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8 日 0 Comments

「小子,我不得不說你的狗屎運還真不錯,碰到了這麼一個腦子不好使的乾坤鎮元鎖鎖靈,要是我以前見過的那些狐狸鎖靈,你只會被玩兒得團團轉……」

雷岳不耐煩地擺著手,急切地追問道,「別說那些沒用的,你就告訴我,這究竟是什麼東西。」 「你慌什麼慌,趕著去投胎?」

每當雷岳越想知道一件事的時候,陸聿明總會故意的賣賣關子。不過每當陸聿明賣關子的時候,總會收到威逼恐嚇。

果不其然,雷岳完全不是一個好說話的主,釋放著對於幽魂而言恐怖毀滅氣息的凈化光環不由分說地便把陸聿明包圍在了中央,大有一種直接將之吞沒的勢頭。

「小子,你怎麼就不能開玩笑呢?人應該有點幽默感才行。」

陸聿明當然不相信以兩人如今的關係,後者會真的將他從世界上抹殺,不過光是感受著那純正的浩然正氣,便有種發自骨髓的膽寒。

這也讓他沒有了繼續賣關子的興趣,無奈地說道,「你手裡那顆珠子可不是滄海珠這樣的相器。」

「而是一個稀有罕見的本源靈珠。」陸聿明雙眼綻放著灼灼精光,眉飛色舞地說道。

「本源靈珠?」雷岳揚了揚眉頭。

「不錯,我之前給你說過,傳承晶石其實就是神通境大能孕育的世界之晶。」陸聿明說到轉而問道:「小子,你覺得什麼是世界?」

聽了這話,雷岳不假思索地應道,「我覺得世界就是一花一草,一沙一石。」

陸聿明神秘兮兮地搖了搖手指,「你說的太片面,其實這些東西你到了神州樂土加入個宗派自然都能研習到,不過我現在提前給你講,倒也無可厚非。」

他略作停頓,繼續說:「其實世界,就是時間和空間還有自然之道組成。」

「時間締造了生命,空間賦予了生命活動的範圍,而自然之道,則是產生生命,維持空間乃至時間秩序的必然條件,換句話講,時間和空間也是自然之道的一種。」

「只不過這兩種道比較玄奧,比較具有特殊性而已。」

「而神通境強者往上那等領悟了世界奧義的曠古大能,便是要在體內以自己的本命法相核心來構建出一個屬於自己的世界。」

「要想構成世界,就必須要參悟各種大道來強化、充實自己的世界。」

「所以,這種大能隕落之後,世界整體就凝縮成了世界之晶,也就是乾坤鎮元鎖,但其中還包含了眾多他所領悟的自然之道,而這些自然之道便是以本源靈珠為外在體現形式。」

「鎖靈給你的這個珠子,就是一棵純粹的木屬性靈珠。」

陸聿明的眼裡充滿了羨慕,「小子,你可知道,即便是在神州樂土,有多少人想得到這等寶貝么?」

「不知道。」雷岳認真地搖著頭。

「哼哼,我告訴你,幾乎是所有人!」陸聿明抬高了幾分音調,生怕沒有引起這個看起來還似懂非懂的少年重視。

「那麼貴重?」雷岳怔了怔,轉而說道,「你說了這麼多,還沒有告訴我它究竟有什麼用呢。」

重生1978 「用處大了。」陸聿明說道,「我告訴你,以後你去神州樂土,可千萬別把這個東西拿出來,免得引來殺身之禍。」

「到時候,整個偌大的神州,都沒有你的容身之地。」他的眉宇間極為凝重。

如此重語,也終於是讓雷岳真正的緊張了起來,他警惕地問道,「真的那麼貴重?」

「我就這麼給你講,這麼一顆珠子的價值根本無法估量,即便是以神州大地十座城池來換都顯得微不足道。」

陸聿明板著臉說道,「你別這麼一副見了鬼似的看著老子,事實就是如此。」

「本源靈珠相當於精靈僕從的作用,不過輔助效果比精靈僕從更強。」

「精靈僕從只是能讓你沾光,更容易與自然之道產生親和的共鳴,但並不能對你產生其他的幫助。」

「而本源靈珠就可以。」

「戰鬥的時候,將本源靈珠含在口中或者置於貼身衣物內,它就可以讓對應屬性的天賦或者戰技威能大幅度上漲,不僅如此,在平日里還能輔助使用者加快對相應自然之道的領悟。」

「換句話說,有了本源靈珠,你突破到神通境的概率就大大增加了。」

「記住我說的話,是大大增加。」

陸聿明一字一頓地強調著。

「突破到神通境?」雷岳眨了眨雙眼,眼底深處透射著驚駭的光芒。

他很清楚,這句話的含義究竟有多重的分量。

神通境,乃是真正的天人之隔,神通之下盡皆螻蟻,這句從上古流傳至今的話絕對是不容置疑的。

換句話講,任何法相修士,都夢想著自己有朝一日能參悟自然,勘破天人,通天徹地。

只不過神通秘境著實太過於虛無縹緲,即便以蠻荒之大,部族林立,人口眾多至少億萬之數,但神通強者也就屈指可數的寥寥幾人,正是這幾人,締造了幾尊屹立在蠻荒大地上的超級部落,雄霸一方,吸引萬族來朝。

所以,那是個令無數修士都夢寐以求,心馳神往的境地,但經過無數代人的研究,也沒有摸清其個中門道。

數不勝數的天才,都前赴後繼地倒下,要麼是根本無法入門,要麼是中途停滯,終身無法寸進。

也從來沒有聽說過有什麼竅門,什麼寶物能夠增加成就神通的概率。

可想而知,真有這樣的寶物,必定會引得無數人搶破腦袋,而令雷岳瞠目結舌的正是這樣的大機緣平白的落在了自己的頭上,直到現在,他都沉浸在突然的幸福感中而無法自拔。

「小子,所以我要讓你藏好。」

「在神州樂土,縱然那兒有比這鬼地方發達無數倍的文化,人們對於修行的認知都遠遠超過這裡的認知水平,可凝聚世界級別的大神都是些神龍見首不見尾的超級巨擘,實力超凡脫俗,根本很少有隕落的風險,所以想要得到他們的屍身都是難若登天,所以每一枚乾坤鎮元鎖都是當之無愧的珍寶,只有少數幾個有名的豪門大閥得以持有,而他們,無一例外的都想得到其中孕育的本源之晶。」

「不過那些鎖靈狡猾如狐,一般不會讓他們如願。」

「沒想到你小子竟然遇到個弱智鎖靈,我……我現在確實是不知道該說什麼表達我的心情才好。」

陸聿明說到這,竟然有些憋屈地結巴起來。

「好吧,我承認,我的運氣是不錯。」

雷岳從滿滿的幸福之中回過神來,強忍著狂笑的衝動嚴肅地聳了聳肩。 「小子,你要是拿著這樣的寶貝都沒辦法邁入參悟自然之道的領域,那我只能用兩個字來形容你了。」

陸聿明嚴肅地說道。

「傻缺?」雷岳眨了眨眼睛。

「是去死啊!」陸聿明毫不留情地噴道。

「你這句話有四個字。」

「去死!」

「行吧。」雷家青年無奈地點了點頭,旋即又堅定地說道,「其實……即便沒有這等至寶,我也對那等傳說中的境界充滿無限渴求,有了它,當然能讓我走得更加順利,也無非就是多了個輔助之物而已。」

聽了這番話,陸聿明嗤嗤一笑,「小子,你真是得了便宜還賣乖啊,不過老子還真是羨慕你這逆天的氣運,要是當年踩了你一半的屎,也不至於落得這般田地了。」

「哎,好好努力吧,強大起來了,為我報仇。」

他喟然嘆息,自顧自地陷入了沉寂中。

雷岳也退出了意識海,目光聚焦在手裡的這枚綠色珠子上。

「怪不得為什麼我感覺到那麼親切,原來是木屬性的本源珠。」

「其中蘊含了一名世界級超級大能領悟的木系之道,我先試試用它來修鍊有什麼不同之處。」

想到這,他下意識地看了看還在苦練的隊員們,就進入了唯我世界之中。

「吾身菩提,具受無量,百千苦行,捐捨身命……」

菩提觀想經的心法默誦一遍后,全身心都通泰舒暢起來,菩提古樹頓時被激活。

雷岳將它控制在泥丸宮內,並沒有放出體外,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他的修行的進度,並不想讓旁人看見。

雖說這樣會有種壓抑的感覺,不過還好,以前都是這麼修鍊過來的,完全在控制範圍之內。

手裡捏著木靈珠,意念分出一縷浸入其中,當即便生出了一種別樣的感覺,他只覺得四周的天地間,到處都充滿了遊離的木屬性分子,有枯黃色的乙木屬性,也有滿含生命氣息的綠色甲木屬性。

好像整個人都在浩瀚的木屬性氣海包裹下一般,這時候,菩提樹異變突生,原本茂密的樹冠再度進入了瘋狂的生長之中,數不勝數的新生枝芽萌發而出,樹體也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膨脹起來。

與此同時,菩提心的跳動速度驟然加塊,一圈圈碧綠色的光華如波紋般輻散開來,這些全都是至精至純的生命氣機。

其中還裹雜著少許的神聖凈化之力。

來自於菩提樹的能量撲向漫天的木屬性遊離能量,彼此之間相互溝通,形成了一座無形的橋樑,木屬性能量便通過這座橋樑,鑽進菩提樹枝幹,融進好像無底洞一般的菩提心。

這時候,還在訓練的北蒼氏降兵們紛紛掉轉頭來,因為他們看見了四周的為數並不多的樹木正在迅速枯萎。

連一些雜草也是瞬間失去了生機。

「這是怎麼回事?真是活見鬼了。」

一種人你看我,我看你,紛紛疑惑不已。

不過都沒有人懷疑到雷岳的腦袋上來,畢竟一個虛相期的強者可能做到這樣駭人聽聞的事么?答案明顯是否定的。

「好詭異的場面。」

所有人百思不得其解,等了半晌,見除了草木枯黃之外並沒有其他的異象,一個個只得收起好奇心,重新投入了訓練之中。

而此刻,雷岳正在經歷一種飛快進步的過程。

菩提樹被海量的木屬性能量來回沖刷,菩提心的跳動也是越來越劇烈,好像活力正在飛速變強。

這種能真切的體會到變強的感覺相當令人享受,一時間令雷岳無法自拔。

不過就在酣暢淋漓之時,腦海中忽然響起陸聿明的咆哮聲,「小子,快給我醒來!」

雷岳當即便被這雷霆般的炸音呵斥得打了個機靈,與木靈珠之間的聯繫也被轟然掐斷,鋪天蓋地的木屬性能量也消失得無影無蹤。

他頓時不滿地看著面前飄蕩得幽魂,說道:「你幹嘛要吵醒我的修鍊?」

「如果再按照這樣進步下去,我覺得恐怕要不了多久就能達到突破真身境的水準。」

聽了他的埋怨,陸聿明面帶譏諷之意地笑道:「真是可笑,你自己再沉心感應下有沒有變強?」

聞言,雷岳有些奇怪地照做了,不過緊接著他的臉色就變得一陣愕然。

因為之前明顯感覺到變強很多的菩提樹不僅沒有膨脹龐大,反而還隱隱透出一種頹態,這不禁讓他大吃一驚。

「怎麼會?!」

雷家青年感覺腦子有些不太好使了。

「哼,你這個蠢貨,要不是老子察覺到不妥及時拉回了你的心神,恐怕等到法相本源被吸干都不知道。」

「看來我高估了你的智力,早知道應該提醒你的!」

陸聿明顯得很是氣惱,「你真以為本源靈珠這麼強大的寶貝是好啃的香饃饃,小子我告訴你,有多大的機緣就將面臨多大的風險!要知道,那裡面可是蘊含了一位世界級別的強者對木之自然道的領悟。」

「雖然這位強者不一定是主修的木屬性,但他的境界光是皮毛就不是你能有資格觸碰的。」

「然而你竟然敢直接用意念沉浸其中,妄圖感知裡面的道。」

「這可好,不僅沒有體悟到想要的東西,反而還被裡面的道吸走了自身的法相本源。」

「我告訴你,當沒有突破到真身境並且穩固境界之前,切勿再嘗試這樣的做法,之前你感受到的那種暢快感是本源珠製造出來的幻覺,目的就是吸納你的本源,來讓他自己更加壯大,等會你不信睜開眼睛看看,不僅僅是菩提樹,方圓一定範圍內的草木都也已經因為木靈珠失控的力量波及從而被剝奪了生機。」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