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8 日 0 Comments

——————– 聶鋒知道綠蘿的存在,是因爲聞到了她身上的氣味。

這位弓箭手少女的氣息很獨特,淡淡的清香混合着自然的清新味道,聶鋒聞過一次就記得極爲清楚,所以儘管她隱匿得極好,依然被聶鋒識破。

只是其中的原因,聶鋒沒有必要跟對方解釋。

他對綠蘿,包括白上師和蒼狼一直都懷有強烈的警惕之心!

探險團隊一路跋涉,歷經重重困難危機闖入隕星山脈找到命運神殿,期間傷亡了很多的獵人,付出了高昂的代價。

在聶鋒看來,這樣的代價其實是可以減少很多的。

團隊裏實力最強的,除了神祕莫測的白上師之外,那無疑就是擁有頂級白銀修爲的蒼狼了,但這位強者出手的次數非常少。

當然他的理由是很冠冕堂皇的,作爲星相師的追隨者,他首先要保證白上師的安全,然後才能考慮到其他。

可是有好幾次,蒼狼明明有能力重創蠻獸或者救援隊友的,他都冷眼旁觀。

相比之下,實力差了不少的綠蘿反倒出力更多。

而白上師顯然也隱藏了實力,儘管顯露了幾手威力驚人的術法,卻從來沒有出過全力。

對於如此藏頭露尾的僱主,聶鋒如何能夠信任?

他不管別人是怎麼想的,自己絕不會對三人毫無機心地代之以陳。

須知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

見到聶鋒對自己愛理不理的,綠蘿不由皺了皺鼻子,不屑地說道:“不就是天生戰將嘛,有什麼了不起的!”

聶鋒頓時愣了愣,問道:“什麼天生戰將?”

他還是第一次聽到這個詞。

綠蘿訝然:“你不知道你自己…哦,我明白了!”

她撇了撇嘴說道:“你不知道天生戰將很正常,畢竟南遠城只是小地方。”

聶鋒看着她不說話。

綠蘿本來還想等聶鋒主動發問,好再揶揄他幾句,結果反倒是被聶鋒的目光盯得心生羞惱,用力跺跺腳說道:“那本姑娘給你長長見識!”

所謂的天生戰將,指的是那種天生勇武好戰之人,這種武者在搏戰中最爲悍勇強橫,往往能夠碾壓同階位的對手,最適合從軍征戰。

聶鋒先前連殺百羅獵隊的五名獵人,其中有三人跟他修爲相當,戰力之強、戰意之盛,也只有天生戰將能比擬。

天生戰將還有個特點就是越戰越勇,遇強越強,永不言敗!

“受教了!”

聶鋒抱拳說道:“綠蘿小姐,那下面我們怎麼辦?”

“呃…”

綠蘿沒想到聶鋒的話題轉得那麼快,而且還若無其事地問自己怎麼辦,忍不住翻了個白眼:“你殺了百羅獵隊這麼多人,就不怕狩獵者聯盟的制裁嗎?”

聶鋒淡淡一笑道:“是他們先襲擊我的,我只是正當防衛而已,而且我敢在星神見證下誓證清白,那又有什麼好怕的?”

星神立誓無論是對星武者還是星相師而言,都是非常鄭重嚴肅的事情,誓不可輕立,一旦立下也不可輕違,否則將遭遇到無法預料的後果。

綠蘿頓時語塞,過了片刻才恨恨地說道:“正當防衛…算了,你跟我走吧。”

聶鋒笑笑問道:“去哪裏?”

他發現這位弓箭手少女還是挺可愛的,性格頗爲單純,不免多了點好感。

綠蘿氣哼哼地說道:“當然是跟上師匯合,留在這裏看屍體啊?”

聶鋒並沒有感到意外,連百羅獵隊的人都有辦法,在人員分散的情況下迅速重新聚合到一起,那麼綠蘿知道白上師的位置再正常不過。

他說道:“先等等…”

聶鋒以最快的速度將地上的五具屍體全搜索了一遍,找出不少有用的東西。

單單能核就有十幾塊之多,還有丹藥、符籙等等。

可惜他們的星牌已經報廢,否則將裏面存儲的星點轉過來那就爽了。

綠蘿看得是目瞪口呆:“你這是窮瘋了嗎?”

好幾具屍體都被斬成了兩半,鮮血淋漓內臟流出,聶鋒卻是不嫌髒穢地搜刮。

聶鋒懶得理會這個不當家不知柴米貴的弓箭手少女,自顧自地打掃完戰場,然後對她說道:“我們走吧。”

星武者的修煉是建立在大量資源消耗的基礎上,平常吞食蠻荒獸肉、服用星丹藥散等等,越是高階對修煉資源的依賴就越大!

聶鋒的武道修行之路跟別的星武者有所不同,可他絕不會嫌能核多。

能核是永遠都不夠用的!

綠蘿像是看怪物看了聶鋒一眼,帶着他尋找白上師。

在路上兩人又遇到了多位獵人,於是招呼着一同前行,直到抵達神殿地宮二層的中央,一座祭臺的所在!

這裏的人就更多了,聶鋒終於找到了鐵山和白翎獵隊的其他幾位成員。

白翎獵隊在五支組團的隊伍裏算是相當幸運了,前前後後只折損了兩名隊員,大家先前在一層被迫分散,現在這裏重新匯合,自然又是一番驚喜。

鐵山給了聶鋒一個大力擁抱,說道:“我就知道你肯定沒事的!”

聶鋒笑道:“我還擔心找不到你了呢!”

一邊同鐵山說着,聶鋒的目光不由地看向了那座高高的祭臺,還有擺放在祭臺上面的青銅大鼎!

這座祭臺比神殿裏面的那座要高大氣派太多,縱橫足有三十尺,層層疊高到近二十尺,整體呈現出暗金色澤,彷彿用銅鐵澆鑄而成,巍然堅不可摧。

祭臺四周豎立着四根盤龍石柱,柱身上懸掛的銅燈雖然不知道經歷了多少年的歲月,依舊能夠放射光明,照亮周圍的空間。

在燈光的照耀下,祭臺上面那尊四四方方的大鼎顯得氣勢非凡,它的鼎足鼎耳造型古樸,鼎身表面鐫刻着繁複的獸紋圖飾,以及一行行古拙的文字。

白上師正在蒼狼的護衛陪伴下,出神地研究者這尊大鼎。

這位星相師眼眸裏閃動着激動、驚喜和癡迷的神色,嘴脣翕動不知道在念叨着什麼,握着木杖的手都在不住地顫抖。

聶鋒不由地睜大了眼睛,感覺到不可思議,甚至有種荒謬的感覺。

因爲他所看到的東西,實在是太讓他意外了!

—————– 這尊陳列在祭臺之上的大鼎,不僅僅讓聶鋒感到意外,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甚至懷疑出現了幻覺!

對於聶鋒這樣心志堅毅無比的人來說,真的太不尋常。

因爲在這尊青銅大鼎上所鐫刻的銘文,赫然正是篆文,是他熟悉無比的漢字!

這裏怎麼會出現篆文漢字?

聶鋒的頭腦以近乎瘋狂的速度運轉着,呼吸都爲之停滯。

自奪舍重生以來,聶鋒已經斷絕了返回地球的念頭,因爲他所看到的夜晚星空跟地球截然不同,跟地球不是同在一個星系,說不定不是同一個宇宙!

他早已想好忘記過去,在這個神奇的世界裏好好活下去。

然而此時此刻,聶鋒的心神遭到了大鼎上篆文的強烈衝擊!

他睜大眼睛全神貫注地盯着這尊大鼎,生怕錯漏過上面的每一個文字。

而聶鋒失態的神情被旁邊的綠蘿看得清清楚楚,這位弓箭手少女對聶鋒似乎有着強烈的好奇心,不時地向他投來探究的目光。

見到聶鋒對青銅大鼎這麼感興趣,她忽然湊過來輕聲問道:“你以前見過這種遠古玄文?”

遠古玄文?

聶鋒陡然清醒過來,他壓下心中的震駭激動,問道:“這是遠古玄文?”

聶鋒曾經在星塔兌換來的典籍中看過關於遠古玄文的隻字片言,知道在古秦帝國之前,星海里已經存在有輝煌的文明,留下很多的文字和遺蹟。

遠古玄文正是其中之一。

但他做夢都沒想到,遠古玄文居然是篆文漢字。

綠蘿驚詫地瞥了他一眼,點點頭說道:“沒錯,這尊大鼎上刻着的正是遠古玄文,不過沒有人能夠完全解讀這種無比深奧的符文,我也只認得幾個字。”

“比如右邊第一排第一個字,應該念‘上’,上方上面的意思!”

聶鋒脣角的肌肉抽了抽。

他的視力極好,所以能夠將大鼎朝自己這面的所謂遠古玄文看得清清楚楚,第一排總共是八個字——上清龍武坤元正法!

綠蘿將“上”念得很是怪異,但基本上是漢字的讀音,只不過她所瞭解的意思顯然有偏差的,這裏的“上”不是指上方上面,而是上天!

上清是道家的三清境之一,玉清、上清、太清也叫三天,鼎上所刻的《上清龍武坤元正法》赫然是一門道法總綱!

大明星和小才女 表面上他在跟綠蘿私聊,實際上整個心神全都凝聚在這篇篆文道法上,看第一遍的時候感覺雲裏霧裏,雖然每個字都能辨認出來,湊在一起完全不解其意。

但當年聶鋒跟隨師父修習極限武道的時候,曾經苦練書法以修身,他不但能看懂篆文,而且對於道家的理論菁華有相當的瞭解。

第一遍看不懂再看第二遍,記憶裏的東西浮現出來,隱隱約約有點懂了。

再看第三遍的時候,在聶鋒的視界裏面,鼎上的篆文一個個彷彿變活了,扭曲着脫離了鼎身,化爲一個個金燦燦的字符烙印在他的心海元神之中!

《上清龍武坤元正法》全篇四百三十七字,字字珠璣深奧莫測,儘管現在聶鋒還不能全解其意,但直覺告訴他,這絕對是非常了不得的東西!

正是因爲如此,聶鋒反而冷靜了下來。

他意識到自己剛纔的激動失態已經露了破綻,引得綠蘿好奇地詢問。

雖然這個小妮子沒有什麼惡意壞心,但祭臺上的那位白上師就很難說了!

白上師對這尊青銅大鼎如獲至寶,激動得都手舞足蹈了,要是他知道聶鋒能看懂上面的文字,後果實在無法預料。

按照綠蘿的說法,現在沒有人能完全解讀篆文!

當所有的字符全都烙印於元神,聶鋒立刻微笑道:“我在南遠地下黑市曾經見過一塊石板,上面的字差不多,原來這就是遠古玄文啊。”

他完全是鬼扯,綠蘿卻真信了:“遠古玄文留存下來的不少,據說不少術法正是通過破解玄文獲得的,以後見到這樣的東西買下來不吃虧的。”

聶鋒真心實意地說道:“多謝綠蘿小姐指點。”

綠蘿嘻嘻笑道:“叫我綠蘿就行了,什麼綠蘿小姐我不喜歡。”

聶鋒不動聲色地點了點頭,然後慢慢繞到了祭臺的另外一邊,以便觀看大鼎的反面是不是還有篆文。

結果還真的另有一篇——雲龍隱!

這篇《雲龍隱》比《上清龍武坤元正法》少了一百多字,而且內容要淺顯易懂不少,聶鋒僅僅只是瀏覽了一遍,就知道了它的真義。

《雲龍隱》所記載的,是一套隱匿修者氣息、身形、蹤跡、修爲的法門,按照上面的記載,修煉到高深境界,能夠身隱大千融入天地!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