺的,甚至包括被封死五感,從頭到尾什麼都沒做的東方晨,身體上多處部位開始急速出現由小到大,色澤不一的岩石狀物質。

等那些東西以極其恐怖的速度生長到足夠大,接連成片的時候,眾人才明白過來:那就是岩石。只不過是經過蠻神秘法加持過的岩石,堅硬無比,無論怎麼努力也掙脫不開。

僅僅數秒鐘功夫,屠神團全員都被包裹在一層由岩石構成的「繭」中,各自被束縛在原地不能動彈分毫。

沙丘雙臂交叉胸前,彎腰弓背,後背黑水晶般的光亮表面,在他似乎痛苦異常的努力中,緩緩伸出十隻尖角,同樣由類似黑色晶體般的物質構成。

不同的是,黑色水晶尖角表面,布滿蛛網般的血絲,隨著沙丘的急促呼吸,微微蠕動著,彷彿有生命一般,顯得尤為可怖。

緊接著,沙丘低聲咆哮:「能死在我們六角族真正的絕技之下,爾等何其有幸?

秘法:角殺!」

隨著蠻神這句吶喊,十隻尖角瞬間從其後背射出,分不同角度,直衝十枚「石繭」而去…… 在虛無的黑暗中,東方晨什麼都感覺不到,唯有意識還在不停思考著。

沒有目標,沒有行動的對象,失去了對外界的一切感應,東方晨空有一身本事也無處著力。

不行,必須從這個黑暗囚牢中掙脫出來!

他先是嘗試用能量投射類技能,向四面八方隨意發射,但沒收到任何反饋信息。

緊接著,他啟動身體,朝一個方向拚命飛行。但前後左右除了黑暗,還是黑暗,彷彿這方虛無的空間沒有盡頭。

實在沒招了,東方晨迫不得已求助普卡,但卻沒得到那位爺的任何回應。

這就有點奇怪了。東方晨趕忙查探普卡平時在自己身上的藏身之處,卻發現那團黏糊糊的東西好端端待在那裡。只是任憑他怎麼呼喚,普卡就是沒有反應,看樣子不是死了就是冬眠了。

突然,東方晨明白過來了:這不是現實,而是幻覺!

如果這是現實,那麼自己剛才不論是大聲呼喚,還是暗中通訊,同伴們都應該有所反應才對。

就算卡茲拉神通廣大,有辦法切斷了自己同外界的一切聯繫,可普卡就在自己身上藏著,而且卡茲拉絕不會知曉普卡的存在,怎麼可能發生普卡對自己的呼喚都毫無反應的詭異情況?

拋開種種,就只能是一個解釋了:

自己一定是中了敵人某種極為高深的幻術,看似被封閉五感,剝奪對外界的一切感應,但其實那些都是假象,自己一定是出於對某種現象的自我解讀,陷入了那種現象對意識的反饋之中。

難道?卡茲拉對我什麼都沒做?

僅僅憑藉我對某種事物的表現,就能引誘我陷入幻境。

這等幻術,太可怕了。

東方晨目前一切努力都是白費,還不如坐下來好好想想,這一切到底是怎麼發生的?

不弄明白這一切的原因,就無法推測出幻術運作的本質,更別想從幻境中走出來。

而且時間每耽誤一秒鐘,戰場同伴就多一分危險。

東方晨絞盡腦汁,也沒發現之前與卡茲拉遭遇前後發生了什麼特別的事。況且那時卡茲拉還離著他老遠,足足數百米距離。

那麼,卡茲拉在自己完全失去感應前,說的那句話是什麼意思?

「東方晨,看來,你還是沒學到團隊作戰的核心理念啊。」

仔細想過之後,東方晨認為卡茲拉這句話應該沒有別的意思,無非就是嘲諷自己衝動冒進,置團隊大局於不顧,在不了解敵人底細的情況下魯莽行事。

卡茲拉那句話之後,毫無徵兆的,自己陷入一片虛無的黑暗之中,所有塵囂挂念離自己遠去,直到徹底消失。

呵呵,而我,就成了虛無之中的囚徒嗎?

是這樣的嗎?請告訴我!

東方晨低聲笑著,自言自語,彷彿在問上天,又或是在問自己。

思考到了這裡,陷入了死路,因為這個問題沒人能替他回答。而他自己,也找不到答案。

東方晨決定將所有紛擾推倒重來,他另闢蹊徑,首先問了自己這樣一個問題:卡茲拉作為一名身經百戰的流浪者,他的能力,到底是什麼?

操控人心,玩弄大家的軟弱,利用他人的缺憾,無聲無息中,製造出一群叫作兔腳的東西。

這些都只是卡茲拉真正能力的衍生品。從艾露斯芬瑟和普羅修斯口中東方晨得知,卡茲拉真正的能力,叫作預言術!

何為預言術?這個問題的答案很複雜,至少艾露斯芬瑟無法說清。不過據普羅修斯所講,預言術來自至高規則命運的低級分支:預知。

屠神團成員波克隆斯卡婭不知何故,就幸運地得到了這種天賦屬性,而且她的心靈力場也變異為罕有無比的預知型。所以將軍才會有那般匪夷所思,讓無數流浪者嫉妒到發狂的未卜先知能力。

真正的洞徹未來不是想象中的那麼簡單。首先它的存在和領悟,就極具傳奇性。不是上天選定的人,這輩子也別想沾邊。

卡茲拉能擁有預知類能力,那便證明他就是上天選中的那個使者了。於是,被上天賦予了命運屬性,及其衍生分支法則的幸運兒,這種全宇宙都稀缺無比的品種,僅僅在小小的地球上,光是東方晨知道的就有三個了:波克隆斯卡婭、卡茲拉,還有他自己。

東方晨的命運天賦屬性,僅就目前的表現來看,是宏觀方面的。說不上是有意還是無意,但他總能有效規避對自己不利的一切事件,同時悄然影響自身及其周圍相關因果律內的所有人物關係和進程。

對於這等程度的命運法則運用,其實連原主東方晨都不甚明白,屠神團其他人包括普羅修斯把這一切歸咎於眾神庇佑,或者叫幸運,只有塵窺探到一二罷了。

說到命運規則的低級分支:預知。如果判斷沒錯的話,這個命運下屬最簡單的法則屬性,波克隆斯卡婭和卡茲拉應該都被宇宙意志賦予了。只不過二者有很大的不同,將軍的天賦屬性來自於心靈力場的變異,而卡茲拉則屬於正常的意志賦予。

所以,當天賦屬性化為具體能力的時候,波克隆斯卡婭更加簡單有效,能直接預知未來一小段時間內事件的原本軌跡。不過限制條件同樣比較苛刻,對於超出她理解承受範圍外的事件,預知能力基本起不到什麼作用。所以她的預知能力應用範圍很狹窄,都集中在將軍最擅長的事上面。

而卡茲拉對自己能力的運用恰好相反,他必須從事件的萬千細節中,分析出可能產生的後果,繼而判定人物事件關係的走向。雖說卡茲拉無法隨時隨地對某事件動用預知能力,而且預知起來困難重重,但他能預知的對象卻幾乎不受限制。

凡是被卡茲拉盯上的事物,只要讓他觀察琢磨通透,都有很高的幾率預知占卜出該事物的未來走向。說到底,卡茲拉這種特殊技能,全部建立在對目標事物充分認知、觀測、計算、推斷的基礎上,再配合他的天賦屬性能力,看到未來也就不是什麼新鮮事了。

以上這些分析推測,都是東方晨與包括塵在內所有同伴討論的結果。

既然弄明白了卡茲拉真正的能力,那麼現在第二個問題:東方晨陷入什麼都沒有的虛空幻境,跟卡茲拉的預知能力有什麼關係?

換個說法,卡茲拉從東方晨身上發現了什麼,從而預知到了某種未來,繼而利用了這種未來,輕而易舉地誘使他陷入幻境。

思考到了這裡,東方晨感覺離答案很接近了,只差一個關聯而已。

這個答案可以解讀為此方幻境與東方晨未來的關聯;或者說,此幻境代表的真正含義,與東方晨潛意識中連他自己都未曾察覺某種意識之間的關聯。 東方晨通過和同伴們的分析已經知曉,卡茲拉攪亂人類社會秩序的拿手絕活:兔腳,其本質就是一種幻境。目標沉溺於幻境中無法自拔的自我替代和認同,就是兔腳人格。

畢博帕成了兔腳,是因為家破人亡的痛苦以及對故去親人的思念。可憐的老教授根本無法接受親人接二連三亡故,於是為了逃避現實而將自己的痛苦歸咎於他人,或是轉移到某些驚世駭俗的災難上面。卡茲拉正是看透了這一點,便給了他合家幸福的幻境,畢博帕為了不再次失去,又或者不願再經受那種痛苦折磨,甘心當了一個兔腳。

所羅門等四人全員中招,是因為卡茲拉看穿了他們的**、野心,遺憾,還有不甘。要知道,在監守者還沒有暴露在人們視線之時,神罰騎士團和a3才是地球的土皇帝。這幾尊偽一階大神,作威作福數千年,他們之中個別人,數萬年前就以神靈自居,暗中一直掌控著近現代人類歷史進程的走向。

本來小日子過得正滋潤,哪想晴天一聲霹靂,橫空出世了屠神團。三下五除二,僅用十幾年功夫就把神罰騎士團拉下馬,成了人人喊打的落水狗。

他們雖然口服了,但心能服么?甘心帝王變平民么?更不要說一起風風雨雨走過數萬年的同伴,一口氣被屠神團弄死了三個,神罰騎士團總共才幾個人?

雖說這之後剩下的四位大徹大悟,總算擺正了自己的位置,但同樣大徹大悟的,還有別的事情。隨著神罰騎士團的解散,所有真相大白,原來他們敬仰的女神,只是監守者之一。換句話說,神罰騎士團其實一直是監守者的附庸,既然阿緹婭能當他們的領導,為什麼別的監守者不能?

正是由於以上種種原因,所羅門等四人才會那麼輕易地掉進卡茲拉的陷阱,做了他的兔腳。

而這一切,正是出於卡茲拉對這些人的了解、觀察和判斷,也算是一種預知。

東方晨想到這裡,不禁憂慮糾結起來。自己究竟有什麼破綻,被卡茲拉察覺並利用了呢?

主宰分魂的出身?他不知道啊。父母的慘死、奶奶被迫十幾年隱姓埋名、妹妹拒絕原諒自己?這些都已經看開放下了啊。與阿緹婭的感情?他位微言輕管不著啊。主宰的任務目標?他應該很清楚這正是自己拚命抗爭的動力啊。

我到底還有什麼破綻?還有什麼過不去的坎?

或者說,我到底在害怕恐懼什麼?

東方晨腦海中一直在問自己這個問題,一遍又一遍。

枯燥的思考折磨如斯,東方晨絕望中抬頭望向毫無度量概念的黑暗虛空。突然,他心中一動,像是黑暗中劃過一抹光亮。

虛空?黑暗?

難道?是這虛無?

對,就是虛無,是無有一切!

哈哈,我明白了!原來是這樣!

東方晨為自己的頓悟驚喜不已,放肆大笑,笑聲彷彿要衝破這無邊無際的黑暗虛空,震撼天地。

原來,東方晨冥冥中頓悟了,參透了這片黑暗虛空所代表的真正意義:自我封閉!

東方晨作為一個來歷不凡,極其複雜的人物,卡茲拉再神通廣大也不可能知曉他的全部,但絕對能在他身上發現一個弱點。

這個弱點歸根結底就是一個字:累!

沒錯,東方晨活得太累。

換句話說,卡茲拉通過觀察推測,準確預言出以東方晨目前的資歷,根本無法承擔起如此重擔,一切都是強做給大家看的而已,只需一絲外力誘導,其精神大廈必將傾覆!

累、厭倦,是東方晨一直以來自己自動忽視掉的一個致命弱點,因為他的所作所為,他的守護,他的肩負,他的責任,不允許他叫苦喊累,更不允許在屠神團夥伴面前表露出一絲厭倦。

說出來有點滑稽,拋開其它因素,就當前的完整生命個體而言,東方晨居然是屠神團實際年齡最小的一個。連搖光、淺草勝男都是90后,實際年齡比東方晨要大點。

從他2012年年末誕生為東方晨這個生命個體到現在,實際上只有不到四十六歲。

但要論靈魂存在的歲月,他是和主宰阿斯蒙蒂斯同歲的。不過那部分年華不屬於東方晨,所以作為東方晨這個全新生命,他目前只有四十六歲。

這點年程放在流浪者的世界里,只能算是降生於世剛剛睜開眼睛而已。如此年青的東方晨,卻已經是一個標準宇宙流浪團的團長了。

可以想象,他肩上的擔子該有多重?稚嫩的心智需要考慮多少問題?為了屠神團要操多少心?

就是這樣一個普羅修斯和七殺口中的小子、小鬼,卻因為宿命的安排,往前要了解數萬紀元的事,往後不知要操多少紀元的心。屠神團所有成員,小到地球土著人類,中到外星朋友,大到四階強者,更大到神族至高神,全部都是因為東方晨才相聚到一起的。

試問東方晨怎麼能不為之拼盡全力?

如果只是這樣,其實他還能接受,但最要命的,是他因為種種原因,不得不把太多的秘密和委屈,都深深埋藏在心底。

幸虧幾個月前東方晨在了解自己真正的身世后,下定決心把大部分秘密和委屈分享給了同伴們,內心煩悶大為緩解。否則僅憑這一點,就足以讓卡茲拉徹底將其控制,讓其淪為兔腳!

其實連他自己都不知道,他太需要一個避風的港灣了。哪怕只有片刻也好,能夠讓他暫時遠離這一切,享受一絲無牽無掛的寧靜。

東方晨終於找到了自己的柔弱,從心靈最深處翻出了自己的恐懼,最終,他也拿出了自己的一貫作風:勇敢承認並面對一切!

這方幻境,這片黑暗虛空,其實根本不是卡茲拉的傑作,而是東方晨自己的心靈「壁壘」,是他逃避現實的潛意識反饋,更是他避風的小港灣。

只不過,這一切都是由卡茲拉發現預判,繼而運用一些小手段將東方晨的這點小願望,猛烈誘發,變被動為主動而已。

可以這樣說,東方晨因為以往種種事迹,以及此次稍顯過分的急功近利,被卡茲拉一下子抓住弱點,誘發其厭倦逃避的潛意識極速上浮,瞬間佔領整個思維意識,最終讓東方晨自己把自己關進了一間能夠隔絕塵世間一切紛擾的「小黑房」之中。

如果不能找出並正視自己的軟弱和恐懼,那麼東方晨將永遠也走不出那間「小黑房」。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