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8 日 0 Comments

現在已經到了當初孤崖之上,容函和容景已經死去的那個時候。

容函和容景正冷冷的盯著白煙柳,他們身後,是橫七豎八倒了一地的圍攻他們的容家死士的屍體。

白煙柳笑容張狂的用手中的容華威脅容函和容景自廢修為,走進陣法。

眼見著容函和容景離陣法越來越近,容華深吸一口氣,掌中靈力凝聚,就要一掌拍出。

兔兔神色一變,小爪子往下一按,一股靈力從它爪中飛出,正好打散了容華掌中的靈力。

雖然兔兔平日里不顯山不露水,但云闞仙府的品階並不低,作為雲闞仙府的器靈,雲闞仙府的品階就代表著它的實力,也就是說,雖然兔兔看起來是一隻兔子,但實際上它的戰鬥力絕對超過玄天大陸的巔峰水平。

就這一打岔的功夫,容函和容景已經進了陣法,容華幾次想出手,都被兔兔打斷。

容華看向兔兔的眼神就忍不住多了幾分惱怒:「兔兔你幹什麼?!」

兔兔認真的看著容華:「容容,你不能出手,你哥哥和你爹爹他們不在這裡,你一旦出手就會被流放進時空亂流……」

「這個時空雖然也是真實的,但容容你要知道,這裡的容函和容景,他們不是你的爹爹和你的哥哥,他們是這裡的容華的爹爹和哥哥。」

說到最後,兔兔指向白煙柳腳邊的容華。

重生之嫡女風華 容華順著兔兔的爪子看過去,那裡,也有一個容華,雙眸充血,目眥欲裂卻無能為力的模樣和自己當初一模一樣。

容華嘴角露出一絲苦笑,這是她的過去,但現在顯然並不需要她。

兔兔看容華冷靜下來,頓了頓又繼續說:「……看容容你的表情,這些事情應該是已經發生過的,雖然我並不知道這是什麼時候發生過的。」

「只是容容,時空是一棵樹,雖然主幹和分支之間看似毫不相干,但實際上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容容,你現在出手改變現在正在發生過的事,那麼你就不怕引起的連鎖反應影響到你現在的時空嗎?」

容華悚然一驚,這下算是徹底打消了出手的打算,是啊,她被送到了過去,還有著能改變前世她無力改變的結局,但改變了真的好嗎?

若是改變的過去影響到現在……

更何況,她的親朋好友,一生摯愛都在她所在的時空中等她……

容華頓了頓,她不再說什麼,不再試圖出手,她不停的告訴自己,這些已經過去了,已經過去了……

只是眼睜睜的看著曾經發生過的一切又一次在眼前發生,明明出手就能改變,偏偏不能改變的滋味不斷煎熬著她的心。

鮮血一滴滴從容華指縫中落下,兔兔紅眼睛里閃過一抹心疼,卻什麼也不好說。

若是可以,它當然希望容容能肆無忌憚出手,做她想做的事情。

但是不行,容容的實力還沒有能到肆意妄為的程度,它也沒有能夠支持容容肆意妄為的實力……

兔兔忍不住想,若是君臨尊上在這裡多好,不管容容想做什麼,會造成什麼樣的後果,君臨尊上都一定能為容容解決,讓容容沒有後顧之憂。

終於到了最後,容華木著一張臉看一團青灰色的光衝進地上血肉模糊的這個時空的容華的眉心位置,然後九九八十一道紫金神雷落下。

耀眼的光芒刺得容華眼疼,眼前的時空猶如鏡面一般碎開,容華出現在一個只有黑暗,靜寂無聲的空間中。

她懷中的兔兔也不知道去了哪裡。

……

容景出現在一片以極品靈石鋪地的廣場上,廣場上除了中央位置上不知名材料製成的祭壇和祭壇上晶瑩剔透,流光溢彩的一把藍色飛梭之外,再無其它。

亂臣賊女 容景腦海中,青瀾劍劍靈語氣激動:「卧槽! 婚外非我所願 是時空梭啊!這傢伙怎麼會出現在這麼個鳥不拉屎的地方?!」

鳥不拉屎什麼的……容景抽了抽嘴角。

「沒想到過了這麼久你還是這麼不會說話。」 英雄聯盟之無限超神 清淡悅耳的女聲在容景腦海中響起,容景神色不由一凜。

那清淡悅耳的女聲又一次響起:「別緊張,它在你腦海中說話我是聽不到的,只不過青瀾劍劍靈向來無愧於它的名字——賤!」

「它和你說話的時候,故意給我傳音,將你們的談話內容重複了一遍。」

容景:「……」這行為確實有點賤。

「我妹妹呢?」這個才是容景目前最關心的。

「你是說那個在你之前進來的女孩子嗎?她正在接受我的考驗。」清淡悅耳的女聲,哦,也就是時空梭器靈說。

時空梭的擇主條件很簡單,那就是它的主人經過時空洗禮,身上有時空之力。

當然時空之力這玩意兒並不能被人為所控制使用,時空之力只有天道才能如指臂使,自如使用控制。

但只有身上擁有時空之力才能和時空梭引起共鳴,進而使用它。

而經過時空之力洗禮的,時空梭自誕生到如今就見過兩個,一個是很久很久以前來過的女孩子,她叫雲闞,可惜它遇到那個女孩子的時候,她身上的時空之力已經送了人。

另一個就是今天見到的這個叫容華的女孩子了。

「有危險嗎?」容景蹙了蹙眉。

青瀾劍劍靈哼了一聲:「考驗過程中不會有一點生命危險,但一旦通不過它的考驗就會被它流放進時空亂流。」

容景神色一變。

不等他說什麼,那清淡悅耳的女聲,呃,應該是時空梭器靈就已經開了口:「放心,她會通過的,我找了這麼多年,才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合適的,怎麼可能會讓她出事?」

九大至尊神器除了混沌界不被允許有器靈之外,其他至尊神器的器靈雖然各有性格,但有一點相同,就是希望自己有個主人。

既為神器,那自然是要找個主人才能最大化的發揮自己的作用。

便是自己脫離神器本體化為人形,所能發揮出的威力怕是都比不上一個和自己契合的主人所能發揮出的威力。

「那我妹妹現在怎麼樣?」容景聲音微沉。

時空梭器靈語氣淡淡:「她已經過了第一關,從過去中的時空回來,現在正在經受第二關考驗。」

話音剛落,一隻紅眼睛的長耳兔子憑空出現,然後極速下落。

兔兔猝不及防離開容華,出現在半空中往下掉,它還算淡定,半空中一個翻身,落在了容景的懷裡。

「兔兔?你沒跟著鸞兒?」容景是認識兔兔的——混沌界的存在容景都知道了,而且兔兔的存在阮琳他們都知道,沒道理容華不告訴容景。

兔兔抖了抖長耳朵,語氣有些沮喪:「我被丟出來了。」

時空梭器靈的聲音響起:「讓你跟著她第一關已經算是網開一面了,沒道理後面還讓你跟著。」

……

容華不知道自己在黑暗中走了多久,孤獨,寂寞,焦躁,恐懼等等負面情緒在這無邊無際的黑暗中總是特別容易滋生。

掌控不了這些負面情緒,便會反被負面這些情緒所控制,進而沉淪在這無邊無際的黑暗之中再不能逃脫。

容華不想留在這片黑暗之中,所以她選擇掌控這些負面情緒。

容華的神色平靜,但她的心裡卻在和負面情緒天人交戰,竭力不讓種種負面情緒淹沒她的理智。 容華覺得時間已經過了很久很久,這一片黑暗的前方突然就出現了一抹光。

在黑暗之中走的太久,乍然看見一抹光,容華忍不住又往前疾走了兩步,隨後停了下來。

容華定定的看著那道光許久,然後轉身步入了來時的黑暗之中。

在黑暗中待久的人都會渴望光明,容華也不例外,容華很想撲到那抹光下,但心低卻不斷的閃爍著危險兩個字,所以看了許久,容華到底抗拒了她渴望的久違的光,選擇再次走入黑暗。

……

眼前乍然亮起來,容華眸中不由閃過一抹茫然。

「鸞兒,你沒事吧?」耳邊是哥哥容景擔憂的聲音,她,出來了?

不自覺的握了握手掌,容華體內重新開始流淌的靈力告訴她,她確實已經從那個只有黑暗的地方出來了,在她面對眼前的光芒,選擇轉身之後,出來了。

——容華一進入那方黑暗的彷彿沒有盡頭的空間之後,她的靈力就被封印,儲物工具中的東西也取不出來,連雲闞仙府都不能用了。

混沌界倒是能用,但容華根本就沒敢用,既然連雲闞仙府都封了,那說明時空梭設下的在這個黑暗空間中的考驗不允許使用儲物工具中的東西,不允許使用靈力。

她要是用了混沌界中的東西,或者乾脆點進入混沌界,那麼說不定她下一刻就會出現在時空亂流之中。

「鸞兒?」沒有得到容華的回應,容景又擔憂的喚了一聲。

容華回過神:「啊?哥哥我沒事。」

容景微微蹙了蹙眉,自家妹妹方才那副恍惚的樣子,還有身上那濃郁的孤寂可真的不像是沒事啊。

容華能感覺到哥哥對她的關心,忍不住對容景露出一個笑容:「哥哥我真的沒事了。」

從那裡出來后,她因為長時間待在黑暗的地方所滋生的負面情緒也就開始褪去。

容景盯著容華看了好一會兒,才點頭:「沒事就好。」

「主人。」清淡悅耳的女聲在耳邊響起。

容華微微挑眉看向祭壇上的藍色飛梭:「你這是在叫我?」

時空梭器靈,也就是那清淡女聲的主人輕笑一聲:「你通過了考驗,自然是我的主人。」

「我已經有本命法寶了。」容華的本命法寶是混沌界,在天道的見證下,這根本無法改變。

容華不認為時空梭一個堂堂的九大至尊神器之一會接受自己的契約者另有本命法寶,哪怕那個本命法寶和它同為九大至尊神器之一。

「混沌界自成世界,除了不能自行孕育能夠誕生靈智的生命之外,什麼天材地寶,靈石礦脈,珍惜靈植……只要是外界有的,混沌界中都可以自行孕育。」時空梭話音一轉,說起看似和它與容華簽訂契約毫無關係的混沌界的能力來。

「甚至於,外界的生命,只要不是和你同族,也就是同為人類,都會被混沌界所接納……」

不接受人類,只是因為已經和容華契約,那麼容華就是混沌界所能接受的唯一進入的人類。

某種程度上,也算是對容華的保護。

時空梭器靈的語氣頓了頓:「……所以,你是不同的,混沌界所具有的空間,哦不,準確來說,是世界特性,讓它不排斥自己的主人多出一個它以外本命契約者。」

青瀾劍劍靈連連點頭:「時空說的沒錯,就是這樣,本命契約確實獨一無二,按理來說,不論是人類還是獸族,都只能有一個本命契約者和一個本命法寶。」

「但混沌界不一樣啊,雖然被稱之為生命空間,且本身並不能如玄天大陸這樣真正的世界一樣是獨立自主的存在,然而混沌界它確確實實是一方世界,沒有孕育完整的世界。」

「你只要看看玄天大陸上的萬物生靈就知道了,世界,那都是有容乃大的,再加上時空梭的屬性是時空。」

「時空的包容性其實也挺強的……所以你運氣真的很好啊,可以在已經擁有了混沌界這個本命法寶的情況下,再擁有一個本命法寶。」

九大至尊神器,也就只有混沌界和時空梭的特性,才能讓它們認同一人為本命契約者。

要真換了其中哪一個,還真的是不行的。

不說九大至尊神器了,就是倆普通的一階靈器,那也是不可能同時作為本命法寶的。

「不過,雖然混沌界和時空梭的特性讓它們可以認同一人為主,但想要兩個至尊神器為本命法寶也不是那麼簡單的……容景的寶貝妹妹,你做好神魂被撕裂再恢復,恢復再撕裂……直到神器成功認主才會消失的極致痛苦了嗎?」

青瀾劍劍靈的聲音別提多幸災樂禍了,哼,它可是個記仇的器靈,容景居然為了這丫頭對它起了殺意……這是絕對要報復回來的。

青瀾劍劍靈巴不得容華被它所說的痛楚嚇退,拒絕和時空梭契約呢。

畢竟,神魂一直撕裂恢復,恢復撕裂持續到神器成功認主才會消失的痛苦,真的不是一般人能受的住的。

而且,只說神器認主成功這痛楚就會消失,那麼要是失敗了呢?

「你是想被我流放到時空亂流之中,永遠也找不到歸途了是吧?」時空梭器靈威脅的聲音只有青瀾劍劍靈能夠聽到。

與此同時,時空梭器靈也在和容華說話:「主人別聽青瀾瞎說,其實沒那麼疼,呃……認主不會失敗的。」

沒那麼疼這種話一聽就很假,所以時空梭器靈最後果斷改了口。

青瀾劍劍靈哼了哼,很想將這話懟回去,但想想時空梭器靈方才的威脅,它把到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

時空亂流什麼的,又不是沒經歷過,問題是青瀾劍劍靈怕它連累到容景啊。

容景現在的實力還不足以支持他到時空亂流中一游還能完好無缺的。

要是認主成功那還好說,不管它嘴再賤,時空那傢伙看在容景那個寶貝妹妹的面上,總該不會遷怒但自家主人身上。

要是認主不成功,其中還有它的原因的話,那難保時空它收拾了自己之後還不遷怒到自家主人身上。

為了容景,青瀾劍劍靈忍下了它幾欲脫口的話……

但容景一點也沒感受到青瀾劍劍靈為他著想的心,容景一開口就是:「鸞兒,既然你已經有了混沌界,且要被時空梭認主的過程那般痛苦,認主失敗的後果雖不知,但顯然也並非是你現在能夠承受的,不如,這時空梭……就不要了?」

容景不在意什麼至尊神器不神器的,他更在意容華的安危。

更何況,他有青瀾劍,容華有混沌界,他們家真不缺至尊神器。

青瀾劍劍靈在容景腦海中跳腳:「你個笨蛋,你要說這話你不會悄悄的給你妹妹傳音?你直接當著時空的面說,它能放你們走?」

果然,青瀾劍劍靈話音剛落,一道五彩斑斕的光幕就已經將容景他們的後路擋住。

容景語氣淡淡的回了青瀾劍劍靈一句:「說得好像時空梭器靈不懂得如何攔截我和鸞兒的傳音內容一樣……再說了,你好歹和時空梭一樣是至尊神器,怎麼還擋不住它的攻擊了?」

青瀾劍劍靈只覺得自個兒欲哭無淚:「我tm的要是無主狀態當然擋的住,可我現在是你的本命法寶,你難道不知道法寶所能發揮出的威力和其主人的實力息息相關嗎?」

法寶和獸族與人契約之後是不一樣的。

哪怕法寶之前的攻擊力再強悍,和人契約之後,它也得隨著主人的步子來,發揮出的威力那得看主人的實力有多高。

而獸族就不一樣了,契約之前它們的實力是怎樣,契約之後能發揮出的依然是怎樣。

所以,雖然同為至尊神器,然而青瀾劍確實擋不住現在的時空梭。

容景也是一時沒想到才會說出那樣的話,想起來之後,他很爽快的承認了那是自己的鍋:「嗯,是我連累你了,真是對你不住。」

聞言,青瀾劍劍靈賤兮兮的說:「那你以後對我好一點唄,最好是我說東你不說西,我讓你追狗你不能鬥雞……」

「你還是去死吧。」容景特別冷酷無情的說了這麼一句,然後單方面屏蔽了和青瀾劍劍靈之間的聯繫。

這麼賤的貨,他還道什麼歉啊?就不該給它點好臉,只會慣的它蹬鼻子上臉!

容景和青瀾劍劍靈說話的檔口,時空梭器靈也在攛掇容華收下它:「認主過程雖然痛苦了點,但絕對不會有什麼危險,就是你絕對不能暈過去,一暈過去就會認主失敗……」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